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710 劫數

裴文被斬。
  金青陽被斬。
  昆吾青被斬。
  公冶哲夫身負重傷。
  這一刻,當雒少農他們匯聚在一起時,這才發現,可堪戰斗的已僅僅只剩下他們三人!
  這讓他們心寒,更被陳汐那辣手無情的手段震懾,根本就無法想象,陳汐會如此肆無忌憚,橫行無忌。
  難道……他真的不擔心以后被帝域各大頂尖勢力報復?
  清冽如夢幻似的大羅天網遮蔽這片山巔,四周一座座神秘神箓衍化為一座大陣,將十方退路封死。
  這一刻的玄主神山之巔,宛如化作一片與世隔絕的修羅場,有血腥氣彌漫,有如潮殺機席卷。
  沓!沓!
  陳汐背負著甄流晴,在時空中行進,殷紅如血的眸一如之前那般淡漠、無情,無一絲情緒波動。
  他身影孤峻,渾身洶涌著一股澎湃無比的殺機,如淵如獄,鋪天蓋地,手中的玄吾殘劍表面,一塊塊血漬宛如復蘇,泛著懾人的血光。
  從決定動手那一剎那,陳汐便不曾再多言一字!
  因為,已經再沒有任何話語能夠緩解他心中的悲憤和恨意,只有死亡和血水,才足以宣泄這一切!
  ……
  “殺!”
  雒少農神色凝重到極致,厲聲大喝。
  這一刻,他同樣不敢再有任何一絲的僥幸心理,故而甫一動手,他便已動上全力!
  或者說,在這等危急關頭,他已開始拼命!
  因為他清楚,面對陳汐這等對手,再不拼命,下一刻可真有可能殞命了。
  而雒少農可不想就這樣死在這里了!
  他是誰?
  他是帝域雒氏年輕一代的領軍人物,是萬眾矚目的絕世天驕,是封神之榜靈神境排名第三的存在,他的前程光明無量,他的道途令無數修道者艷羨,他怎可能甘心此時此刻將性命丟在這里了?
  絕不甘心!
  鏘!
  黑暗沉沉的靈烏神劍騰空,掀起一片黑色雷霆世界,裹挾著熾盛無匹的力量,騰空鎮殺而去。
  這一擊,將時空齏粉、附近神箓大陣都被震動,劇烈顫抖不已,可見拼命狀態下的雒少農,絕對不可小覷了。
  唰!唰!
  幾乎是同時,一側的翟俊、月如火也是從兩側一起出動,且出手毫不留手,全力以赴!
  他們同樣清楚,若雒少農敗了,他們也要跟著滅亡,故而根本不必任何人提醒,他們已做出拼命的打算。
  轟隆!
  月如火揮動煉魂古鏡,映照億萬坤離神焰,衍化一片火之汪洋,席卷而去。
  翟俊則祭出血色彎刀,挾帶無上神力,劈殺而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抬頭,淡漠的血眸中波瀾不驚。
  嗡~
  在其身后,浮現出一個熾盛絢麗的渾圓光輪,唯一神臺坐鎮于其中,釋放通天無量威。
  然后——
  一道劍氣宛如流虹掠空而去。
  天地頓時陷入沉寂,萬物顫粟無言,再次映現出大音希聲,大象無形的可怖場景。
  之前,雒少農便曾敗在這等神威之下。
  此刻,當他目睹這一幕,哪怕已施展出了拼命的全部力量,可心中依舊不可抑制地蔓延上一抹寒流。
  轟~
  一聲轟鳴,億萬光雨爆碎。
  沒有任何意外,雒少農再次被一劍劈飛,手腕虎口溢血,骨頭差點被震斷,唇角溢出一股血漬來,臉色難看到了極致。
  唯一神臺!
  這般境界實在太可怖了,冠蓋神靈至尊,碾壓一切同境界對手,神威不可度量。
  唰!
  幾乎是擊退雒少農的同時,又是一抹耀眼劍芒從陳汐掌中沖出,劃破蒼穹,似白虹貫日,煌煌浩大。
  “不——!”
  月如火眼瞳擴張,驚恐到了極致,他根本沒想到,雒少農竟會也敗得如此快。
  可如今,他想要收手閃避已是來不及。
  嘭!
  億萬坤離神焰衍化的火海被一碾而碎,猶如紙糊,不堪一擊。
  月如火只感覺如同被一顆彗星撞在身上,雙臂筋骨咔嚓咔嚓爆碎,煉魂古鏡脫手而飛,他整個胸腔更是猛地塌陷下去,七竅溢血,狠狠跌飛了出去。
  目睹這一切,翟俊嚇得猛地一聲尖叫,臉色因驚恐而扭曲,猛地扭身,就發了瘋似的,撕裂時空狂奔而逃。
  這樣一個在帝域有著“瘋子”稱號的蓋世天驕,此刻竟被嚇得屁滾尿流,六神無主!
  這一幕若傳出去,只怕整個帝域都得掀起一場軒然大波不可。
  可笑嗎?
  翟俊根本就沒想那么多,他的確怕了,徹底怕了,當距離死亡如此之近時,他才發現活著原來是一件多么幸運的事情。
  但很顯然,他已無法逃脫,山巔周圍的神箓大陣,天地間覆蓋的大羅天網,宛如銅墻鐵壁般,將他的退路斷絕。
  這一刻的翟俊,真真正正感受到了什么叫深陷絕境的困獸!
