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1718 紛紛出動

這家伙瘋了嗎?
  當聽到陳汐那一句話,所有人都有些驚詫,難以相信自己的耳朵。
  包括樂無痕他們在內,心中也不禁狠狠一震,他們倒不是不相信陳汐的話,而是因為太信任了,反而擔心他孤注一擲,孤身和那些來自帝域的大人物們徹底撕破臉皮!
  那樣的話,哪怕是他們能夠請動身邊的長輩去出手,都可能無法救得了陳汐。
  畢竟,場中可還有一位來自雒氏的帝君境大人物坐鎮!
  “呵,沒想到這樣一個小家伙,骨頭倒還很硬。”
  有人冷笑。
  “一個不知道從哪里冒出的傻小子而已,不知天高地厚,還妄圖挑戰帝域大家族權威,簡直是不知死活。”
  有人不屑。
  “這一下,樂北游、申屠豹他們只怕都護不住這小子了。”
  有人幸災樂禍。
  不管在場眾人如何反應,這一刻的陳汐,顯得出奇的平靜,仿似渾然沒有察覺到空氣中彌漫而出的殺機。
  “這么說,你是打算負隅頑抗到底了?”
  翟云秋開口,森然無比,眸子開闔之間,殺機畢露,一股澎湃氣勢猶如風暴,轟然擴散。
  這是屬于祖神境的威壓,驚天動地,擾亂天經地緯,顯得懾人無比。
  “我只是在捍衛自己的尊嚴和底線。”
  陳汐淡然道。
  “尊嚴?”
  翟云秋哈哈大笑,充滿了嘲諷味道,“你一個靈神境小東西,有什么資格跟老夫談尊嚴?”
  陳汐平靜不語,跟這些眼高于頂,自視甚高的老東西也跟沒什么好談的了。
  “小家伙,看在樂北游道友他們的面子上,我最后給你一個機會,是接受還是不接受,只在你一念之間!”
  翟云秋沉聲開口。
  樂無痕他們齊齊看向陳汐,目光中充滿擔憂,他們這一刻也是心亂如麻,不知該如何是好。
  “諸位,還記得咱們之前約定么?剩下的就交給我了,以后……還請斷絕和陳某聯系,以免被牽連到。”
  陳汐傳音,溫聲安慰了一番之后,忽然轉身,直視著翟云秋,道:“有朝一日,我也會給你們這樣的抉擇,到時候,我會看看你們的尊嚴究竟只幾個錢了。”
  “混賬東西!不知死活!”
  聽著這充滿諷刺味道的狠話,翟云秋徹底被激怒,猛地一聲冷哼,大手朝前狠狠一抓。
  轟!
  時空爆碎,一只大手纏繞著縷縷祖靈神輝,宛如遮天之手,將陳汐四方八極的退路多封死,逃無可逃,避無可避。
  祖神境一出手,氣象絕對恐怖,攻擊之中隱隱呈現出“返祖歸真、萬物為御”的味道,似已掌控大道,成為道法之祖!
  “不要!”
  “該死!”
  “陳汐小心!”
  樂無痕等人皆都驚怒,憤然出聲,欲要出手相助,但卻被他們身邊的長輩死死攔住。
  這一刻,在場一眾大人物皆都冷笑不已,一只螻蟻而已,還妄談自尊,敬酒不吃吃罰酒,活該被鎮壓!
  唰!
  也就在此時,陳汐也出手了,掌指彌漫盛輝,掌心悄然浮現一座劍之世界,和對方硬撼。
  還未交鋒在一起,不少大人物們臉色就泛起一抹嘲諷,這小家伙還真是無知者無畏,居然敢和翟云秋硬拼。
  轟隆~
  光雨爆綻,驚天動地,這片區域的海水驟然被轟碎,裸露出一大片龜裂縫隙。
  幾乎同時,一道身影狠狠倒飛出去,衣衫破碎,唇角咳血,梳理得一絲不茍的頭都蓬亂起來。
  當看清楚那人的身份時,那些大人物們唇角的嘲諷頓時僵固,眼珠都睜大,難以置信。
  翟云秋!
  這怎么可能?
  要知道,翟云秋可是帝域翟氏中一尊祖神巔峰層次存在,這般人物,足可以碾壓任何靈神境強者,哪怕是神靈至尊,也只能勉強在他手上自保,但卻絕對無法撼動他!
  可如今,他居然在一擊之下,被震傷擊飛了!
  一下子,全場寂靜,在場這些大人物見慣風雨,經歷豐富無比,可哪曾見過這等匪夷所思的事情?
  煙塵彌漫,陳汐佇足原地,身影孤峻,孑然出塵,一對幽邃若淵的眸子里,漠然無情。
  看見這一幕,在場一眾大人物心中又是一陣震動,無法平靜,這小子明明是靈神境存在,怎可能擁有如此逆天的戰斗力?
  “混賬!”
  相較于其他人,那翟云秋顯得更是震怒,他根本沒想到,自己甫一出手,竟會栽了個跟頭,在這眾目睽睽之下,簡直讓他顏面盡失。
  轟隆!
