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1701 黑巫神蠱

悲憤的嘶吼震蕩四野,充斥的盡是痛苦,無法言喻的痛苦。
  從沒有那一刻會讓陳汐感到如此之無力和悲憤,就像一把刀狠狠地插在心中,無法呼吸。
  眼睜睜看著自己曾喜歡的女人在自己懷中閉上了眼睛,溘然長逝,那種感覺,簡直就是世間最大的折磨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面容悲慟,目眥欲裂,滿頭長發飛揚,整個人宛如徹底瘋魔。
  他緊緊抱住甄流晴的身軀,似生怕她就此消失不見,一行淚水,不可控制地從臉龐轟然墜落。
  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,陳汐已再未曾哭泣過,這些年來,他甚至都忘記了哭泣是怎樣一種滋味,那淚水中又承載著怎樣的溫度和重量。
  這一刻,他身為神靈至尊,踏足靈神境大圓滿境之列,壽元近乎永恒不朽,但卻抑制不住那淚水滑落。
  恨!
  無比的恨!
  充斥在胸腔,激蕩在心頭,愈演愈烈,渾身的氣息,也是變得狂暴若汪洋,不斷沸騰,擴散,驚得蒼穹風云變幻,萬物似都在哀鳴。
  ……
  甄流晴自殺了?
  翟俊一行人悚然一驚,神色呆滯,似無法想象,這女人哪里來的勇氣,寧愿死,也不屈從于命運,寧愿死,也不牽連陳汐!
  公冶哲夫睜大眼睛,同樣不敢置信。
  雒少農皺了皺眉,看著遠處狀若瘋魔的陳汐,心中涌出一抹莫名的寒意。
  他對甄流晴的死感到意外,但并無任何聯系,只是感覺無比的棘手,無比的麻煩。
  因為他清楚,接下來他們只怕要面對的,就是來自陳汐無盡怒火的打壓!
  “做好撤退的準備!”
  這一剎那,雒少農當機立斷,飛快傳音給眾人。
  公冶哲夫猛地清醒過來,怔然道:“就這樣放棄了那一株帝皇級道根?”
  “你覺得性命重要,還是那一株帝皇級道根重要?”雒少農擰眉,冷冷反問。
  公冶哲夫臉色微微一變,旋即冷笑道:“哼,他若真有這膽魄殺人,之前也不至于放過翟俊他們一馬了,明顯也是欺軟怕硬,擔心得罪你我背后的勢力罷了。”
  雒少農臉色一沉:“這么說,你是要留下來和他抗衡到底了?”
  公冶哲夫不以為然地搖頭:“既然你已放棄,那我也沒什么好說的。”
  之前,雒少農將那一株九品帝級道根交給了他,作為交換,他這才會幫雒少農一起前來奪取那一株帝皇級道根。
  眼下對方既然已放棄,他自不會再執著下去。
  “古怪,迦南那家伙怎么到此時還沒來……”雒少農皺眉掃視四周,最終還是做出決斷,不打算停留。
  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,他可不會拿自己性命去冒險了。
  “走吧!”
  雒少農瞥了一眼遠處神色悲憤,宛如泥塑般抱住甄流晴身軀一動不動的陳汐,便收回目光,飛快傳音給其他人。
  其他人雖心有不甘,但也清楚,這時候再去觸怒那陳汐,絕對跟找死沒什么區別。
  當下,他們跟隨雒少農身后,就打算沿著原路下山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還想離開?”
  便在此時,一道沙啞、淡漠、無情的聲音倏然響徹,令得雒少農等人渾身都是一僵,臉色陰沉下來。
  令他們最不愿見到的事情,還是發生了!
  “走!”
  雒少農哪還敢遲疑,欲要搶先撤離,以免被已近乎瘋魔的陳汐給纏住。
  可旋即,他步伐戛然而止。
  不止是他,其他人也都止步,面露駭然。
  在他們身前百丈之地,陳汐的身影不知何時已立在那里。
  他面無表情,眼眸殷紅如血,并無任何情緒波動,反而如一泓死水,令人心悸。
  在他背上,背負著甄流晴的身軀。
  這讓他看起來有些累贅,可當眾人對上他那充血的眼眸時,心中皆都一陣發寒。
  “陳汐,那女人是自盡,可不怪我等,不過畢竟和我們有著一絲關系,作為補償,那玄主祖廟中的那一株帝皇級道根,便留給你了。”雒少農深吸一口氣,飛快說道,“這一次,我們認栽了,還請退讓一步。”
  “你剛才不是要殺了我么。”陳汐漠然,聲音沙啞低沉,不帶任何感情。
  雒少農皺了皺眉,心中隱隱升起一絲不妙的預感。
  “你們……不是讓我下跪么。”陳汐那殷紅如血的眸子緩緩挪移,掃過翟俊一行人,令得他們皆都臉色變得難看之極。
  “混賬東西!還真當我們怕了你?”公冶哲夫卻是眉頭一挑,厲聲大喝道。
  陳汐漠然,舉劍遙遙指著眾人,一股迫人的殺機沖霄而起:“今天,你們都要為此付出血的代價。”
  聲音平靜、沙啞,卻透著一股迫人的決然力量。
  公冶哲夫怒極而笑:“哈哈,白癡東西,別說以你的能耐能否殺得了我們所有人,就算你真的可以辦到,你還真敢動手?你可知道這么做的后果?別傻了,聰明點就趕緊讓路!”
  鏘!
  話音還沒落下,驀地一道劍氣橫空,肅殺沸騰到了極致,帶著一股壓抑到極致的悲憤轟然斬出。
  這一劍,如此之果斷、肅殺、決然,宛如一點火星,將陳汐內心宛如熔漿似的恨意徹底引爆!