  他渾身哆嗦,臉色蒼白,瞳仁擴張,內心斗志已被無盡的恐懼淹沒。
  當看見陳汐那淡漠無情的血眸遙遙望過來時,就好像壓倒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般,讓翟俊終于扛不住,噗通一聲跪地,歇斯底里吶喊:“求求你,別殺我!別殺我!”
  之前,他跟著公冶哲夫一起叫囂,要讓陳汐下跪,要狠狠羞辱和折磨陳汐。
  而現在,陳汐一言未發,他卻主動跪地求饒,世事之無常,在這一刻顯現的淋漓盡致。
  噗!
  一抹劍氣閃過,翟俊的聲音戛然而止,他睜大眼睛,死死盯著遠處的陳汐,似猶自不敢相信對方竟會如此無情和果決。
  可最終,他眸子中的光驟然暗淡死寂,整個身軀轟然墜地,咽喉處多出了一個血窟窿,血漿如潮水汩汩而流,很快便匯聚成一片血泊。
  又一個出神帝域頂尖豪門的神靈至尊被殺!
  場中,已只剩下了遠處負傷的雒少農、月如火、公冶哲夫三人。
  這一刻的氣氛,肅殺、血腥到了極致,壓迫得人直喘不過氣來。
  陳汐卻仿似未覺,轉身,持劍在此步步前行,宛如一具不知疲憊,沒有感知的木偶。
  玄吾殘那斑駁殷紅的劍上,滴滴答答流淌著一縷縷血漬,讓得氣氛變得愈發迫人。
  “陳汐,我們可和你并無深仇大恨,你為何要往死相逼?”月如火大吼,再無法控制情緒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終于佇足,漠然道:“是你們逼我的。”
  聲音沙啞而低沉,在祖源之地時,他一舉擊潰月如火和金青陽,并未動殺手,在之前的對決時,他一舉打敗月如火、翟俊、金青陽等人,同樣并未動殺手。
  可惜,對方并不領情,也并不珍惜,反而拿甄流晴來脅迫他!
  如今……
  甄流晴也死了!
  這究竟是誰逼迫誰?
  一想到這,陳汐心中的悲憤和恨意又是一陣翻滾,難以抑制。
  噗!
  長劍當空,如驚鴻一瞥,似什么也沒發生,但月如火的頭顱卻是驟然拋開,血灑虛空。
  這一刻,雒少農的神色忽然變得平靜起來,抬頭看著陳汐,道:“你真要這么做?”
  陳汐不言,用行動告訴了他。
  轟!
  玄吾殘劍再次出鞘,宛如死神手中的鐮刀,每一次出現,都要帶走一挑亡魂。
  這一剎那,雒少農眼眸中忽然泛起一抹似自嘲般的光澤,又似乎是傷感。
  噗!
  出人意料的,自始至終,雒少農竟是沒有任何抵抗,神色沉默,宛如徹底放棄了求生之念,被這一劍徑直割斷了頭顱!
  嘩啦~~
  神血如瀑染空。
  這一幕,甚至令陳汐眼睛瞇了瞇,有些意外。
  也就在同時,忽然一張燦然獸皮騰空,衍化出萬靈朝拜、圣賢誦經等等宏大異象。
  眾生圣賢圖!
  它甫一出現,就亮光一閃,裹挾住雒少農的尸首,而后嗡的一聲,便化作一抹熾盛流光,劃破時空而去。
  這一切都發生太快,出乎陳汐意料,他可以確定,雒少農不止被自己切斷了咽喉,且神魂也被震碎,已和徹底暴斃沒什么區別,可是,為何又會發生這樣的事情?
  那一張獸皮,一定有古怪!
  陳汐不認識眾生圣賢圖,但卻絕對不會讓對方就此逃了。
  唰!
  幾乎下意識地,他左手一揮,掌指之間驟然爆射出三道金燦燦的銅錢,呈現品字型,狠狠朝那逃遁的眾生圣賢圖鎮殺而去。
  落寶銅錢!
  來自太上教主手中的無上靈寶,號稱可以落盡天下萬寶。
  嘭~~
  一剎那間,落寶銅錢爆綻金芒,彌漫一縷縷神秘的道紋,將那眾生圣賢圍困,兩者碰撞,爆綻出璀璨神輝,席卷天地。
  幾乎是同時,陳汐持劍劃破時空而去,欲要和落寶銅錢一起,一舉將那眾生圣賢圖鎮壓。
  “小家伙,不要自誤!”
  驀地,一聲蒼老威嚴的聲音從那眾生圣賢圖種傳出。
  伴隨聲音,這件來自雒氏的祖傳神寶大放光明,威勢暴漲,非但將落寶銅錢擊飛,連陳汐劈出去的一劍,都被無聲化解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下一刻,那眾生圣賢圖已是消失在時空中,徹底不見。
  “看來,這件寶物對雒氏而言很重要。”
  陳汐血眸冰冷,隱約知道,最大的原因有可能是不愿讓那一件獸皮神寶落入自己手中。
  至于雒少農能否復生,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。
  這個念頭在陳汐腦海中一閃,他的目光已落在了遠處那至今也無法掙扎起身的公冶哲夫身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