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1721 定界神珠

當看見陳汐身上蒸騰而起的那一道圓滿、圣潔、宏大的光輪,看著那光輪中不斷沉浮的神臺,全場震駭,失聲驚呼。
  唯一神臺!
  這可是傳說中的極盡之境,無上而圓滿,冠蓋神靈至尊,無可匹敵,千萬年間,千萬靈神境中,都不可能誕生出一位來!
  也正因為太過稀罕,故而成為了傳說,虛無縹緲,年輕一些的修道者們甚至都沒聽說過這等傳說。
  但海岸邊的那些大人物們不同,他們清楚這并非是虛無縹緲的傳說,而是真的!
  因為帝域之中,如今便有一位已知的神靈至尊,達到了這般無上地步,那就是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一的夜辰!
  一位來自帝域道院,充滿傳奇色彩的年輕人,號稱“天生神武”,享譽天下!
  在夜辰之前,沒有人確定,這世上是否還有第二個擁有“唯一神臺”的靈神境強者。
  可如今,當看見陳汐身上顯現出的宏大異象,所有人都確信,這世上居然真的有第二個這樣的年輕人!
  而這一下,眾人也終于明白,陳汐戰斗力為何會如此逆天了,擁有劍皇一重天的可怖劍道修為,又將修為臻至凝聚出“唯一神臺”的地步,這豈是那些神靈至尊能夠媲美的?
  這一刻,就連樂無痕等人也心生驚濤駭浪,他們早已清楚雒少農一行人是被陳汐所殺,可他們可至今都不知道,陳汐原來早已凝練出了“唯一神臺”!
  ……
  這一切說來慢,實則皆都在電光石火之間便完成。
  當陳汐動用唯一神臺之力,斬殺出千百道宛如狂風驟雨似的劍雨時,那些在四周圍攻的大人物們也都相繼色變,心生大震動。
  “不好!”
  “快走!”
  “在這等境界之中,我等已再無法與之抗衡!”
  他們驚怒出聲,下意識便做出決斷,果斷撤身而退,不再與陳汐硬撼。
  這畢竟是葬神海,壓制境界,之前他們都只能和陳汐拼個旗鼓相當,更何況是現在?
  故而,先行撤離無疑是當下最佳的抉擇。
  “想走?不可能!”
  伴隨著陳汐那淡漠肅殺的聲音,千百道劍氣呼嘯覆蓋而下,將四面八方退路覆蓋。
  嘭!嘭!嘭!嘭!
  一剎那間,可怖的碰撞聲此起彼伏,震蕩天地,一件件神寶被震飛出去,發出哀鳴。
  幾乎是同時,那些大人物們齊齊遭劫,要么被劍氣劃破胸腔,要么被震得咳血倒退,七零八落,顯得狼狽之極。
  這就是唯一神臺的威勢!
  那等可怖逆天的戰斗力,若非親眼所見,絕對難以想象,一位靈神境修道者竟有這等威勢了。
  唰!
  陳汐破空,趁此機會,欲要一舉將這些大人物屠戮,反正都已徹底得罪,這時候不殺個徹底,那才叫愚蠢。
  可就在半途上,陳汐心中驀地涌出一股難以言喻的悸動,如芒在背,感受到了一股致命般的威脅。
  也就在此時,一道淡漠低沉的聲音響起:“小東西,還想逞兇,簡直不知死活!”
  聲音中充斥無上威嚴,宛如帝皇發出的圣旨,一字一句,莫不帶著一股直抵人心,震蕩神魂的大氣魄。
  敲打在陳汐耳膜上,竟是震得他渾身氣血翻騰,渾身氣機都隱隱有紊亂的征兆!
  這可僅僅只是一道聲音所產生的威勢!
  不好!
  陳汐心中一沉,下意識猛地暴退,朝那葬神海深處掠去。
  他清楚,定然是那一直靜靜盤踞在海崖中央上的“斗崇帝君”終于忍不住出手了!
  而這一道聲音所充斥的力量,更是令陳汐清楚,若是在岸上遇到這等恐怖人物,自己只怕連掙扎的余地都沒有,必死無疑。
  逃了足足數萬里之海域,陳汐心頭的悸動這才稍稍化解,龐大的意念擴散而出。
  果然就發現,在那海崖之上,軀體若山巒般盤踞的蒼龍,此刻昂首而嘯,發出蒼涼威嚴的龍吟,驚動八方。
  而那位一直盤膝坐在蒼龍頭頂,渾身纏繞著一縷縷雷芒閃電,宛如帝皇般的身影,不知何時,已負手起身。
  他眸光如日月,通照萬古,雖屹立不動,但渾身所彌漫出的氣勢,卻令這方圓百萬里之地,齊齊陷入一種死寂的恐怖氛圍中,時空、光線、海水、塵埃、氣流……萬物都宛如在瑟瑟發抖,俯首稱臣。
  帝君一怒,伏尸百萬,流血漂浮。
  而雒崇,便是神境中的帝君!掌控萬道之力,擁有逆轉乾坤,御用天下之偉力!
  帝君境之下的存在,在他面前只能俯首稱臣!
