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8)     

神箓1711 直言不諱

在這一場戰斗中,公冶哲夫是第一個被擊敗,也是第一個重傷倒地不起的。
  在他胸前,有著一道斜長傷口,皮開肉綻,白骨隱現,觸目驚心,至今未曾愈合。
  因為那傷口附近,兀自殘留著一縷縷劍氣,不斷撕扯,任憑他百般努力,也是根本無法修復。
  但這對一尊絕世天驕般的神靈至尊而言,并不足以致命,真正讓他站不起身的,是體內的傷勢。
  太慘重了。
  所有筋脈崩碎,骨骼寸寸斷裂,體內宙宇更是混亂一片,瀕臨崩潰,若非他修道根基渾厚無比,只怕早已走火入魔。
  躺在地上這段時間,他不止一次地試圖掙扎起身,可最終卻是徒勞無力。
  這讓他驚恐、不安、憤怒、惘然,倉惶到了極致,他出身尊貴,本身更是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九名,修行至今堪稱是要風得風,要雨得雨,哪曾體會過這種無力凄慘的感覺?
  尤為令他絕望的是,他親眼目睹了陳汐斬殺雒少農、翟俊、月如火、金青陽、昆吾青、裴文的過程。
  看見他們被無情斬殺,看見他們臨死前那猶自不敢置信的痛苦神情……
  這一切,都宛如一場噩夢,刺激得公冶哲夫神色灰敗,面如土色,絕望恐懼到了極致。
  這輩子,他都沒見過像陳汐這般無情冷酷、肆無忌憚之人!
  更不敢想象,對于他們這些來自帝域頂尖豪門中的神靈至尊,陳汐竟敢說殺就殺,毫不留情!
  這世上,怎會有這種人?
  公冶哲夫悔恨得腸子都快青了,若有可能,他寧愿從沒見過陳汐,寧愿放棄這一場來自莽古荒墟的機緣,寧愿……不以甄流晴的性命為脅迫。
  可惜,一切都晚了。
  再后悔也沒用。
  這一刻,場中只剩下他一個人,而對面,陳汐正一步步走來,宛如一尊從尸山血海中走出的殺神,一對血眸冷酷無情得令人幾乎快要窒息。
  公冶哲夫激靈靈打了個寒顫,宛如看見一場死亡正在朝自己頭上降臨。
  他再忍不住叫出聲:“不要殺我,我保證,可以放了那女人的師尊……啊!”
  話未說完,就被陳汐揮劍,于剎那間將雙手雙腿齊齊斬斷,四肢俱都不存,鮮血若潮水般,瞬間在地面上蔓延而開。
  這種突如其來的劇痛,刺激得公冶哲夫再忍不住凄厲慘叫,聲音響徹云霄,令人毛骨悚然。
  他的臉頰都扭曲起來,滿頭銀發因沾染血水而變得骯臟,失去四肢的身軀在地面劇烈蠕動。
  換做誰看見這樣一幕,只怕都會不忍心了。
  但陳汐沒有,他的神色依舊漠然,血瞳依舊波瀾不驚,他只是俯瞰著地上的公冶哲夫,看著他慘叫,看著他渾身的傷勢不斷汩汩流血,仿似只有這樣,才能宣泄他心中的悲憤和痛恨。
  自修行至今,他從來都沒有如此痛恨過一個人,更從沒有像眼下這般折磨過任何一名敵人。
  但現在,他就這樣做了,一切只因為甄流晴!
  “陳汐……你……你敢如此折磨我,很好,哈哈哈,很好,總有一天你要為今日的行為付出十倍代價!”
  公冶哲夫宛如瘋子,神色猙獰扭曲,急促嘶聲咆哮,“無論你是誰,得罪了我公冶氏,這世上沒有人能活下去,沒有!”
  哧啦~
  陳汐收起玄吾殘劍,探手一抓,掌心噴薄出一股神霞,將公冶哲夫整個人籠罩。
  “你……你要做什么?有種你現在就殺了我!你不是要為那賤人報仇?來啊!”公冶哲夫驚怒到極致,厲聲咆哮不已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他聲音便戛然而止,幾乎同時,他的神魂被硬生生從軀殼中抽出,裹挾在神霞中,兀自憤怒尖叫、咆哮、辱罵。
  可惜這一切都未曾讓陳汐皺一次眉頭,神色依舊漠然如舊,他探手拿出一個玉瓶,將公冶哲夫的神魂收了進去。
  “我不會就這樣殺了你,那可太便宜你了。”陳汐冷冷撂下一句話,就將玉瓶以秘法封印,收了起來。
  轟隆~~
  而后,他袖袍一揮,一股洶洶神火燃燒,將公冶哲夫的尸骸瞬間焚化為灰燼,消失不見。
  至此,場中所有神靈至尊,全部伏誅!
  ……
  蒼穹十頭金烏盤桓,潑灑金燦燦的光,將云海、山巔、以及那一座古老的祖廟染成金色,神圣超然。
  可在這山巔上,卻是血泊遍布,到處狼藉,一具具尸骸橫陳其中,空氣中彌漫著嗆鼻的血腥味道。
  這一座屹立至今不知多少歲月的神山,這一片自古至今一直未曾被人踏足的凈土,于今日剛剛迎來了第一批修道者,便化為了一片修羅場,成為了一位位神靈至尊的埋骨地。
  一切,都因為貪念、仇恨!
