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1693 沖突爆發

陳汐渾然不知道,自己究竟是否已追攆上雒少農他們的步伐。
  同樣,他也不清楚,在自己前行的十多天后,來自佛宗的圣子迦南,也已踏足大道之門中,且一路行進無阻。
  他手持玄吾殘劍,一路劈殺而行,未曾停頓過腳步。
  嗯?
  這一天,陳汐忽然感覺腳下道路變得不同,竟開始變高,宛如在步步登高。
  他抬起眼眸,頓時就看見,在道路前方,隱隱浮現出一座古老神山的輪廓。
  此山太過高大,籠罩在一片金燦燦的神光中,宛如懸浮在蒼穹之上,堪稱是巍峨無量。
  那莫非便是道路盡頭?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若淵黑眸泛起一抹明亮的光澤。
  若他推演不錯,那神山之顛,或許便是那一株唯一帝皇級道根蘊生之地!
  沒有停歇,陳汐開始登山。
  轟隆!
  和之前不同,腳下道路不止是變得陡峭,連帶周身壓迫而來的大道之力,也是驟然變得恐怖起來。
  這一剎那,虛空都在扭曲,無數銀蛇閃電狂舞,一道道虛無的神祗影子浮現。
  他們或掌控神焰,腳踏火海,或控御萬水,騎龍而游,或掌握日月,周身環繞億萬星辰!
  甚至不乏一些古神人,他們有的穿著獸皮衣,**的上身盡是神秘的圖騰刺青,有的身披仙霞戰甲,流光溢彩,看起來神圣無比。
  每一個身影雖然虛幻無比,可卻都神威滔天,有一種令人敬畏的氣息,面對他們,宛如看見了莽古歲月時的諸神,令人想要跪地膜拜!
  陳汐倒吸一口涼氣,在這一剎那也不免心驚肉跳,這到底時一群怎樣的存在?
  莫非,他們就是當初那一批誕生于混沌中,并棲居修行于此的先天神祗?
  陳汐注意到,那些身影皆都虛幻,明顯非真神身,但渾身卻有一股原始古老般的氣息,像是存在了億萬年歲月那么久遠。
  轟!
  不等陳汐反應過來,一片火海橫空,鎮殺而下,欲要將其身影沉淪其中,焚化一空。
  這一擊太恐怖,神焰滔滔,充盈古老的火之神道力量,衍化為火海煉獄,將四方八極都鎖定。
  鏘!
  幾乎下意識地,陳汐揮動玄吾殘劍,一道若海嘯般狂暴,若崖岸般磐固的劍氣,自劍身噴薄而出。
  玄心劍術——海崖式!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火海和海嘯對抗,爆綻億萬神輝,呼嘯十方。
  僅僅一剎那,那滔滔火海被碾壓而碎,連帶著將那一尊掌控神焰的虛無身影都淹沒。
  “玄吾!海崖式!這……”一聲透著驚怒的大吼傳出,似難以置信,但僅僅片刻,就被那一道劍氣完全淹沒覆蓋。
  陳汐悚然,他很清楚,單憑自己如今的力量,定然不可能會是對手,完全是因為自己手中的玄吾殘劍發揮出了超乎想象的威能。
  “玄吾!”
  “玄吾!”
  “是莽古主宰‘玄’的力量!”
  一陣強大可怖的意念傳達,那一尊尊浮現出的神祗虛影皆似驚怒,聲音中充斥驚恐、忌恨的情緒。
  這一幕,讓陳汐一剎那間判斷出,這些神祗虛影似乎并不是誕生于此的那一批先天神祗,反而像是“玄”的仇人!
  可若是仇人,又怎會出現于此?莫非是被“玄”以無上神力囚禁鎮壓于此?
  “殺!”
  “這小螻蟻肯定不是玄!”
  “當初玄殺害我等,欲要借莽古本源中的諸天萬道磨滅我等戰魂,可惜他錯了!我等為戰而生,已延存數個紀元,豈是他能夠被磨滅的!”
  那些虛無神祗憤怒大吼,若驚雷震蕩九天十地,顯得異常可怖。
  若換做其他地方,陳汐只怕早已落荒而逃了,這些虛影雖是一縷又一縷未曾被磨滅的戰魂,可氣息卻是逆天無比,歷經無垠歲月的鎮壓而不滅,可想而知有何等強大。
  而今,他們將殺機齊齊鎖定陳汐,讓得他都有一種如墜冰窟,幾乎窒息的無助感。
  這太可怖!
  誰能想到,在歷經重重考驗磨礪之后,本以為終點在望,機緣垂手可得時,卻出現這樣一群恐怖存在?
  誰又能想到,“玄”當初會將如此多古老戰魂鎮壓于此?
  之前,陳汐還在感慨,這一條路難比登天,怪不得自古至今未曾有人能夠奪得那一株帝皇級道根。
  如今見了這一幕,他總算明白,自己還是小覷了此地的可怖,單單是這些在無垠歲月中一直未曾被磨滅的戰魂,都足以讓任何修道者感到絕望!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一種種可怖無上的神術潑灑傾斜,橫貫虛空。
  那些被鎮壓于此的戰魂憤然出手,皆都欲要滅殺陳汐,以報當初被“玄”鎮壓于此的仇恨。
  這一剎那,陳汐頭皮發麻,只能下意識拼盡自己所有力量,運轉玄吾殘劍,與之對抗。
  嗡~
  一道渾圓劍幕出現,圓滿、完美、無懈可擊,充盈晶瑩的心之秘力,億萬磅礴的神道法則循環于其中,宛如一道遮蔽萬物的天幕,將陳汐周身完美防御。
  抱圓式!
