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1697 唯一神臺

這一座恢弘宛如帝皇棲居之所的宮殿內,極為廣袤,處處彌漫混沌氣,神圣非凡。
  不過現如今,這座宮殿內卻一片狼藉,到處破損不堪,空氣中兀自彌漫著一股戰斗肅殺之氣,以及一股嗆鼻的血腥氣息。
  當陳汐抵達時,一眼就看到,樂無痕、虞丘荊、顓臾水三人竟是跌坐在血泊中,渾身傷痕累累,面色蒼白暗淡,氣喘吁吁。
  唯獨申屠嫣然處境還好,只是一張美麗傾城的容顏上一片蒼白,眉宇間盡是疲憊。
  很明顯,在陳汐抵達之前,這里曾發生過一場大戰,樂無痕四人皆都在戰斗中身負重傷!
  “陳汐?”
  當陳汐抵達時,頓時被樂無痕他們注意到,精神為之一振,但旋即又黯淡下來。
  他們淪落到這般凄慘地步,著實有些丟人,無顏見人。
  “究竟發生了何事?”
  陳汐有些擔憂,皺眉不已,他一路上能夠如此順利進入祖源之地,也對虧了樂無痕等人幫忙,彼此也早已成為朋友,此刻看見他們落難,陳汐心中也頗為憤怒和難受。
  “唉,你來晚了一步,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已被他們搶走了……”樂無痕嘆息,聲音中盡是苦澀味道。
  陳汐眼眸瞇了瞇,目光掃視四周,陡然間就看見,在那大殿中央地帶,有著一方水池,池中彌漫蒸騰著一股瀲滟深沉的紫色神輝,噴薄出一縷縷精純渾厚無比的祖靈之氣。
  若陳汐沒有猜錯,那水池應該就是一座九品祖源!
  可如今,這祖源底部已是空蕩蕩一片,顯然正如樂無痕所言,蘊生于其中的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,已是被他人掠走。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一沉,終究還是來遲了一步啊!
  “之前,原本是我們先抵達此地,發現了這一株九品帝級道根,沒曾想,就在他們奪取時,卻遭受到了雒少農他們的偷襲……”
  申屠嫣然深呼吸一口氣,將事情經過簡略敘述了一遍,聲音中有憤怒,也有一股深深的無奈。
  沒辦法,和雒少農一行人相比,他們這邊的整體實力終究相差了太多,哪怕就是陳汐沒有遲到,恐怕也是無濟于事。
  “他們為何……”
  看著身負重傷,神色黯然的樂無痕等人,陳汐張了張嘴,最終還是沒有多說什么。
  可申屠嫣然卻是看出了他的心思,禁不住自嘲一笑道:“你是問他們為何沒下毒手嗎?”
  不等陳汐開口,申屠嫣然便繼續道,“很簡單,殺了我們,他們返回帝域時,處境也會變得極為糟糕。”
  陳汐想了想,頓時就明白過來。
  歸根究底,還是因為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、顓臾水他們的身份太過不同尋常,背后皆都立著一方來自帝域的古老大勢力,且自身更是神靈至尊這等超然存在。
  他們任何一人被殺,都只怕會引起一方古老大勢力震怒不可,雒少農他們或許不懼,但若真這么做了,必然會為此付出極為慘重的代價。
  反之也一樣,樂無痕他們如果占據絕對優勢,只怕也不會對雒少農他們下死手了。
  這就是勢力、身份、實力……等等方面的一種相互牽制。
  畢竟,彼此皆都來自帝域,甚至彼此宗族之間還有所關聯,哪怕私底下斗得再狠,明面上也絕對不能干出這等事情。
  若是換做一般修道者,哪怕出身帝域中的大勢力,死了也就死了,因為論及重要性,他們是根本無法和神靈至尊相提比倫的。
  這就是現實。
  對陳汐而言,卻不存在這方面的考慮,所以當遇到發生在樂無痕他們身上的這一幕時,他心中才會微微有些奇怪。
  不過,如今明白歸明白,陳汐可不接受這種約定俗成般的潛規則了,對待敵人,他從不會因為對方的出身、來歷和背·景而客氣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那……他們人呢?”陳汐沉聲問道。
  在他看來,只要對方還未離開這初始祖源,就有機會再把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給奪回來。
  更何況,陳汐也不甘心就此認栽,他可曾答應過羽澈女帝,要阻止公冶哲夫奪取九品道根的行動,如今卻發生這等變故,他焉可能會甘心了。
  聞言,樂無痕等人皆都沉默,似不愿提起。
  可陳汐還是敏銳注意到,他們的目光有意無意地,皆都朝大殿同一個方向瞥了瞥。
  那個方向位于大殿右側,一片狼藉,一側開辟有一道門戶,平淡無奇。
  可當陳汐目光望過去的第一眼,頓時就發現了不同尋常之處,那一道門戶,竟是隱隱彌漫著一股晦澀的波動,似通往另一個世界的大門般,幽邃而神秘。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一動,就要上前仔細探尋。
  “陳汐!”
