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1720 一劍斷臂

這一剎,公冶南離終于色變,心中憋屈無比。
  以他如今的身份和實力,殺死一個靈神境簡直比捏死一只螻蟻還輕松,哪怕就是遇到神靈至尊,也根本不必放在眼中。
  可如今,在這眾目睽睽之下,卻偏偏在一個年輕人手中碰壁,這簡直就是一種莫大恥辱。
  但這一切在此時都已不重要,真正讓他憋屈的是,因為一個小小的疏忽,他自身境界被徹底壓制,完全喪失了身為一名祖神境的優勢。
  若擱在尋常,這也不算什么,哪怕境界被壓制,哪怕對手是一個排名在封神之榜靈神境前十的神靈至尊,他依舊不懼,甚至有信心將其拿下。
  可陳汐顯然不是那排名前十的神靈至尊可比,他的戰斗力更可怖,甚至可以用逆天來形容!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他只有先逃出這片葬神海。
  可很顯然,陳汐并不打算放過他。
  ……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劍意如潮,如海嘯,發出滔天轟鳴聲,阻擋在前。
  幾乎下意識地,公冶南離施展出全力,他祭出一柄雪亮如銀的戰刀,蒸騰億萬神輝,整個人大吼一聲,持刀劈殺而下。
  要破開這一片滔滔劍氣!
  要斬出一條通道!
  可僅僅一剎那,他便驚怒,在他的全力一擊之下,竟是根本無法撼動那一片如潮劍意,反而被其震得整個人倒退不止!
  這究竟是什么劍道?
  公冶南離心中震怒之極,目眥欲裂,若是恢復祖神境之力,他揮手之間都足以擊垮這一切阻礙。
  可偏偏地……他如今也只能發揮出靈神境的全部威能,在這等情況下,他又哪可能會是陳汐對手?
  嘭!
  下一刻,公冶南離便被震退,不得不閃避,徹底喪失了逃亡海岸之前的機會。
  “可惡!”
  他怒吼震天,奮力朝陳汐搏殺而去,他清楚,若再一味閃避,注定將徹底喪失所有優勢。
  “諸位,你們還不出手,更待何時?若此次無法鎮殺此獠,等他逃進葬神海深處,可就再沒有機會了!”
  幾乎同時,他傳音給遠處海岸上的其他大人物。
  轟!
  話音剛落,陳汐已是暴殺而來,一劍震得他渾身骨頭都差點散架,狠狠倒飛出去,再不敢分心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怎么辦?”
  “即便是我等進入葬神海,戰斗力也會被壓制,這樣可就危險了。”
  “難道真要在此守株待兔?我可有些不甘心啊。”
  “我們若一起動手,或許真有一些勝算,倒是可以試一試。”
  “不行,此獠既然可以在同一天內殺死雒少農等七位神靈至尊,戰斗力只怕已達到了靈神境中的極限,我們前去,若萬一遭遇什么不測,一切可都晚了。”
  “那該如何是好?難道眼睜睜看著這小東西在咱們面前逞兇?這若傳出去,整個上古神域只怕都會恥笑我等不可!”
  這一刻,來自帝域月氏、金氏、昆吾氏、裴氏的一眾大人物皆都有些猶疑不定。
  原因就在于,那葬神海壓制自身境界,又見識了陳汐那近乎逆天的戰斗力之后,讓他們也有些舉棋不定,沒有十足把握將陳汐擒殺。
  這一幕的確很令人氣憤,他們布下若大陣勢,可如今卻只能眼睜睜立在海岸上,不敢輕易涉足葬神海中,心中之憋屈也就可想而知。
  轟隆隆~
  遠處海域中,神輝爆綻,劍氣沖九霄。
  這時候的公冶南離已完全落于下風,被陳汐完全壓制,殺得他衣衫染血、披頭散發,神色扭曲,最終不斷怒吼連連,顯得極為狼狽和可憐。
  那等情景,讓岸上一眾大人物都看得心中膽寒,簡直不敢相信。
  堂堂一位名列封神之榜祖神境中的大人物,如今卻因為被壓制境界,被一個后輩小東西打得如喪家之犬一般,自然令人難以接受。
  “諸位,你們盡管動手,此地由老夫坐鎮,不必多憂。”
  正當那些大人物們心中猶豫不決的時候,一道淡漠低沉的聲音倏然響徹耳畔。
  這讓那些大人物心中一驚,但僅僅一剎那,他們的眸子就變得明亮起來。
  因為開口說話的,乃是來自帝域雒氏的“斗崇帝君”雒崇!
  “既然有雒崇前輩坐鎮,我等還猶豫什么?”
  “走,老子早憋了一肚子怒火,此次必須殺了此獠!”
  “行動!”
  下一刻,一道又一道威勢滔天的身影騰空,宛如一輪輪烈日冉冉升起,從四面八方朝那葬神海中破空而去。
  雖只有十余人,可竟給人一種千軍萬馬,黑云壓城的感覺,氣勢浩蕩迫人之極。
  “不好!”
  當看見這一幕,樂無痕等人又是一陣色變,心急如焚。
  ……
  噗!
