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1690 步步蓮臺升

在施展“歸去來兮”這一招之后,陳汐便悄然閃避一側,清楚看見那原本守衛在八品祖源旁邊的四頭祖神古尸沖出,朝遠處的雒少農、翟俊一行人殺去。
  他沒有遲疑,幾乎就在同時,袖袍一揮,就將八品祖源底部那一株彌漫著耀眼藍色神輝的道根卷走。
  自始至終,竟是沒有引起任何注意。
  唰!
  陳汐顧不得興奮,更沒有耽擱時間,他身影閃爍,猶如一抹虛無縹緲的煙,悄然朝另一側一座七品道源掠去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遠處戰斗爆發,雒少農、翟俊一行人皆都暴露蹤跡,被上百頭祖神古尸圍堵,直殺得昏天暗地,日月無光。
  不時地,還能聽到一陣陣憤怒的叫罵聲從戰局中傳來,聽得陳汐心中也是
  不得不說,這一次“禍水東引”的策略很成功,將原本一場危機瞬間嫁禍到了雒少農、翟俊一行人頭上,局勢也是隨之驟然變幻,對陳汐變得有利起來。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,周身氣息被禁道秘紋遮蔽,幾乎是在幾個呼吸時間,便連續挖掘了三座七品道根。
  遠處,廝殺聲愈發浩大,各種道法、神寶碰撞,迸濺出億萬光芒,呼嘯八方,將這片天地都覆蓋。
  甚至,連陳汐也不得不小心翼翼閃避,避免被這戰斗余波席卷。
  唰!
  他身影連連閃爍,在破碎的時空之間曲折游走,最終有驚無險地抵達最后一處七品道源前。
  不過,就在他打算出手將那一株七品道根攝取時,眼瞳驟然一縮,動作戛然而止。
  幾乎是同時,他身影倏然朝一側狠狠避開。
  轟!
  一輪由黑色雷電衍化的大日,險之又險地擦著陳汐的身影,轟在一側地面上,方圓百里的大地頓時轟然崩碎、齏粉,竟是被這一擊徹底轟出一道深不可測的塌陷區!
  而他一座七品道源,也是遭受波及,轟然劇烈顫抖,似快要淪陷。
  “哼,我就知道,此次的事情必有蹊蹺,卻沒想到,原來是你在暗中搗鬼!”遠處,傳來一聲冷厲肅殺無比的聲音,震蕩天地間。
  雒少農!
  陳汐眼瞳瞇著,一瞬間看見,極遠處的戰局中,雒少農長發飛舞,俊美邪魅的臉頰上盡是冰冷肅殺之色,渾身上下洶涌彌漫滔天黑色雷霆神力,映襯得他宛如一尊蓋世雷尊,睥睨傲岸。
  在雒少農附近不少祖神古尸正在一起圍攻他,可自始至終竟是根本無法破開他周身籠罩的黑色雷霆,更別說傷到他了。
  甚至,他一動不動,單憑自身神威,都壓制得那些祖神古尸紛紛潰散不已!
  那等神威,堪稱是驚天地泣鬼神。
  有此也可以看出,身為封神之榜靈神境排名第三的存在,這雒少農的戰斗力又是何等之強大。
  “原來是那家伙!”
  “混賬,我就知道此次事情有些不對勁!”
  “可惡,咱們居然被這家伙算計了一把,無論如何,也絕對不能饒了他!”
  這時候,翟俊等其他修道者也都反應過來,皆都氣得目眥欲裂,憤怒大叫起來。
  以他們這等身份,又是跟隨著雒少農一起行動,何曾被人如此算計過?
  可他們也僅僅只能憤怒叫兩聲,身邊的祖神古尸就像一道枷鎖,令他們分身乏術。
  陳汐僅僅瞥了對方一眼,便身影一閃,猛地朝那一座七品道源沖去。
  因為遭受雒少農攻擊,這一座七品道源已快要崩潰,若再不采取行動,其底部蘊生的那一株七品道根只怕就要就此被毀掉!
  這等可遇不可求的天地至寶若被毀掉,那簡直就是人神共憤。
  “給我住手!”
  伴隨雒少農的厲聲大喝,一輪黑色雷霆烈日,蒸騰億萬神光,轟隆隆碾碎時空而至,將陳汐四面八方的退路都封死,逃無可逃,避無可避。
  鏘!
  一聲劍吟,陳汐頭也不回,反手一劍劈出。
  嘭的一聲巨響,宛如日月對撞,十萬火山爆發,可怖的力量波動擴散,碾碎八方時空。
  而在這一擊的沖擊力下,陳汐渾身也是一陣氣血翻滾,宛如遭受巨山壓身般。
  但旋即,他便猛地一咬牙,借著這一股沖擊力身影猛地加快前沖,袖袍一揮,一股腦將那一株七品道根攝取。
  “咦!”
  遠處的雒少農心中也有些驚訝,似沒想到陳汐竟能擋下自己一擊。
  他旋即便臉色一沉,冷冷道:“陳汐,即便你將所有道根都奪走,最終也只會淪為我的獵物,所以,我勸你最好現在就把東西全部交出來,我可以饒你一次,既往不咎。”
  聲音冷冽,透著迫人的威脅力量。
  “既往不咎?呵呵,我陳汐可不稀罕!”
