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7)     

神箓1680 呼喚之地

眾人皆都一怔,旋即都笑了。
  虞丘荊這是跟陳汐“冰釋前嫌”啊,只不過是找了個喝酒的借口罷了。
  陳汐笑了笑,也是開口道:“既然你這么說,那我就舍命陪君子了。”
  虞丘荊冷哼道:“實力上,或許我不如你,可在喝酒功夫上,你可要小心一些!”
  眾人又是一陣大笑。
  其實仔細想想,虞丘荊和陳汐之間的確并無什么深仇大恨,兩人之間充其量也不過是一些小摩擦而已。
  當然,這些小摩擦大多都是由虞丘荊引起,且已經因為這些吃了不少虧,他選擇眼前這個時機跟陳汐冰釋前嫌,明顯也極為明智。
  畢竟,無論是擊敗月如火和金青陽的聯手,亦或者是剛才一劍震退翟俊,還是跟雒少農爭鋒相對,這諸多事實都已經證明,陳汐絕非尋常可比了。
  面對這樣一個宛如彗星般崛起的蓋世人物,虞丘荊只要不傻,就不會一直選擇對抗下去了。
  不過,讓他這樣一位出身帝域古老宗族的驕傲人物低頭,明顯也需要極大的勇氣和魄力。
  虞丘荊這樣做,反倒是讓陳汐高看了他一眼。
  不管如何,無論是樂無痕,還是申屠嫣然,乃至于他們這一陣營的其他修道者,還是很樂意看見這樣一幕的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個小插曲轉瞬即過,很快,眾人便把重心放在了顓臾水身上。
  顓臾水此刻已站起身子,換了一身干凈衣服,除了臉色蒼白透明之外,讓人根本看不出他剛才已瀕臨絕境,重傷垂死。
  這就是神魔煉體者的強悍之處,只要念頭還在,便可以很快恢復過來,保命的手段冠蓋天下。
  不過,他身上的傷勢短時間內只怕是無法徹底復原。
  畢竟,之前他在和翟俊的對決中,受傷實在太重,換做其他修道者,只怕早已被殺死不知多少次了。
  “究竟生了何事?”樂無痕開口詢問。
  顓臾水一向是沉默寡言的性格,聞言,只是簡單說了句:“爭奪道根生的戰斗。”
  “何止這么簡單。”
  一名修道者激動開口,他和其他兩人一起跟隨顓臾水行動,就在剛才,若非顓臾水拼死相護,他們只怕早已被翟俊殺死。
  當然,最終也多虧了陳汐及時出手相救,才令他們真正的幸免一難。
  按照這名修道者的介紹,顓臾水他們一行人偶然在此現了一片祖源群,尤為令他們振奮的是,這赫然是一片蘊生著四株七品君級道根的祖源群!
  可就在他們剛將這四株七品道根攝取,就碰上了雒少農、翟俊一行人,不可避免地,生了一場慘烈戰斗。
  最終,顓臾水拼死相搏,也才只保住一株七品道根,其他三株皆都被搶走。
  聽完這些,樂無痕等人的臉色一下子陰沉下來,簡直是欺人太甚!
  那可是七品祖源道根!
  堪稱是可遇不可求,每一株都罕見無比,可如今,卻被雒少農他們硬生生搶走了三株,且顓臾水他們差點因此而斃命,這如何不讓人憤怒?
  “哼,此事絕對不能就此算了,他們既然敢這么做,我們也必須以牙還牙!”虞丘荊第一個忍不住,咬牙憤然說道。
  “不錯,必須把那三株七品道根奪回來!”
  其他修道者也都紛紛開口,他們這些天也一直在尋覓祖源道根,可所獲道根不止數目稀少,且品階并無一個達到七品的,而今聽說自己陣營的三株七品道根被奪走,心中不憤怒才怪。
  “不妥,我們如今還沒有獲得足夠的道根,這時候不宜和雒少農他們對決。”
  樂無痕沉吟許久,搖頭道,“一是因為若這時候開戰,勢必會影響咱們尋覓道根的行動,二也是因為咱們真正的目的,乃是初始祖源中的九品帝級道根,這時候提前開戰,只怕到時候會被其他勢力趁機而入了,畢竟,此次進入祖源之地的修道者,可不止咱們和雒少農他們一行人。”
  此話合情合理,眾人心中雖極為不甘,可也只能接受。
  的確,此刻和雒少農他們開戰,必然是慘烈無比,甚至可以毫不夸張地說,哪怕最終能奪回那三株七品道根,勢必也會兩敗俱傷,損失慘重。
  這樣的結果,可是他們誰都無法承受的。
  “不急,只要他們還在這祖源之地中,咱們就有機會將道根奪回來。”
  陳汐在一旁開口,“即便此時無法復仇,可等到那初始祖源出現,我們和雒少農他們之間,勢必也會碰面了,到那時,一切仇恨皆都可以做一個了結。”
  眾人見陳汐也如此說,登時明白,此時也只能選擇隱忍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接下來,眾人略一商議,便做出決斷,不再分成小組行動,這么做也是避免再生像顓臾水他們身上遭遇的事情。
  更重要的是,隨著時間推移,這祖源之地中的修道者越來越多,競爭也是越來越慘烈,在這等時候,也的確不適宜再分頭行動。
  沒有再耽擱時間,眾人當即再次展開行動。
  路上,陳汐也是了解到,之前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他們三支隊伍,也遭遇了不少競爭和廝殺,但最終皆都有驚無險度過,可惜,所獲得的道根數目,卻是寥寥無幾。
  反倒是他和陶冬、衛子夫三人所獲得的道根數目是最多的。
  不過,距離初始祖源出現的時間還有將近十天左右,只要不出什么意外,他們倒是并不擔心獲得不到祖源道根了,只不過是品階高低的問題罷了。
  五天后。
  陳汐一行人在一座七品祖源旁邊佇足,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等人的臉色皆都有些無奈。
  沒辦法,他們又來晚了一步,這又是一個空蕩蕩的七品祖源!
