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8-1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8-1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8-14)     

神箓1699 恨得癲狂

一眨眼間,公冶哲夫被震退,雒少農狼狽閃避,身影滑稽,可卻沒人能笑出來.
  相反,此刻他們臉色皆都呆滯,心中一片驚濤駭浪,太強大了!這家伙簡直就是個無法理喻的怪物!
  這若是傳出去,恐怕都沒人敢相信吧?
  這家伙究竟是誰,為何之前在上古神域時,為何從沒有聽說過他的名字?
  擁有這般可怖戰斗力,偏偏又聲名不顯,甚至封神之榜中也未曾映現其名字,可未免太過神秘了.
  戰斗還未結束,談這些未免為時尚早,諸位別忘了,此子可是咱們的敵人!
  眾人議論,臉色卻是愈難看,心中更禁不住有些擔憂起來.
  ……
  沒想到,真是沒想到,這世間竟還有你這般人物,倒是讓我想起了某個傳說中的人物.
  蒼穹上,雒少農臉色鐵青,眼眸死死盯著陳汐,懾人無比,不過,越是這樣,今日便越不能讓你存活下去!
  聲音中,已充斥著一抹沛然殺機,顯然因為陳汐的強硬表現,讓他已徹底生出了必殺之心.
  不錯,今日絕對不能讓他活著離開,否則日后一瞪長起來,對咱們而言,絕對是一個心腹大患!
  另一側,公冶哲夫臉色陰沉如水,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,剛才那一擊,讓他也受了不小的傷勢,心中震怒到了極致.
  陳汐不禁搖頭,道:廢話可真多.
  說話時,他猛地一步跨出,渾身劍意縈繞,宛如一柄絕世利刃出鞘,有一股睥睨八荒之威.
  這一刻,他主動出擊,對方已明言欲要殺自己,他自不會再留手了!
  唰!
  一道煌煌通天劍氣斬出,碾碎五行,滅殺陰陽,肅殺到了極致.
  鎮天斬!
  雒少農眼眸一縮,大手持劍,揮動間帶起濛濛烏黑雷芒,呈逆沖蒼穹之勢,而后鎮殺而下.
  這是他的殺手锏【十八重雷霆真劍】,每一重都擁有破滅乾坤之威能.
  轟!
  令雒少農心驚的是,這一擊,竟僅僅只能硬撼對方,而無法造成任何傷害.
  這讓他神色愈凝重,心中殺機愈熾盛,厲聲長嘯一聲,再次稿殺來.
  噬天斬!
  焚天斬!
  碎天斬!
  擂天斬!
  ……接下來,雒少農和陳汐激戰在一塊,施展出【十八重雷霆真劍】的不同劍招,無不威能莫測,雷暴蒸騰,具備毀天滅地之力,駭人無比.
  可最終,卻被陳汐一一拆解,非但未曾給陳汐造成傷害,他自己反而被殺得差點負傷.
  這讓雒少農眼瞳收縮到極致,心中震動得無以復加,這怎么可能?這家伙明明也只是劍皇一重境修為,甚至手中的玄吾劍遠遠不如自己的靈烏神劍,憑什么如此強橫?
  滾!
  陳汐冷冷吐出一個字,一劍斬出,將另一側沖殺而至的公冶哲夫狠狠劈飛了出去.
  這家伙在陳汐和雒少農的交鋒中,一直時不時進行偷襲,若非如此,雒少農決不會如此容易化解他的攻擊了.
  哇!
  公冶哲夫咳血,臉色都猙獰起來,他實在太不甘,以往他可是不止一次羞辱過陳汐,一直將后者視作了螻蟻般的存在,哪曾想到,而今自己竟會不是對手?
  遠處翟俊等人看得一陣心驚肉跳,愈擔憂起來.
  該死!
  公冶哲夫怒吼著,再次沖殺上前.
  可卻再次被陳汐一劍擊潰,這次還要更慘,整個人如沙包似的,狠狠砸在地面,牙齒都崩飛了不知幾顆,口鼻噴血.
  而自始至終,陳汐都未曾正眼看他一眼,目標一直放在了雒少農身上.
  相較于公冶哲夫,無疑雒少農給他帶來的壓力要更大一些,不過,也僅僅只是壓力罷了.
  亂天斬!
  這一刻的雒少農,眼眸中帶著滔天殺氣,跟剛才完全不一樣了,有一種舍我其誰的霸氣.
  他掌中靈烏神劍宛如由雷霆大道所衍化,充盈無匹靈性,狂霸暴烈,摧枯拉朽,似要將天地萬物都齏粉.
  甚至,隱隱衍生出一尊尊雷靈神影,帶動滔天神力,可怖之極.
  這種變化,令陳汐都吃了一驚,清楚這家伙此刻也已跟拼命沒什么區別了.
  唰!
  陳汐凌空,掌中玄吾殘劍演繹無上奧妙,不斷向前轟擊,兩者之間激烈搏殺,不斷大戰.
  很快,他們沖殺在一起,若兩道閃電,彼此碰撞,從地上殺到天上,又彼此殺到那玄主祖廟前,異常之激烈.