  這就是帝君境的威勢,寥寥一句話,都足以驚退陳汐,隨意一站立,就能威懾百萬里乾坤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神色也凝重到了極致,渾身緊繃,這葬神海雖然壓制境界,可卻壓制不住來岸上斗崇帝君的攻擊。
  哪怕相隔數萬里之地,陳汐心中也一絲安全的感覺也沒有。
  相反,他心中危機縈繞,兀自悸動。
  趁此機會,那公冶南離等一眾大人物們早已狼狽返回岸上,此刻皆都臉色鐵青地遙遙望著陳汐,目光中的殺機無比可怖。
  剛才,若非斗崇帝君出動,他們差點就身隕,而今脫困,又返回岸上,恢復了原有修為,自是將陳汐恨到了骨子里。
  不過他們清楚,這一刻已不用他們動手,有斗崇帝君在,他們也再無出手的必要和資格。
  而對樂無痕等人而言,斗崇帝君的出動,無疑是最壞的一幕,令他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。
  這等人物若全力出動,對付陳汐,他……焉可能還有命在?
  這一刻,全場寂靜,不少人面露冷笑,神色間充滿憐憫,猶如看著一個將死之人,天賦再逆天又如何?唯一神臺又如何?在一尊帝君境面前,也不過一只螻蟻罷了!
  ……
  “過來。”
  這是斗崇帝君對陳汐說出的第一句話。
  “跪地自裁。”
  這是第二句。
  “本帝留你一個全尸。”
  這是第三句。
  其實,這原本是一句完整的話,可因為斗崇帝君的聲音中充斥一股難以形容的力量和威勢,字字如道音圣旨,反而給人一種極為震撼心靈的感覺,讓任何人都無法忽略每一個字中所蘊含的神威。
  隨著聲音落下,這片天地間驟然多出一股壓迫神魂,令人幾欲窒息的殺機。
  似只要斗崇帝君一怒,這片天地都會為之崩碎齏粉一般。
  這讓在場眾人又是一陣微微色變,尚且能保持冷靜鎮定的,也只有那些來自帝域中的大人物們。
  他們宗族中也不乏帝君級存在,早已清楚帝君境威勢有何等之滔天。
  可對遠在幾萬里海外的陳汐而言,這一刻,卻感受到了一種和其他人完全不同的壓迫。
  隨著這聲音落下,一股無形的偉力撲面而至,壓迫在他的身心上,震懾得他血液仿似要凍結。
  陳汐還是頭一遭遇到這等壓迫,簡直如被十萬神山鎮壓在身,渾身每一寸骨頭都幾欲崩碎,體內神魂都在劇烈顫抖。
  一剎那間,陳汐的臉色變得蒼白,隱隱扭曲,似在抵御著無法言喻的痛楚和壓力。
  轟!
  下一刻,一股磅礴的吸力涌來,似一只無形大手攥住陳汐身軀,產生一股無可匹敵的撕扯力量,將他整個人竟是帶飛,不可控制地朝海岸這邊踉蹌而來!
  這一幕,簡直是匪夷所思!
  明明斗崇帝君并未出手,可就僅僅“過來”二字,竟宛如擁有無上魔力一般,操控陳汐身軀,將其狠狠拽來!
  又像是這片天地都在聽斗崇帝君發號施令,在排斥陳汐,要將陳汐“搬運”至海岸上。
  這等無上手段,著實太過恐怖,驚得岸上眾人也都是心中凜然不已。
  可對此刻的陳汐而言,眼下的處境只能用無力和絕望來形容。
  他無法控制自己身軀,任憑如何掙扎,都竟無法掙脫那一股無形力量的枷鎖。
  什么唯一神臺,什么劍道修為,什么戰斗經驗……一切的一切,在這一刻竟都再無法發揮出任何一絲的效用!
  不!
  陳汐心中怒吼,渾身精氣神都如熔漿般燃燒起來,幾乎竭盡全力奮力一掙。
  轟!
  這片區域時空爆碎,似有一道無形力量被打破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一聲淡漠低沉聲音響起,寥寥一個音節,就讓這片時空重新穩固!
  同時,一股比之前更可怖的力場,將陳汐徹底鎮壓禁錮,渾身筋骨、**竅、體內宙宇都如被上了一道鐐銬,再難動彈一分!
  唰!
  下一刻,陳汐的身影就不受控制地掠起,以一種比剛才更快的速度,朝海岸那邊呼嘯而去。
  一萬里。
  八千里。
  五千里。
  ……
  距離越來越近,陳汐甚至都已經能看見清楚那岸上一眾大人物臉上的冷笑和殺機。
  能夠看見樂無痕他們那焦慮到極致,坐臥不安的模樣。
  同樣,也能夠看見海岸之上,那一道宛如帝皇般傲立在蒼龍頭顱之上的身影……
  不!
  陳汐內心怒吼,無比的憋屈和絕望猶如灼熱熔漿,席卷全身,可最終,卻是徒勞。
  歸根究底,這一次,他唯一錯就錯在,低估了一尊帝君境存在所具備的威力!
  面對這等恐怖存在,任何靈神境修道者,的確是只能任其宰割,而無力回天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天5更,為夜沉盟主慶賀,下一章7點半之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