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68 小人物和大人物


  第二更!感謝書友“yanshiqi”投出的7張月票!這個功能剛上線,就能獲得兄弟你的鼎立支持,俺真是感激不盡,無以為表了,多謝,多謝。另外說一下,本書暫時還沒上架,依舊是免費閱讀哦……
  ——
  這支后到的隊伍甫一停下,為首一名國字臉護衛目光一掃四周,不由眉頭一皺,駕著胯下火云獸來帶白玉冰晶似的寶輦前,低聲拱手道:“小姐,是董家的人,咱們要不要繼續前行?”
  寶輦帷幕掀開,一個身穿靛藍飛鳳華袍的少女,緩緩走了下來。
  這少女大約十四五歲的樣子,一張精致美麗的瓜子臉,眉如遠山,眸似點漆,櫻唇粉潤,輕輕一抿,勾起一個優雅的弧度,皮膚白嫩光滑,水潤似玉,漆黑如墨的長發以六支碧玉簪子盤起,露出一截雪白的鵝頸,整個人靈秀清雅,放入出水清蓮,散發著一股驚心動魄的美麗氣息。
  不過她的表情卻是孤傲冷清,帶著一股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冰冷感覺,像一個冰山美人。
  她身邊還跟隨著數個侍女,神情同樣冰冷,眼神高傲。
  這少女一出現,其身上所散發出的魅惑氣息,頓時令在場所有人都停止了交談,目光直勾勾地望著她,眼神中流露出一絲絲的熾熱貪欲。
  陳汐也不得不承認,這少女的確是個美人胚子,再過幾年,說不定就成長為禍國殃民級的尤物呢。
  “這水潭又不是董家之物,他們能在此休息,咱們就不能休息了?王琨,安營扎寨,明日才是流云劍宗的入宗測試,咱們就在這休息一陣。”少女緩緩說道,聲音清冷,似清水潺潺,叮咚脆響。
  “是。”被稱作王琨的中年抱拳領命,指揮著其他騎士,瞬間把水潭另一側給霸占了,甚至為了搶奪空間,差點就跟早早來到的董家護衛發生摩擦,火藥味十足。
  “嘿,我當是誰,原來是王家的二小姐王韻詩啊,真是有緣千里來相會,我早就想去王家提親,請王伯伯把你許配給我呢,如今咱們有緣在這里相見,不是緣分是什么?”英俊少年站起身子,抬起下巴,笑嘻嘻說道。
  “董玄洪,你放尊重點,否則別怪我不客氣,你要記住,我說到做到的。”王韻詩冷冷道。
  “你以為我怕了你不成?”董玄洪勃然大怒,“等我成了流云劍宗弟子,我看你爹答應不答應你我的婚事,到時候我再好好炮制你。”
  嗆!
  王韻詩右手一翻,已多處一把寒光四射的長劍,遙遙一指董玄洪,卻是抿嘴不言。
  見此,王韻詩身邊的護衛皆是抽刀出鞘,一副一言不合就悍然出手的架勢。
  而董玄洪這邊的護衛,見機不妙,也都祭出武器,立在另一側,遙遙對峙。一瞬間,氣氛變得劍拔弩張,連四周空氣都仿似凝滯起來。
  “各位,這附近都是流云劍宗的地盤了,不易惹是生非,還望你們雙方彼此多擔待一些,避免沖突,能相安無事最好。”陳汐手握青卷,很無奈地站起身子,搖頭嘆息道。
  他所坐的位置,恰是兩撥人對峙的中央,要多扎眼就有多扎眼,再說,他也不能眼睜睜就看著這兩撥人在流云劍宗的地盤上廝殺,那樣的話,就太對不起北衡的照顧了。
  “惹事生非?剛才跟你說兩句話,你就跟少爺我自來熟了?就敢教訓少爺我了?趕緊滾蛋,否則我連你也揍了!”董玄洪皺眉不屑道。
  王韻詩也注意到了陳汐,聽到陳汐的話,她那粉潤的唇角劃出了一抹高傲不屑的弧度,話雖沒說,態度確實表露無遺。
  她見過太多自不量力的家伙了,為了博得自己的注意力,連命都不要的也是大有人在,這樣的行為,在她眼中簡直就是可笑幼稚至極。
  的確,陳汐如今神韻內斂,手握青卷,氣質雖飄然出塵,但看起來就像個尋常書生,誰會把他放在眼里?
