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1683 玄心劍術

感謝書友“1712847”、風暴、檸檬、浮世繁華、夢宇等等小伙伴的打賞捧場,以及大家的月票支持~
  ——
  陳汐負傷,左肩血肉焚化,白骨森然。
  他卻似渾然不覺,震退金青陽之后,毫不停留,持劍繼續朝月如火殺去。
  嘭!
  在陳汐那凌殺可怖的劍氣下,那一對血月終于被劈得爆碎,月如火似遭受反噬,慘叫一聲,雙瞳中淌出血漬來,甚是駭人。
  這也正常,付出左肩負傷的代價,若再取得不了優勢,那陳汐就不是陳汐了。
  論及戰斗力,月如火雖比虞丘荊稍勝一籌,可依舊不可能會是陳汐對手。
  早在當初,樂無痕都坦言,能夠和陳汐對抗的,也只有排名在封神之榜靈神境前十的存在,連他都沒有信心與陳汐對抗。
  而那金青陽,更是遠遠無法和虞丘荊相提并論,若非他和月如火一起夾擊陳汐,只怕早已被陳汐殺死不知多少次了。
  “你究竟是誰!?”
  月如火吃痛怒吼,他根本沒想到,憑借自己的戰斗力,還是和月如火聯手的情況下,居然奈何不得一個以前從沒聽說過的年輕人。
  陳汐不言,神色漠然而肅殺,時間太緊迫,局勢太緊張,容不得他浪費半點時間。
  唰!
  他手執劍箓,宛如化身蓋世劍皇,渾身劍意沖霄,大有一股殺伐天下,舍我其誰的迫人姿態。
  一瞬間,他已和月如火交手上百回合,而后只聽嘭的一聲沉悶巨響,月如火再次被擊飛,胸腔被劃破,破開肉綻,鮮血淋漓。
  若非金青陽及時抵達相助,單單是這一擊,都足以要了他的命!
  “混賬!”
  月如火狀若瘋魔,他是誰,帝域血月氏年輕一代霸主,封神之榜靈神境位列第十四的存在,哪曾吃過這等大虧了。
  尤為令他憋屈的是,對方之前聲名不顯,還不是封神之榜上的人物。
  轟!
  戰場中,火龍罩劇烈震動,火星飛濺,差點脫離掌控,這一刻,金青陽也是被一道劍氣碾壓,再次負傷,整個人七竅溢血,面目凄慘。
  至此,月如火、金青陽兩人皆都負傷!
  當目睹這一幕,陶冬和衛子夫驚得下巴都差點掉地上,整個人都呆滯在那里。
  太強了!
  之前,他們還擔憂不已,甚至陶冬都巴不得陳汐交出那一株五品道根,以求保命。
  可誰曾想,面對兩位神靈至尊的聯手夾擊,陳汐非但不落下風,反而大殺四方,連續重創對方,那般絕世英姿,簡直無可匹敵!
  “原本還以為,他會借助神羅貝,向樂無痕他們求助,可如今看來……顯然不用了。”陶冬喃喃,被震撼得無以復加。
  “我們都低估了他,或許只有嫣然小姐慧眼如炬,認出了他的不凡。”衛子夫也是驚嘆不已。
  ……
  戰斗一直在持續。
  陳汐的攻擊自始至終沒有停留過一次,儼然一副趕盡殺絕的模樣。
  而在月如火和金青陽被擊傷之后,內心斗志都遭受沖擊,哪怕依舊聯手,已再無法抵擋陳汐的鋒芒,被打壓得不斷負傷,快要徹底淪陷。
  轟!
  片刻后,月如火再次被震飛,渾身骨頭都不知斷裂多少根,渾身氣機差點崩潰。
  幾乎同時,陳汐一劍劈去,噗的一聲,斬落金青陽一臂,神血迸射,染透蒼穹。
  “啊——”金青陽發出痛楚慘叫,這一刻,他終于感到驚恐,知道憑借自己和月如火聯手,也非眼前此子之對手。
  對方太強,那般劍道超乎想象的恐怖,簡直像不可戰勝。
  “贏了,居然真的贏了……”陶冬失魂落魄。
  “你這是什么話!”衛子夫惡狠狠瞪了他一眼,“難道你還想陳汐輸不成?”
  “不是……我哪敢……”陶冬頓時解釋,卻是有些語無倫次,實在是被震驚住了。
  衛子夫本待說什么,忽然望著遠處吃驚道:“陳汐他……該不會想殺了對方吧?那可是神靈至尊,一旦殺死,只怕會徹底得罪死他們背后的勢力!”
  陶冬心中也是一驚,駭然不已,他可是清楚,這次雖說都是競爭關系,可涉及到神靈至尊這等層次的蓋世天驕,一般對抗時皆都會給對方留下一線生機,為的就是避免惹怒了他們背后的勢力。
  而陳汐若是真殺了那月如火和金青陽,只怕會引起帝域血月氏和巖金氏的真怒不可,若到那時,整個上古之域只怕都再無陳汐容身之地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,肩頭白骨已凝結出新生肌膚,渾身一塵不染,氣勢卻是愈發睥睨強勢。
  他可不會在乎得罪誰,對方要殺他,他自不會客氣了,并且從修行至今,他可從未曾畏懼過誰了。
  包括太上教!
