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169 故人來訪


  第三更!拜謝胖大的捧場支持,另外,求一下收藏!
  ——
  嘶!
  聞言,在場七十二名內門弟子皆是倒吸一口涼氣,差點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副活見鬼的表情。
  尤其是董方,這位被陳汐委以重任,統領其他三十五名男弟子的紫府修士,臉色僵硬無比,甚至嘴皮子都哆嗦起來。
  “大哥,父親一收到你的傳訊,就令我馬不停蹄地前來參加入宗測試來了,哈哈,我都好些年沒見你了,原來你如今這么威風,都是恪心峰的大管事了。”董玄洪大笑上前,說著還得意地掃了四周一切,一副與有榮焉的驕傲模樣。
  “乖乖,這小子竟然跟恪心峰的大管事是兄弟,那這次入宗測試,誰還敢為難他?”
  “唉,我若有一位這樣的親戚,那該多好啊。”
  “這是命,強求不來的!”
  見此,周圍那些在恪心峰觀摩的外來修士,皆是露出艷羨之色,驚嘆不已,令得董玄洪愈發不可一世,下巴都快翹到天上了。
  “姐,讓你久等了,不過等我通過入宗測試,咱倆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。”就在眾人驚嘆中,王韻詩走上前,親昵地挽起王婉的胳膊,然后一指陳汐,說道:“這家伙一路變著花招想吸引我的注意,可笑之極,不過還是他帶著我上得恪心峰,我也不跟他計較,你說我要不要給他一些賞錢?”
  頓時,王婉的臉色也變得僵硬難看起來,在她身邊,其他內門弟子也都是一個個睜大眼睛,呆若木雞。
  不過這番話一說出,頓時也達到了和董玄洪一樣的效果,引得四周外來修士又是一陣驚嘆,王韻詩的虛榮心也得到了極大的滿足。
  “哼!”董玄洪似是覺得風頭被搶,不由從鼻孔中不屑一哼,扭頭見陳汐依舊傻乎乎立著不動,心中更是大怒,呵斥道:“小子,難道你沒聽到我的話嗎?”
  “喏,看在你領路的份兒上,這一百斤靈液就當是給你的賞錢了。”在董玄洪說話的同時,王韻詩也拿出一個儲物袋,丟垃圾似的丟了過去,自始至終看也不看陳汐一眼。
  啪!啪!
  董方和王婉再也忍受不住心頭的驚懼和憤怒,齊齊出手,各自狠狠一巴掌甩了出去,抽得董玄洪和王韻詩的臉蛋頓時紅腫起來。
  他們實在想不到,自己的弟弟(妹妹)竟然會如此蠢,如此有眼無珠,竟然當著自己的面罵陳汐,簡直……簡直就是一頭豬啊!
  “哥,你為何打我?我做錯什么事情了嗎?你小時候可是最疼我的!”董玄洪尖叫道,滿臉不敢相信。
  “姐!你……”王韻詩也是摸著臉蛋,愕然地盯著自己的姐姐。
  兩個集萬般寵愛于一身的少爺小姐,當著這么多人的面被打了一巴掌,還是被自己的至親打的,這份突如其來的羞辱感,差點令兩人瘋掉。
  周圍眾人也是不敢置信地望著這一幕,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,這究竟是發生了什么事情。
  “這兩人是你們的弟弟妹妹?”陳汐終于開口了,神色平靜如常,他此時也終于明白,這董玄洪并不是打通了自己的關系,而是打通了董方的關系啊。
  “閉嘴!你這臭小子,信不信我……啊!”董玄洪正打算把自己一肚子邪火發泄在陳汐頭上,卻不料他嘴中的話剛說到一半,臉上又被董方狠狠抽了一巴掌。
  原本,王韻詩張了張嘴,也如同董玄洪一樣想要把憤怒發泄到陳汐頭上,卻見自己姐姐眼睛一寒,頓時嚇得說不出話了。
  “回稟太上師叔祖,此人的確是弟子弟弟,請太上師叔祖責罰!”董方深吸一口氣,躬身行禮,他知道,說再多已沒用了,只有以自己的誠摯的態度來替自己弟弟贖罪了。
  “請太上師叔祖責罰!”王婉同時躬身行禮。
  “這,這……太上師叔祖?”董玄洪和王韻詩睜大了眼睛,不敢置信地望著陳汐,就像看到什么可怖的事情一樣。
  “還不跪下,請求太上師叔祖諒解?”董方和王婉齊齊低聲暴喝道。
  噗通!
  聞言,董玄洪和王韻詩終于忍不住心中惶恐,跪倒在地,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,他們直至此時才明白,自己眼中的小人物,竟然是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的結伴兄弟——陳汐!
  想起之前自己對待陳汐的態度,一時之間,兩人想死的心都有了,他們背后的家族在嵐海城可以稱王稱霸,但是在龍淵城,尤其是在流云劍宗這個龐然大物面前,簡直就跟螻蟻一樣,此時他們竟然對一位流云劍宗輩分超高的大人物出言不遜,指手畫腳,這跟找死又有什么區別?
