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170 九陽玄炁


  第一更!感謝書友“用戶46761996”投出的月票支持!呃,這個數字前5位數跟俺手機號中的一模一樣啊,這是緣分么?
  ——
  恪心峰大殿。
  北衡、凌空子、玄睛老黿王、青丘狐王和陳汐席地而坐,由于陳汐的身份太特殊,座位并沒有分主次,算是平等論交了。
  當然,沐瑤姐弟倆也在,兩人的輩分畢竟太低,跟一屋子的老怪物在一起,自覺地坐在了下首,只有閉嘴聆聽的份。
  北衡此次前來的目的很簡單,他之前聽聞陳汐將要進階黃庭境界,卻無適宜的修煉功法,便即送來一部精挑細選的珍品煉氣功法《混洞太虛功》,其中有黃庭境界到地仙境界的所有法訣,玄妙之極,是一部道傳秘本。
  陳汐見此,自是大喜,毫不猶豫收下了。
  這五年來,他枯坐參悟《萬藏劍典》,沉寂在浩瀚無窮的推演之中,一身修為可謂是一點進步都沒有,煉體和煉氣修為已經滯留在紫府圓滿境界。
  并且,他所修煉的《冰鶴訣》也只有紫府九重的法訣,進階黃庭境界之后,當務之急還是選擇煉氣功法,至于煉體功法,只要再次進入洞府,季禺自會傳授給他。
  也正因此,北衡送上的這部《混洞太虛功》可以說是解決了陳汐的燃眉之急,令他大喜過望。
  見陳汐滿意,北衡也感覺很高興,感覺自己的心血沒白費,這部《混洞太虛功》并不是流云劍宗的傳承,而是他在外游歷時,從一個將要湮滅的道教秘境中搜尋到的,字字珠璣,玄妙莫測,不過由于與他所修煉的功法相悖,他卻是一直不曾修煉,送與陳汐也算是物盡其用,物超所值。
  而凌空子前來,自然是讓玄睛和青丘這兩位妖王與陳汐相見,敘舊,如今玄睛和青丘加入流云劍宗,渾身法力渾厚,修為更是達到涅槃境界,他們的加入,大大增強了流云劍宗的實力,當然,凌空子也明白,這兩位妖王之所以會選擇加入流云劍宗,很大程度是因為陳汐。
  不錯,的確是因為陳汐。
  自從南蠻深山內的河圖碎片被陳汐收取后,兩位妖王的境界不再受到限制,積蓄數萬年的修為一路飆升,只數年的功夫便已達到涅槃境界。
  可以說,若沒有陳汐,他們兩位妖王也只得一輩子滯留在紫府境界,最終會因為壽元枯竭,抱恨而終。陳汐對他們的幫助,無異于再造之恩,這份恩情他們怎可能忘記?
  再加上這些年兩人走南闖北,深深明白以個人的力量,想要進階更高的境界,極其艱難,于是便打算選擇一個門派投奔,而就在那時,陳汐取得潛龍榜大比第一,與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結拜兄弟的消息,像長了翅膀一樣傳遍了整個南疆,也自然傳入了這兩位妖王的耳中,兩人當即決定,投奔流云劍宗!
  一來可以借陳汐的關系在流云劍宗內謀得一個好地位,另一方面,加入流云劍宗這等強橫門派,也不會辱沒了自己身份。也正是由于以上原因,玄睛和青丘今日才會出現在陳汐面前。
  故友重逢,自是歡喜異常,飲酒談笑,其樂融融。見此,北衡和凌空子也不打擾他們,閑聊了一陣便即悄然離開。
  “陳汐,前些年,玄睛老哥曾暗地里幫你測了一卦,說你的命格奇特,萬年罕見,竟似是被大道天機所掩蓋,任何兇吉都是占卜不出,真是奇了怪哉。”酒至微醺,青丘瞇著桃花眼突然說道。
  “不錯,的確如此。”玄睛老黿王直勾勾望著陳汐,嘆息道,“那次占卜,耗費我百年壽元,非但沒有占卜出絲毫兇吉,反而差點受到卦象反噬,身隕道消。老弟,我原本還想著若再見到你的時候,憑借占卜一術,能為你指點出一條大道坦途,但如今看來,你的命格之奇,已被天機所蓋,根本不是我這等小人物能夠窺探的。”
  陳汐一怔,他可是知道,玄睛老黿王體內傳承著荒古時期老黿一族的血脈,天生通曉占卜星相,尤為擅長觀氣之術,他若如此說,豈非就證明此事是真的?
