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687 大道之門

多謝小伙伴九月好雨的打賞捧場,成為符皇新的一尊盟主,祝賀~
  雒少農和公冶哲夫一行人的結盟,的確出乎了在場所有人預料,也讓現場局勢陡然一變,令樂無痕他們的處境變得岌岌可危。
  畢竟,無論是雒少農,還是公冶哲夫,論及自身實力,都足以碾壓樂無痕他們這邊的任何一人。
  如今他們匯合為一個陣營,其中更有翟俊、月如火、金青陽這等神靈至尊為同伴,就是在綜合實力上,也已經遠遠拉開了和樂無痕他們一行人的距離。
  甚至人們都懷疑,這一刻即便是陳汐及時趕來,只怕都無力去改變什么。
  這一刻的雒少農,無疑是場中最為耀眼的一個人,若不發生意外,那一株藏于初始祖源中的九品帝級道根,必將為他所獲得。
  可就是在這等時候,樂無痕忽然開口道:“我記得,這初始祖源中的九品帝級道根可只有一株,你們這么多人,似乎不好劃分吧?”
  言外之意就是,或許這時候你們結盟在一起,看起來人多勢眾,可真等到搶奪九品帝級道根時,你雒少農和公冶哲夫之間還能夠保持這種盟友關系嗎?
  這并非挑撥離間,陳述的乃是一個事實。
  不過,聽到這話,雒少農唇角反而泛起一抹笑意,道:“你說的不錯,為了避免這種爭執發生,我早已和哲夫商定,這一株九品帝級道根……歸他所用。”
  此話一出,全場震動,皆都睜大了眼睛,難以置信。
  那可是九品帝級道根,整個初始祖源中也不過才一株而已,雒少農他怎會甘心就此拱手相讓?
  這未免太不可思議!
  若說是公冶哲夫放棄這等機緣,那還好理解一些,可偏偏是雒少農這等人物做出如此決定,這就讓人費解了。
  就連樂無痕他們此刻都禁不住震驚,根本沒想到,雒少農究竟是為了什么,會做出如此大的犧牲。
  不過此刻,無論是雒少農、翟俊,還是公冶哲夫等一行人,顯得都極為平靜,顯然早在之前,他們便已達成了這個協議。
  這其中是否另有隱情,那也只有他們自己清楚了。
  但不管如何,局勢發展到這等地步,對樂無痕等人而言,無疑是一個沉重無比的打擊。
  對方為了這一株九品帝級道根,甚至早已精心謀劃許久,且勢力強勁,遠超其他人,明顯對這一場大機緣志在必得。
  而樂無痕他們,與之相比就顯得有些相形見絀,連獲勝的希望都顯得渺茫起來。
  “哈哈,昆吾兄弟,裴文,你們也不必等待了,一起行動吧。”
  這一刻,雒少農再次開口,宛如丟出一個重磅炸彈,震得在場所有人眼睛都有些發直。
  旋即,兩道身影飄然出現,赫然是那昆吾青和裴文!
  兩人笑著朝雒少農拱了拱手,便即立在一側,顯然他們和公冶哲夫一行人一樣,也早已和雒少農結盟!
  一下子,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、顓臾水的臉色最終無法保持鎮定,陰沉了下來。
  昆吾青和裴文的實力算不上有多強,可畢竟是兩位神靈至尊,如今也加入雒少農的行列之中,令得他們陣營勢力愈發強盛,讓樂無痕他們心中都禁不住泛起一股無力的感覺。
  局勢變化太快!
  快得讓他們措手不及!
  ……
  附近一眾修道者則在心中暗自感慨,雒少農的手腕簡直是翻手為云,覆手為雨,寥寥片刻時間,便完全掌控了整個局勢,將一切都玩弄于股掌之間,這般能耐,可非尋常人能夠擁有。
  “走吧。”
  雒少農悠悠看了一眼樂無痕等人,便轉身朝遠處的那一條通天而上的白玉階梯行去。
  公冶哲夫、昆吾青等人皆都跟隨其后。
  這一刻,樂無痕等人臉色陰沉如水,最終并未去阻攔,這一刻爆發戰斗,吃虧的還是他們。
  轟隆~~
  白玉階梯前,紫色神輝爆綻,化作磅礴壓迫之力,朝雒少農等人轟隆碾壓而至,欲要阻止他們前進。
  “滾開!”
  雒少農袖袍一揮,一抹黑色雷霆化作萬千利刃,竟是輕易將這紫色神輝斬碎,潰散八方。
  就這樣,他帶著眾人前行,宛如無可匹敵的一尊傲岸戰神,劈開萬千紫光,沿白玉階梯扶搖而上。
  嗡~~
  直至后來,在那白玉階梯盡頭,驀地幻化出一尊虛無的神祗身影!
  他身高九丈,通體流竄紫色神芒,甫一出現,一股恐怖無匹的威壓轟然碾壓八方,將時空都齏粉,顯得駭人無比。
  轟!
