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7-0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7-0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7-05)     

神箓1714 咄咄逼人

陳汐神色沉靜,并未感到吃驚。
  從殺死雒少農他們那一刻時,他就清楚,當自己從這莽古荒墟離開時,必然會面臨諸多滔天麻煩。
  他都隱隱懷疑,如今雒少農、公冶哲夫、翟俊、月如火、金青陽、昆吾青、裴文他們背后的家族,只怕早已清楚了此事。
  甚至,不排除這些來自帝域的頂尖大勢力此刻早已出動,在那葬神海彼岸的鳳岐神城前布下了天羅地網!
  不過,陳汐對此并不畏懼,時至如今,除了圣子迦南之外,其他人根本不清楚究竟是誰殺了雒少農他們。
  而這對陳汐而言,就是機會,只要搶在對方查清楚此事之前脫身,便可以避免諸多殺劫臨身。
  也正因如此,陳汐才會從紫霄道宮返回后,一路馬不停蹄地離開,為的就是抓緊時間,離開這是非之地。
  “多謝前輩提醒。”陳汐拱手。
  “看來,你心中已有所籌謀。”
  守廟人若有所思地看了陳汐一眼,“如此便好,等離開此地,就抓緊時間將那一株帝皇級道根煉化掉吧,這樣一來,只要不是帝君境強者出動,世間再無人能威脅到你。”
  帝君境!
  便是祖神之上的一個大境界!
  像這般大人物,就宛如蓋世帝君,坐鎮上古神域諸多域境中,擁有了爭奪域主的資格。
  像雪墨域域主羽澈女帝,像北極域域主勾陳大帝,皆都是這等層次的存在。
  “這是自然的。”陳汐點了點頭,他也是如此打算的。
  以他如今的戰斗力,甚至都已不再畏懼祖神強者,但若碰上帝君級人物,就遠遠不夠看了。
  故而,提升實力,晉級祖神境便成為了當務之急。
  現如今陳汐早已凝聚出“唯一神臺”,修為臻至到了靈神境中的極限,獨步古今,冠蓋至尊,之前又獲取了那一株帝皇級道根,可謂是萬事俱備,只差一個時機,就能突破晉級,成就祖神之境。
  “你這家伙簡直是婆婆媽媽,有老祖我在,這小子想死都不是那么容易的,豈用得上你操心?”
  老白冷哼,很是不屑守廟人的舉動。
  對于此,守廟人又一次忽略了,他似早已對老白的性情了如指掌,都懶得與之對話。
  “既然如此,那你便行動吧。”守廟人已看出,陳汐比自己預想中要沉著許多,這讓他也是輕松欣慰不少。
  他是守廟人,見慣風雨,清楚掌控河圖傳承的陳汐,和莽古時期的玄一樣,其道途根本不是自己這樣的老家伙能夠指正的。
  他們的路,注定和世間任何修道者都不同,故而,只有他們自己去走。
  “前輩。”陳汐卻是忽然開口道,“不知您是否知道黑巫神蠱?”
  守廟人眼眸瞇了瞇,許久才搖頭道:“這等秘法乃是上個機緣所延存下來,你若想尋覓破解之法,或許只有前往帝域中走一遭。”
  帝域!
  陳汐心中一震,旋即深吸一口氣,拱手道:“多謝前輩指點。”
  “去吧,大道維艱,但道心不墜,足可勝天,珍重。”守廟人淡淡一笑,蒼老的容顏上盡是鼓勵之色。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。
  “老家伙,我可走了,你自己留在此地孤獨終生吧,哈哈哈……”老白卻是得意大笑起來,躊躇滿志。
  守廟人莞爾,搖頭不已。
  嗡~
  片刻后,一個造型古樸、通體金燦燦的神葫,載著陳汐一行人,破開時空,一瞬間就沖入那莽古荒氣覆蓋的區域,消失不見。
  “主上,此子若不夭折,這終極道途上,注定不會太寂寞了……”守廟人目送那神葫離開,許久才喃喃自語。
  旋即,他眉毛一皺,面容瞬間恢復波瀾不驚。
  也就在此時,那祖源神廟前的“生”“死”兩道門戶中,泛起一陣波動,一道道身影蜂擁從中沖出。
  那赫然是從祖源之地中逃出的一眾修道者,只是獨缺了雒少農一行人。
  尤為悲哀的是,他們這些逃出來的修道者,直至如今也還沒弄明白那紫霄道宮中究竟發生了什么。
  甚至,他們都根本不知道有“大道之門”的存在,自然并不清楚,在那玄主祖廟中,還有著一株比九品帝級道根更強大的帝皇級道根。
  但不管如何,他們終究還是安然脫身,相較于隕落于祖源之地的那些修道者而言,也算是一種幸運。
  ……
  從祖源神廟返回,要經過一片莽古荒氣覆蓋的區域,越過一片兇險四伏的亂魔境,方才能夠抵達莽古荒墟中,然后從莽古荒墟離開,橫跨葬神海,最終才能返回到鳳岐神城。
  而抵達鳳岐神城,才算得上是返回上古神域了。
  單單是這個過程,都起碼需要花費起碼一個月時間。
  此刻,在樂無痕掌控下的斬靈葫蘆中,猶豫許久,申屠嫣然還是沒忍住問了出來:“陳汐,你真的獲得了那一株帝皇級道根?”
