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678 祖神古尸

這是一片殘垣堆積的廢墟。
  顓臾水渾身浴血,臉色蒼白幾欲透明,呼吸都變得粗重,像不斷拉動的風箱。
  他可是一位煉體神境強者,更是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二十一名的神靈至尊。
  如今卻竟淪落到這般凄慘地步,可見他遭受了何等殘酷的戰斗,甚至若非他是煉體強者,只怕早已被殺死不知多少次了。
  如今,他雖能頑強立著,但明顯已支撐不了多久。
  煉體神境強者,也并非是殺不死的,只要把他們的每一滴血榨干,每一個念頭齏粉,依舊必死無疑。
  當然,想要辦到這一步,自然很難很難。
  這就是顓臾水此刻之所以還能立在這里的原因。
  此刻,他眉宇間雖難掩疲憊衰弱之色,可神色依舊堅毅,因為在他身后,還守衛著三名修道者。
  在他身前,則是一眾敵人!
  這些敵人足足十多個,為的是一名神色輕佻,膚色白皙若女子,唇上點著一抹胭脂的紅衣青年,整個人透著一股妖異無比的氣息。
  他手中把玩著一柄鋒利、血紅、耀眼、只有一尺長的彎刀,舔著猩紅如血的唇,目光玩味戲謔地看著顓臾水,悠悠說道:“顓臾水,你若再負隅頑抗下去,雖不至于斃命,可當你無力為戰時,你身后那三個家伙可就要遭殃了。”
  聲音陰柔、尖利,宛如毒蛇吐信,令人毛骨悚然。
  顓臾水抿嘴,一言不。
  對面這紅衣妖異青年,名叫翟俊,來自帝域翟氏,本人更是位列封神之榜第十二名的神靈至尊,一身修為強大之極。
  但顓臾水的目光卻并未望向他,而是望向了人群后方。
  那里,孑然佇足著一名面容邪魅俊美的青年,濃密烏黑的長披肩,唇角著一抹懶洋洋的笑容,此刻正在逗弄肩膀上佇足的一只火紅如燃的朱雀。
  此人,赫然就是雒少農!
  “你應該清楚,如果他們仨落入我翟俊手中,那絕對是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,遭受無盡痛苦折磨不說,最終依舊不免一死。”
  翟俊慢條斯理繼續說道,“所以呀,我勸你還是趕緊交出那一株七品道根,這樣對咱們大家都好。”
  顓臾水依舊一言不。
  可他身后三名修道者卻是渾身顫抖,面露恐懼之色,顯然,他們也認得翟俊,更清楚一旦被這家伙盯住,那后果絕對比進入十八層地獄都可怖。
  “看來,你還希冀有人來救助你們,可惜,我可不會再給你機會了。”翟俊輕嘆一聲,似已失去了耐心。
  唰!
  他掌心的一柄血色精美彎刀滴溜溜一轉,釋放出一股妖異的光,而后哧啦一聲,撕裂時空,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度朝顓臾水斬去。
  顓臾水本欲抵抗,但渾身卻是一顫,氣機紊亂,竟是眼睜睜被這一道斬在身上,斬落一臂。
  然后,他整個人都被震飛出去,踉蹌倒地,痛苦得竟是再也站不起來身軀。
  之前,他已經遭受極大的創傷,若非憑借一股堅韌無比的意志,只怕早已倒下。
  即便如此,此刻在遭受這一擊之后,也是徹底令他瀕臨崩潰。
  “翟俊,這一片七品祖源群可是我先現的,你們已搶走三株七品道根,難道還要繼續相逼?”
  顓臾水喘息開口,唇角汩汩淌血,目光中罕見地涌出一抹憤怒,目眥欲裂。
  他不擔心自己命運,因為身為顓臾氏的后裔,身為一名神靈至尊,翟俊即便再狂妄,也不敢對他動殺手。
  他擔心的是身后的那三名同伴,失去了自己的保護之后,性命堪憂!
  “這就是競爭啊,技不如人,擁有這一株七品道根也是懷璧其罪。”
  翟俊輕輕笑著,一步步朝那三名修道者走去,“顓臾水,最后一次機會,你究竟交還是不交?我數三聲,你若依舊執迷不悟,這三位可就要因為你而亡命了。”
  “一。”
  就像催命的音符,這一刻,那三名修道者嚇得面如土色,就差開口求饒了,禁不住把目光望向顓臾水,帶著一抹乞求。
  顓臾水急促喘息了一陣,咬牙道:“翟俊!你非要逼我到絕境!?”
  “二。”
  翟俊笑吟吟的,恍若不覺,只是悄然舉起了手中那一柄血色精美彎刀,遙遙指向了那三名修道者。
  “顓臾大哥,要不……給……給他吧?”
  那三名修道者六神無主,心中的防線都快要崩潰,他們可不想就此逝去,哪怕知道顓臾水是在等樂無痕他們前來支援,可萬一他們來晚一步呢?
  顓臾水那堅毅的神色也是陰晴不定,就在翟俊要喊出“三”的時候,他終于一咬牙,做出決定,道:“好,我給你!”
  一字一頓,似從牙縫中擠出,蘊含無盡怒意。
  翟俊忽然得意笑了笑,嘆息道:“可惜啊,你答應的晚了一步。”
  說著,他目光掃向那三名修道者,殷紅如血的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:“三!”