  他一步跨出,手中一柄青銅長戟揮動,牽引億萬紫色神雷,狠狠朝雒少農等人劈殺而下。
  這等一擊,宛如從萬古歲月中劈出,彌漫著一股殺伐天下,鎮滅眾生的可怖力量。
  雒少農等人心中也是一震,察覺到危險,幾乎下意識地運轉全部力量,齊齊動手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各種無上妙法交織,一件件絢麗神寶橫空釋放神威,將那片區域徹底淹沒,產生出猶若九天雷鳴的可怖碰撞聲,似日月在其中沉淪,大道在其中哀鳴。
  附近所有修道者駭然,這若換做其他修道者,只怕早已在這一擊中遭劫而亡了吧?
  半響后,一切動靜消弭。
  能夠清楚看見,雒少農等人皆都有些狼狽,氣喘吁吁,可最終并無任何人傷亡。
  而那一頭憑空浮現的九丈神祗虛影,此刻已是消失不見,顯然已經被雒少農他們給擊破。
  “走!”
  趁此機會,雒少農他們哪還敢怠慢,當下齊齊沖向那紫霄道宮門戶中,轉瞬消失不見。
  看見這一幕,在場修道者心中又是一陣感慨,果然,像這等大機緣之地,也只有那些神靈至尊有能耐闖入了。
  “怎么辦?”
  目睹這一幕,虞丘荊卻是臉色鐵青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我們也去,不到最后,又怎能過早放棄?”
  樂無痕眸光開闔間,電光流竄,涌現出一股睥睨之色,“更何況,據我所知,這紫霄道宮中自成乾坤,其中兇機四伏,神秘莫測,那株帝級道根鹿死誰手,尚未可知!”
  “好,就這么辦!”
  申屠嫣然和顓臾水略一沉吟,便即答應下來。
  “那陳汐呢?不再等一等?”虞丘荊遲疑道。
  提及陳汐,眾人心中又是一陣沉重,最終還是樂無痕開口道,“我們先行動,若他無礙,必然會趕來。”
  申屠嫣然、虞丘荊、顓臾水點了點頭,不再多說。
  當下,樂無痕帶著他們展開行動,齊齊朝那一條白玉階梯上行去。
  一路上,也是遭遇到重重壓迫和阻礙,不過都被他們四人聯手有驚無險地化解。
  直至后來,他們同樣也遇到了那一尊九丈高的神祗虛影,拼盡全力方才度過。
  不過,相較于雒少農一行人,他們顯得要更狼狽,一個個臉色微微泛白,急促喘息不已。
  一方面是因為自身實力,另一方面也是因為,他們畢竟才四個人,而雒少農他們可足足有八人!
  兩相對比,差距一目了然。
  但幸好,他們同樣闖過了這一道關卡,進入到了那紫霄道宮中。
  ……
  目睹了這一切,在場修道者心中皆都不能平靜。
  “如此看來,樂無痕他們的贏面可就渺茫的多,只怕很難和雒少農他們競爭了。”
  “這是肯定的,雒少農連九品帝級道根都能夠拱手相讓,還有什么是他做不到的?”
  “沒想到,這次最大的贏家反而是公冶哲夫,真不知道他給雒少農許諾了什么,竟會讓雒少農如此做了。”
  人們議論紛紛,皆都不看好樂無痕一行人。
  也有人心有不甘,試圖再次闖一闖那一條通天而上的白玉階梯,可最終卻是鎩羽而歸,甚至有一位修道者當場被震成重傷,倒地不起。
  這一切,登時斷絕了在場所有心中的念想,可讓他們就此離開,卻心有不甘。
  “咦?”
  忽然,有人驚異出聲,似發現了什么,引起不少人注意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也就在此時,這片時空驀地一陣劇烈波動,旋即一道峻拔的身影從中走出。
  陳汐!
  在場修道者皆都一怔,差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。
  來人有著一張清俊的面龐,淡然出塵的氣質,一對幽邃若淵的眼眸,不是陳汐還能是誰?
  可是,剛才雒少農不是曾言,他已在昨日的隕神荒墟中遭劫了?
  難道其中有假?
  就在眾人驚疑不定的時候,陳汐已飄然來到一群人身邊。
  “他們呢?”他開口問道。
  在他對面,正是陶冬、衛子夫等人,因為沒能躋身神靈至尊的行列,只能留守在此地。
  當看見陳汐時,他們也是一陣驚喜,當下那陶冬便飛快把剛才發生的一幕幕和盤托出。
  陳汐聽完,眼眸頓時瞇了瞇,也同樣沒想到,雒少農居然和公冶哲夫他們結盟了,甚至連昆吾青、裴文這等角色,也都加入到了雒少農的陣營中。
  “呵,還真是老謀深算啊。”
  陳汐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,旋即便搖了搖頭,望向陶冬等人,“諸位,我先行一步,時間可有些不夠用了。”
  “你……自己?”
  陶冬等人一驚,連忙道,“那白玉階梯四周危險重重……”
  說著,便把剛才發生的一幕幕敘述了一遍,尤其重點說明了那一尊九丈神祗虛影的可怕。
  不過,還不等陶冬他們說完,卻是發現,陳汐早已展開行動,朝那一條白玉階梯掠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