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1705 星虹神蝶

陳汐雖不知道這“佛宗五圣寶”的來歷,但他的眼力可是早已被磨練得老辣無比,自是一眼就認出了那五件佛寶的罕見珍稀之處。
  故而,這一刻陳汐心中才是如此震動,感激不已。
  對于陳汐的感謝,迦南只是笑了笑,便即起身,道:“若有朝一日,道友解除了甄姑娘身上的秘法,還請前來帝域佛宗一次,小僧屆時會恭候大駕,唯求與道友正面一戰。”
  陳汐怔了怔,道:“為何非要如此?”
  迦南神色平靜而堅毅,沉默許久才說道:“為了小僧自己的道途。”
  很莫名其妙的一句話,但卻讓陳汐眼眸瞇了瞇,拱手道:“屆時我一定會前往。”
  迦南雙手合十,稽首道:“多謝道友成全。”
  說罷,他徑直轉身,竟是要離開。
  “且慢!”
  陳汐叫住他,“你幫了我一個大忙,那玄主祖廟內的一株帝皇級道根還請拿去。”
  迦南沒有轉身,只是佇足平靜道:“道友,小僧且問一句,十年之內你可有把握晉級祖神之境?”
  陳汐怔了怔,但還是答道:“不出意外,綽綽有余。”
  迦南繼續道:“小僧要挑戰的,便是祖神境的你,而非現在的你,至于那一株帝皇級道根……這世上除了道友你和封神之榜靈神境中排名第一的夜辰之外,可再無人能獲取。”
  聲音到最后,罕見地帶上了一絲悵然之意,旋即便恢復平靜。
  陳汐挑了挑眉,隱約猜到了一些什么。
  他沉默片刻,忽然袖袍一揮,將一個玉盒隔空遞了過去:“這其中是一株九品帝級道根,還請收下。”
  這是他從公冶哲夫尸骸上取來的,歸根究底,應該算是樂無痕他們一行人先獲得,但卻被公冶哲夫一行人所奪走。
  迦南似有些意外,終于回身,看著漂浮身前的玉盒,沉默許久,這才小心收起。
  然后,他雙手合十,稽首宣了一聲佛號,便飄然轉身而去,自始至終再未曾多言一句。
  他一襲月白色僧衣,腳踏芒鞋,手持枯木禪杖,一如從前那般從容和堅毅。
  可在陳汐眼中,卻多了一股神秘的味道。
  迦南的行為在外人看來,的確很匪夷所思。
  他闖過重重殺劫,歷經無數磨難而至,攀登上玄主神山,目睹一場發生在陳汐和雒少農一行人之間的驚世對決,卻并未趁機進入那玄主祖廟中去獲取那一株帝皇級道根。
  直至戰斗落幕,他方才現身,卻又主動出手相助陳汐,以“菩提大慈悲心咒”和“佛宗五圣寶”鎮壓甄流晴體內的“黑巫神蠱”,付出如此代價,竟僅僅只為有朝一日可以和陳汐正面一戰。
  甚至在陳汐不止一次提出要將那一株帝皇級道根主動想讓,他也是無動于衷。
  這一切都的確顯得太過匪夷所思。
  他為了什么?
  又是出于怎樣的考慮才做出這些事情?
  陳汐不知道,他甚至有些看不透這個迦南,故而迦南在他心中的形象變得愈發神秘起來。
  或許有朝一日,當他踏足帝域佛宗凈土,和迦南正面一戰之后,便可以知曉這一切。
  不管如何,對于迦南,陳汐心中是極為感激的,哪怕為此主動送出了一株九品帝級道根,他也是心甘情愿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流晴,你放心吧,我一定會把你救活的,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!”
  陳汐低首,凝視著懷中甄流晴那恬靜清麗的絕世容顏,心中已再無悲戚,有的只是一種決然。
  他小心將甄流晴的身軀收起,放在了體內宙宇中,只有這樣,才讓他最放心。
  呼~~
  然后,陳汐深呼吸幾口氣,將目光望向了遠處的玄主祖廟。
  之前迦南曾言,這世上只有他和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一名的夜辰,才有望從玄主祖廟中獲得那一株帝皇級道根。
  當時陳汐并未多想,此時仔細一品,卻發現一個令他也心驚不已的結論。
  這豈非意味著,哪怕雒少農他們搶先進入到那玄主祖廟中,也根本無緣獲得那一株帝皇級道根?
  這若是真的,又是因為什么?
  難道說,在那玄主祖廟中還另有玄虛不成?
  一想到這,陳汐挑了挑眉毛,倒是有些好奇了。
  沒有遲疑,他抬步朝那祖源神廟中行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蒼穹十頭金烏盤桓,潑灑下熾烈金光,神圣宏大。
  遠處祖源神廟古老,屹立此地不知多少歲月,恢弘巍峨,一縷縷芬香化為光雨,從中彌漫而開。
  一切都如此安靜、莊肅。
  場中只有陳汐一人踏步的聲音,回蕩在這山巔之上。
  嗡~
  當陳汐的身影甫一靠近,那祖廟大門驟然泛起一層光,金燦燦猶如晨曦第一道光,圣潔浩瀚。
  這是一道禁制,橫亙在前,擋住了入口。
  轟!