  唰!
  血色彎刀破空,倏然劃破蒼穹而去。
  “你……卑鄙!”顓臾水怒吼,氣得整個人快要瘋掉。
  這一剎那,那三名修道者心中也一陣冰冷,涌出一抹深深的絕望,終明白,這翟俊自始至終都沒打算放過他們。
  之前的說辭,完全就是一派胡言,是在捉弄他們!
  不甘心啊!
  他們憤怒,若是可以重來,他們一定不會就此坐以待斃,可惜……
  一切都晚……嗯?
  忽然,他們渾身一僵,瞳孔擴張,赫然看見,一抹劍氣驟然憑空浮現,硬生生在半途擋住那一柄血色彎刀,兩者對撞,爆綻出億萬神輝。
  那血色彎刀竟是被震得一陣劇烈顫抖,嗡鳴不已。
  這是?
  這一剎,從死里逃生,令得那三名修道者差點都以為是做夢,整個人都呆在那,那以置信。
  “終于……來了……”顓臾水心中震動了一下,染血的唇角扯出一抹僵硬的弧度,似是想笑。
  翟俊也微微意外,旋即就一挑眉毛,冷笑一聲,掌控血色彎刀,再次朝那三名修道者殺去。
  也就在這一剎那,一道峻拔的身影,悄然浮現在那三名修道者之前,那赫然就是陳汐!
  嘭!
  他手中劍箓一轉,似鐵索橫江,碾碎時空,裹挾著一股磅礴浩瀚之力,將那血色彎刀震飛出去。
  “咦!”
  翟俊似有些驚訝,瞇了瞇眼睛,忽然就笑了:“大概你就是那個陳汐吧。”
  翟俊附近的一種修道者,此刻也都面露一抹饒有興趣之色,并無任何緊張,一副大局在握的悠然模樣。
  對于此,對于翟俊,陳汐都懶得看上一眼,扭頭看了看地上的顓臾水,當看見他身上那嚴重無比的傷勢時,禁不住皺了皺眉,眼眸中泛起一抹冷冽。
  “顓臾道友,你靜心養傷,這里交給我了。”陳汐飛快傳音。
  “要小心,雒少農在一旁壓陣,你只要撐到無痕公子他們一起趕來,便足可以扭轉局勢。”顓臾水叮囑了一聲。
  陳汐眼眸點了點頭,他自然也注意到了人群后方的雒少農,甚至從甫一抵達這里,他的大半注意力都在雒少農身上。
  這時候,那三名修道者也從呆滯中清醒,當看見來人是陳汐時,皆都禁不住松了口氣,可旋即,卻又緊張擔憂起來,因為陳汐只有一人,而對面……可不止翟俊一個神靈至尊!
  換而言之,形勢依舊嚴峻無比。
  而今,他們也只希望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他們都能及時抵達了。
  可很顯然,翟俊并不打算讓這樣的事情生。
  他見陳汐竟一副無視自己的模樣,不禁又是一陣大笑,陰柔尖利,刺人耳膜。
  “很好,我倒要看看,能夠擊敗月如火和金青陽聯手的家伙,究竟有多厲害了!”
  翟俊紅衣翻飛,氣勢驟然拔高,整個人身上蒸騰沸騰血光,直沖九天,整個人宛如一尊血神,持著血色彎刀,一劈而下。
  唰!
  這一刀似從萬古歲月中斬來,歷經了尸山血海的洗禮,釋放出滔天殺伐之氣,霸道絕倫,令這片天地一剎那間化作令人心悸的血色。
  這一擊太可怖,比那月如火都強大了不止一籌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時空爆碎,完全被刀芒碾壓,筆直斬向陳汐。
  “就你這樣的貨色,也配跟我叫囂?”陳汐眸光如電,濃密烏黑長飛揚,整個人宛如一柄出鞘絕世寶劍。
  也不見他動作,一道輕描淡寫的劍氣噴薄而出,晦澀而普通,可甫一出現,這片天地都宛如陷入停滯,時空為之凍結!
  嗯?
  遠處,一直在逗弄肩頭朱雀的雒少農似察覺什么,終于抬頭,一對眸子倏然朝這邊鎖定而來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劍氣和刀芒交鋒在一起,簡直如兩座十萬大山對撞,響起震耳欲聾的轟震。
  旋即,那血色彎刀便驟然劇烈顫抖,崩潰倒飛出去,竟是不敵陳汐這一抹劍氣。
  而翟俊整個人更是出一聲尖叫,嘭的一聲在虛空中被擊飛,身影無法控制地踉蹌倒退數十丈。
  當他最終止步,臉色驟然一白,渾身一陣搖晃,再忍不住哇地一聲噴出一口血來。
  全場頓時一靜,齊齊震撼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十更送上!奮戰到現在,腰酸脖子疼、手指頭哆嗦、腦仁脹空白、整個人都不好了~但心中卻松一口氣,因為終于又完成了一個1o更!小伙伴們,多謝你們的月票和打賞,才讓金魚有了拼到現在的動力,拜謝!謝謝大家~月末最后兩天,大家若還有剩余月票,就犒勞犒勞如此拼的俺吧~~鞠躬退場,睡覺!
  ...
  如果覺得神箓好看,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!番茄小說網www.booksr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