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1692 玄主祖廟

轟隆~~
  一劍之下,那一頭由道源所化的雷靈被一斬為二,整個萬丈高的身軀驟然化為光雨崩散,消弭無蹤.
  陳汐頓時怔住,看著手中的玄吾殘劍,心中大為震動,根本沒有想到,此劍明明殘破,銹跡斑駁,卻能揮出如此可怖的威勢來.
  若早知道此劍擁有如此神異之威能,這一路上前行又何至于如此艱難?
  沉默片刻,陳汐深吸一口氣,將劍箓收起,改用玄吾殘劍,繼續邁步,朝大道前方行去.
  半響后,一道由星辰之力衍化的星辰靈體涌現,掌控一顆顆星辰,宛如宙宇之主宰,朝陳汐暴殺而至.
  這一道靈體比那雷靈更可怖,渾身彌漫星辰之氣,宛如一顆顆星辰鎮殺而至,單單是那一股迫人的威勢,都刺激得陳汐渾身僵硬,幾乎窒息,如果沒有意外,他肯定要遭劫,被這一擊轟飛.
  但是,此刻陳汐手中玄吾殘劍一震,裹挾出一股晦澀光輝,竟是一瞬之間,就將這一切威懾碾碎.
  玄吾!怎么……玄……為何還在世間!那一道靈體此刻竟出尖叫,狀似驚恐之極.
  居然已擁有了慧根和記憶!陳汐心中震撼,愈感到此地非同尋常.
  他沒有怠慢,持劍劈殺而去.
  可惜,這由星辰大道所衍化的靈體似已察覺不妙,于剎那之間就消失不見,竟是逃遁而去,不敢再阻撓陳汐.
  果然,此地所存在之一切,必然和‘玄’有著莫大關聯了!陳汐見此,愈斷定了自己的揣測.
  唰!
  陳汐運轉修為,持劍劈殺行進.
  頓時就現,這一條道途上存在的壓迫威懾之力,被輕而易舉碾碎,潰散一空,再無法給自己造成任何的阻礙.
  這種感覺,簡直和如履平地沒什么區別,輕松無比.
  幾乎是同時,陳汐也是現,隨著自己手持玄吾殘劍前行,一路上竟是再未曾遇到一個由大道之力衍化出的靈體來.
  非但如此,在這個過程中,那些大道壓迫之力雖然紛紛被碾碎,卻并未消散,反而化作縷縷光雨,被自己輕而易舉攝取,轉化為自身神道之力,顯得異常之神妙.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又是一陣震動,不禁暗自揣測,莫非這大道之門,便是當初玄親手所封印?
  若非如此,自己又怎可能在此刻獲得如此之際遇?
  嘩啦~~~
  嘩啦~~~
  不管陳汐心中如何作想,這一路上,一縷縷被崩碎的大道氣息,無不被他汲取,煉化,成為自身神道修為的一部分……
  這一切,何嘗不是又一場莫大機緣?
  直至后來,陳汐都感覺自己渾身都快要被大道之氣充滿,有一種飽脹欲要溢出的感覺.
  不過,令陳汐有興夷所思的是,在這等情況下,自己那小成地步的悟道修為,卻遲遲無法踏入大成地步.
  就差一線!
  但卻像天塹一般,橫亙在那里,這讓陳汐頓時明白,自己雖然具備了足夠充分的神道之力,但卻缺乏一種突破的契機.
  這種契機,是完全無法單靠數量來補充的,而是需要去悟!
  想明白這一點,陳汐不再理會這些,繼續步步前行.
  其實到了如今,無論是他自身的煉氣修為,還是悟道修為,皆都已達到一種飽滿充盈的程度.
  換而言之,他自身所具備的力量,已達到了靈神境中所能達到的極限,若想突破,便只有一條路可走,那就是晉級!
  晉級祖神境!
  否則,哪怕再修行下去,實力也再難以有一絲精進.
  這是修行界的共識,陳汐對此也清楚無比,甚至他都清楚,放眼整個靈神境中的修道者,如今能夠和自己比肩的,已是幾乎再難以尋覓!
  但是接下來生的一切,還是出乎了陳汐意料.
  因為在這一路前行中,雖然煉氣修為,悟道修為都已達到一種極限瓶頸中,可在他靈魂中懸浮的那一座神臺,卻在逐漸生著變化!
  洞光靈神,便是在自身靈魂中開辟出一道靈光神臺的存在.
  按照神臺所釋放的靈光數目不同,靈神境修道者又分作了不同層次,像陳汐,開辟出的神臺具備九道靈光,于是便具備了神靈至尊的潛能.這已經是靈神境中的至高潛能.
  像那封神之榜靈神境前百名的強者,無不都是開辟出九道靈光的神靈至尊,之所以名次有高低,完全是綜合戰斗力的不同罷了.
  簡而言之,神臺具備九道靈光的存在,已踏足靈神境中的極限,是至尊般的存在.
  然而此刻,在陳汐的靈魂中,隨著他不斷汲取到一縷縷神道之力,那一座一直懸浮的神臺上,九道彌漫蒸騰的靈光,竟是隱隱有了一股融合的征兆!
