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1685 姍姍來遲

陳汐震驚,有些無言。
  如果玄是河圖第七任悟道者,那么自己……又算第幾任?
  旋即,陳汐心中就自嘲不已,他獲得的河圖皆都是碎片,至今還未拼湊完整,何談什么第幾任悟道者。
  同時,因為“莽古秘境之主”這句話,也是讓陳汐確定了之前一個想法,這位誕生于莽古混沌祖源中的第一位先天神祗“玄”,必然就是傳聞中曾棲居于這莽古荒墟上的神祗。
  換而言之,這橫亙在葬神海之外的莽古荒墟,這存在著諸多機緣的祖源之地,就是“玄”的故土!
  一意識到這一點,陳汐心中不禁感慨,怪不得河圖碎片中會浮現出那神秘的“荒”“墟”二字,也怪不得自己甫一抵達莽古荒墟,便能夠獲得染血殘劍圖的傳承……
  原來,這一切皆都是因為眼前這位河圖第七任悟道者——“玄”!
  甚至,陳汐想到,河圖碎片中曾浮現不止一個晦澀古文,既然“荒”“墟”兩字令自己偶然見到了“玄”,那么其他古文字有代表著誰?
  是河圖前六任悟道者嗎?
  亦或者河圖中還藏有其他秘密?
  “道友,你來了。”
  就在陳汐心中念頭叢生的時候,那對面盤膝坐著的玄忽然開口,聲音溫和、干凈,宛如一泓清泉,令人心生寧靜之意。
  陳汐一怔,默默拱了拱手。
  他知道,這是玄留下了一道意志烙印,并無智慧和意識,自己只需去聆聽便足夠了。
  “可惜,為追求終極道途,我已無法和道友謀面,唯有將一身所學、所思、所悟存留于此。”
  “這是每一任河圖悟道者的使命,當真正勘破終極之意,便是離開之時,而自身所學,則需留下,給后來者以指引,不負薪火傳承之意。”
  “若有朝一日,道友踏上終極之途,自當也如我般,留絕學,傳道果,勿使這傳承之火斷絕。”
  玄渾身彌漫著縷縷虛幻光澤,聲音溫和、干凈,像汩汩的泉水響徹在這黑暗宙宇中。
  陳汐越聽心中越是震驚,終于明白,為何自己能夠獲得染血殘劍的傳承了。
  不等他反應,玄忽然起身,笑著道了一聲:“道友,保重。”
  說話時,玄探出手指,遙遙指向陳汐眉心。
  嗡!
  陳汐只感覺腦袋嗡的一聲,如遭雷擊,令得他眼前一黑,頓時失去了知覺。
  ……
  下一刻,陳汐感覺像陷入一場夢里。
  夢中,一道道劍氣呼嘯,無窮無盡,時而若大海澎湃,摧枯拉朽;時而若流光無蹤,來去無影;時而若陰陽太極,萬物無法撼動……
  這些劍氣無不恐怖之極,充斥帝皇之威,駕馭諸天神道,它們呼嘯著,翻滾著,密密麻麻,無窮無盡,充斥在視野中的每一寸虛空,看也看不過來。
  旋即,這所有的劍氣倏然變幻方向,齊齊朝自己劈殺而來,宛如滂沱劍雨,場景駭人。
  這讓陳汐感到心悸,欲要逃遁,卻已經晚了,下一刻,億萬劍氣便將他整個人淹沒。
  也就在一剎那,陳汐猛地被驚醒,睜開了眼睛。
  眼前一切異象消失,令陳汐忍不住長長吐了一口濁氣,眼眸中卻兀自殘留著一抹悸動。
  剛才生在夢中的那一幕……實在太可怖了,若是真實生的,陳汐絕對不敢保證,自己能否存活下來。
  嗚嗚嗚~~
  陳汐佇足的地方,依舊是那一片曠野,陣陣冷風呼嘯,出蕭瑟空寂的聲音。
  唯獨沒有了那密密麻麻的祖神古尸,也沒有了那曠野盡頭的一柄染血殘劍。
  看著眼前這一幕,陳汐心中又是一陣恍惚,若非此刻意識清醒,他都差點以為剛才所經歷的一切都是假的。
  嗯?
  陳汐忽然注意到,在自己的識海中,那一柄染血殘劍不知何時竟浮現其中,正自彌漫著一股晦澀波動。
  轟!
  也就在這一刻,那一股生在夢境中的熟悉感覺,猶如決堤洪水似的,轟然涌遍心中。
  那是一種劍意的力量,不同于心之秘劍,卻又和心之秘境如出一轍,唯一的不同,則是多出了一種具體的招式。
  一抹劍氣出現,浩瀚如海,磐固若崖岸,充盈碾壓萬物的磅礴之力!
  陳汐心生明悟,清楚這一招的奧義和自己所開創的“觀海聽濤”有著驚人的神似,只不過這海崖式更多出了一股千錘百煉、無堅不摧的味道。
  玄心劍術——海崖式!
  唰!
