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1686 一路驚嘆

沖霄紫霞蒸騰,飄灑出的億萬光雨神曦,此刻彼此交織構建,于虛空中勾勒出一座道宮的雛形。
  在場一眾修道者呆住,心生震撼,這一幕,堪稱神跡誕生般,宏大輝煌得無法想象。
  沒有人開口,所有目光都凝視著蒼穹,一眨不眨,唯恐錯過了任何一個細節,就會讓自己抱悔終生一般。
  半響后。
  在一片熾盛神輝中,那一座由神輝、光雨筑造而成的道宮在萬眾矚目之下,終于成型!
  它橫亙蒼穹八千里,高入九天之上,下連大地,通體彌漫蒸騰耀眼紫色神輝,莊肅、浩瀚、充盈著一股迫人的帝皇之氣。
  就仿佛遠古帝皇盤踞之所,有一種渾然天成的大氣運,鎮壓八方,傲視四極!
  一時之間,天地飄蕩梵音禪唱,似神佛誦經,光雨亂墜,瑞霞千條,彌漫在蒼穹道宮四周,神圣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紫霄道宮!”
  “這恐怕就是傳聞中,那誕生于莽古混沌中的一眾先天神祗的‘帝’的棲居之地!”
  “那初始祖源便位于其中,也只有這等神妙無上的存在,才能誕生出九品帝級道根這等無上瑰寶來。”
  一時之間,人們心中激動澎湃,眸光亮,想起了太多太多有關這座道宮,有關初始祖源的傳聞。
  嗡~~
  嗡~~
  就在此時,天地間忽然響起一道獨特而縹緲的道音,不斷震動,宛如晨鐘暮鼓,每一次震動,都讓這片天地的氣息變得圣潔一分,遍布虛空中的威壓就強盛一分。
  當道音足足響徹九次,整座道宮驟然一聲轟鳴,一扇門戶霍然大開,光雨氤氳,令人難以窺伺其中玄虛。
  然后,一道白玉階梯自門戶前浮現,層層而下,通往地面。
  至此,一切歸于沉寂。
  “沖啊!”
  早已有人按捺不住,當見到這一幕時,再忍不住沖出,朝那一條白玉階梯騰沖而去。
  嘩啦~~
  不止是此人,這一刻,起碼有上百號修道者齊齊動身,無不渴望著第一時間沖入道宮,尋覓大機緣。
  轟隆~~
  可還不等他們靠近,那白玉階梯四周,驀地涌現出一股恐怖紫色神輝,猶如夭矯的紫色神龍,橫掃八方。fQxsw.cOM
  嘭嘭嘭~~~下一刻,一道道身影被拍飛回來,猶如斷了線的風箏似的,無不咳血墜地,慘叫不已。
  這一幕,頓時令其他原本躍躍欲試的修道者心中一驚,如被人從頭澆了一盆冰水,心中亢奮消減大半。
  “真是一群不開眼的家伙,這初始原地豈是隨隨便便就能讓人進入的?就這點能耐,還妄想獲得這等機緣,簡直是可笑到了極致。”
  一聲冷笑出,卻是那翟俊目睹此幕,出言譏諷。
  不少人臉色陰晴不定,卻沒人敢跟翟俊辯駁。
  但也有人不信邪,小心翼翼朝那白玉階梯靠近,毫不例外地,也被一股恐怖的紫色神輝橫掃出去,咳血倒地,慘叫不止。
  這不禁令人們心中驚駭,要知道,他們可都是靈神境中一等一的人物,如今卻連一扇門戶都踏入不得,這簡直讓他們都無法接受。
  一時之間,氣氛有些沉悶,面對這樣一場大機緣,偏偏無法進入其中,這簡直就是折磨人。
  忽然,雒少農站出,淡然開口:“之前我們都搞錯了一件事,那就是像初始祖源這等地方,也只有神靈至尊方才能夠踏入。”
  此話一出,頓時如同下了宣判,令在場不少修道者皆都熄滅了心中最后一絲僥幸,神色黯淡。
  在場之中,十之八·九都不是神靈至尊,而這也就意味著,他們大多數人皆都無法再去爭取這一場大機緣!
  這樣的打擊,對他們而言可想而知有何等沉重。
  “翟俊,你和我一起走,其他人留在此地接應。”雒少農隨口吩咐了一聲,便雙手負背,抬步朝那一條白玉階梯靠近。
  “哈哈哈,這樣也好,省的進入其中的蒼蠅太多,殺起來也麻煩。”翟俊大笑,聲音陰柔尖利,令得在場不少修道者皆都臉色一變。
  蒼蠅?
  他們何時被人如此羞辱過?可最終他們卻是敢怒不敢言,因為那是翟俊,是封神之榜靈神境排名第十二的存在,更是在中央帝域中都赫赫有名的瘋子。
  沒有誰敢傻乎乎去得罪這樣一個要身份有身份,要實力有實力的瘋子了。
  更何況,這個瘋子身邊還跟著一個雒少農!
  唰!唰!唰!
  眼看雒少農和翟俊就要靠近那一條白玉階梯,忽然之間,一陣時空波動,從另一側的方向,瞬間挪移來一道道身影。
  那赫然是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、顓臾水四位神靈至尊!
