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1707 劍氣縱橫

所謂一力降十會,便是如此了。
  只要具備絕對的力量,足以碾壓一切!
  這勇者之矛銳利,勇猛精進,無堅不摧,正面與之對抗,簡直宛如面對一位無法撼動的山岳,意志稍稍不堅定,注定會被奪取斗志,那樣的話,距離失敗也就不遠。
  這一剎那,陳汐面對這等簡單粗暴的攻擊,也是憑生一股心悸,欲要閃避,與之迂回。
  可便在此時,那一道充滿得瑟驕傲味道的聲音再次響起:“小白癡,你若不怕死,就閃避試試,勇者之矛奪盡天下之勇力,一旦閃避,恰似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,退則必敗!”
  “剛才老祖我說什么來著,你啊,太年輕,太幼稚,若是當初乖乖退出此地,也不至于如此丟人現眼了。”
  “閉嘴!”
  這聲音簡直太賤,撩撥得陳汐心中也是一陣煩躁,臉色冰冷地喝斥了一句。
  話雖如此說,面對那暴殺而至的青銅戰矛,陳汐卻是不再閃避,下意識以一招“海崖式”與之硬撼。
  轟!
  這一次交鋒,陳汐依舊被震退,但他卻是渾身一震,敏銳察覺到,勇者之矛的力量銳減了少許。
  “之前和十頭金烏戰斗時,歷經磨礪,讓我徹底掌控了流光式的核心奧義,如今這勇者之矛,是否也是一種磨礪,考驗的是對海崖式的掌控?”
  驀地,一個念頭閃過陳汐腦海,讓他眼眸驟然一亮。
  陳汐決定試一試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接下來,陳汐徹底斬斷心中所有雜念,再無任何畏懼退避念頭,全力和那勇者之矛對抗。
  短短幾個呼吸之間,便交鋒上百次,每一次碰撞和硬撼,都宛如炸碎了一顆星辰,光雨飛濺。
  自始至終,陳汐便以“海崖式”與之爭鋒。
  此式若汪洋之洶涌,若崖岸之巍峨,比之虛無縹緲的流光式,用以正面對戰時,多出了一股似決堤山洪,碾壓一切的氣勢。
  雖然,這上百次交鋒中,陳汐不斷被震退,甚至被震得氣血翻滾,唇角都浸出一絲絲血漬,可他的眼眸卻是越來越明亮,渾身氣勢也是越挫越勇,越戰越強!
  直至后來,隱隱已有一種兵鋒所指,無物不破的睥睨之姿。
  而在這個過程中,海崖式也是被磨礪得愈發宏大,愈發圓熟,輕輕一擊,便似千軍萬馬腳踏山河,只似要橫掃天地,席卷宙宇!
  轟隆!
  最終,陳汐猛地一聲長嘯,宛如一尊戰神,渾身裹挾迫人神威,一劍劈斬而出。mianhuatang.cc[棉花糖小說]
  一剎那間,那勇者之矛被震得發出急促刺耳的嗡鳴,而后,從其矛尖開始寸寸崩潰,最終轟然化作一片光雨,紛飛消散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神色無悲無喜,波瀾不驚。
  海崖式的核心奧義已經被他完全掌握,這讓他徹底確認,無論是來自十頭金烏的攻殺,還是來自這勇者之矛的硬撼,其實歸根究底,皆都是對自己的一種考驗。
  或者說,是對自己所掌握的“玄心劍術”的一種磨礪!
  若能戰勝,自可以一路上前。
  若就此失敗……
  那只怕就將徹底和那一株帝皇級道根無緣了!
  “咦!”
  那一道聲音再次響起,看似有些吃驚,但很快就恢復那股得瑟尖酸的味道,“木頭疙瘩終于開竅了,不過可真夠慢的,若非老祖我之前早早提醒你,流光式無力對抗勇者之矛,恐怕你這白癡還難以明白其中訣竅。”
  這一次,陳汐并未著惱,神色反而變得認真,道:“多謝了。”
  之前,的確是這家伙點醒了自己,讓自己明白了勇者之矛的可怖之處,雖然話語有些難聽刺耳,但畢竟也算幫了他一個忙。
  “該死!你居然向老祖我道謝,天吶,小白癡你簡直太沒有個性了,不過為什么老祖我忽然有點小欣慰呢?不行不行,老祖我可不是那么好收買的,要不豈不是太沒面子了?”
  這聲音絮絮叨叨,唧唧歪歪,讓人不勝其煩,簡直像個瘋瘋癲癲的長舌婦似的。
  不過陳汐卻是直接無視了,他搖了搖頭,繼續朝前行去。
  接下來……又是什么考驗呢?
  陳汐有些期待。
  似乎聽到了他的心聲,沒多久,一座神陣驟然涌現,遮蔽天地,其中風云變幻,雷電交鳴,極盡變化之道。
  這對在符道上早已擁有超然造詣的陳汐而言,根本毫無威懾力可言。
  不過他卻并未破陣,這座神陣并無危險,乃是一座幻陣,極盡幻化,光怪陸離,令人難辨出路。
  很快,一只只色彩繽紛的神蝶翩躚出現,它們羽翼纖薄,流溢著各種絢麗的神輝,煞是美麗。
  隨著神陣運轉,它們就宛如一縷縷燦然的光,在其中忽明忽滅,飄忽不定,極難尋覓到蹤跡。
  “嘿嘿嘿嘿,小白癡,這一次老祖可不提醒你了,好自為之!”那聲音不出意外地響起,一副看熱鬧的嘴臉。
  叮!
