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4)     

神箓1712 未雨綢繆

封神之榜釋放金色圣輝,將蒼穹混沌照亮。
  它不斷波動,釋放出的氣息晦澀古老,充盈諸天大道之上,宛如至高無上的天道,有一種難以言喻的威嚴感。
  僅僅一剎那。
  那榜單驟然一頓,在蒼穹上鋪展而開,其上烙印著的一個個燦然名字,也是隨之徐徐展現而出。
  每一個名字,都璀璨奪目,熾盛耀眼,光沖斗牛,擁有著一股至尊般的威勢。
  “靈神境榜單?”
  “莫非……這等異變是發生在靈神境排名前百的靈神至尊身上?”
  祭臺四周,一眾偉岸而古老的身影詫異,他們見慣風雨,屹立至今不知多少歲月,可還是頭一次目睹這等異變了。
  “諸位可曾記得前段時間,封神之榜同樣發生異動,但卻僅僅持續一剎那,便恢復如初,當初我等皆都以為是有一件超脫天道之威的紀元神寶問世,但后來·經過查探,卻并非如此。”
  一名須發銀白,面容清瘦拙奇的老者沉聲開口。
  “那是因為什么?”
  “很簡單,在帝域之外,誕生了一位新的神靈至尊,原本實力似足可以躋身封神之榜靈神境之列,但卻不知出于何等緣故,卻最終又未能躋身榜單,故而引起了封神之榜異動。”
  “哦?可知道那年輕人是誰?”
  “還未查探出來,這一點倒是有些蹊蹺。”
  “一個神靈至尊罷了,連封神之榜都無法躋身,無須多關注,諸位且看看眼前這等異變,是否能推演出什么出來?”
  議論紛紛之際,一眾偉岸身影不自覺又將目光掃視蒼穹,落在了那封神之榜上。
  唰!
  也就在此時,在那燦然發光的封神之榜表面,一個名字驟然從中飛起,化作一抹金光,消失不見,宛如一顆隕落的彗星似的。
  “有人隕落了!”
  “誰這么大膽,竟敢滅殺封神之榜上的神靈至尊?”
  “隕落的是排名第五十四位的裴文,這年輕人可是帝域裴氏年輕一代的翹楚,卻沒曾想,竟就此夭折。”
  一眾偉岸身影怔了怔,有些意外。
  “這些年來,封神之榜上也不是沒有隕落的強者,可卻并沒有引起像今日這般的異動,莫非這裴文的隕落,還牽連著什么足以令封神之榜警覺的東西不成?”
  有人皺眉。
  唰!
  議論之際,那封神之榜靈神境榜單上,又有一個名字飛起,化作一抹金光消失。
  “排名第二十四的金青陽!這同樣是帝域巖金氏的一位少主,功高蓋世,其族中老祖將先天靈寶戍土杏黃旗也賜予他使用,可見對其有多么看重,可如今,竟也遭劫隕落。”
  一眾偉岸身影又是一驚,片刻之間,連續兩位神靈至尊隕落,這又意味著什么?
  不尋常!
  這些偉岸身影的臉色不自覺變得有些凝重。
  唰!
  不等他們推演出其中緣由,再次有一個名字飛起,化作金光消失在封神之榜上。
  “排名第十九位的昆吾青!”
  連續三位神靈至尊隕落,徹底讓這些偉岸身影動容,驚疑不定,甚至不少人已從地上起身,昂首仰望過去。
  神靈至尊!
  每一個都是蓋世天驕般的人物,萬千靈神境中,也難以誕生出一個來,可如今,卻在短短時間內,連續隕落三位神靈至尊,這樣駭人聽聞的事情,以往可從未發生過!
  唰!唰!唰!
  可讓這些個守護此地不知多少歲月,心境早已超然物外的偉岸古老身影再次震動的是,在接下來,再次又一個又一個神靈至尊的名字從榜單上消失。
  排名第十四位的月如火。
  排名第十二位的翟俊。
  ……
  當看見連排名第三的雒少農,排名第九的公冶哲夫也都齊齊隕落,那一剎那,全場陷入死一般的寂靜中,落針可聞。
  這些偉岸古老的身影,在這一刻也齊齊被震撼住,由內而外感受到一種駭然,心緒久久無法平靜。
  整整七位神靈至尊,在同一天內齊齊隕落,其中還有兩位躋身前十的存在!這若傳出去,整個帝域只怕都會陷入一場轟震中不可!
  “怎么會這樣?”
  “為何會發生這等事情?”
  “驚世駭俗!”
  直至許久,當確認封神之榜上再無一絲異動,一眾偉岸身影這才回過神來,原本因震驚而變得微微呆滯的神情,此刻已完全被凝重之色取代。
  他們很清楚,這等異變絕對會給整個帝域帶來一場風暴,會讓諸多頂尖豪門因此而震怒,那等后果,簡直是不敢想象!
  “究竟是誰,竟敢冒天下之大不韙,而殺害如此多年輕天驕?簡直是膽大包天,喪心病狂!”
  “查!必須查出究竟是誰做的!”
