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今晚沒了

一路向北,天地間的莽古荒氣越來越重。
  初開始,似淡淡的一縷縷霧靄飄蕩天地間,直至越看越靠近北方,這些莽古荒氣已化作大霧,似陰霾般籠罩每一寸虛空,進入其中,就像在茫茫云海中前進。
  這一股氣息極為可怖,蘊含著一種陌生天道威勢,壓迫神魂,令人宛如陷入泥沼之中。
  前些天,陳汐他們一行人也曾靠近這邊,但卻并未深入,因為那莽古荒氣太濃厚,兇險四伏,極容易遭遇不測。
  可現在,陳汐心中生出的那一縷呼喚,卻將方向隱隱指向了這莽古荒氣籠罩的區域深處。
  他沒有遲疑,繼續前行,只不過相較于之前,明顯警惕起來。
  嘩啦啦~~
  一股股濃稠如水的莽古荒氣朝兩側翻滾開,穿梭其中,就像在伸手不見五指的灰色云海中飛遁,以陳汐的強大感知力,竟是只能探尋到不足千里范圍的區域。
  一切都顯得那么寂靜。
  但陳汐卻愈發警惕,有時候未知,便意味著危險,他可不敢掉以輕心了。
  足足一炷香后。
  忽然,陳汐佇足,眸子中閃過一抹訝然之色。
  在他的意念中,前方千里之外的區域,有著一道道強大晦澀的氣息沖起,顯然,有不少修道者竟也進入到了這里。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一動,登時施展禁道秘紋,將自身氣息全部遮蔽起來,同時,一縷縷意念交流聲也是清清楚楚被他捕捉到。
  “我們已經深入足足十多萬里之地,可至今卻一無所獲,消息該不會是假的吧?”
  “不可能!依照我祖父所言,當年的確有人從這里獲得了一株八品王級祖源道根。”
  “哼,那你倒是說說,究竟是誰獲得了那一株八品道根?”
  “不能說,那牽扯到帝域一位大人物,但我敢對天發誓,此事絕對不會有假!”
  “算了,我們再搜尋一番,若再一無所獲,便立即轉身離開,也不知怎么回事,越是深入,我心中就越瘆的慌。”
  “我也是,總感覺這里太過詭異,諸位小心一些,稍有不對,咱們便立馬撤退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交談到此戛然而止,那一行修道者的氣息消失不見,顯然都已展開行動,繼續深入。
  “八品王級道根?”陳汐若有所思。
  從進入祖源之地的那天開始,直至今日,陳汐不知尋找到了多少祖源,甚至也見了不少早已被人挖掘走的七品祖源,可卻沒有發現一個八品王級祖源。
  當時陳汐心中還奇怪,這祖源之地莫非并無八品祖源,可如今看來,顯然并非如此。
  所謂七品為君,八品為王,九品為帝,達到八品層次的祖源道根,論及稀罕程度,也渾然不亞于九品道根了。
  若此地中真的存在有能夠誕生八品道根的祖源,那也算一場莫大的機緣了。
  想到這,陳汐忽然一怔,他前來此地,乃是心中生出一絲感應,察覺到了那一股呼喚之力。
  而如今,又偶然間聽聞到了這樣一個消息,莫非這兩者之間還有一絲關聯不成?
  “八品祖源、神秘的呼喚……”陳汐沉吟許久,也理不出一個頭緒,只能搖了搖頭,不再多想。
  沒有耽擱時間,他繼續朝前飛遁而去。
  誠然如那些修道者交流所言,沒多久,陳汐心中也是泛起一絲若有若無的悸動,就仿似這茫茫霧霾似的莽古荒氣中,蟄伏著一些可怖的殺機,正在等自己送上門去。
  鏘!
  劍箓一聲低吟,悄然落入陳汐掌中,他眸光如電,神色間已帶上一抹冷冽肅殺。
  繼續前行,沒多久,陳汐眼眸忽然一瞇,也就在此時,一陣慘叫聲遠遠從那茫茫霧靄深處傳來。
  “不好!”
  “是祖神古尸!”
  “逃!”
  慘叫聲僅僅持續幾個呼吸,就戛然而止,一切又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中,顯得詭異無比,令人心中發毛。
  陳汐臉色已變得有些凝重,他嗅到了空氣中傳來的一絲血腥氣息。
  祖神古尸?
  在進入祖源之地前,他也曾聽聞,祖源之地中兇險四伏,其中最危險的當屬祖神古尸。
  這種古尸乃是無數歲月前隕落于此的神祗殘魂所化,汲取了不知多少的莽古荒氣,實力堪比祖神強者。
  當然,是堪比祖神,而非真正的祖神境存在,換而言之,這種古尸比尋常靈神境存在都要強大,已具備祖神境的威勢!