  “你要做什么?難道你還真要趕盡殺絕?”
  看著陳汐走來,月如火又是驚怒,又是恐懼,這家伙簡直太狠了,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這樣一個怪胎?
  金青陽更是嚇得怒吼道:“陳汐,你若敢這么做,天上地下都再沒有人能救得了你!”
  陳汐不言,他可不會對敵人有任何心慈手軟了,對方的威脅,更是對他毫無作用。
  不過,正待陳汐準備徹底解決這場戰斗時,忽然眼眸一瞇,遙遙望了遠處一眼。
  旋即,他收回目光,看著嚴正以待試圖拼命的月如火和金青陽,最終心中一嘆,轉身而去。
  “走!”
  下一刻,他便帶著一頭霧水的陶冬和衛子夫施展挪移之法,倏然消失原地。
  “這家伙,居然放棄了……”月如火怔怔,兀自有些不敢置信,對天發誓,他敢確定,剛才陳汐已動了必殺之心!
  可是他為何又放棄了?
  “哼,我就知道他沒這個膽量!”金青陽咬牙,撿起自己的斷臂,臉上盡是怨毒之色。
  月如火搖頭:“他可不是沒膽量。”
  “那是因為什么?”金青陽皺眉道。
  嘩啦~
  就在此時,時空一陣波動,映現出一行人來,約莫二十余人,那為首的,赫然是公冶哲夫!
  看見他們出現,月如火和金青陽互望一眼,皆都沉默,終于明白,陳汐為何離開了。
  “老天!”
  “這里究竟發生了什么?”
  “如火兄,青陽兄,你們怎會……怎會成這般模樣?”
  “這究竟是誰干的?”
  當公冶哲夫一行人目睹現場那一片血腥瘡痍之地,皆都禁不住嘩然起來,一個個驚得臉色驟變。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紫眸銀發,身姿卓然的公冶哲夫臉色沉下來,將目光望向月如火。
  他們這些人早已結盟,此次進入祖源之地后,便分作兩路尋覓祖源道根,誰曾想,月如火他們這邊竟發生這等驚天變故,不止隕落了十多名修道者,連月如火和金青陽也身負重傷,這讓公冶哲夫心中也是震怒不已。
  月如火心中苦澀憋屈,但最終還是把剛才發生的一切和盤托出,并無任何隱瞞。
  這一刻,他已顧不得什么丟人,因為都慘敗成這般模樣,丟人也早已丟盡了。
  陳汐!
  當聽到這一切皆都是由一個人造成時,眾人皆都心中狠狠一震,若非這是月如火親口所言,他們都差點不敢相信了。
  這家伙……不就是抱住申屠嫣然大腿的那個小白臉嗎,實力怎會如此強大?
  既然他能夠做到這一步,為何封神之榜上會沒有他的名字?
  “陳汐……”公冶哲夫皺眉,腦海中不自覺浮現出一道峻拔身影,喃喃道,“難道自己看走眼了?”
  他渾然沒有注意到,身邊一直沉默的甄流晴,在聽到這一切后,一對清眸深處也是泛起一抹異彩,旋即便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不錯,的確是他。”
  金青陽沉聲咬牙開口,“雖然不愿承認,但不得不說,這家伙的戰斗力太可怕了,連我和如火兄聯手,都根本奈何不得他,以我觀之,以他這等實力,甚至足可以躋身封神之榜靈神境中的前十名了!”
  前十名!
  眾人心中又是一跳,那不知道從哪里冒出來的家伙,居然這么厲害?
  “呵呵,你這么一說,我反倒對他有些好奇了。”公冶哲夫眼眸中寒芒流竄。
  下一刻,他就深吸一口氣,恢復冷靜,飛快道,“我們先找個地方,一方面為你們養神,一方面繼續尋覓道源祖根,爭取在初始祖源出現前,你們的傷勢皆都能夠愈合。”
  眾人皆都點頭。
  “至于陳汐那小子……等以后我會找個機會試一試,他究竟有多大能耐了!”
  公冶哲夫開口,目光有意無意地瞥了一眼身旁的甄流晴,卻見后者一副無動于衷的模樣,禁不住皺了皺眉,旋即便搖頭不已。
  ……
  祖源之地一片連綿荒山深處。
  呼啦~
  時空一陣波動,映現出陳汐、陶冬、衛子夫他們的身影來。
  “公冶哲夫……”陳汐沉吟,最終嘆了口氣。
  若是有可能,他現在就恨不得殺死對方,這樣一來,既完成了羽澈女帝的囑托,又可以試探出甄流晴的真實心意了。
  可惜,這次時機不成熟,為了他們三人的安危著想,都不允許他不顧一切去這么做。
  “找個地方,我們先休整一番,明日再繼續行動。”陳汐搖了搖頭,不再多想,當務之急,乃是修復傷勢,恢復體力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九和第十章在凌晨以后了,小伙伴們等不及,可以明天看,金魚熬夜也會搞定這10更的,另外,大家千萬千萬別忘了投月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