  樂無痕出聲,叫住了他,“你一個人斗不過他們的,這一次咱們認栽吧。”
  陳汐挑眉,道:“不試一試怎么知道?”
  樂無痕苦笑:“我知道,你也不甘心,可是這時候可不能被憤怒沖昏了頭腦,你若落入他們手中,下場只怕……”
  話沒說完,意思卻很明白,以陳汐的出身,雒少農他們絕對敢毫不客氣地殺死他!
  陳汐自然聽出了其中意味,不禁嘆了口氣,旋即他眸子中閃過一抹決然之色,當即袖袍一揮,拿出三個玉盒,遙遙遞給了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三人。
  “這其中是三株七品道根,你們拿著先離開這里吧。”陳汐說了一聲,便朝那一道門戶行去。
  樂無痕他們的反應,讓他有一種強烈的直覺,雒少農他們一行人一定是進入到了這門戶中。
  “且慢!”
  樂無痕叫道,“你可知道那一道門戶中存在著什么!?那是大道之門!是誕生于此的先天神祗以無上神力,封印的一處混沌道源!號稱涵括了諸天三千大道的所有殺劫,一旦走錯一步,注定是身隕道消的下場!”
  陳汐眼眸一瞇,腳步停頓下來。
  大道之門?
  封印的一處混沌祖源?
  匯聚了諸天三千大道的所有殺劫?
  “玄”盤踞棲居之地,怎會開辟出這樣一處所在?
  一個個疑惑涌上了陳汐心頭。
  “原本我等以為,這大道之門就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,誰也沒有在意,可誰曾想,這確是真的……”
  樂無痕嘆息,聲音中帶著一抹悵然,更有著一抹深深的失落,“知道雒少農為何會把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拱手相讓嗎?”
  陳汐皺眉道:“難道就因為這大道之門?”
  他有些難以置信,那可是九品帝級道根,對任何一位靈神境強者而言,這世上還有什么比此物更珍惜罕見的?
  “不錯。”
  樂無痕目光凝視著遠處的那一扇門戶,道,“大道之門,封印的乃是真正的混沌祖源,傳聞中,其中可是能夠蘊生出比九品帝級道根還有更強大的道根!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道:“這怎么可能?”
  樂無痕等人皆都嘆息,他們之前也如陳汐這般,不敢置信,把這當做了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聞。
  可直至雒少農他們以某種秘法打開大道之門,進入其中時,他們這才醒悟,原來這個傳聞竟然是真的!
  “七品為君,八品為王,九品為帝,這乃是世人所公知的可遇不可求的祖源道根,且那帝級道根,已是強大到無法想象。”
  樂無痕深呼吸一口氣,緩緩道,“但是,還有一個傳聞說,這混沌祖源中,孕育著一株唯一道根,此道根天上地下只此一株,具備帝皇功德之威能!”
  “具備祖源之功,尊之為帝。”
  “具備祖源之德,尊之位皇。”
  “功德合一,乃為帝之皇!”
  “這一株誕生于大道之門內的道根,也被叫做‘帝皇道根’,號稱圓滿無上,具備唯一主宰之威能,若能在晉級祖神境時煉化此物,日后必然會成為上古神域中的一方巨擘,傲嘯世間!”
  樂無痕一字一頓,宛如在闡述一段古老悠久的秘辛,令得陳汐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震撼。
  帝皇道根!
  誰又能想象,在那九品帝級道根之上,還存在有這等無上之物?
  “若非如此,雒少農怎可能將那一株九品帝級讓給公冶哲夫?”樂無痕唇角泛起一抹嘲諷之色。
  “可是既然此物號稱唯一,怎會在這無垠歲月中一直未曾被人發現掘取?”陳汐皺眉,有些疑惑。
  “這個誰又知道呢?”
  樂無痕等人皆都不清楚,畢竟,原本他們都以為這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聞,可根本就沒想過,這初始祖源中居然會真的存在這等無上瑰寶了。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,沉吟不語。
  “陳汐,莫要再去涉險,哪怕你真的不懼雒少農他們,可要知道,那大道之門中充斥著諸天三千大道的所有殺劫,一步走錯,便是身隕道消的下場。”
  “不錯,安全起見,我們還是一同返回吧。”
  “依照我們推斷,即便雒少農他們進入其中,也必然承受著極大風險,福禍相依,隨時有殞命的可能。”
  這一刻,連申屠嫣然、虞丘荊、顓臾水也開口勸陳汐,不愿看著他孤零零一個人去以身犯險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二更11點左右,這周末前會把欠下的3更補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