  聞言,其他人也都紛紛把目光望過來。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,這個倒是沒什么好隱瞞的,以后樂無痕他們必然也會知曉。
  得到確切答復,樂無痕等人依舊不免心中震動,有些不可思議。
  “那……雒少農他們豈不是已經失敗了?”樂無痕追問道。
  “不錯。”陳汐沉吟片刻,最終還是言簡意賅地把發生在玄主神山上的一切敘述了一遍。
  當他說完,全場已是寂靜一片,雅雀無聲。
  所有人都睜大眼睛,面露驚駭呆滯之色,內心翻滾起一種前所未有的驚濤駭浪。
  甄流晴被害,陳汐怒而斬殺雒少農一行人,血染玄主神山之巔!
  這個消息簡直如驚天霹靂似的,震得樂無痕他們渾身僵硬,久久無法回過神來,若非這是從陳汐口中說出,打死他們只怕都不敢相信了。
  畢竟,加上雒少農、公冶哲夫在內,陳汐的對手可足足有七個,每一個都是排名在封神之榜靈神境赫赫有名的存在!
  而陳汐竟能夠單槍匹馬,怒斬群雄,這般逆天的戰斗力,就是傳到整個上古神域,誰又敢相信了?
  陳汐并沒有把自己在玄主祖廟中的經歷一一細說,也沒有透露,相較于斬殺雒少農一行人,他的戰斗力又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。
  也幸好沒說,否則樂無痕他們非被驚得瘋掉不可。
  這一次,老白倒是沒有出言譏諷,它優哉游哉地梳理著自己的羽翼,一邊用目光掃視著樂無痕等人,一臉的驕傲和滿足。
  似乎,它很享受這種眾人被震駭的感覺。
  直至許久,見樂無痕他們依舊沒回過神來,老白頓時感到無趣,不屑叫道:“真是一群井底之蛙,沒見過大世面,你們啊,還是太年輕!”
  樂無痕等人頓時驚醒過來,被老白嘲諷得臉色有些訕訕。
  “陳汐,接下來你打算怎么辦?”
  樂無痕深吸一口氣,面露一抹凝重,“殺了雒少農他們一行人,就等于徹底得罪了他們背后的勢力,此次返回鳳岐神城時,只怕……”
  “怕什么,按陳汐所言,如今也只有圣子迦南知曉此事,咱們就當不知道此事,誰知道是陳汐干的?”
  虞丘荊冷哼道,“我就不信那些老東西們敢不分青紅皂白,就對陳汐動手了!”
  其他人也都紛紛點頭。
  誠然,現如今除了他們和迦南之外,可再沒人知曉是陳汐干的此事,陳汐只要搶在那些大勢力查清楚真相之前離開鳳岐神城,暫時蟄伏起來,誰也奈何不了他。
  “真正的危險,有可能早已埋伏在鳳岐神城之前了。”樂無痕卻是輕嘆道。
  “不必擔心,因為雒少農他們一行人的隕落,咱們背后的勢力只怕也已被驚動,必然也會派出力量來接應我們,到那時只要陳汐跟隨我們一起,誰還敢懷疑到他頭上?”
  申屠嫣然微微一笑,清眸中泛起一抹自信之色。
  “不錯,不錯,有我們在,可也不畏懼那些勢力了。”其他人紛紛開口。
  若論個人戰斗力,他們自然不行,可若是對拼背后勢力,他們大多都不會畏懼了。
  畢竟,大家都是出身帝域頂尖大勢力,誰又能比誰差了?
  不過,這么做,就等于徹底和陳汐站在一條線上,若以后被雒少農他們背后的勢力查出真相時,他們自然也要為此承擔極大的風險。
  但很顯然,樂無痕他們此刻已打定了注意。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不禁松了口氣,感動不已,之前他之所以如實相告,也是要試一試眾人反應。
  若是樂無痕他們因此而忌憚和疏遠自己,那陳汐也不會怪罪他們,只會獨自離開,承擔這一切,只不過以后他們之間只能是陌路人,而不可能再做朋友。
  但很顯然,樂無痕他們并未這樣做,如此便足夠了。
  “諸位且聽我一言,這一次若能避開難關,就請斷絕和陳某的聯系,以免牽累到自己和背后的家族。”
  陳汐深吸一口氣,認真說道,樂無痕他們不惜承擔風險幫助自己,這讓他感動,但他自不會眼睜睜看著他們這么做了。
  “陳汐!你這是什么意思?看不起我們嗎?”虞丘荊臉色一沉,憤怒道。
  “虞丘兄,你別誤會陳汐,他只是讓我們在明面上和他疏遠關系,暗地里我們還是朋友,如此一來,我們彼此都可以將風險化解到最小。”
  申屠嫣然卻是看出了陳汐此舉用意,輕聲開口解釋了一句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二更晚上7點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