  這等巔峰絕世對決,甚至讓那公冶哲夫都無法插手,太快了,戰斗的威能也太可怖,再非他能夠干涉.
  這個認知讓他憑生一股深深的挫敗感,臉色鐵青猙獰,之前,他還認為陳汐沒資格撼動自己,只能被自己任意蹂躪,可如今,這一切都倒轉過.[,!]來,他反而連插手這一場對決的資格都沒有了!
  這等打擊,簡直讓公冶哲夫差點瘋掉.
  可不管如何,這一切都不再以他的意志為轉移,除非戰斗中的雒少農引導戰局,或許公冶哲夫還有參戰之力,可很顯然,此刻的雒少農也無力分心,自不會辦到這一步.
  轟!
  場中,陳汐和雒少農兩者大戰,越驚人.
  陳汐掌控無上劍道,上擊九天,下斬萬物,將玄心劍術的精髓強大之處揮得淋漓盡致.
  他不得不承認,拼起命來的雒少農,的確乎想象的強,無愧是排名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三名的存在,已邁入到了靈神境最為極限的地步.
  要知道,他現在已動用了無極神箓,將自身神道奧義完全融入到了劍道之中,又以心之秘力為輔助,威勢已達到神靈至尊的極盡,而雒少農雖被戰得不斷退避,但終究還是抵擋了下來,這可就不尋常了.
  換而言之,此刻不管是陳汐,還是雒少農,皆都已動用了神靈至尊極限般的力量在對抗!
  陳汐!若你僅僅如此,此次必死無疑!
  驀地,雒少農似有些不耐,又似坐出了某個決斷,猛地大喝出聲,掌中悄然浮現出一頭如火燃燒般的朱雀,一頭涌入到了靈烏神劍中.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漆黑若夜的靈烏神劍,在這一刻驟然蒸騰起億萬刺目火光,四周則是一縷縷漆黑雷霆,竟衍化作了一副火雷相融,離震并的宏大異象.
  似一片無垠漆黑永夜,在神焰中燃燒!
  然后,雒少農威勢驟然暴漲,轟隆一聲,他持劍殺來,周身力量震古爍今,無量殺伐之氣沖霄而起,向著陳汐那里轟殺而下.
  這是一種秘法,以焚化朱雀之神魄為引子,點燃靈烏神劍的全部力量,能夠揮出乎想象的威能.
  不過,為此付出的代價也極大,不止是要損失一頭朱雀神魄,且靈烏神劍的威能也會因此而受損,想要徹底修復,可不是一時半刻能夠辦到的.
  死來!
  這一刻的雒少農,簡直似霸主般,指天打地,傲嘯山河,那勇猛睥睨的姿態,讓遠處眾人皆都振奮起來.
  他們都已看出,雒少農動用了秘法,施展了乎想象的力量,和之前完全變得不一樣了.
  要一招決勝負?也好!
  淡漠冷冽的聲音中,陳汐周身驟然浮現出一股難以形容的神秘力場,匯聚在頭后,衍化為一方璀璨神臺.
  那神臺彌漫九道靈光,激射九霄,遠處眾人見此,皆都振奮,認為陳汐此刻拿自身神臺拼命,明顯是黔驢技窮.
  可僅僅一剎,他們的笑容陡然僵固,眼瞳擴張,臉上寫滿了難以置信之色.
  在他們的視野中,陳汐頭后的九道靈光在剎那間,竟融合在了一起,衍化為了一個瑰麗,奪目,熾盛而渾圓的光輪!
  唯一神臺!
  眾人被震懾得魂兒都差點飛出來,失聲齊齊驚呼,神色當場就變了.
  包括在遠處的甄流晴,也是心神大受震動.
  這一切說來緩慢,實則皆都在一剎那間便已完成,凝聚出唯一靈臺的力量后,陳汐毫不遲疑,以一招解牛式劈殺而出.
  這一剎,時間,空間都像凝滯住,萬物變得死寂,一切聲音都像消失不見.
  大音希聲!
  大象無形!
  這一擊的威能,竟讓天地齊齊失去時間之流逝,空間之挪移,聲音之傳達!
  然后,眾人就駭然看見,在這一劍下,雒少農施展出的那最強一擊,就像紙糊的一半,驟然崩碎為億萬光雨,飄灑天地間.
  而雒少農整個人更是如遭雷擊,七竅溢血,身軀不受控制地狠狠墜地,那俊美邪魅的臉頰都因為痛楚而扭曲起來.
  啊——!
  他再忍不住痛叫,聲音中充斥無比的驚怒,更有著一抹無法掩飾的懼意,唯一神臺!居然是唯一神臺!你……竟然已達到了這等傳說中的地步!
  這一剎那,在場眾人也都被震懾,宛如泥塑雕像,這一切都太過匪夷所思,令得他們道心都差點失守.
  唯一神臺!
  在上古神域中所熟知的神靈至尊中,也只有封神之榜靈神境排名第一的夜辰,才達到了這等化腐朽為神奇,近乎傳奇的高度!
  而今,這世上竟在此出現了一個修成唯一神臺的家伙,這如何讓人敢置信了?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3更凌晨12點左右,第4更凌晨以后了.
  (啟蒙書網www.booksr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