  他們甫一出現,就和雒少農、翟俊二人隱隱形成對峙之勢,齊齊朝白玉階梯靠近。
  這并不是完,就在樂無痕他們出現后,再次一陣時空波動,公冶哲夫、甄流晴、月如火、金青陽四人也都齊齊沖來。
  一下子,場面頓時顯得熱鬧無比,又充滿了劍拔弩張的緊張味道。
  在場眾人都差點看呆住,三支隊伍,包羅了一個個強大無匹,威能滔天的神靈至尊,于此刻,齊齊出現,欲要爭奪第一個進入紫霄道宮的機會,這等一幕,絕對堪稱是陣容豪華,驚世駭俗。
  “呵呵,還真是熱鬧啊。”
  雒少農忽然佇足,斜睨了樂無痕等人一眼,懶洋洋開口。他此刻站立的位置,恰在白玉階梯一側百丈之地,一旦出手,誰也別想安然通過了。
  “少農兄,熱鬧點不是更好么?”樂無痕爽朗大笑,揮了揮手,帶著眾人止步,立在了白玉階梯另一側。
  這時候,那公冶哲夫一行人也都止步,場中的局勢,一下子形成了三方遙遙對峙的架勢。
  氣氛緊張,暗流涌動。
  沒有人再采取行動,以免被其他一方暗中偷襲了。
  “我來可不是湊熱鬧的,所以越是熱鬧,越讓我心煩。”
  雒少農一邊伸手逗弄著立在肩膀上的火紅朱雀,慢條斯理開口,“所以,我看你們還是退下吧,免得生干戈,怪我雒少農欺負人。”
  頓了頓,他目光忽然落在申屠嫣然身上,露出一個邪魅燦然的笑容:“當然,嫣然小姐若是愿意,現在依舊可以選擇跟隨在我身邊。”
  樂無痕眼眸瞇了瞇,旋即就灑然笑道:“既然來了,哪有退避的道理,這若是被帝域那些老家伙們知道,反倒顯得我們太窩囊了,雒兄你以為呢?”
  至于雒少農向申屠嫣然出的邀請,直接就被樂無痕無視了,申屠嫣然更是像充耳不聞,沒有半點的反應。
  見此,雒少農忽然斂去唇角的一抹笑容,神色變得冷淡起來:“說句不客氣的話,單憑你們四個,還真不夠看的,注定將一敗涂地,若非顧念著咱們皆都來自帝域,我可根本不會跟你們廢話這么多!”
  “那可不見得。”一旁申屠嫣然蹙眉開口。
  “怎么,你們還在妄想陳汐那個小子會及時趕來?”雒少農瞥了她一眼,忽然嘆息道,“可惜啊,昨天那隕落荒墟生異變,連我都不得不避退,而那小子至今未歸……恐怕已經遭劫了。”
  什么?
  聞言,申屠嫣然、樂無痕等人皆都心中一沉,以雒少農的身份,完全不必要拿這件事來故意激怒他們。
  那么這也就意味著……遲遲沒有抵達的陳汐真的有可能遭遇不測了?
  這一刻,在場其他修道者也是震驚不已,陳汐是誰?這個名字他們早已不陌生。
  一力擊敗月如火和金青陽的聯手,又一舉震退翟俊這等瘋狂人物,其名頭之響亮,甚至早已蓋過了大多數神靈至尊,儼然如同一顆冉冉升起的耀眼新星。
  可如今,就是這等人物,竟有可能已遭劫!
  這讓人們如何敢置信了?
  公冶哲夫敏銳注意到,這一剎那,身旁的甄流晴神色似有些恍惚,心神不定。
  這讓他不禁皺了皺眉,一對紫眸深處泛起一抹不易察覺的冷冽,但最終他并未多說什么。
  “陳汐來不來,似乎和我們眼前局勢并無關系吧?”樂無痕深吸一口氣,緩緩開口。
  “當然。”雒少農笑了笑,旋即忽然扭頭,朝一側的公冶哲夫道:“哲夫,都已到了這個時候,已不必再隱瞞了。”
  這句話一出,令全場所有人都是一怔。
  旋即,在他們的視野中,赫然看見公冶哲夫竟是帶著身邊一行人,來到了雒少農身邊,將目光齊齊看向了樂無痕等人。
  顯然,他們兩方人馬竟是早已在暗中結盟了!
  在場一眾修道者皆都嘩然,這真是風云變幻,波瀾叢生,誰有能想到,排名在封神之榜靈神境前十中的雒少農和公冶哲夫,居然會結盟在一起?
  一下子,樂無痕等人臉色皆都變得陰沉,心中震動不已,萬沒想到,竟會生這樣的變故了。
  可不管如何,眼下局勢已經陡然生變化,變成了雒少農、公冶哲夫這兩方人馬匯聚一起,一起對抗樂無痕等人。
  就是拋去至今縹緲無蹤的佛子真律不談,單單是眼前這等一幕,就對樂無痕他們極為不利!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二更1o點,第三更12點左右。
  ...
  如果覺得神箓好看,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!番茄小說網www.booksr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