  他這五年來推演《萬藏劍典》,對術數卦象變幻之機,也是略有了解,知道天地生靈的過去、現在、未來,種種變數,莫不存在于命、運、相、因果等玄之又玄的天機中,也正因如此,當得知自己的命格竟然無法被推測出時,心中的驚奇就可想而知了。
  不過所謂命運,就跟氣運、機運一樣,太過虛無縹緲,宛如鏡中花、水中月,難以捉摸,陳汐雖不至于完全相信,但卻也不會過分注意。并且他一直堅定認為,命由天定,但卻掌握在自己手中,是福是禍,就看自己去如何對待了。
  所以,這絲驚奇也是在他心中一閃即逝,沒有引起半點波瀾。
  “對了,聽聞你欲要在觀禮之后,就打算外出歷練,參加五年之后的群星大會?”玄睛見氣氛有點沉悶,連忙轉移話題道。
  “嗯,是啊,還有五年,可我如今還只是紫府境界,也只有外出歷練,在生死相搏中,才能極快地提升修為。”陳汐點頭道。
  “的確是啊,閉門造車,不如行萬里路,所謂機遇和福緣,也是在歷練中才能撞到的,如今你馬上進階黃庭境界,就要開始汲取天地陰陽二氣,淬煉真元,運轉陰陽,為進階兩儀金丹境界做準備,我覺得,你應該去一趟被稱作死亡之地的瀚海沙漠。”玄睛笑吟吟說道。
  “瀚海沙漠?”陳汐怔然道,他萬萬沒想到,玄睛竟然會說出這樣一個地方,要知道,在他被蘇家的修士追殺時,便曾無奈進入過其中,不僅獲得了大量的星魄石,還進入劍冢寂滅境,結識了靈白……
  “的確是,瀚海沙漠乃是數萬年前的一個神魔戰場,其中雖然颶風肆虐,沙暴呼嘯,更有著恐怖之極的禁制和虛空裂縫,但是,其中也存在著數不勝數的秘境、洞府、以及神秘的虛無洞天。我和青丘前些年曾進入其中,在一處常年爆發的火山熔漿旁邊,發現了一處蘊含著無盡九陽玄炁的洞穴。你若能在那里修煉,必然進步神速。”
  九陽玄炁!
  陳汐聞言,心中頓時一動。
  黃庭境界,就是汲取天地陰陽二氣,把體內真元淬煉,使之陰陽匯聚,龍虎交泰。而天地間的陰陽二氣,也分做數百種,各種各樣,充斥在熔漿、水底、巖心,甚至是妖獸血肉內丹之中。
  其中尤以九陽、九陰兩種玄炁品質最高,幾乎代表著天地間陰陽二氣的本源之力,黃庭修士若能用這兩種代表著陰陽二極的玄炁淬煉真元,品質之高,修煉進度之快,都遠朝其他黃庭修士,最為重要的是,在凝聚兩儀金丹時,足足能提高一半的把握!
  不過,九陽、九陰這兩種玄炁,在時間確實極其罕見,屬于那種可遇不可求的神品,如今聽聞瀚海沙漠中竟然有九陽玄炁之氣,陳汐怎可能不心動?
  “我要在五年內凝結出兩儀金丹,參加潛龍榜大比,必須要先沖破黃庭之境,若能擁有九陽玄炁淬煉真元,必然能起到事半功倍的巨大作用,看來前往瀚海沙漠,也是勢在必行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默默思索著,當即決定,在流云劍宗的入宗測試結束之后,便即啟程,前往瀚海沙漠。
  又閑了一陣,玄睛和青丘也相繼告辭,大殿中只剩下陳汐和沐瑤姐弟。
  沐瑤姐弟倆經過這五年時間的修煉,雙雙進階紫府境界,可謂是進步神速,令人驚嘆,也由此可見,兩人在杜家修煉,有杜清溪照顧,所受到的待遇必然不會比其他精銳弟子差了。不過兩人畢竟不是杜家之人,如今選擇流云劍宗為日后修煉之地,誰也不能說什么。
  陳汐跟姐弟倆聊了很久,便安排兩人在迎賓殿中住下,答應明日一早,就帶兩人去參加此次的入宗測試。
  一夜無話。
  翌日一早,陳汐早早起來,洗漱完畢,練了一趟劍法,便帶著沐瑤姐弟倆離開了恪心峰。
  晨光初露,山霧如煙,處處鳥雀清鳴,仙鶴飛舞。
  流云劍宗的山門前,此時已經是熱鬧非凡,人山人海,一派喧囂的景象。
  如今,流云劍宗已是南疆修行界無可爭議的第一宗門,獨占鰲頭,勢力超然,是無數少年俊彥心中的修煉圣地,渴慕著成為其中的一員。
  因此,前來參加入宗測試的少年少女多不勝數,再加上伴著他們一起來的家人長輩、貼身護衛、以及來自其他宗門勢力的觀禮使者,整個流云劍宗的山門,簡直就成了人流形成的海洋,盛況空前,景象壯闊。
  嗡!嗡!嗡!
  流云劍宗山門之上,巨大的“劍鐘”震響三聲,似晨鐘暮鼓,響徹天地,入宗測試正式開始了。
  流云劍宗的入宗測試,經過數萬年的發展衍變,已經變得極為完善嚴密,分作骨齡、悟性、體質、意志四大項。
  每一項都有專門的長老和弟子進行主持,并且為了節約時間,流云劍宗的長老幾乎全員出動,一起對報名前來的少年俊彥測試,速度極快,秩序也顯得井井有條。
  陳汐想了想,沒有去觀禮賓客所在的聚賢大殿,而是帶著沐瑤姐弟,步入山門,朝那入宗測試的地方行去。
  當三人在人群中等待時,已經有超過數百名前來拜師的少年少女,被無情的淘汰出局,一個個神情沮喪,失魂落魄,氣氛寂靜中帶著一陣陣的壓抑。
  看到這一幕,沐瑤姐弟倆頓時也變得緊張起來,因為來之前他們倆已得到陳汐囑咐,此次入宗測試,不會照顧他們二人,全憑自己本事,能通過就留下,通不過的話……陳汐沒明確說出,但正因如此,姐弟倆反而變得緊張起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