  公冶哲夫駭然,瞳孔擴張,萬沒想到陳汐居然真的敢動手,且這一擊中蘊含的殺機,讓他嗅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危險。
  他怪叫一聲,施展全力抵擋。
  轟!
  但下一刻,他整個人就被一劍劈飛,整個人宛如被一座深山狠狠碾壓,胸腔被劃破,神血爆灑,整個人差點被劈為兩半!
  “啊——!”公冶哲夫發出慘叫,徹底驚恐了,害怕了,這一擊簡直太強大,無法想象。
  他掙扎著欲要爬起來,但渾身一痛,這才發現四肢百骸的筋骨竟早已全部被那一抹劍氣給硬生生震碎了。
  “逃啊!”
  “該死!這家伙居然真的要殺了我們!”
  “快走!”
  當目睹這一幕,驚得那翟俊等人頭皮發麻,亡魂大冒,在按捺不住心中驚恐,轟然朝四面八方逃竄,那副模樣,直恨不得爹媽多生兩條腿。
  這一刻,他們再顧不得尊嚴、顧不得身份,宛如一群倉惶喪家之犬一般。
  是的,當他們背后的勢力再無法給他們提供威懾敵人的力量,就好像被扒光了身上華麗的衣服,面對死亡,也會驚恐和害怕,和其他人沒什么區別。
  嘩啦~~
  然而,就在他們轟然潰散那一剎那,一抹猶如夢幻般的清冽星輝,化作一張鋪天蓋地的大網,將這一片山巔徹底籠罩,所有的退路都堵死!
  大羅天網!
  這一刻,為了殺死這些人,陳汐已無所顧忌,哪怕世界在這一刻毀滅,他都在所不惜!
  轟隆~~
  有人拼命沖殺,欲要以手中神寶破開大羅天網,但卻無濟于事,這讓他們徹底惶恐。
  唰!
  趁此機會,一抹劍氣流溢,于剎那間收割一顆血淋淋頭顱!
  那赫然是裴文,他都沒來得及反應,就被切斷咽喉,頭顱拋空,無頭尸體轟然墜地,暴斃當場!
  這一擊,徹底讓其他人認識到,陳汐的確已下了必殺之心,不打算放過他們了!
  他們內心僅有的一絲僥幸,也在這一剎那徹底崩潰消失,臉上寫滿了驚恐和憤怒,打破腦袋也想不明白,這世上居然真的有天不怕地不怕之人。
  “大羅天網!你是神衍山傳人?”
  幾乎是同時,雒少農驚怒出聲,聲音中帶著一抹難以置信。
  什么?
  神衍山?
  眾人只覺天都要塌了,原本他們還以為陳汐來歷泛泛,無法跟自己相比,更依仗自己背后勢力滔天,足以威懾陳汐不敢對自己動殺手,可誰曾想,對方……對方居然有可能是神衍山傳人!
  對于這一切,陳汐漠然不語,這一刻的他,宛如化身一尊毫無感情的殺神,眼眸充血,持劍而行。
  他恨透了眼前這些家伙,恨得快要發狂,若再不宣泄,他都要徹底瘋掉!
  轟隆!
  他袖袍一揮,億萬符文映照天地間,衍化作一座又一座神秘宏大的神箓,坐鎮八極,彼此交相輝映,神威無量。
  一剎那間,一座完整的神陣形成,宛如一座牢籠,配合大羅天網一起,將這片天地徹底封死!
  “神箓傳承,一剎生神陣……你……你果然是神衍山弟子!”雒少農徹底被驚住,渾身毛骨悚然,如墜冰窟!
  能把他這樣位列封神之榜第三名的存在嚇得這般模樣,可見內心遭受到的震撼何等之大。
  唰!
  就在雒少農開口之際,陳汐手持玄吾殘劍,已再次斬殺一人,那是金青陽,雖已拼盡全力,也未曾擋住陳汐一擊,被活生生劈成了兩半,下場凄慘無比。
  “諸位!若不想死,就跟我一起全力對付此子!否則再這樣下去,你們一個個都得被殺死!”
  看著混亂成一團,倉惶四顧的眾人,雒少農禁不住深吸一口氣,厲聲大喝出聲。
  眾人聞言,頓時清醒過來,紛紛都朝雒少農靠攏而去。
  噗!
  不過,那昆吾青行動稍稍遲緩一步,雖僅僅只是不起眼的一小步,卻要了他的命,被陳汐一劍洞穿咽喉,神魂絞碎。
  臨死前,兀自不敢置信地嘶吼:“為……為什么?”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多可笑的問題!
  最終,昆吾青倒地,徹底亡命,死不瞑目。
  陳汐神色愈發冰冷、漠然,他小心將背后的甄流晴抱緊,然后一對血色眼瞳冷冷掃視向雒少農等人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關于甄流晴,金魚再簡單說一下,有很多朋友或許早已發現,為什么甄流晴能夠和其他神靈至尊一起進入紫霄道宮,又為什么她又比陳汐提前抵達上古神域,又是如何被來自帝域的公冶哲夫控制的,這一切以后都會給出解釋,因為關于這個線索,金魚早在很早,就已開始籌備了。甄流晴究竟死沒有?我只能說,我喜歡甄流晴這個角色,很喜歡,和我一樣喜歡她的朋友,請放心,我會給出一個滿意交代,不喜歡的,也請放心,絕不會再惡心到你了。之所以解釋如此多,是因為寫這兩章真的很被動,打亂了我原先預定的橋段和情節,只能解釋解釋,以后不會再如此啰嗦了。
  最后,4更完畢,欠下的更新補全了,求一下月票鼓勵一下金魚吧,噴子請繞道,今晚心情特別不美麗,只需要鼓勵,謝謝~~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