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679 禍水東引

僅僅一劍!
  便將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第十二名的翟俊一擊震飛,踉蹌咳血!
  這一幕,超乎在場所有人想象。
  “這家伙……似乎比對戰虞丘荊時又強大了許多。”顓臾水瞇著眼睛,心中驚嘆不已。
  越是了解陳汐,越是發現他的實力簡直深不可測,仿似根本沒有極限一般,總能給人以意外和驚喜。
  “怎會是這樣……”
  “太強了!”
  “連翟俊也無法阻擋他一擊?”
  翟俊附近的修道者皆都駭然,倒吸涼氣不已,一時之間,所有望向陳汐的目光都變了,驚悸、忌憚、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沒想到,在這里居然又碰到一位踏上終極劍途的年輕人,倒是有趣,此子若不死,以后的上古神域可就有趣多了……”遠處,雒少農若有所思,俊美的唇角泛起一抹弧度,邪魅無比。
  相較于這些,翟俊此刻卻是心中震怒,這一擊并未讓他受到多少傷害,可卻已令他清醒認識到,遠處那陳汐的戰斗力,起碼都不會弱于自己,而其戰斗力究竟有多強,連他也無法確定。
  旋即,他就忽然笑起來,慢條斯理擦拭掉唇角血漬,直起身軀,悠悠看著遠處的陳汐,目光中卻隱隱帶著一抹火熱瘋狂的味道:“不錯不錯,好久沒體會過這種感覺了,真是讓我興奮啊。”
  聲音尖利、陰柔,卻帶著一抹滲人的瘋狂味道,給人一種性情扭曲變態的感覺。
  陳汐神色沉靜,淡然出塵,他的心思依舊大半落在遠處的雒少農身上,至于翟俊,對他產生的威脅并不多。
  倒并非說翟俊不夠強,而是相較于雒少農,翟俊造成的威脅無疑小很多。
  之前他甫一出手,就動用全力,一舉將翟俊挫敗,為的就是展現出自己的實力,以此來震懾場中眾人。
  同時,也是為了給雒少農看,讓他意識到,想要在這時候對付他們,會付出怎樣的代價。
  這才是最重要的。
  雒少農和其他人不同,他乃是位列封神之榜第三名的存在,有他坐鎮此地,令陳汐也感到不少壓力。
  再加上顓臾水重傷垂死,又要保護身后的三名同伴,在這等局勢下,陳汐只能先求自保。
  “陳汐,來吧,這一次我可不會小覷你了,若你能擊敗我,就是拿走我的人頭,我保證帝域翟氏也不會找你麻煩!”
  嗡~~
  翟俊舔著猩紅如血的唇角,似極為興奮,手中彎刀產生奇異的波動,血光流溢,染紅九天!
  此刻的他,渾身站意若烈日燃燒,熔漿澎湃,氣勢比之剛才又強大了許多,遠遠一望,簡直若一尊從地獄血海走出的神祗,攝人心魄。
  “這家伙又要發瘋了!”
  翟俊身邊眾人渾身都是一陣哆嗦,他們可知道,翟俊一旦瘋狂起來,那簡直就是個魔頭,殺人不眨眼,無人能阻攔,除非他的對手被虐殺而死!
  “小心,這家伙是帝域有名的瘋子,殘忍嗜殺,性情暴虐,發起瘋來連他們翟氏族人都敢殺!”
  耳畔,傳來顓臾水略帶焦急的傳音,令得陳汐眼眸瞇了瞇,神色也變得認真起來。
  “陳汐你來啊,這次我讓你先出手,快,我已迫不及待了!”
  翟俊仰天大笑,瘋狂味道十足,一頭烏發驟然化作血紅之色,令得他顯得愈發妖異,宛如血腥魔神。
  而在他手中,那一柄血色精美彎刀,竟是浮現一片血色煉獄異象,煉獄中白骨累累、冤鬼啼哭、神佛在其中悲吼、神圣在其中喟嘆……顯得駭人之極。
  顯然,能夠擁有這般可怖異象,這一柄神刀,也是一件威力莫測的先天靈寶!
  這一幕,驚得周圍眾人心中又是一顫,渾身發寒,如墜冰窟。
  “還真是欠揍。”
  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,掌中劍箓一轉,尖尖遙遙指向了遠處的翟俊。
  伴隨著他這樣一個細微動作,一股沛然浩瀚的劍意猶如汪洋大海般從陳汐身上彌漫而開。
  劍意如海、如淵,將天地填充,簡直像化作一片劍之世界,每一寸虛空都彌漫上一絲絲鋒利凌厲到極致的氣息。
  眼下的一幕,堪稱曠世罕見,翟俊所在的一片天地,宛如血色煉獄,萬物染血,鬼哭神嚎。
  而陳汐所在的這片天地,恰似劍之域界,時空、氣流、光線、塵埃、乃至于一花一木一石……皆都若劍般凌厲、肅殺。
  而陳汐,就好比掌御萬劍之主宰,威勢凌厲,沖破九重天。
  這就是兩位神靈至尊所釋放出的威勢所造成,還未動手,所產生的恐怖異象已震撼全場。
  也只有達到他們這等高度,才能造成這般曠世情景來。
  一瞬間,天地肅殺一片,陳汐和翟俊遙遙對峙,劍拔弩張。
  眼見在兩者之間就要爆發一場驚世對決,可就在這關鍵時刻,一道懶洋洋的聲音倏然響徹全場——“好了,翟俊,我們該走了。”
  寥寥一句話,卻若大道之音,振聾發聵,將場中的肅殺之氣都沖淡不少。
  眾人怔然,這才看出,是遠處的雒少農發話了。
  這讓人意外,沒人想到,他不是出手相助,反而是要帶翟俊離開,這是為什么?