  陳汐拂袖,一股神霞席卷而出,狠狠轟在了那一道金色光幕上,發出如雷鳴似的碰撞聲。
  可令他驚訝的是,那金色光幕僅僅輕輕一顫抖,便即恢復如初。
  轟!
  陳汐再次出手,這一次,他已動用了八成力量,一股裹挾滔天神道法則的神霞擴散,衍化為劍形,狠狠劈殺而下。
  這樣一擊,甚至足可以輕易殺死月如火、金青陽這等神靈至尊了,然而,卻最終竟未能破開這一道金色光幕!
  這讓陳汐愈發吃驚,他深吸一口氣,腦后驟然浮現出一輪熾盛、絢麗、神威無量的光輪,唯一神臺坐鎮于其中。
  駢指為劍,一道“解牛式”劈殺而出。
  這一擊,已動用了陳汐全力!
  轟隆~~
  光雨爆綻,這片山巔都在震動,這一次,那金色光幕硬生生被劈開一條甬道。
  唰~
  幾乎是同時,陳汐身影一閃,就趁機沖入了進去,消失不見。
  很快,那玄主神廟的大門重新閉合,恢復原狀,蒼穹上,卻是不見了那盤桓著的十頭金烏……
  ……
  祖源之地外,那一處祖源神廟前,面容蒼老無比的守廟人似察覺到什么,唇角忽然泛起一抹笑意。
  最終,他再忍不住笑出了聲。
  笑聲越來越大,直至后來,笑聲甚至直沖天際,震碎八方云層。
  那笑聲中,透著無比的欣慰、激動、暢快,仿似有什么心事達成所愿了一般。
  “了不起的小家伙,算起來,他應該是河圖的第九任悟道者了……只希望,他能夠承受住其中考驗,將主上嘔心瀝血孕養而出的那一株帝皇級道根摘走,如此一來,也算完成了主上一個心愿,日后能否超越主上,開辟出真正屬于自己的終極道途,就看他自己了……”
  守廟者喃喃,蒼老的容顏上盡是慨然。
  恍惚間,他又想起了當初。
  那時候,主上召集上千先天神祗,以無上手段開辟玄主神山,以通天之力鑄造山巔祖廟,然后將那萬千敵人的戰魂鎮壓于此,所做這一切,最終就是為了孕養出那一株帝皇級道根!
  而這一切,也成為了主上離開時唯一的牽掛……
  對后來者而言,或許這是一場無上機緣,可唯有守廟者清楚,主上之所以如此做,是為了道途!
  不止是為了他自己的道途,而是為了這世間有人能夠真正參透終極之道,超脫諸天萬道,抵達大道之盡頭!
  這般大胸襟、大氣魄、大手筆,放眼整個天下,又有幾人可以辦到?
  “不過……”忽然,守廟人眉頭一皺,似想起什么,“殺了那么多神靈至尊,這小子可也麻煩大了。”
  雖如此想著,守廟人卻并無什么擔心。
  這就是磨煉,不經歷世事錘煉,不在道途上浮沉跌宕幾次,又如何能走出一條和其他人完全不一樣的道途?
  在他看來,以后陳汐若是就此夭折,這天也不會塌陷,世間也只不過少了一個修道者而已。
  ……
  穿過玄主祖廟的大門之后,陳汐整個人停了下來,放眼打量四周。
  這是一片近乎原始的古林,山水交錯點綴其中,廣袤無比,空氣中處處金霞蒸騰,神秘的混沌氣息氤氳,神秘無比。
  嘩啦啦~~
  金霞洶洶,蘊含著浸透靈魂的芬香,涌入陳汐體內,讓他遍體生暖,無比舒泰。
  這感覺,就好像浸泡在由曠世神藥所熬煉出來的藥水中,足以讓任何修道者都心醉不已。
  若在此修煉,絕對可以收獲意想不到的奇效了。
  這里,只怕還分布不少天材地寶!
  陳汐心中感慨過后,便再次上路,在古林中穿行,尋覓那一株傳說中的帝皇級道根。
  他并非漫無目的,而是感知著空氣中那一縷縷芬香所化的光雨,朝其源頭搜尋而去。
  這種芬香很不尋常,浸透骨髓,令人神魂都產生顫粟感,早在玄主祖廟外時,陳汐便察覺到了其獨特之處。
  沿途也見到了不少外界難以尋覓的神藥,但令陳汐心驚的是,這些神藥大多在成熟時,其中孕育的精華便已被汲取一空,只留下了枯萎軀殼。
  又是誰,將這些神藥內蘊的精華汲取了?
  轟!
  就在陳汐心生疑惑之際,驟然,狂風大作,一頭三足金烏神禽飛來,周身流溢神火,氣焰恐怖,撲殺向陳汐。
  ...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