  “姐,你看,那里好像有人在爭斗。”
  “閉嘴,咱們趕路要緊,少管閑事。”
  不知何時,遠處再次走來兩人,一個是面容剛毅、英武高大的青年,一個是容顏秀美妍麗的女子,尤其是這女子,一對眼眸如夜空明亮星辰,璀璨深邃,含煙帶水,透著一股難以言喻的魅力。
  沐瑤?沐文飛?
  陳汐目光一掃,瞬間認出了這對姐弟,五年前龍淵城外的一場偶遇,令他與這對姐弟倆相識,而后在聚仙樓時,他還替姐弟倆出頭,狠狠教訓了一把謝家小公子謝戰,并且把姐弟倆安排進了杜家修行,如今五年不見,這對姐弟容顏已是大變,再不是當初那青澀的少年少女了。
  “姐,你看,那是……”沐文飛頓時也看到了人群中的陳汐,不由一愣,旋即興奮叫出聲來。
  沐瑤抬眼一看,清眸驟然一亮,剛要開口時,陳汐已是走了過來,笑道:“你們倆怎么也跑到這里了?”
  “我,我和弟弟也打算拜入流云劍宗。”沐瑤說著,不自覺低下了頭,似是不敢面對陳汐的眼睛。
  陳汐愕然道:“莫非在杜家修煉不好嗎?還是他們虧待了你們?”
  “不是。”沐文飛連忙道:“我姐說在流云劍宗修煉的話,能天天見到……”
  “閉嘴!”沐瑤抬頭瞪了弟弟一眼,一張秀麗的臉蛋已是暈紅得像紅霞似的,
  她今天穿著鵝黃裙裳,皓腕如雪,肌膚凝脂,烏黑的長發柔順地披散而下,露出一張宜嗔宜喜的秀美臉蛋,身材窈窕修長,亭亭玉立,跟五年前一比,此時的她就像一枚成熟的紅蘋果,俏臉染霞,愈發顯得嬌艷不可方物來。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頓時明白了,這小妮子恐怕對自己產生了情愫,心中又是好笑,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滋味。
  笑話,這世上誰不樂意獲得美人的垂青愛慕?更何況眼前的女孩還是一位大美人,秀色可餐,傾國傾城。陳汐又不是圣人,能獲得沐瑤的垂青,的確令他有種身為男人的自豪,不過……
  不過這都過去五年了,自己甚至差點都忘了她,她怎么還對自己念念不忘?