  九道靈光,分作赤橙黃綠青藍紫黑白,彼此完全不同,遙相呼應,坐鎮靈魂神臺四周,這已經是神靈至尊的威能.
  可如今,陳汐神臺中的九道.[,!]靈光卻逐漸生了融合,隨著時間推移,更是隱隱已快要分不出彼此.
  九九歸一!
  這九道靈光,此刻便形成一種歸一的趨勢!
  以陳汐如今的見識,都無法辨別出,這種變化究竟是什么情況.
  但毋庸置疑,隨著這種變化的產生,讓他明顯感受到,自己的靈魂在不斷壯大,自己的感知,意志,乃至于周身氣機,都得到了一種莫大的裨益!
  其實,簡而言之,這就是靈魂的一種蛻變,一種自我大道根基的進化,且這種突破,甚至已出了神靈至尊的范疇!
  這一刻,連陳汐也禁不住振奮,心生一抹希冀,當這一切變化徹底完畢,自己的戰斗力,又能提升到何等層次?
  ……
  已經過去十多天了,怎會一絲消息也沒有?
  不必心急,沒看雒少農他們同樣未曾現身?這或許證明,陳汐如今并未遭劫.
  若真如此的話,陳汐可就太了不起了,他可是一個人啊,居然能夠堅守至今,真不知道這家伙究竟是從哪里冒出來的.
  還記得我曾說過的八千年前的王劍塵嗎?名字同樣沒有在封神之榜中,但卻一劍驚天下,進入帝域道院中如入無人之境,后來被尊稱為一代劍魔,陳汐與當年的王劍塵之相比,也不差哪里了.
  這么說,陳汐莫非有可能會成為第二個王劍塵?
  不,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路要走,陳汐是陳汐,王劍塵是王劍塵,但毋庸置疑,他們兩個皆都是那種不被世人所知的曠世人物.
  大殿中,樂無痕,申屠嫣然,虞丘荊,顓臾水一邊靜心等候,一邊低聲交談,提及陳汐時,神色之間皆都難掩感概之色.
  他們誰也沒想到,這個半路上才加入他們陣營的年輕人,竟會在這莽古荒墟中展現出如此耀眼的光芒,簡直如同一抹劃破蒼穹的彗星,令人無法不去正視.
  唰~
  就在他們議論之時,忽然一道身影掠入大殿,倏忽之間,便來到了那一扇通往大道之路的門戶前.
  他一襲月白色僧衣,腳踏芒鞋,手持枯木禪杖,神色恬靜,古井不波,渾身彌漫著一股堅毅,從容,祥和的氣息,赫然就是那在封神之榜靈神境中位列第七名的佛宗圣子迦南!
  在陳汐進入大道之門十多天之后,他竟是在此刻才抵達,且孤身一人,看其模樣,也竟似要踏入大道之門中.
  這讓樂無痕等人不禁都怔了怔,來得如此晚,哪怕再行動,只怕也遠遠無法和雒少農他們一行人,以及陳汐相比了,他又為何還不放棄?
  迦南,你已經沒有機會了,還請退下吧!虞丘荊忍不住叫道.
  機緣天定,一切因果未曾落幕,又何談早晚一說?迦南平靜開口,頭也沒回.
  但是……那可是大道之門,殺劫重重!虞丘荊皺眉.
  多謝道友提醒.迦南話雖如此說,身影卻是一步跨出,瞬息消失在了那一扇門戶中.
  這佛宗之輩還真是偏執,不可理喻.虞丘荊曬然搖頭.
  你可別小看他,帝域佛宗在諸多大勢力中,比神衍山還要神秘,門中弟子幾乎不踏足世間,迦南此人若非為尋求真我大道,只怕也根本不會踏出山門,此人看似排名不如雒少農,可真正實力,可絕對不容小覷了.
  樂無痕神色認真,帶著一抹肅然,或許,他說不定會成為陳汐的一個勁敵!
  此話一出,眾人心中也皆都一凜,不禁陷入沉思中.
  ……
  大道之門中.
  迦南佇足在屬于自己的大道前,沉默許久,淡然堅毅的面容上泛起一抹微笑.
  他知道,自己來的還好,并不晚.
  然后,他將手中枯木禪杖祭出,雙手合十,微微稽,虔誠而認真地宣了一聲佛號,便一步跨出,開始前行.
  阿彌陀佛.
  阿彌陀佛.
  阿彌陀佛……
  一陣又一陣宏大無量的佛音,宛如金色的漣漪擴散八方,而在迦南腳下,升起一朵又一朵白玉蓮臺,不斷盛放,蒸騰縷縷佛性神輝.
  他便踩著一朵朵蓮臺,身影如行云流水,倏然朝大道深處掠去,自始至終,竟渾然似沒有遇到任何阻礙一般!
  那等情景,若被樂無痕等人看見,非不敢相信自己眼睛不可.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二更如約送上,明天見,大家晚安~
  (啟蒙書網www.booksrc.net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