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1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1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1)     

神箓1689 眾生圣賢圖

這是一柄神劍,掌握在一只蒼白僵硬的手腕中,它燦然奪目,蒸騰著幽冷神輝。
  而在這一剎那的交鋒中,此劍嗡的一陣劇烈顫抖,神輝爆綻,而掌握神劍的那只手腕也遭受巨力震動,發出咔嚓一聲脆響。
  “嗬!嗬!”
  一陣宛如金屬摩擦的尖利聲音響起。
  陳汐轉過身,就看見一頭祖神古尸在踉蹌倒退,殷紅如血的眼瞳中釋放出暴戾真怒的光澤。
  果然!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知道剛才自己心神震動時,出現一絲紕漏,登時被這家伙察覺到,于是對自己進行了偷襲。
  唰!
  下一剎那,他身影一閃,再次施展禁道秘紋,將周身氣息遮蔽,悄然消失在附近。
  那祖神古尸登時怔住,血瞳中閃過一抹疑惑,旋即就發出一聲極為不甘心的嘶吼。
  聲音若驚雷,響徹八方。
  很快,從四周傳來一陣破空聲,一道道祖神古尸的身影出現在此地,短短片刻時間,竟已匯聚了不下三十余頭!
  這讓躲藏在暗中的陳汐一陣心寒,清楚剛才若是直接和那頭祖神古尸開戰,只怕片刻就會被這些密密麻麻的鬼東西包圍了,到那時,只怕想逃都來不及。
  此時,這些祖神古尸匯聚在一起,以一種晦澀神秘的意念在交流,連陳汐也都聽不出他們在說些什么。
  那是一種極為陌生的語言,古拙晦澀,和陳汐以往所見皆都不同。
  很快,這些祖神古尸便分散開,朝不同方向飛遁而去。
  “別說神靈至尊,只怕就是祖神存在前來,一旦被這些家伙包圍,只怕也難逃一劫……”
  陳汐心中凜然,再不敢有一絲怠慢,直至確認方圓千里之地再無異常,他這才悄然展開行動,朝遠處那一道沖霄而起的藍色神輝靠近而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是一片殘破古老的廢墟,籠罩在濃濃的一片莽古荒氣中,地面上能夠依稀看見諸多古老建筑坍圮的痕跡。
  此刻,正有一道耀眼的藍色光柱從那廢墟中沖起,熾盛浩瀚,彌漫著純凈的祖靈之氣。
  當陳汐抵達這里時,眼瞳不可抑制地收縮了一下,若非經歷了剛才那一幕,這一刻他心中差點又被震撼。
  不止是因為判斷出這的確是一座八品祖源,而是因為,以這一座八品祖源為核心,方圓千里之內,竟還有四座蒸騰著青色神輝的七品祖源!
  “四座七品祖源,一座八品祖源,這簡直……簡直……”陳汐倒吸涼氣,都有些無法形容此刻的心境。
  這未免太過令人震撼,不出現則已,一出現就是這等曠世一幕,簡直令人難以相信。
  要知道,他之前和樂無痕一行人苦苦尋覓,也根本一無所獲,可如今,一下子出現這樣一片祖源群,這簡直就像一座天然寶庫突然降臨在眼前,那等震撼力可想而知有何等之大。
  但僅僅片刻,陳汐心中就一寒,因為在他的感知中,在這五座祖源附近起碼蟄伏著上百頭祖神古尸!
  上百頭!
  看起來數字并不多具備多少震撼力,可如果說這是上百位實力堪比祖神境的怪物,那就足以讓人望而生畏了!
  “怪不得至今這五座祖源都未曾被人發掘,單單是這上百頭祖神古尸,都讓人不敢越雷池一步了……”
  這一刻,陳汐變得愈發小心,不過令他疑惑的是,心中那一縷呼喚意志在縈繞,來自那重重霧靄深處。
  這也就意味著,這一縷呼喚和眼前這座八品祖源之間,并無任何關系。
  而陳汐想要得知這一縷呼喚究竟來自哪里,又是何物所發出,就必須繼續前進,不斷深入!
  “抵達此地,便已碰上這么多祖神古尸,真不知道那更深處的區域中,又存在著怎樣的兇險了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嘆了口氣,沉吟許久,最終還是決定,先嘗試著把眼前這一場機緣搏取到,若并無致命般的意外發生,便繼續往深處行進,否則立馬掉頭就逃。
  相較于探索明白那一縷呼喚,自身性命無疑是最重要的。
  嗖!
  做出決斷之后,陳汐身影一閃,悄無聲息朝那一座八品祖源靠近而去,一路上,他以禁道秘紋遮蔽渾身氣息,行動起來也是悄無聲息,唯恐引起那些祖神古尸的注意了。
  不得不說,來自河圖碎片中的禁道秘紋,著實強大到了極致,也玄妙到了極致,令得陳汐行動時,宛如無形無質似的,竟是有驚無險地抵達到了那一座八品祖源前。
  湛藍剔透的神輝化作光柱,沖霄而去,熾盛耀眼,而在其底部廢墟中,則蒸騰著一團宛如小太陽似的光球,表面氤氳大道妙韻,彌漫出宛如生命般的澎湃祖靈之氣。
  毋庸置疑,那必然是八品王級道根無疑!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并未流露任何激動亢奮,反而變得愈發謹慎,不敢怠慢,因為在那八品道根旁邊,赫然盤踞著四頭祖神古尸!