  這些念頭在陳汐腦海中一閃即逝,他便即笑道:“既然如此,走吧,我帶你們去流云劍宗。”
  “好,我也要去見識見識恪心峰的厲害,據說南疆許多年輕一代驕子,都把恪心峰當做了自己進入流云劍宗的第一個必去之地呢。”沐文飛興奮大叫道。
  “恪心峰?等等,你既然認得路,就帶本少爺一起走,放心,到了恪心峰,少爺我少不了你的賞錢。”突然,遠處傳來董玄洪的聲音。
  “對,有人帶路,會減少很多麻煩。”那王韻詩也是收劍入鞘,不再爭執。
  原本正在對峙的兩撥人,隨著兩人開口出聲,劍拔弩張的氣氛瞬間瓦解消散,就像剛才的一切根本沒有發生一樣。
  聽到這些人對自己最尊敬的陳汐大哥呼來喚去,沐文飛臉上怒色一閃,正待出口,卻被陳汐搖頭示意,只得憤憤一哼,再不看這些人一眼。
  當即,一行人便朝流云劍宗行去。
  這處瀑布水潭,原本就在流云山脈內,距離流云劍宗的宗門所在地,也只千里之遙,陳汐和沐瑤姐弟走在最前邊,也不急著趕路,一路相談,倒也其樂融融。
  三人后邊跟著董玄洪一行人,以及王韻詩一行人。這兩個嵐海城大家族的少爺小姐,自不會像陳汐那樣步行,各自乘坐在自己的寶輦中,兩側有精悍健碩的護衛開道,顯得氣派十足,一路上很是吸引了大多數的目光。
  及至流云劍宗內,董玄洪和王韻詩從寶輦中走下,在護衛的陪伴下,跟著陳汐踱步而去,這里是流云劍宗,他們背后的家世再大,也不敢在這里造次。
  并且兩人明顯發現,從進了流云劍宗之后,一路所見到的許多流云劍宗弟子,無論在做什么事情,無論再匆忙,都會朝陳汐拱手,雖無聲,但卻透著一股不同尋常的味道。
  “哼,這家伙的人緣不錯嘛,看來雖沒加入流云劍宗,但肯定也是附近的地頭蛇,不過這類小人物,也只會左右逢源,四面討好,不值一曬。”董玄洪內心不屑暗道。
  “故布疑陣?或者說這家伙故意當做與那些流云劍宗弟子很熟,想憑借這種方法來靠近我?哼,沒想到這樣的小人物也都學會了紈绔子弟的招數,他或許沒想到我早已見慣了這樣的場面,還真是一個可憐的小丑啊。”王韻詩搖了搖頭,望向陳汐的目光愈發鄙夷起來。
  不過雖如此想,兩人心中卻是有些不是滋味,他們兩人都是家族中的天之驕子,頭頂無數光環,走到哪里都有人奉承贊美,如今卻被一個小人物搶了風頭,心中能好受才叫怪了。
  “啊!竟然是董家的小公子,他背后的董家可是擁有著嵐海城第一商會,家財萬貫,實力通天啊,想不到竟然也來流云劍宗了,此次入宗測試,那一百個錄取名額中肯定得有他的一席之地。”
  “好漂亮的小姑娘,若我沒看錯的話,她應該是嵐海城王家的二小姐,那王家傳承萬年,論底蘊,甚至在董家之上,想不到她這樣的天之驕女竟然也來了!”
  等登上恪心峰,董玄洪和王韻詩的處境頓時變了,那些前來恪心峰游玩的外來修士中,不乏嵐海城的修士,一看到兩人,以及兩人身邊的護衛,一個個都是驚呼出聲,面露震驚之色,瞬間引起了周圍更多人的注意,可謂是萬眾矚目,風頭無二。
  兩人心情頓時大好,人也變得矜持起來,下巴微抬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容,舉手投足都帶著一股尊貴味道。
  反而在前邊帶路的陳汐和沐瑤姐弟,成了無人問津的角色,不過陳汐哪里會在意這些,要知道,他這些天可是都被煩得躲出去了呢!
  今日的恪心峰人流依舊極多,原本寬闊的山道上擠滿了人群,摩肩接踵,就跟世俗中的凡人上山燒香禮佛一樣,處處都是噪雜喧嘩的聲音。
  “日后再不步行回來了……”直至走上山巔,來到大殿之前,陳汐這才長松了口氣,從人山人海中殺出來,真的是很不容易啊。
  看見陳汐從人群中擠出來,正在一側維持秩序的七十二名內門弟子都是一愣,陳汐也不多說,揮揮手,讓他們忙,自己則帶著沐瑤姐弟倆朝大殿中走去。
  然而,還不等他離開,卻被董玄洪叫住,這位驕傲自負,目中無人的公子哥,大聲喝道:“小子,你帶路就帶路,朝大殿亂闖做什么,作死不是?趕緊回來,少爺言出必行,該給你的賞錢,半點都不會少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