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1706 老白

唰!
  幾乎是下意識地,陳汐一劍斬出。
  結果那只三足金烏身影一閃,化作一抹金色光芒倏然遠遠遁去,停留在一座山石上。
  “年輕人,這里可不是你能夠踏足的地方,速速退去,否則必將有滅頂之災!”
  金烏眼眸如電,渾身蒸騰著滔天神焰,宛如一輪大日,釋放出足以焚天的神威。
  在太古傳聞中,金烏便是一種無上神禽,其身可化蒼穹烈日,照亮萬古青霄,主宰火陽之輪轉,四季之變遷,可怖之極。
  而今,這三足金烏出現在玄主祖廟內,張口喝斥,欲要陳汐退避,顯得威嚴之極。
  這讓陳汐詫異,玄主神廟中居然還存在著擁有智慧的神禽金烏?這簡直不敢想象。
  “年輕人,你若再遲疑不決,可別怪老祖滅殺了你!”
  金烏傲立巖石上,輕輕振翅,火霞蒸騰,光耀九天十地。
  “哦?那我倒是要試一試,你能否擋住我的路。”
  陳汐黑眸中泛起一抹肅殺,掌中玄吾殘劍泛起一抹晦澀肅殺的波動。
  唰!
  一抹劍氣化作流光,倏然穿入時空,消失不見。
  玄心劍術——流光式!
  幾乎是同時,那三足金烏渾身羽翼一展,身影閃爍,竟是一下子化作了十道身影。
  每一道身影皆都神威滔天,宛如火焰黃金澆筑而成,彼此形成一個渾圓陣勢,展翅在蒼穹盤桓。
  轟隆~~
  十頭金烏循環,釋放出的焚天神焰硬生生將陳汐那一道劍氣磨滅,光雨飛濺。
  陳汐眼眸一瞇,心中不禁震動,那十頭金烏顯然并非虛幻,而是真真正正的金烏神禽!
  顯然,這是一種“身外化身”的法門,讓那金烏神禽于一剎那間生出了九道身外化身。
  “流光式?年輕人,這等火候可遠遠不夠擊敗你家老祖!”一道威嚴聲音傳出,驚動九霄。
  下一刻,十頭金烏驟然分開,于一剎那間,倏然化作十道金色光線,穿梭時空中,從不同方位沖殺而至。
  噗!噗!噗!
  這片天地的時空被灼燒一個個觸目驚心的窟窿,那并非真正的金色光線,而是由于它們度太快所導致。
  以陳汐如今的戰斗力,都禁不住心中一凜,身影不斷閃爍,方才堪堪避開了這一輪攻殺。
  “就這般能耐,也敢惦念帝皇級道根?可笑!”天地間,響徹神禽金烏的冷笑。
  伴隨聲音,那一道道金色光線呼嘯縱橫,交錯如雨,度可怖到了極致,更有一種無堅不摧的洞穿力。
  嘭!
  遠處堅硬無比的巖石被洞穿,瞬間焚化一空,仿似只要稍稍被一沾染,就是身隕道消的下場!
  陳汐不斷閃避,可令他神色凝重的是,哪怕施展鯤鵬神術,竟隱隱無法和對方的度抗衡!
  太快了!
  這些神禽金烏,本身掌控火陽神道,擁有焚天煮海之威,再加上度若鬼魅,衍化十道分身從不同方位沖殺,那等威力,甚至不亞于被十個公冶哲夫那等級數的神靈至尊圍攻。
  這一切,都讓陳汐終于意識到迦南那一句話的真正含義,連掌控唯一神臺力量的自己,都感到吃力不已,更何況是其他人前來于此?
  哧啦!
  驀地,一道金色光線閃過,險險擦過陳汐肩膀,那一股可怖的焚化力量,將他皮肉一瞬燒焦剝落,露出白骨。
  “可笑可笑,無垠歲月過去,現如今的修道者都變得如此孱弱嗎?看來世道變遷,如今的修行之路,已腐朽不堪矣!”
  那金烏神禽再次出聲音,威嚴中透著一股感傷。
  “哼!”
  陳汐冷哼,神色沉靜,心中確已被徹起一抹殺機。
  他不再挪移,佇足原地,深吸一口氣,整個人瞬息進入一種極致寧靜的境地中。
  無匹強大的意念猶如潮水般,鋪天蓋地擴散籠罩這片天地的每一寸空間,而在其腦后,蒸騰浮現出一輪奪目、圣潔、宏大的光輪,唯一神臺沉浮坐鎮于其中。
  一瞬間而已,陳汐宛如變成另外一個人,整個人氣機沸騰,渾身彌漫的磅礴劍意直沖九天,宛如一柄從深淵中躍出的絕世神劍,于這一刻驟然出鞘!
  唰!
  幾乎同時,一道金色光線劃破蒼穹而至,裹挾著灼熱足以焚化乾坤的可怖力量。
  快!
  無與倫比的快!
  快的連陳汐的意念都無法及時捕捉住其軌跡!
  若換做之前,面對這樣一擊,陳汐必然選擇閃避,但這一刻他并沒有這么做。
  這一刻,他甚至閉上了眼睛。
  體內的心之秘力,則在無限擴散。
  玄心劍術是一種無上劍道,但同樣,它也是一種心之秘劍!
