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1723 霸道的大先生

申屠嫣然一句話,令眾人徹底明悟過來,仔細一想,也都釋然,心中原本對陳汐的擔憂也都是一掃而空。
  而陳汐也是心安不少,清楚借助樂無痕他們背后勢力的威懾,無疑可以幫自己化解不少難題。
  只要能從鳳岐神城脫身,到那時就真正是天高任鳥飛,海闊憑魚躍了。
  更何況,羽澈女帝身邊的神奴云擎,也同樣在鳳岐神城中等候,有他接應,無疑讓陳汐處境會更安全一些。
  ……
  斬靈葫蘆在茫茫莽古荒氣覆蓋的區域中穿梭,一路倒是并未再遇到什么兇險。
  只不過路途遙遠,以斬靈葫蘆的速度,也足足需要飛馳一個月余時間。
  趁此時機,陳汐倒也沒閑著,此次莽古荒墟之行,讓他所獲甚多,當將所獲東西清點清楚之后,連他自己也不禁一陣意外。
  毋庸置疑,那一株帝皇級道根可以算得上是價值最大的,除此之外,尚有八品道根三株,七品道根九株,六品道根十六株,五品道根二十七株……
  這些道根中,一大半都是殺死雒少農一行人之后,從其身上搜刮到的戰利品。
  除此之外,還有各種曠世神藥十余種,各種罕見神珍六十余種,各種丹藥三十七瓶。
  其他一些零碎的神材用途不一,林林總總也有上百種之多,不過價值相較而言,并不算多珍貴。
  上述這些收獲加起來,價值之大絕對堪稱是一個天文數字,無法想象,足以令任何修道者都眼紅不已。
  尤其是那各種品級的道根,更是一株比一株珍貴,隨便拿出一株,都足以在上古神域引起無數修道者哄搶!
  不過對陳汐而言,除了一小部分能用得上之外,其他大半都已引不起他多大興趣。
  這就是境界的不同了,在乞丐眼中,一籠熱騰騰的饅頭或許就是一頓豐盛無比的佳肴,可在帝皇眼中,大魚大肉都吃膩了,自然更看不上饅頭這等充饑之物。
  除了這些收獲之外,真正讓陳汐看重的便是那些從雒少農一行人手中奪得的先天神寶了!
  靈烏神劍。
  冥血戰刀。
  煉魂古鏡。
  血荒神鐘。
  龍元潛靈珠。
  青霓金骨傘。
  戍土杏黃旗。
  攏共七件,無一不是先天靈寶,無一不是來自地獄頂尖大勢力中的無上神兵,威名赫赫,各有神妙。
  而如今,隨著雒少農、翟俊、公冶哲夫、月如火、金青陽、昆吾青、裴文七位神靈至尊被斬,這些先天神寶悉數落入到了陳汐手中!
  價值無量!
  這任何一件先天靈寶拿出,都足以令任何修道者打破頭去爭搶,太過罕見和珍稀。
  而如今,整整七件先天靈寶落入陳汐手中,若是被其他人知道,只怕連那些通天大人物們都會坐不住,紛紛出手爭奪了!
  畢竟,這可是先天靈寶,可遇不可求,每一件都各具神妙,威能莫測,乃是天地間獨一無二的存在,根本無法煉制出來。
  不過對現如今的陳汐而言,這些先天靈寶卻是極為燙手,原因就在于它們皆都來自帝域頂尖大勢力中,每一件都赫赫有名,一旦祭出,必然會被人識破,那后果可是嚴重之極。
  起碼到那時,只怕人人都清楚,是他陳汐殺死了雒少農一行人。
  所以陳汐沒有任何遲疑,就將這些先天靈寶給藏了起來,在沒有能力去抗衡那些帝域頂尖豪門之前,他絕不會輕易動用這些靈寶。
  唯一讓陳汐憂慮的是,在斬殺雒少農之后,曾飛出一道眾生圣賢圖,將雒少農尸首帶走,這讓陳汐有些無法確定,那帝域雒氏如今是否已勘破了自己身份。
  總而言之,此次的莽古荒墟之行,收獲之大的確是超出了陳汐意料,但收獲這些機緣的同時,也帶給他諸多麻煩和危機,也算是福禍相依,就看他以后如何去化解了。
  “這些靈根以后倒是可以贈予其他友人,也可以哪來兌換一些必要的財富。至于那些神藥、神珍倒是可以供自己所用,無論是修煉,還是錘煉劍箓,都能起到不少妙用來……”
  清點完畢收獲,陳汐便將心思放在了沖擊祖神境上,相較于那些外物,他更看重的是自身道途的修行。
  晃晃悠悠,已經過去了多半個月。
  陳汐他們一行人乘坐斬靈葫蘆中,已經穿過莽古荒墟,抵達葬神海,不出意外,再過數日時間,便可以返回鳳岐神城。
  而在這段時間,鳳岐神城中的氣氛卻是肅殺一片,暗流涌動!
