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4)     

神箓1688 步步維艱

從獲得【玄心劍術】傳承之后,陳汐便一路返回,但還是沒想到,最終還是來遲了一步,未能和樂無痕他們匯合。
  尤其當聽聞,雒少農和公冶哲夫結盟,并許諾將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都拱手相讓時,更是令陳汐心中升起一股緊迫感。
  此次前來莽古荒墟,他最主要的目的便是完成對羽澈女帝的承諾,阻止公冶哲夫奪取那一株九品道根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陳汐自不敢再浪費任何一絲的時間。
  唰!
  他身影一閃,已朝遠處的那一條白玉階梯掠去。
  “嗯?他難道要獨自一人去闖關?”
  “這家伙可未免有些大意了,連雒少農等人進入其中時,都顯得狼狽不堪,他一人又怎可能跨過白玉梯,進入紫霄道宮中?”
  “嘿嘿,瞧著吧,肯定有好戲看,我倒要看看,這位陳汐是否如傳聞中那般厲害了。”
  “不過僅憑他一人,想要闖過去的話可有些懸。”
  當看見陳汐孤身一人沖出,朝那白玉階梯靠近時,在場其他修道者皆都嘩然不已。
  有人狐疑,有人不屑,有人曬然搖頭,有人幸災樂禍……神態各異,不一而足。
  畢竟,之前他們已親眼看見,無論是雒少農一行人,還是樂無痕他們四位神靈至尊,在闖關這一條白玉階梯時,皆都狼狽不堪。
  關鍵就在于,那最后把關的那一尊九丈高的神祗虛影的威能,實在太可怖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他們可不認為,陳汐僅憑自己一個人,就能辦到這一步了。
  就在這一眾看熱鬧般的目光注視下,陳汐來到了那白玉臺階之前,仰頭仰望。
  道宮宏大,懸浮在蒼穹之下,彌漫蒸騰紫色神輝,那是帝王之象,輝煌無量。
  一條白玉臺階筆直鋪砌而上,通往道宮門戶之內。
  這一剎那,陳汐腦海中,名為“玄吾”的染血殘劍表面驟然泛起一抹晦澀波動,嗡鳴不休。
  陳汐如今已經知道,這里就是“玄”的棲居修行之地,換而言之,玄便是眼前這座紫霄道宮的主人!
  當然,這里也是玄吾劍的家。
  依照陳汐如今的目光來看,玄吾劍并不是先天靈寶,且如今已殘破,腐朽不堪,威能不復存在,可因為其上烙印著玄的一股意志,頓時令它變得非同尋常可比。
  甚至,陳汐隱約能感覺到,玄對待玄吾劍的感情,就好像自己對待神箓的感情一樣,是一種可供生死的相伴,無法被替代!
  深呼吸了一口氣,陳汐沒有遲疑,抬步朝白玉階梯上行去。
  這一刻,在場所有修道者的目光都睜大,一眨不眨,唯恐錯過任何一個細節。
  可讓他們意外的是,自始至終,陳汐竟是沒有受到任何一絲的阻礙!
  白玉階梯上,寂靜一片,沒有蒸騰而起的紫色神輝,沒有倏然席卷出出的可怖威壓,甚至連一絲動靜都沒有!
  這怎么可能?
  眾人驚得眼珠子都差點掉下來,瞠目結舌。
  他們其中不少人都曾硬闖過白玉階梯,身上還有著殘留的傷勢,更目睹了雒少農、樂無痕他們那些神靈至尊的闖關過程,可卻根本沒見過像陳汐這般容易的!
  這……簡直和如履平地也沒什么區別啊。
  沓!沓!沓!
  場面一片寂靜,鴉雀無聲,唯有陳汐那穩健的步伐以一種獨特的節奏步步而上。
  他雙手負背,神色沉靜,青山獵獵,濃密烏黑的長發在風中飛揚,不像是闖關,更像是故地重游,顯得如此從容、淡然。
  轟~~
  不過,當他就要靠近白玉階梯盡頭時,驀地涌現出一道九丈高的神祗虛影,通體彌漫紫色神光,手持青銅長戟,神威浩蕩,可怖無比。
  見此,眾人心中竟是暗松一口氣,這才正常嘛,否則若任由這家伙如此容易進入紫霄道宮,那也太沒天理了!
  而陶冬、衛子夫等人則心中一揪,擔憂不已,當初樂無痕他們四人闖關時,可是差點就被這一道神祗虛影給擊敗了。
  此時的陳汐可是一個人,又能對抗得過對方嗎?
  可是接下來發生的一幕,卻是讓他們所有人眼睛又是一陣發直,嘴巴都不可抑制地張大。
  “天佑吾上!”
  當看見身前的陳汐,那位神祗虛影竟是渾身一僵,驀地發出一聲仰天長嘯,似哭似笑,似高興似悲傷。
  旋即,他整個人倏然化作一縷紫煙,消失的無影無蹤。
  這就是令眾人震驚無言的地方,太不可思議了,誰能想到,之前令雒少農等人都有些狼狽的神祗虛影,這一刻竟會做出這等匪夷所思的舉動?