  這五天時間中,他們倒是沒有遇到什么大的兇險,一路太平,并且匯聚在一起后,以他們的勢力,其他修道者也根本不敢和他們對抗。
  不過,這一路上他們卻只獲得寥寥六株道根,其中四株還是五品道根,兩株六品道根,連一株七品道根都沒有。
  倒并非是沒遇到七品祖源,可當他們現時,這些七品祖源之地的道根早已被其他人捷足先登。
  眼下的情況就是,他們這一行人中,除了陳汐、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之外,其他修道者皆都各自獲得了一株道根,要么是六品,要么是五品,倒也還讓他們滿意。
  顓臾水則早已擁有了一株七品道根。
  只有陳汐他們五人,苦苦尋覓七品以上道根而不得,這讓他們心中也不禁有些焦急起來。
  眼見不久之后,初始祖源就要出現,若到那時可就再沒時間去獲取其他道根了。
  換而言之,留給他們去獲取道根的時間已經不多了!
  “真是該死,此次進入祖源之地的修道者,起碼在三百之數,令得競爭也是越來越慘烈,想尋覓一處無人采擷的祖源,簡直比登天還難。”虞丘荊有些煩躁。
  “雖然如此,可有一些區域依舊還未曾被探尋到,這也意味著我們還有機會,倒是不必如此心急了。”樂無痕笑著安慰。
  “我當然知道這個道理,可就擔心當我們抵達時,其他修道者早已捷足先登了。”虞丘荊郁悶道,“七品道根的數目本就稀少,再這樣下去,還如何了得?”
  申屠嫣然沉吟道:“若真不行的話,我們就去找雒少農!”
  “找他?”虞丘荊一怔,旋即驚道,“你的意思是,我們去奪回那三株七品道根?”
  申屠嫣然聳肩道:“除了這么做,難道還有其他方法嗎?”
  一直沉默的陳汐,此刻忽然開口道:“我想單獨去尋覓一番。”
  眾人聞言,皆都一怔。
  旋即樂無痕便開口道:“陳汐,這樣做很危險。”
  陳汐笑道:“我明白,不過別人想找我麻煩,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。”
  眾人見陳汐已打定主意,便不再多勸。
  “那你拿好神羅貝,若遇到什么危險,便立刻通知我們,切記,最遲一定要在初始祖源出現前返回。”樂無痕叮囑了一句。
  “我明白。”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,便身影一閃,飄然而去。
  “陳汐這家伙,該不會打算獨自一個人去殺人奪寶吧?”虞丘荊開玩笑道。
  “他可不會這么做,除非是碰上他的仇人。”申屠嫣然若有所思,她也有些猜不透陳汐心思。
  “我們也趕緊行動吧,時間已經不多,希望在初始祖源出現前,我們皆都可以獲得一株七品道根。”樂無痕深吸一口氣,緩緩開口。
  眼下處境的變化,令得他們皆都不敢奢望獲得一株八品王級道根,可見這祖源之地的競爭何等之大,連他們這些頂尖層次的神靈至尊都感到棘手無比,退而求其次。
  唰!
  與此同時,陳汐身影閃爍在時空之中,筆直朝著正北方向呼嘯而去。
  這些天,隨著初始祖源出現的時期越來越近,他心中再次浮現出了那一絲若有若無的呼喚。
  直至此時,這一縷呼喚甚至變得極為清晰,時時刻刻縈繞在心中,這讓陳汐頓時就坐不住了。
  他不確定這一縷呼喚意味著什么,是兇險,還是機緣,所以為了眾人安危考慮,他方才辭別眾人,選擇了單獨上路!
  ——
  ps:金魚不在,由俺代,晚上1o點如果沒有更新,金魚明天會補昨天和今天欠下的,攏共2更。大家請理解,據說金魚右手得了腱鞘炎,手部有可能要動刀子。另外,歡迎大家書荒去看5oo多萬字的《仙武同修》,別猜,我不是作者月如火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