  又是一抹劍氣出現,宛如流光,來去無蹤,有一種難以琢磨、無法被捕捉的味道,度不可思議的快,卻又不像“歸去來兮”那般詭秘狠辣,反而多出一種縹緲不定、渺冥如煙的氣息。
  玄心劍術——流光式!
  接下來的時間,6續再次出現兩種不同的劍招,一種若庖丁解牛般精準,凌厲凝練到了極致,名為“解牛式”。
  一種衍化渾圓劍幕,圓滿、完美、無懈可擊,防御力之強,宛如湍流中的一塊碣石,任憑沖刷,巋然不動,這一招名為“抱圓式”!
  至此,那磅礴而浩瀚的劍道領悟,化繁為簡,匯聚為完全不同的四式劍招,為陳汐所掌握。
  這種劍道傳承,名為【玄心劍術】,來自河圖第七任悟道者玄之手,乃是其畢生所磨礪出的一種無上劍道。
  如果說之前陳汐從染血殘劍圖的傳承中,獲得了【原始心經】、【心之秘劍】這兩種相輔相成的具體修煉法門,那么此刻的【玄心劍術】則匯聚了玄一生的劍道經驗,乃是其劍道的集大成之杰作,論及寶貴程度,堪稱是一部足以令天下任何劍修都足以垂涎眼紅的曠世劍經!
  ……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,徹底陷入一種頓悟中。
  渾身劍意氤氳,宛如披上了一層濛濛神輝,映襯得其氣息愈神圣傲岸、睥睨若帝皇。
  在劍道修為上,他早已達到了劍皇一重天地步,此刻獲得【玄心劍術】傳承,令得他對劍道的認知更上一層樓,隱隱甚至有突破晉級劍皇二重天的跡象。
  在這種感悟的刺激下,連帶著他周身氣機都是隨之生變化,變得越來越圓潤、圓滿、剔透……
  若按照這種勢頭持續下去,甚至極有可能捕捉到晉級祖神境的契機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而在他的體內宙宇,神力澎湃,沸騰若熔漿,釋放出熾烈耀眼的神輝,不斷奔騰,不斷擴展,已達到了一種飽和狀態,快要溢出于體外!
  對于一般修道者而言,只怕早已抓住這一股契機,煉化掉一株祖源道根,全力去沖擊祖神境了。
  可陳汐并未這么做,哪怕此刻他身上已擁有一株八品道根,他也沒有任何此刻沖擊祖神境的打算。
  畢竟,達到他這等境界,對自己的道途要求愈苛刻,求的就是一個圓滿無缺,若就此以八品道根為基,突破晉級,終究是有一絲缺憾。
  一天后。
  陳汐從這一股頓悟中清醒過來,渾身彌漫的熾盛神輝倏然內斂,恢復到了以往那種淡然出塵氣質。
  也就在此時,識海中那一柄染血殘劍上驀地響徹起一道聲音:“道友,當有一樣抵達劍皇九重天境界時,便可以從這一柄‘玄吾’劍中打開通往終極道途的線索,希冀有朝一日可以和道友相逢,珍重。”
  聲音平和、干凈,逐漸消弭沉寂。
  終極道途……
  陳汐深呼吸一口氣,喃喃道:“我會的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“果然是他,主上,老奴總算等到了這一天……”
  祖源之地外,那一座古老的祖源神廟前,盤膝坐在祭臺上打坐的守廟人忽然睜開眼睛,蒼老無比的容顏上泛起一抹復雜之色,似欣慰,似激動,似感慨。
  旋即,他就站起身子,仰望著眼前這座古老的神廟,目光中閃過一抹幽邃光澤。
  “初始祖源,也該顯現于世了……”
  滄桑的喃喃聲,飄蕩在天地間,宛如一道預言。
  ……
  轟!
  祖源之地,紫霞沖霄之地,一眾耐心等候于此的修道者猛地感覺到,腳下的大地倏然劇烈晃動起來。
  方圓十萬里之地內,廢墟崩塌、巖石飛濺、大地龜裂出一道道觸目驚心的裂縫,蔓延擴散。
  而在蒼穹上,那拱衛在紫霞四周的雷電神虹,在這一刻驟然泛起明亮的光,化作一個碩大無匹的漩渦瘋狂旋轉起來。
  那一道沖霄而起的紫霞,恰矗立在了這一道漩渦的核心,此刻,紫霞四周也是驟然飄灑出億萬道光雨,神曦萬道,煌煌浩瀚,壯觀無比。
  “這是?”
  “難道說……初始祖源要現世了?”
  “肯定如此!”
  “諸位,準備好,只等初始祖源出現,我們便第一時間行動!”
  目睹這樣驚天一幕,一眾修道者皆都震撼,旋即目光中皆都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亢奮激動。
  他們有一種預感,初始祖源只怕真的要出現了!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大地晃動的越來越劇烈,天地間不知何時,多出一股壓迫人心的晦澀力量。
  然后,以那一道紫霞為中心,其所釋放出的億萬光雨、神曦,竟是構建在一起,逐漸在虛空中勾勒出了一座模糊的道宮雛形!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晚沒了,情節出現問題,正在調整,第二更暫且欠下。
  ...
  如果覺得神箓好看,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!番茄小說網www.booksr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