  他再次出動,渾身神光轟鳴,直沖九霄,整個人宛如化身蓋世戰神,威猛睥睨到了極致。
  他大手遮天,鎮殺而下。
  可幾乎同時,一抹劍氣驟然乍現,輕易破開他的攻勢,令得他渾身寒毛都倒豎起來。
  不好!
  翟云秋下意識欲要閃避,但卻只覺手腕一痛,就被人牢牢箍住,骨頭差點被捏碎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他整個人就被掄了起來,而后像個木樁似的,被狠狠摜在地上,砸得地面爆碎,巖石飛濺,五官一片血肉模糊,忍不住出一聲凄厲若殺豬似的慘叫。
  然后,一只大腳狠狠踏在他身上,宛如十萬大山壓身,令得他幾欲窒息,再無法掙扎。
  這一次,在場一眾大人物們清清楚楚目睹了這一切,看見了陳汐輕描淡寫之間,就將翟云秋制服,看見了他像打樁似的將翟云秋摜在地上……
  嘶!
  沒來由地,不少人倒吸涼氣。
  所有人都再也坐不住,霍然起身,難以置信地看著這一切,臉上無不寫滿了震驚。
  一個靈神境年輕人,三下五除二徹底鎮壓了一位巔峰境祖神!?
  這在上古神域那無垠歲月中,只怕都找不到如此駭人聽聞的事跡吧?
  其實,他們皆都不知道,早在洞微真神境時,陳汐就曾和擁有祖神修為的太上教葉琰對戰,哪怕被追殺得頗為狼狽,可最終還是反敗為勝。
  而如今,陳汐早已今非昔比,不止擁有了“唯一神臺”,將修為走到了靈神境中的空前地步,更是在玄主祖廟中磨礪出了“玄心劍術”的核心奧義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若是翟云秋慎重一些,也不可能會敗得如此快了,偏偏他并不清楚這些,將陳汐當做了尋常靈神境看待,于是就淪落到了眼前這般下場。
  誠然,靈神境和祖神境之前是一道宛如天塹般的門檻,以翟云秋那祖神巔峰境的修為,甚至足可以無視任何神靈至尊。
  但可惜,陳汐如今已非真正意義上的神靈至尊,他如今的修為,或許可以稱得上是“冠蓋至尊”!
  “混賬!”
  “大膽!”
  “快快放了我家主人!”
  翟云秋此來,陣勢也堪稱豪華,不止乘坐了四頭神禽七尾火鳩拉著的青銅寶輦,且身邊還跟隨一眾神奴扈從,此刻看見主人受辱,這些神奴頓時驚怒,齊齊沖上來。
  嘭!
  陳汐一腳將翟云秋踹飛出去,而后掌指并用,唰的一聲施展出“海崖式”核心奧義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劍意如狂暴汪洋,又如億萬星辰河流被引動席卷而下,氣勢滔滔,浩瀚到了極致。
  一瞬間,那些神奴沖上來的快,去的更快,被洶洶劍意浪濤狠狠震飛出去,七零八落地跌在地上,咳血不止。
  “此子,已踏足追尋終極劍途的境界中!”
  這一下,一眾大人物終于看清楚,心中皆都震動不已,這樣一個驚艷逆天的年輕人,為何從未聽說過他的名字?甚至,封神之榜上都未曾有他一席之地?
  而看見陳汐神勇如此,還不等樂無痕等人振奮,就聽蒼穹上驀地傳出一道沉聲大喝:“諸位!這下你們都看清楚了,連翟云秋道友都慘白,雒少農他們必然是此子所殺!”
  開口的是公冶南離,一句話,就引起全場躁動,紛紛醒悟過來。
  那些來自雒氏、月氏、金氏、昆吾氏、裴氏……等等大勢力的大人物們這一刻臉色皆都陰沉如水,眸子中燃燒起熊熊怒火。
  不好!
  樂無痕等人心中咯噔一聲,終于色變,萬沒想到,在這等關頭,反而讓陳汐暴露了一切。
  可當他們目光望向陳汐時,卻現后者神色依舊沉靜,波瀾不驚,似早已預料到會出現這等情況一般。
  正如他們所料,陳汐的確已考慮到這一點,但這一刻,他已經完全不在乎。
  這世上,從無十全十美的事情,一些意外和風險隨時都可能生。
  就像這次,哪怕有樂無痕等人借助宗族勢力幫助自己,可面對這等局勢,也是取效甚微。
  再加上翟云秋等一眾大人物們咄咄逼人,步步緊逼,陳汐若再不奮力抗爭,可真就徹底完了。
  不過,眼下處境雖惡劣到了極致,但卻并未讓陳汐感到絕望,故而自不會就此亂了陣腳。
  “孽障!還不死來!”
  這一切說時遲那時快,當識破這一切,那公冶南離已是一聲大喝,乘坐九眼碧蟾從空中撲殺而下。
  他面容冷峻,冷眼如電,此刻含怒出手,宛如燃燒的一顆彗星從天而降,渾身都被無匹的祖靈神輝裹挾,耀眼熾盛,威勢駭人到了極致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5更送上,完成了對九月盟主的慶賀,接下來一段時間,會為夜沉盟主和x壕加更。
  另外,不少童鞋已經在猜測陳汐此次如何脫身,金魚只能說,請拭目以待。[本章結束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