  遠處玄主祖廟中,兀自飄來一縷縷芬香光雨,可混雜在那濃稠的血腥中,卻給人一種詭秘心悸的味道。
  風,在山巔呼嘯。
  一片寂靜,唯獨陳汐懷抱著甄流晴的身軀,靜靜坐在山巔,沉默著,似化身為一具泥塑的石像。
  他就這樣看著懷中的女人,看著她清麗恬靜的絕美容顏,看著她唇角凝固的那一抹發自內心的微笑。
  腦海中,恍惚之間,仿似又回到了以往,回到了大楚王朝,想起了初次相逢的一幕幕,想起了一路走來的風風雨雨……
  最終,這一切都定格在了眼前。
  可是,伊人已經香消玉殞……
  “噗!”
  驀地,陳汐張口吐血,臉色驟然變得蒼白。一對眸子中盡是痛苦、悲傷、惘然。
  之前因為甄流晴的死去,宛如一個晴天霹靂般,令陳汐方寸大亂,情緒失控,陷入一種極致的癲狂中。
  他不惜一切地殺敵,不惜一切動用了全部力量,更是刺激的他周身氣機變得狂暴,這所有一切都讓他心境大起大落,遭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劇烈沖擊,竟是傷到了自身,咳出血來!
  “阿彌陀佛,道友,還請珍重。”
  一道聲音響起,伴隨聲音,一襲月白色僧衣,腳踏芒鞋,手持枯木禪杖的圣子迦南,飄然來到了山巔,遙遙朝陳汐合十作揖。
  “你看了這么久,終于忍不住現身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頭也沒抬,漠然開口,聲音沙啞而低沉。
  從剛開始戰斗時,陳汐便已察覺到,一道晦澀的氣息一直在窺伺這片天地。
  毋庸置疑,那必然是迦南無疑,根本就不必猜測。
  “道友,你如今情傷方寸,氣機紊亂,若就此下去,只怕會有走火入魔之危。”
  迦南似并不意外陳汐早已察覺到自己蹤跡,神色一如往常的恬靜、堅毅、從容。
  “這不正合你的心意?”
  陳汐終于抬頭,漠然瞥了迦南一眼,然后指著遠處那玄主祖廟,道,“那一株帝皇級道根便在其中,你可以試試有無能耐奪取。”
  迦南沉默片刻,抬起眼眸凝視著陳汐,認真道:“我已經放棄了。”
  放棄了什么?
  自然是放棄了那一株帝皇級道根!
  這讓陳汐一怔,瞇著眼睛打量了迦南許久,道:“既然放棄,為何還要前來?”
  迦南似并不意外陳汐的反應,道:“下戰書。”
  陳汐眉毛一挑:“什么意思?”
  迦南道:“小僧希望,有朝一日可以和道友你正面一戰。”
  陳汐冷冷道:“現在的時機不正好嗎?”
  迦南搖了搖頭,神色一直恬靜、堅毅,聲音也一直平靜從容,似這世上沒有任何東西能夠影響其心魄。
  “道友,敢問是否介意讓小僧看一看那位甄姑娘的情況?”忽然,迦南話鋒一轉,開口說道。
  陳汐眸子中頓時泛起一抹殺機:“你什么意思?”
  迦南怔了怔,旋即便再次搖了搖頭:“道友誤會了,依小僧推測,這位甄姑娘體內應該是被公冶氏種了一道‘黑巫神蠱’,若是真如此的話,或許尚有一救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狠狠一震,他猛地起身,道:“若能治好她,那一株帝皇級道根讓給你也無妨!”
  “道友且莫心急,還請讓小僧一觀。”迦南平靜道,哪怕聽到陳汐的許諾,他那從容堅毅的神色也一絲未改。
  陳汐深吸一口氣,沉聲道:“好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幾乎是同時。
  帝域。
  一座通體彌漫著混沌之氣的古老祭臺上空,混沌一片,似天道初開,懸浮著一張錦繡燦然,宏大輝煌的榜單。
  那便是封神之榜!
  此刻,一尊尊偉岸而古老的身影盤膝坐在祭臺四周,眼眸緊閉,似一座座屹立此地不知多少歲月的雕塑。
  嗡~
  忽然,原本靜靜懸浮著的封神之榜猛地劇烈發出一陣奇異波動,大放金色神輝,將這片天地都照亮,刺目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“又發生了何事?”
  “封神之榜頻頻異動,這可不是什么好事,快快看一看。”
  那盤膝坐在古老祭臺前,宛如一座座雕像似的偉岸身影都被驚動,齊齊睜開了眼睛。
  這一剎那,就好像一尊尊天地主宰從沉睡中蘇醒過來,彌漫出一股股恐怖無比的威壓,席卷八方,直沖九霄!
  他們的目光,不約而同望向了那在蒼穹上正自不斷釋放金輝的封神之榜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