  就連翟俊身邊的一眾修道者,也都一頭霧水。
  陳汐眼眸瞇了瞇,旋即心中一動,便明白了原因。
  “先別急,等我這一場戰斗結束了。”
  翟俊皺了皺眉,有些煩躁,說話時,他猛地一踏步,手中血刀翻滾,猛地展開了攻擊。
  “的確該走了。”忽然,天地間響起雒少農的嘆息聲,伴隨聲音,他的身影倏然出現在場中,堪堪擋在了翟俊身前,立在了那一柄血刀攻擊的前方。
  他甚至沒有動手,就那么隨意一立,就仿似有一股魔力,令得翟俊的攻擊戛然而止。
  “你……”翟俊瘋狂大叫,“為什么要攔我?”
  “我說出去的話,從不說第三次。”說罷,雒少農雙手負背,飄然朝遠處行去。
  從他阻止這一場戰斗,再到此刻離開,自始至終都顯得很是隨意平淡,就像做了一件在尋常不過的事情。
  可越是這樣,卻似帶給翟俊的壓力越大,他佇足原地,臉色變幻許久,最終憤然一跺腳,扭頭就走。
  眾人見此,皆都有些呆滯,這個瘋狂起來無法無天的翟氏小怪物,竟被一句話就阻攔住了?
  但很快,那些跟隨翟俊前來的修道者就顧不得再多想,連忙跟著離開。
  “陳汐,下次再見面,我會親手來對付你,希望你能活著進入初始原地,可別讓我失望。”
  遠處,飄來雒少農那懶洋洋的聲音,回蕩在天地間,余音裊裊,彌而不散。
  “可惜,我的對手是公孫哲夫,你想要和我戰斗,只怕需要排隊等待了……”
  忽然,佇足原地的陳汐唇中發出一道清越激昂,宛如黃鐘大呂似的聲音,遠遠傳達而去。
  聽到這一道聲音的修道者,全身都是一震,難以置信,這家伙簡直太狂妄,居然還要同時挑戰公冶哲夫和雒少農!?
  甚至,說雒少農只有排隊等待,才能和他切磋?
  這一刻,顓臾水也被驚住,渾然無法想象,這等睥睨霸道的話竟是從陳汐口中說出。
  “哈哈哈,真是個有趣的家伙,只要能殺了你,等一等又何妨?”極遠處,再次傳來雒少農的聲音,轟隆隆響徹天地,一下子就將陳汐的聲音蓋住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不再多言,只是笑了笑,笑的云淡風輕,仿似根本沒有察覺那話語中的凜冽殺機。
  殺死自己?
  那得看你有沒有這么本事了!
  ……
  隨著雒少農、翟俊一行人離開,徹底解除了這一場兇險危機。
  不過,那被陳汐保護在身后的三名修道者此刻依舊一頭霧水,猜不出占著極大優勢的雒少農他們為什么要離開。
  但很快,他們就明白了。
  顓臾水也明白了。
  因為這一刻,一道道身影,從附近時空出浮現而出,那赫然就是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等人!
  他們顯然并非此刻才抵達,甫一出現,樂無痕就笑著朝陳汐道:“打擾了你和翟俊之間的戰斗,你不會怪我們吧?”
  陳汐聳肩:“怪你們又如何,你們又不會給我補償。”
  樂無痕哈哈大笑:“你這家伙居然也學會開玩笑了。”
  申屠嫣然也莞爾不已,看向陳汐的星眸中,帶著一抹難掩的異彩漣漪,似驚嘆,似欣賞。
  剛才的一切,她都已看在眼中,愈發感覺到了陳汐的不同尋常,尤其陳汐最后和雒少農之間針鋒相對的話語,令得她心中都有一種被驚艷到了感覺。
  陳汐笑了笑:“我只是不和陌生人開玩笑。”
  一句話,卻是令樂無痕和申屠嫣然皆都心中一暖,知道在陳汐心中,已不把他們當做陌生人,既然不是陌生人,那自然就是好朋友了。
  “現在可不是說笑的時候,我們還是早早離開這里吧。”一旁,虞丘荊冷冷開口。
  樂無痕和申屠嫣然怔了怔,看向陳汐,卻見陳汐聳肩隨意道:“虞丘道友說的不錯,的確是該先離開這里。”
  虞丘荊聞言,似沒想到陳汐如此好說話,呆了呆之后,道:“哼,少來這套,我可不會領情。”
  說著,他扭頭就離開這里,不過卻又在半途站住腳步,道:“除非……你陪我大飲三天酒!”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晚一更吧,手指頭今天居然腫了,按鍵盤疼的很,哭瞎~明天補
  (啟蒙書網www.booksrc.ne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