  陳汐搖頭,冷笑撂下一句話,便施展時空挪移,朝那隕神荒墟更深處飛馳而去。
  不止是因為要躲避來自雒少農等人的威脅和堵截,更重要的是,五株靈根已到手,借此機會,他也想去看看,那一縷一直縈繞再心中的神秘呼喚究竟是何物了。
  嘩啦~
  時空波動,一瞬間,陳汐的身影便消失得無影無蹤。
  “不見棺材不掉淚,真是個頑固的家伙啊。”雒少農眸子中寒光流竄,盡是冷酷之色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他身影猛地一展,渾身氣勢驟然攀升,億萬黑色雷暴從其身上轟然擴散而出。
  嘭嘭嘭~~
  一陣劇烈碰撞聲,附近那些祖神古尸都來不及慘叫,就被那億萬黑色雷暴覆蓋,身軀轟然震碎崩潰,湮滅無蹤,形成一大片空白地帶。
  這一幕,令得翟俊等其他修道者也都心中一驚,紛紛把目光望來。
  “走!追殺陳汐!”
  雒少農唇中輕輕吐出幾個字,字字如刀,肅殺之氣撲面而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嘩啦~嘩啦~~
  時空如潮水被分開,陳汐的身影宛如一抹鋒利的刃,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全速挪移。
  獲得一株八品道根和四株七品道根,并未讓陳汐過多高興,若有可能,他寧愿去搏一搏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。
  而他眼下所做這一切,無非是為自己鋪一條后路,這樣的話,即便在爭奪九品帝級道根的行動中發生意外,也不必再為道根而發愁。
  “雒少農他們遭此暗算,必然不會甘心了,不過這隕神荒墟月往深處越是危險,就看他們是否有膽追上來了……”
  一邊飛遁,陳汐一邊在心中暗暗思索。
  他倒是并不畏懼和對方一戰,可若是一對多的話,他絕對不會傻乎乎去硬拼。
  原因就在于,雒少農他們那一方,可不止雒少農一個神靈至尊,還有一個翟俊,兩人加起來的戰斗力,令陳汐都忌憚萬分,非萬不得已,絕對不會正面與之對抗了。
  “罷了,等打探到那一縷呼喚究竟是何物,便立刻前往與樂無痕他們匯合。”
  陳汐深吸一口氣,不再多想,開始小心留意四周環境。
  隨著深處,天地間的莽古荒氣越來越濃,宛如實質般,將每一寸空間都充斥,若換做尋常人進入其中,只怕會迷失其中,再尋覓不到方向。
  不止如此,空氣中也開始多出一股難言的令人心悸不安的氣息,詭異而安靜。
  隨著時間推移,這一股氣息越來越強烈,刺激得陳汐都隱隱有一種心驚肉跳,毛骨悚然的感覺。
  若擱在其他時間,他早已果斷扭頭閃人了。
  但現在,他沒有有這么做,因為隨著深處,他心中那一縷一直縈繞著的神秘呼喚,也是越來越清晰。
  這一切,都促使陳汐一直前行,而沒有選擇退后。
  一路上,也不是沒遇到過兇險,例如那遍布茫茫霧靄中的祖靈古尸,也是隨著深處,數目逐漸增多起來。
  幸好,陳汐以禁道秘紋遮蔽住了全身氣息,否則只怕一路上都得和這些祖靈古尸廝殺中度過了。
  嘩啦~
  足足一個時辰后,忽然,陳汐只感覺渾身壓力驟然一減,眼前的莽古荒氣驟然分開,視野變得清晰無比。
  但就在這一剎那,陳汐戛然止步!
  他那清俊的臉龐上不可抑制地泛起一抹驚駭,渾身都驟然一僵。
  這是一片黑色的天地,蒼穹如墨,黑暗遼闊無邊,大地似曠野,一望無垠。
  此刻在那曠野上,卻佇足著成千上萬頭祖神古尸!
  他們身披殘破甲胄、渾身籠罩黑色死氣,眼眸緊閉、沉默佇立,一排排、一行行,遍布曠野上每一個角落,放眼望去,密密麻麻竟似望不到盡頭!
  這一幕,太過震撼人心!
  宛如一支浩浩蕩蕩的祖神大軍駐扎于此,沉默、肅殺、寂靜無聲,可卻足以令任何人心生恐懼。
  這太不可思議,令人難以置信。
  當陳汐看到這一幕的第一眼,也是渾身發寒,內心受到一種前所未有的震撼。
  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?怎會存在這么多祖神古尸?他們又為什么要佇足于此?
  許久之后,陳汐稍稍恢復平靜,這才注意到,在那曠野的盡頭,隱隱有著一抹凌厲劍意若隱若現。
  即便隔著極遠的距離,也是讓陳汐心中一震,因為那一抹劍意的氣息,他竟隱隱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  也就在同時,他心中縈繞的那一絲呼喚,驟然變得強烈無匹,透著渴望,遙遙指向了遠處曠野盡頭的那一抹劍意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