  心者,恒無量,方寸之間,可容納古今萬世,可涵括諸天宙宇,無所不容,無所不包。
  這種力量玄妙而晦澀,遠想象,縱觀古今修道者,遍看天下驚艷豪杰之輩,能夠完全駕馭這般力量者,也不過一小撮人物罷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唰!
  這一剎那宛如時空凍結,天地萬物靜止。
  唯有一抹劍意,恰似一縷風,輕輕掠過,吹皺了整個世界。
  噗的一聲,整個世界轟然破碎,化為漣漪擴散,那一抹破殺而至的金色光線出一聲慘叫。
  萬物恢復原狀,那金色光線同樣化為一頭金烏,只不過它那一只羽翼卻被斬落,傷口神血如瀑飛灑!
  一劍。
  斬落一只金烏翼。
  金烏哀鳴而墜,恰似一輪烈日從蒼穹隕落。
  轟!
  巖石飛濺,那只金烏驟然爆碎為一團金色精光,消散天地間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天地間出一聲震怒驚疑聲。
  攻擊并未就此結束,其他九道金色光線的攻擊,也并未停止,反而愈可怖。
  但僅僅一剎那。
  這九道金色光線便被在同一時間斬落,恢復金烏模樣,皆都損失了一只羽翼,慘叫連連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這一刻,宛如一輪又一**日隕落,金烏爆碎,蒸騰刺目的金色精光,消弭無蹤。
  而自始至終,陳汐屹立原地,眼眸閉合,神色沉靜而淡然,在未曾挪移半步。
  唯有手中的玄吾殘劍,在之前曾斬出十道劍氣,斬落了十只金烏羽翼,動作干脆利落,輕描淡寫,皆都是如出一轍的“流光式”,造成的結果卻是堪稱驚世駭俗。
  當陳汐睜開眼睛時,卻生了意想不到的一幕,十頭金烏皆隕,但蒼穹之上,卻再次傳來那一道聲音。
  “可惡的小娃娃!掌握了流光式的核心奧義又有什么了不起?呸!老祖決不會放過你的!”
  聲音中,透著一股氣急敗壞的味道,就像一個街頭無賴在耍橫撂狠話似的。
  這讓陳汐一怔:“還沒有死?”
  “嘿嘿嘿嘿,傻了吧,瞧你那白癡樣兒,老祖若是這么容易欺負的,哪可能盤桓在此無垠歲月?小家伙你啊,還是太幼稚,太年輕了!”
  那聲音不再如之前威嚴,反而透著一股得瑟、驕傲、尖酸刻薄的味道。
  陳汐不禁皺了皺眉,龐大的意念橫掃天地,卻并未鎖定對方的蹤跡,而那一道聲音也是在這一刻,就此沉寂,仿似對方已遠去。
  “這也不知道是什么鬼東西,玄主祖廟中怎會存在這種東西了?”陳汐挑眉,有些無語。
  搖了搖頭,陳汐不再多想,繼續邁步,此次就是為了那一株帝皇道根而來,無論路途上充斥多少兇險,他也決不會罷手!
  沿途上,那一縷芬香所化的光雨一直縈繞,未曾消散,遠遠從極深處飄來。
  陳汐一路行進,卻是變得比之前警惕不少。
  哧!
  一盞茶后,忽然一桿染血青銅長矛穿透時空,力道剛猛,霸道絕倫,殺伐之氣鋪天蓋地,令人心顫。
  強大如陳汐,此刻心中也不免悸動,渾身精氣神躁動,被殺氣侵襲,居然不受控制。
  “哼!”
  陳汐冷哼,周身神輝涌動,整個人宛如燃燒起來,磅礴神力不斷熊樣,恰似一片汪洋沸騰。
  嘭!
  一道劍氣橫空,演繹出流光式的極盡之力,和那青銅長矛撞在一起,出震耳欲聾的響聲,如同一對日月在此炸開。
  蹬蹬蹬!
  陳汐被震得連續倒退數步,令他心驚的是,那長矛雖然同樣被震退,但僅僅一剎那間,便嗡的一聲,矛身釋放神輝,再次暴殺而至。
  要知道,之前陳汐憑借這等劍意,輕易便斬落一只金烏羽翼,而今竟難以撼動一桿染血戰矛!
  “白癡!此乃勇者之矛,勇猛精進,有去無回,號稱莽古第一悍勇之兵,你卻以玄心劍術中最虛無縹緲的流光式與之硬撼,簡直比白癡還白癡!若是玄還在世上,非活活被你氣死不可。”
  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,得意洋洋,尖酸刻薄,帶著一股幸災樂禍的味道。
  這很氣人,那聲音“賤兮兮”的,欠揍到了極致。
  勇者之矛?
  陳汐腦海中剛閃過這個念頭,轟的一聲,那一桿染血戰矛殺來,齏粉時空,摧枯拉朽,霸道勇猛到了極致。
  陳汐避無可避,只能與之硬撼。
  轟隆一陣可怖的碰撞聲,這一次,他被震得再次倒退數步,手腕都隱隱有些麻。
  轟!
  不等陳汐喘息,時空爆碎,那一桿青銅戰矛再次殺來。
  這戰矛的確太強大,正面硬撼,招式簡單粗暴,破綻百出,可配合它那一股勇猛精進、摧枯拉朽的霸道力量,卻變得可怕之極!
  ...
  如果覺得神箓好看,請把本站網址推薦給您的朋友吧!番茄小說網www.booksrc.ne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