  什么是天佑吾上?
  難道陳汐施展了某種攝魂秘術,令那神祗虛影不知不覺中中招了?
  眾人一頭霧水,心中卻是震撼莫名。
  而立足白玉階梯上的陳汐見此,身影也是頓了頓,沉默片刻之后,方才抬步跨入到了那紫霄道宮門戶內,消失不見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”
  “為什么他能一路暢通無阻,莫非掌握了一種我等還未發現的特殊法門?”
  “太不可思議了,原本想看一看這家伙究竟有何能耐,誰曾想,竟會發生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。”
  當陳汐甫一離開,場面頓時炸開了鍋,鬧得沸沸騰騰。
  有人懷疑那白玉階梯上的阻礙已經消失,于是上前試探,可還未靠近,就被一道紫色神輝狠狠轟飛出去,慘叫不已。
  這一下,眾人愈發確認,那陳汐身上定然藏有古怪,否則怎可能如此輕易地就進入那紫霄道宮?
  “或許,這次有了陳汐道友的加入,真的會發生某種奇跡?”陶冬喃喃,心中卻升起一絲希望。
  ……
  紫霄道宮內,自成乾坤。
  陳汐甫一抵達,視野中就呈現出一片琳瑯滿目的建筑群!
  那些建筑無不古老、恢弘、高大,彌漫滄桑氣息,莊肅而巍峨,坐落在不同的區域。
  可以想象,早在莽古歲月時,這里必然盤踞著諸多先天神祗,他們在此棲居,悟道修行,與世無爭。
  可如今,這一切都已不復存在,只剩下一種寂靜、荒蕪的氛圍。
  呈現在陳汐腳下的,是一條筆直的青石甬道,遙遙通往了極深處的一座宮殿。
  青石甬道兩側,是一片彼此溝通的池塘,其內清水潺潺,縹緲著縷縷乳白色神霧。
  兩三株神蓮飄曳其中,可花朵已不在,明顯早已被人采擷走。
  “這便是初始祖源存在的地方了……”陳汐目光掃視四周,片刻后卻是皺了皺眉。
  這里實在太大了,自成天地乾坤,宛如一方大世界,其中密布著無數的古老建筑,密密麻麻,宛如迷宮一般,若是一一去搜尋,不知要費多少功夫。
  沉吟片刻,他抬步就沿著那一條青石甬道行去。
  沒多久,便來到了那甬道盡頭的宮殿中,這里恢弘無比,矗立著一根又一根古老石柱,石柱上邊篆刻著諸多神秘的圖騰秘紋。
  不過這里明顯曾發生過一場激戰,大殿內到處都是戰斗的痕跡,坍塌的案牘、殘破不堪的香爐、摔得廢碎的青銅燈盞……
  目睹這一切,不禁讓陳汐眼眸瞇了瞇,暗忖道:“難道樂無痕他們已經和雒少農一行人開戰了?”
  幸好,場中并無尸骸,地面也無血漬,這讓陳汐暗松一口氣,清楚在這一場交鋒中,應該并無傷亡發生。
  可是,樂無痕他們究竟去了哪里?
  陳汐釋放出自己強大的意念,仔細搜尋著大殿中的每一寸氣息,片刻后,他眉毛一挑,眸子里泛起一抹亮澤。
  他捕捉到了一縷屬于申屠嫣然的獨有氣息!
  “她肯定是知道我要來,故而才會留下這一縷氣息……幸好,自己來的還算及時,否則再等上一會,這一縷氣息只怕也要湮滅消失了。”
  陳汐在腦海中飛快推演著,很快,就鎖定了一個方向,不再遲疑,施展時空挪移,倏然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嘩啦~
  時空波動,沿途一片又一片古老建筑猶如浮光掠影般消失,可惜時間已來不及,否則陳汐倒是很想去那些建筑中搜尋一番。
  畢竟,這里可是“玄”棲居之地,且當年盤踞著不知多少的先天神祗,這些古老建筑中,必然留有他們存在的烙印了。
  但旋即,陳汐便搖了搖頭,否定了這個想法,畢竟,這初始祖源存在至今已歷經了不知多少歲月,在這期間,早已不知有多少修道者曾進入此地,哪怕那些建筑中藏有再多的秘寶,只怕也早已被搜羅一空了。
  盞茶功夫后。
  陳汐倏然止步,在距離他千里之外,赫然矗立著一座輝煌、壯闊、恢弘無比的神宮。
  它通體彌漫金光,蒸騰紫色神曦,宛如一尊盤踞于此的帝王,傲視四方,顯得極為出眾。
  即便隔得還遠,陳汐還是能夠感受到一股撲面而來的威嚴氣息,令得他心中也是驚嘆不已,暗自揣測,這該不會就是玄當年棲居修行之所吧?
  但很快,他似察覺到什么,臉色一沉,顧不得多想,身影一閃就朝那宮殿全速挪移而去。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