  看到這一幕,周圍眾人也頓時陷入震驚中,目光齊刷刷望著遠處的青年,心中頓時就猜出了青年的身份。
  “我記得第一天在恪心峰時,我就說過,誰若仗勢欺人,我定將不饒恕于他,如今看來……”
  不等陳汐說完,董方和王婉齊齊跪倒在地,身體顫抖不已。
  在恪心峰五年,可以說是他們二人最幸福的日子,享受著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各種資源,走到哪里,只要說自己是恪心峰弟子,都會受到無盡的艷羨和款待,并且在恪心峰修煉,還令他們結識了諸多的大人物,太上長老北衡、聞玄真人和掌教凌空子就不必說了,像杜家大小姐杜清溪、端木家大公子端木澤、宋家大公子宋霖,以及他們背后的各家家主……等等,非親自在恪心峰呆過,其好處根本就描摹不出其一二。
  “嗯?老弟,這里發生了何事?”便在這時,遠處天空中傳來一聲驚咦,旋即一襲灰袍的北衡凌空而至,速度之快,宛如瞬移一樣。
  “弟子拜見太上師祖!”看見北衡,其他七十名內門弟子也都是躬身行禮,齊聲叫道。
  頓時之間,那恪心峰上游玩的外來修士齊齊一怔,震驚地望著那灰衣灰發的老者,心中卻是掀起了驚濤駭浪,這位,就是流云劍宗傳說中的地仙境大修士,北衡太上長老?
  果然是真的,這小子果然是陳汐……跪倒在地的董玄洪和王韻詩,臉色頓時變得慘淡無比,心中更是后悔得腸子都青了。
  “哈哈哈,陳汐,你看我帶誰來了……嗯?師叔祖也來了?”便在這時,天邊再次響起一聲爽朗大笑,不過那笑聲在看見北衡之后,頓時收斂起來,正是流云劍宗的掌教凌空子,在他身邊,還跟著兩個人,一個是皺紋滿布,青衣白發的老者,另一個是長發披肩,眼眸似桃花的俊美中年。
  看到兩人,陳汐一愣,臉上頓時浮起一抹笑容,驚訝道:“原來是玄睛、青丘兩位大哥,你們怎么找到這里了?”
  這兩人正是玄睛老黿王和青丘狐王。在南蠻深山時,曾幫助陳汐取得一枚河圖碎片和一座玄磁山。
  “哈哈,這兩位道友,如今已加入我流云劍宗,如此以來,我流云劍宗已擁有十九位涅槃境大修士!”凌空子大笑出聲,說話時,三人已飛落在陳汐身前。
  “涅槃境界?這才過去不足十年,這兩位怎會一下子從紫府境界進階至涅槃境界?對了,季禺前輩曾說過,他們兩人體內皆殘留著上古神獸的血脈,因為河圖碎片的關系,兩人在南蠻深山時,境界滯留在紫府圓滿境界足足數萬年時間,如今看來,禁制不再之后,這令得兩人修為連連暴漲的啊……”
  一剎那間,陳汐便想通了前因后果,當即拱手祝賀不已,玄睛和青丘連忙含笑謙讓,氣氛融融。
  “陳汐,這是怎么回事?是這些弟子犯錯了嗎?”凌空子目光一掃跪倒在地的董方等人,面色一沉,一派至尊的威儀從身上轟然涌出,一瞬間產生的壓迫,令得周圍眾人都是有種窒息的感覺。
  董方等人更是大氣都不敢出,跪倒在地,身子瑟瑟發抖。北衡太上長老來了,連掌教凌空子也來了,今日之事……恐怕要糟啊!
  “沒,只是小錯,我已略作懲罰。”陳汐朝凌空子笑了笑,扭頭朝地上的董方和王婉說道:“起來吧,此事就此了結,我也不追究你們的罪責,不過明日的入宗測試,你們的弟弟妹妹,必須和其他人一樣,憑資質、悟性進行考核,不得私通關系,賣弄人情。”
  說罷,陳汐再也不理會他們,帶著北衡、凌空子、玄睛、青丘、以及沐瑤姐弟,朝大殿中走去。
  待他們的背影消失在大殿中,董方和王婉這才敢站起身子,心有余悸地長松了口氣,心中對陳汐愈發感激起來,兩人知道,這次若非陳汐開口,恐怕自己早就被掌教至尊逐出山門了。
  如今,陳汐不僅原諒了他們,更允許他們的弟弟妹妹參加入宗測試,這已經是天大的恩賜了,他們怎能不感激?
  董玄洪和王韻詩也站起身子,不過臉上已是再無一絲驕橫之氣,剛才的一幕幕徹底摧垮他們心中的驕傲和自負,令他們根本生不起怨恨陳汐的念頭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這幾章是為了把陳汐身邊的親朋好友都安排妥當,或許略顯平淡,但精彩的情節馬上就來,細綱已經差不多整理一半了,相信肯定會讓大家有耳目一新的感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