  在祖源之地的這些天時間,拋開那些來自其他修道者的競爭和廝殺不談,陳汐也不止一次遇到過各種兇險,這些兇險大都發生在每一處祖源附近。
  例如蟄伏在每一處祖源附近的兇獸、兇尸,想要奪取其中的道根,就不可避免要先殺死這些兇獸、兇尸。
  不過這些兇險皆都并不算多強,自然不可能和真正的祖神古尸相比。
  而如今,在這茫茫霧靄深處,竟有可能存在祖神古尸,可想而知其中何等之兇險。
  這一刻,連陳汐都不敢大意,他甚至都已判斷出,那些發出慘叫的修道者們,只怕已經全部遭難了。
  “一般而言,在這祖源之地中每逢出現兇險之物,附近大多存在著蘊生道根祖源,若按此推斷,豈非意味著這一片區域深處,真有可能存在著八品祖源?”
  陳汐沉吟片刻,最終還是打算繼續前進,一探究竟。
  片刻后。
  陳汐再次佇足,在他面前,橫七豎八躺著一具具尸骸,有的被捏碎咽喉,有的被打碎了腦袋,有的甚至被撕碎成殘碎肉塊,凄慘無比。
  神血汩汩流淌,浸透大地,這些尸骸明顯剛死不久,尸身中尚存著一股余溫和神道之力。
  可他們身上的神寶卻都已不翼而飛,這個發現讓陳汐臉色又凝重不少,這意味著什么?意味著那些祖神古尸還具備一定的智慧,已懂得搜刮神寶為己用!
  唯一令陳汐慶幸的,或許是他在場中并無發現一個神靈至尊,換而言之,這些被殺死的修道者,實力相較于神靈至尊,還差著一些距離。
  如果有神靈至尊隕落于此,那陳汐絕對二話不說,扭頭就走,這等兇險可是他也不敢輕易去闖的。
  “一舉殺死八名頂尖修道者,且看死者傷勢,起碼有四頭祖神古尸一起動手……”
  陳汐默默推演著,可惜,單憑眼下這一幕,讓他根本無法具體得知那些祖神古尸的實力究竟強大到了何等地步。
  嗯?
  陳汐心中猛地一跳,升起一抹強烈的危機感,他幾乎下意識地,運轉禁道秘紋,悄然離開了此地。
  嘩啦~
  時空一陣波動,映現出一道高大身影來,渾身披著殘破青銅甲,面容慘白僵硬,雙瞳如血,充斥陰森暴戾之氣。
  他甫一出現,渾身就彌漫出一股渾厚若實質般的死氣,衍化為一道道黑色光圈,流轉身體四周。
  遠遠望去,他似人非人,似鬼非鬼,就宛如一尊行尸走肉的僵尸,懾人無比。
  他似發現了什么,目光一掃四周,但卻一無所獲,咽喉中發出一陣格格聲,像金屬摩擦,刺人耳膜。
  最終,他身影一閃,又悄然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看來,這鬼東西就是祖神古尸了,氣息果然強大無比,之前若非有禁道秘紋相護,差點就被這東西發現了……”
  半響后,陳汐的身影浮現而出,眼眸中冷光激射,剛才他一直躲藏在一側悄無聲息地打量,大致判斷出那祖神古尸的氣息,竟是完全不弱于神靈至尊!
  至于具體有多強,那只有交手才能得知了。
  默默思忖許久,陳汐又祭出了三枚落寶銅錢,夾在了左手指縫中,右手拎著劍箓,這才繼續展開行動。
  因為有禁道秘紋的緣故,他倒并不擔心被那些祖神古尸察覺蹤跡,從而避免了對方對自己進行偷襲的可能。
  不過陳汐可不敢大意了,這祖源之地處處透著古怪,可謂是步步殺機,令得他也不得不繃緊了神經。
  果然不出陳汐所料,在接下來的路途上,他不止一次地察覺到了那些祖神古尸的蹤跡,他們或是單獨行動,或是三五一群,宛如幽靈般飄蕩在這茫茫霧靄之中,且氣息極為隱蔽,隱隱和天地間的莽古荒氣相融為一體,若非仔細辨認,根本就難以察覺到。
  這里究竟存在著什么?為什么會出現如此多祖神古尸?
  直至后來,陳汐心中也不可抑制地涌出一個疑惑,愈發感覺到,這里太過不同尋常。
  又是一盞茶功夫過去。
  忽然,遠處那濃濃的霧靄中,隱約泛起一抹耀眼藍光,炫亮似閃電,顯得異常醒目。
  那是……
  陳汐心中狠狠一震,八品祖源!
  道根九品,分作黑白赤橙黃綠青藍紫九種神光,八品道根誕生的祖源中,便會涌出藍色神輝光柱!
  若沒有推斷錯誤,那極遠處的地方,必然存在著一座八品道源無疑!
  唰!
  不過還不等陳汐來得及振奮,忽然,一抹鋒利陰森的力量,無聲息劃破時空,倏然從背后朝他狠狠劈殺而來。
  陳汐眼眸一瞇,掌中劍箓宛如長了眼睛一般,倏然轉動,似倒卷的星河,嘭的一聲,將這一擊抵擋,神輝爆綻!
  ——
  ps:昨天診斷了一下,確定是右手腕得了腱鞘炎,也就是鼠標手導致的炎癥,痛得很,醫生建議開刀,但這樣的話就一段時間內無法碼字,金魚選擇了針灸敷藥的保守療法,不過這樣依舊嚴重影響打字速度,大家不必擔心,也請擔待一二,晚上還有,另外月初第一天,求一下保底月票,拜謝了~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