  【玄心劍術】中最強的防御劍式!
  而今被陳汐以玄吾殘劍施展而出,更是蒙上了一層晦澀而神秘的氣韻。
  嘭嘭嘭~~~
  一陣又一陣恐怖的碰撞聲響徹,熾盛光輝迸濺,渾圓劍幕雖劇烈震動,但竟是自始至終未曾被擊碎。
  這讓原本感到無力的陳汐陡然精神一振,連他自己都有些那以置信,但旋即,他心中就被一股振奮的情緒所填充!
  他終于敢確定,來自“玄”的這柄劍,以及【玄心劍術】對這些戰魂有著絕對的鎮壓作用!
  哪怕他們的戰斗力足以碾壓自己,但因為玄吾殘劍、因為玄心劍術,他們只能徒呼奈何!
  “抱圓式!”
  “可惡!”
  “此子,必然是玄的傳人!”
  那些戰魂虛影愈發驚怒,仿似陷入狂躁中,攻擊愈發洶涌,駭人到了極致。
  可此時的陳汐,卻如同湍流中的一塊碣石,任憑狂風驟雨沖刷,我自巋然不動。
  那等情景,的確是堪稱是匪夷所思,不可思議之極。
  若被外界修道者看到這一幕,非驚掉下巴,把陳汐當做一位擁有通天威能的大人物不可。
  可只有陳汐清楚,這一切都是拜“玄”所賜!
  ……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,心中驚駭一掃而空,被一股自信睥睨取代,不再畏懼于前。
  唰!
  他手中玄吾殘劍變幻,化作一抹流光,來去無蹤,有一種難以琢磨、無法被捕捉的味道,速度不可思議的快。
  流光式!
  這一劍比“歸去來兮”少了一絲詭秘狠辣,多出了一種縹緲不定,渺渺冥冥的氣息。
  噗!
  一剎那間,一尊戰魂虛影就被抹殺,由于太過突兀和迅捷,連慘叫都沒來得及發出,他整個人就轟然化作光雨,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混賬!”幾乎同時,一尊掌控萬水的戰魂咆哮沖來,揮袖之間,冰封萬里,將萬物凍結,時空也凝滯不動。
  嘭!
  陳汐劍勢再次一變,精準凌厲到極致,一擊之下,干脆利落將這萬里冰層切為兩半,劍氣從對方眉心洞穿而過。
  解牛式!
  宛如庖丁解牛般精準,在單對單的情況下,無有能出其右者!
  殺!
  這一刻,陳汐不再被動接招,展開了主動出擊,一步步踏上山路,手中玄吾殘劍若狂風驟雨,潑灑出一點點縱橫捭闔的劍氣,
  這種來自【玄心劍術】的全部傳承,被陳汐第一次全力御用出來,那等威力,堪稱是神擋殺神,佛擋殺佛,所向披靡。
  一時之間,山路上盡是怒吼咆哮聲、劍氣轟震聲、凄厲哀嚎聲、神輝碰撞聲……
  而從這一刻開始,陳汐前行的步伐再沒有停留一次!
  ……
  在陳汐開始朝神山之巔步步而上的時候,在另一片區域中,雒少農一行人也來到了山腳下。
  看著腳下道路開始變得陡峭,看著那遠處懸浮于蒼穹之上,巍峨崇高無比的金色古老神山,一行人神色也都變得振奮、熾熱。
  “玄主神山!”
  “這就是傳聞中由莽古之主一手締造的神山啊。”
  “傳聞莽古歲月時,此地曾發生驚世對決,莽古之主一劍斬殺萬千敵,而后將那些敵人戰魂悉數封印鎮壓于此,欲要將他們的意念徹底磨滅,也不知此事是真是假。”
  “是真的,我聽族中老祖宗說,莽古之主的那些對手,莫不延存了幾個紀元,一個個擁有奪取造化之偉力,可最終……卻無人能抵擋住莽古之主一劍!”
  “乖乖!這么強?”
  “那可是已踏上終極之路的傳奇人物,號稱永恒不朽,偌大的帝域之中,都找不出多少來,可惜,他最終為尋覓最終之路,也是徹底消失,無垠歲月過去,再也未曾現世。”
  眾人并未著急前行,皆都議論起來,不過大多數情況下,都是雒少農在講,其他人在聽。
  而眾人這才發現,雒少農不止是準備的手段充分,竟似對這莽古深墟中的一切也是熟悉之極,如數家珍,根本不像是第一次前來一樣。
  “雒兄,那你說那一株帝皇級道根是否就在那玄主神山之巔?”公冶哲夫若有所思。
  “這是自然。”雒少農點頭,說著,他左手一番,拿出一塊獸骨令牌,道,“憑借此物,我們登山時,足可以化解大半致命危險了。”
  一下子,所有人目光都不由自主望向了那一塊獸骨令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