  “此事,還是速速通知那些隕落神靈至尊的族人吧,不能隱瞞,否則他們的怒火只怕會燒到咱們這里來,那可就麻煩了。”
  “殺劫頻現,封神異動,莫非……這上古神域又要亂了?這可不是什么好征兆啊!”
  這一天,一道道消息擴散而出,以一種本可思議的速度傳遍了整個帝域。
  幾乎是短短一天時間,整個帝域陷入一場軒然大波中,億萬修道者嘩然,無數古老道統為之震動。
  ……
  玄主神山之巔。
  一襲月白色僧衣的迦南坐地,堅毅恬靜的面容上泛著一抹圣潔的佛光,他仔細審視了甄流晴的身軀許久,方才輕輕一嘆。
  “甄姑娘體內的確是被種下了黑巫神蠱,真乃是一種古老秘術,存在于上一個紀元中,而今即便是整個上古神域,也極少有掌控此術者。”
  上一個紀元?
  陳汐皺眉,他并不關心這些,而是略帶希冀看著迦南,道:“迦南道友,那依你判斷,流晴她……可有復生的可能?”
  “很難。”迦南沉默片刻,這才道,“這種秘術一經施展,力量能夠滲透命格,操縱宿命,逆亂心智神魂,即便是擁有無上通天手段的大人物出手,對此也束手無策。”
  滲透命格,操縱宿命!
  單單是聽到這樣的字眼,就令陳汐心中一沉,知道這所謂的“黑巫神蠱”的確太過霸道,超乎想象。
  “這么說,流晴她……再沒有一絲復生的希望了?”陳汐臉色難看,心中又是涌上一抹難言的悲憤。
  迦南抬眼,平靜看著陳汐,道:“道友稍安勿躁,如今已確定甄姑娘并未徹底逝去,這也算一件慶幸之事,不是么?”
  陳汐一呆,猛地心中一震,是啊,自己怎么忽略了這一點?
  只要沒死,不就代表著一種希望?
  如此一想,陳汐眼眸越來越明亮,心中積郁的悲憤也是疏解不少,禁不住問道:“迦南道友,你既然認得此秘術,是否也知道此術究竟該如何解除?”
  “抱歉,依照小僧如今能耐,也只能夠暫時幫甄姑娘鎮壓住這一股力量侵襲,但卻并無徹底解決之法。”迦南歉然道。
  陳汐并未失望,目光反而愈發明亮,道:“如此就足夠了,只要能保證流晴不出事,以后總歸能覓到解決之法!”
  說到這,他似意識到什么,神色認真看著迦南,道:“我剛才所說不變,只要道友能幫我這個忙,那一株蘊生在玄主祖廟中的帝皇級道根便是你的!”
  迦南不言,他沉默許久,最終卻是拿出一盞青燈、一個蒲團、一串念珠、一個缽盂和一卷佛經。
  嗡~
  迦南雙手合十,寶相莊嚴,誦讀起經文,聲如晨鐘暮鼓,梵音禪唱,宏大無量。
  虛空中,一朵朵圣潔純凈的白玉蓮花悄然綻放,噴薄出一縷縷佛性光輝,將甄流晴整個身軀籠罩。
  下一刻,青燈、蒲團、念珠、缽盂、佛經……這五件佛宗圣寶,竟是衍化為五道璀璨慧光,涌入甄流晴的靈臺、眉心、咽喉、心臟、丹田無處位置,消失不見。
  一瞬間,甄流晴整個人都彌漫上一股圣潔圓滿的光暈,若非呼吸斷絕,眼眸緊閉,根本不似逝去之人,反而像熟睡了一般。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愈發振奮,萬萬沒想到,在自己最悲憤絕望的時候,事情竟會峰回路轉。
  噗!
  猛地,那迦南咳出一口血來,臉色都變得蒼白少許,但他神情依舊恬靜堅毅如故。
  “道友,小僧已經用‘菩提大慈悲心咒’輔助五圣之寶的力量,將甄姑娘體內的‘黑巫神蠱’之力鎮壓,十年之內,不會再發生什么意外了。”迦南微笑開口,似也如釋重負。
  迦南咳血,這讓陳汐心中一驚,立刻清楚,他必然是因為施法是損傷了自身。
  “多謝了。”
  深呼吸一口氣,陳汐認真拱手,心中充滿感激。
  他和迦南素不相識,更無任何交際,可對方竟主動現身,幫自己一個大忙,這讓陳汐心中也是動容不已。
  他可不知道,迦南鎮壓在甄流晴體內的那五件寶物,號稱“五圣之寶”,出自帝域佛宗五位擁有菩薩相位的大佛主之手,無一不充滿慧光佛性,價值之大,足可以和五件先天靈寶媲美!
  五件先天靈寶!
  這世上有誰在初次見面時,就舍得拿出如此大的手筆?
  ——
  ps:后天參加婚禮,這三天都2更,后來開始履行盟主們搞5更的約定。另外問一句,今年我這個單身狗要參加九場來自同學、發小、親戚的婚禮!這是不是間接證明碼字寫書很難娶到媳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