  ……
  鳳岐神城。
  云擎面色凝重,沿著街道朝遠處城門行去。
  “也不知是誰有這么大膽子,竟殺害了這么多神靈至尊,這下可麻煩大了。”
  “如今整個上古神域都在瘋傳此事,所有的目光都齊齊投放在了咱們鳳岐神城中,可謂是風雨欲來,風聲鶴唳啊。”
  “一天之內,整整七位神靈至尊隕落,其中還包括雒少農、公冶哲夫這等曠世人物,也不怪會引起這么大動靜,我聽聞,雒少農他們背后的勢力,已是撂下狠話,無論付出多大代價,也要將兇手滿門抄斬,挫骨揚灰!”
  “小聲點,如今的鳳岐神城已不同往昔,諸多帝域中的大人物早已紛至沓來,萬一觸怒了他們,那下場可就凄慘了。”
  一路上,到處都在議論,每個人臉上都寫滿了驚疑不定,令得城中氣氛顯得極為壓抑。
  云擎聽著這一切,神色愈發顯得凝重。
  早在十多天前,他便已知曉此事,當時也是震撼得無以復加,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。
  畢竟,無論是那雒少農、公冶哲夫,還是翟俊、月如火、金青陽、昆吾青、裴文等人,可皆都是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中的神靈至尊,享譽天下,名震八荒。
  可他們卻在同一天內齊齊隕落,這簡直就像個晴天霹靂,徹底轟動了整個上古神域,掀起無盡軒然大波。
  而這鳳岐神城,也成為了整個上古神域矚目的焦點,原因同樣簡單,因為雒少農一行人,正是從此地跨越葬神海,進入莽古深墟之后,方才齊齊殞命的!
  這一切……究竟是誰干的?
  這或許是所有修道者心**同的疑惑,因為葬神海獨特的限制力量,令得只有極少數靈神境強者才能進入其中,也因為莽古荒墟太過兇險,哪怕進入其中的修道者,也只有一小撮人能夠抵達祖源神廟。
  而想要進入祖源神廟,又要接受“生”“死”兩道門戶的考驗,方才能夠進入祖源之地,想要進入紫霄道宮,又要闖過白玉階梯彌漫的禁制之力……
  這一層層考驗、禁制、兇險疊加下去,令得那發生在大道之門中的一切,也是只有寥寥十多人知曉。
  最重要的是,至今那些進入莽古荒墟中的修道者,還有一部分人還未返回,而那些返回來的修道者,因為無緣進入紫霄道宮,對這一切也是一無所知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自然不可能有誰能確認,殺害雒少農一行人的兇手究竟是誰了。
  所以,每個人都在等待,等待那前往莽古荒墟的修道者們返回,等待從他們口中得到一個確切的答案。
  而在等待的過程中,帝域頂尖大勢力雒氏、公冶氏、翟氏、月氏、金氏、昆吾氏……等待勢力也是派出了一尊尊大人物,揣著無盡怒火抵達鳳岐神城中。
  不止是他們,包括其他一些進入莽古荒墟中的修道者背后的勢力,也都派遣有高手前來,無非是擔心自家子弟再遭遇什么不測。
  像樂氏、申屠氏、顓臾氏……等待。
  可以說,現如今的鳳岐神城,簡直就像個火藥桶,匯聚了帝域諸多頂尖大勢力中的大人物,陣容之強大,甚至足以用驚世駭俗來形容。
  這一切,都令得鳳岐神城中的氣氛變得愈發詭秘,風雨欲來,暗流涌動,壓抑之極。
  這些天籟,云擎將這一切都看在眼中,心中也是不禁替陳汐暗暗擔憂起來。
  “希望……不會是這小家伙干的……”
  云擎心中深深嘆息,他其實也不相信,以陳汐的戰斗力,能夠一舉滅殺雒少農一行人,可萬一呢?萬一真的和陳汐有關呢?
  之所以會讓云擎產生如此想法,還來源于這些日子所得到的一些消息。
  一些提前從莽古荒墟中返回的修道者,雖不確定是誰殺死的雒少農一行人,但卻透露出,在祖源之地時,陳汐曾得罪過月如火、金青陽、翟俊等人。
  若僅僅如此,倒也罷了,可是后來聽人說,陳汐還曾和公冶哲夫、雒少農之間有過矛盾和沖突。
  再加上,陳汐更是憑借自身之力,闖過白玉階梯,進入到了那紫霄道宮中,這一切都讓陳汐身上多了一層嫌疑的色彩。
  畢竟,進入紫霄神宮中的,除了雒少農一行人和樂無痕他們,便只有陳汐和圣子迦南了。
  基于這種原因,云擎才會如此擔憂。
  他甚至都敢確定,那些如今已匯聚于鳳岐神城中的帝域大人物們,只怕也早已將陳汐當做了嫌疑目標!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三更9點半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