  他們呈現四象方位,宛如雕塑似的一動不動,周身氣息與天地間的莽古荒氣相融,若非陳汐早已見識過他們的可怕,甚至都差點被他們給蒙蔽了眼睛。
  可即便如此,陳汐依舊皺眉不已,原因就在于,一旦去奪取那一株八品道根,勢必會驚動那四頭祖神古尸,這樣的話,即便有禁道秘紋遮蔽周身氣息,他也必將被對方察覺到!
  若僅僅如此,那倒還簡單,可關鍵在于,在這方圓千里之地,可整整蟄伏著上百頭祖神古尸!
  這才是最讓陳汐感到棘手的地方。
  “還真是麻煩。”陳汐心中一嘆,這種感覺,就好像一座寶庫擺在眼前,可偏偏充斥無盡殺機,令人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  “真不行的話,就只能放棄其他四座七品道源了……”
  思來想去,陳汐無奈發現,唯一的辦法就是,搶了這一株八品道根之后,就立刻掉頭逃跑,或許還有一線逃生的機會,否則注定是寸步難行。
  一想到這,他眼眸中閃過一抹決然,正打算采取行動,不過就在此時,他那禁道秘紋中忽然捕捉到一陣意念波動。
  很快,一陣意念交談聲就傳達而來。
  “少農大哥,看來消息是真的,這里必然就是那道院古籍中記載的隕神荒墟!”
  “八品祖源啊!也只有隕神荒墟才能誕生出這等級別的祖源來……”
  “大家小心些,千萬別驚到那些怪物!”
  “雒兄,你未免太小心了些,那些孽障可不是咱們的對手。”
  “翟俊,這里只有你我二人能對抗那些怪物,你覺得憑借你我之力可以滅殺上百祖神古尸?”
  “不拼一拼,誰知道?”
  “閉嘴!你若想獲得一株八品道根就聽我的,否則現在就給我立即走人!”
  “哼,行,我就聽你的,希望你最終真的能把這一株八品道根交給我了,否則,我可不會幫你去奪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!”
  意念交流聲戛然而止。
  不過陳汐卻已大致清楚了來者是誰,他眼眸微微瞇著,心中卻是有些感慨不已。
  隕神荒墟!
  光聽這個名字就知道,雒少農和翟俊他們一行人是早已得到了確切消息,有備而來。
  這就是底蘊的不同了,雒少農他們來自底蘊,宗族勢力近乎通天,龐大無比,所得到的消息也自然遠超尋常,非他人可比。
  像陳汐,只能算是誤打誤撞才抵達這里,否則以他的身份,是斷無法知道這一片區域的名字時隕神荒墟了。
  不過現在顯然不是想這些的時候,因為雒少農和翟俊一行人的到來,令陳汐頓時感到一種壓力。
  也就是說,眼下的局勢不止要和那些祖神古尸斗,甚至還要防止雒少農他們趁火打劫了。
  甚至,陳汐敢確定,雒少農他們肯定會這么干,顓臾水的遭遇便是活生生的例子。
  怎么辦?
  陳汐腦海中飛快推演起來,這一刻,他甚至能察覺到,雒少農、翟俊他們的步伐,已經開始朝這邊逼近。
  換而言之,眼下形勢已是緊迫無比,刻不容緩!
  驀地——
  陳汐眼眸中泛起一抹亮澤,一閃即逝。
  下一刻,他手指輕輕一彈,施展“歸去來兮”釋放出一縷劍氣,憑空斬向極遠處。
  嘭!
  時空爆碎,百里外一片虛空被撕裂的粉碎,轟鳴若驚雷,震耳欲聾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一瞬間而已,這方圓千里之地蟄伏的祖神古尸都被驚動,猛地騰身而起,上百對血色瞳孔宛如刺目的燈籠,閃爍在濃濃霧靄中。
  天地間,一下子充斥上狂暴、肆虐、陰森無比的威壓。
  “該死!”
  “他們發現我們了!”
  “閉嘴!”
  “晚了,看來只能拼了。”
  “我早就說了,直接殺過去不就得了,何必這般小心翼翼,如今看來,也是多此一舉。”
  幾乎是同時,遠處產生一陣驚呼聲,顯然是雒少農、翟俊一行人所發出,頓時之間,就吸引了那些祖神古尸的注意力。
  下一刻,一陣又一陣若金屬摩擦般的尖叫傳出,那些祖神古尸宛如嗅到血腥的鯊魚群,呼嘯著朝同一個方向沖殺而去,聲勢浩大,令天地都色變。
  “諸位,好好享受吧。”陳汐見此,唇角不禁泛起一抹笑意,將目光望向了一側的八品道根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晚沒了,前兩天欠下的,會在明天和后天補回來,手部受傷,這幾天終于可以在家安心碼字了,也算因禍得福?只是速度慢的想砸鍵盤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