  正自打量四周的陳汐忽然心中一凜,揮劍格擋身前,一縷猶如星芒似的光,驟然撞在劍身上,火花四濺。
  不等陳汐反應,在那四面八方,一下子竟涌來成千上百道芒光,每一道忙光都纖細無比,呈現透明,在這風云變幻的神陣中,根本讓人難以察覺到。
  尤為滲人的是,這每一縷芒光的威力,都不弱于公冶哲夫那等層次的神靈至尊全力一擊,如今鋪天蓋地密匝匝爆射而來,那等情景,簡直令人感到絕望和無助。
  無法破圍!
  一瞬間,陳汐就判斷出局勢。
  原因便在于,這些芒光太多,哪怕抵擋住,接下來也會出現更多的芒光,宛如潮水生生不息。
  陳汐同樣清楚,這些攻擊必然來自那些早先浮現而出的一群神蝶,可如今,他已無法鎖定對方任何氣機,也無法尋覓到對方任何蹤跡。
  除非……
  他一舉破除了眼前這座神陣!
  不過陳汐如今已經清楚,這就是一場考驗和磨礪,對別人而言,或許兇險重重,可對陳汐來說,這可是一次提升自我的絕佳機會,自不會就此錯過了。
  唰!
  下一刻,他掌中玄吾殘劍驟然泛起一陣漣漪,演繹出一道渾圓剔透的劍幕。
  劍幕中,日月沉浮、山河拱衛,澎湃神性力量運轉于其中,一縷縷晦澀晶瑩的心之秘力在其中蒸騰發光。
  玄心劍術——抱圓式。
  叮叮叮叮……
  一陣火花四濺,劍幕瑩瑩發光,將一縷縷芒光阻擋于外。
  陳汐很吃力!
  千百道芒光的力量,就相當于千百個神靈至尊發動攻擊,于此刻齊齊轟殺在劍幕之上,所造成的沖擊力可想而知有多恐怖。
  若是就此下去,陳汐就是百煉精鋼,擁有源源不盡的蒼梧神樹補充神力,最終也難免一敗。
  之前,陳汐就清楚,這是一場磨礪,所以當察覺到這種危機之后,并未慌亂。
  他開始思忖破解之法。
  而這一切,必然要落在“抱圓式”上,因為在陳汐看來,這一場考驗,針對的便是他對抱圓式的掌握高低上。
  “如果能將這一切力量化解、吸納,補充為劍幕的力量,那么自己不必以神力支撐,單憑自身掌控劍術的技巧,便足可以立于不敗之地……”
  “那么,究竟該如何做到這近似移花接木、斗轉星移的一步?”
  陳汐腦海中不斷推演著。
  叮叮叮……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不斷又一波又一波的芒光呼嘯而至,宛如不斷涌來的潮水,不斷轟震,不斷沖擊著渾圓劍幕。
  而陳汐,雖被震得身影不斷踉蹌倒退,但卻像渾然未覺般,心神完全用在了推演“抱圓式”的奧義之中。
  “嘿嘿,小白癡,若這樣下去,你只怕會被那些星虹神蝶殺死,不如你求一求老祖我,說不定老祖會發發慈悲,指點你一條明路。”
  見陳汐身影狼狽不堪,那一道聲音不禁笑出聲,充滿嘲弄,似巴不得陳汐出丑一般。
  但旋即,他的笑聲便戛然而止,陷入沉寂。
  因為在那神陣中,陳汐撐起的那一道渾圓劍幕,驟然泛起一縷縷猶如漩渦似的漣漪,不止是將那一波又一波的攻擊化解,且還涌出一股吞吸之力,將那些潰散的力量容納,化為了劍幕自身的力量,而后被陳汐完美掌控。
  那種感覺,就好像那渾圓劍幕就是一個深不可測泥潭,不斷化解的力量就是雨水,雨水越多,泥潭的力量就越大。
  除非雨水暴漲到足以沖垮泥潭的水準,否則根本就無法造成任何的影響。
  不過,那等級別的雨水力量,若對比成修道者,只怕早已不是靈神境能夠擁有。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,顯得極為從容,不復之前狼狽。
  他眼眸明亮,心中更有著一抹欣喜,因為就在這一刻,他終于掌握出了抱圓式的核心奧義!
  那就是“借力用力,抱圓守一”!
  其中,更是被他祭出了吞噬的神道力量,令得渾圓劍幕還具備了“借力打力”的攻擊性,堪稱是攻守兼備!
  “這么快?”
  那一道聲音響起,有些氣急敗壞,“哼,老祖就不信治不了你這小家伙!”
  轟隆~~
  聲音落下時,那神陣驟然破碎,一切攻擊消弭一空,不復存在。
  “小家伙,還剩下最后一道考驗,若你能憑自己的本事闖過,老祖我便再不為難你半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