  葬神海域中,公冶南離再次被擊飛,七竅溢血,面目模糊猙獰,渾身衣衫都破碎,簡直比叫花子都凄慘。
  他已經快氣瘋掉,憤怒得大吼連連,可在陳汐那干脆利落的攻擊下,卻根本無招架之力。
  對天發誓!
  他公冶南離修行至今,還從未吃過如此大的虧,還從沒有像這一刻般憋屈憤懣,這種感覺刺激得他渾身都幾欲炸開。
  相較于公冶南離,陳汐心中也暗暗吃驚不已,戰斗到此時,他已動了幾次殺手,可每一次都威能將這老東西徹底斬殺,有此便可想而知,哪怕境界被壓制,可想要殺死這樣一位祖神存在,可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  唰!
  陳汐再次持劍殺來,這次他已動了全力,欲要憑借“解牛式”的精準凌厲,一舉將公冶南離鎮殺,以此來敲山震虎,殺雞給猴看。
  “孽障敢爾!”
  可就在此時,一聲雷霆似的大喝傳出,伴隨聲音,一尊晶瑩剔透的玉鼎騰空,潑灑億萬濛濛光雨,呼嘯而至。
  陳汐皺眉,登時就看見,十余道神威浩蕩的身影此刻已是從遠處殺來。
  嘭!
  陳汐袖袍一揮,一股神霞化作匹練飛出,將那一尊白玉鼎震得渾身劇烈抖動,倒飛出去。
  趁此機會,陳汐再次朝公冶南離殺去。
  “找死!”
  “目中無人,著實囂張!”
  可很顯然,那些趕來的大人物們并不打算給陳汐機會,甫一抵達,就動用全力,祭出各種神寶,從四面被朝陳汐狠狠鎮殺。
  陳汐無奈,只能止步,持劍與之對抗。
  轟隆隆~
  轟隆隆~
  下一刻,這片海域電閃雷鳴,神寶縱橫,霞光擴散,時空都被打碎,經緯都被齏粉,直殺得天昏地暗,日月無光。
  那等駭人場景,直看得岸上眾人目不暇接,心中震撼連連。
  誰能想象,有朝一日,來自帝域各大頂尖勢力中的大人物們,竟會聯袂出手?
  誰又敢想象,他們所對付的,僅僅只是一個靈神境年輕人?
  無法想象!
  哪怕就是此刻親眼所見,也讓人們都有些無法接受,震撼得無以復加,倒吸涼氣不止。
  尤為令他們駭然的是,就是在這等四面楚歌,八方為敵的情況下,陳汐竟是一點不落下風,和那些大人物們拼得旗鼓相當!
  “無痕,這小子你們究竟是如何認識的?”
  樂北游神色凝重,忍不住再次詢問出聲,他著實被陳汐的戰斗力驚到了。
  哪怕因為借助了葬神海獨特的“氣場”,壓制了那些大人物們的戰斗力,可陳汐能夠辦到這一步,也足堪稱是獨步古今,驚世駭俗了。
  這一次,樂無痕直接就無視了他這位九叔。
  他目光緊緊盯著遠處戰場,心中只祈禱,陳汐能夠堅持到最后,甚至巴不得陳汐能夠宰掉那些老東西。
  不止是樂無痕,申屠嫣然、虞丘荊、顓臾水他們此刻的心境也大致如此。
  可不管如何,他們心中卻一直有著一抹無法揮去的憂慮,因為這里畢竟是葬神海,哪怕陳汐此刻能夠抵擋住一切,可若無法從此脫身,也根本就是白塔!
  ……
  這一刻的陳汐,恍惚之間,仿似又回到了玄主祖廟,回到了那棲魔嶺被三十六位絕世劍魂攻擊的處境中。
  只不過他的對手,卻換成了十余個來自帝域各大頂尖勢力中的大人物們。
  這些老家伙一個個戰斗經驗豐富,手段老辣,哪怕被壓制境界,可憑借他們所掌握的無上妙法和手中威能強大的神寶,戰斗力也是駭人之極,非那些沒有神智的劍魂可比。
  不過,這一切對如今的陳汐而言,都已不再具備威脅!
  嗡!
  驀地,在其周身,爆綻出一股沖霄神光,衍化為光輪,環繞其腦后,宏大、圣潔、熾盛。
  一尊神臺沉浮光輪中,宛如坐鎮萬道的基石。
  唯一神臺!
  一剎那間,陳汐威勢再次暴漲,多出一股冠蓋至尊,傲視萬古的睥睨之氣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他揮手之間,一道道劍氣猶如狂風驟雨,縱橫交錯,爆射擴散而出,每一道劍氣,無不蘊含無上殺伐之力,甫一出現,這片天地都陷入死一般的沉寂中。
  唯有一道又一道清越劍吟,似龍吟虎嘯,振聾發聵,激蕩九天十地!
  “唯一神臺!”
  “此子……竟已抵達這般無上之境!”
  “不好!危險矣!”
  這一剎那,岸上一眾修道者被震懾,駭然色變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求一下月票~~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