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1724 太上圣祭祀

很快,云擎便來到了城門外。
  遠處葬神海風平浪靜,一望無垠,充盈著一股令人心悸的死寂力量。
  海崖之畔,分布著一道道身影,密密麻麻。
  一輛由四頭神禽七尾火鳩拉著的青銅寶輦,懸浮蒼穹之上,四周神奴拱衛,仗勢浩大,釋放迫人之威。
  云擎清楚,那是來自帝域公冶氏祖神巔峰境大人物公冶南離的座駕,名火鳩寶輦。
  咕咕!咕咕!
  一陣震雷似的蛙鳴響徹天地,那是一頭九眼碧蟾,體大如山,渾身烙印一縷縷金色的蚯蚓狀紋理,蒸騰神輝,有一股吞天般的氣勢。
  一位面容冷峻,須發如銀,氣勢森嚴的老者傲立九眼碧蟾之上,這是來自帝域頂尖大勢力翟氏的翟云秋,同樣是一位權柄滔天的大人物。
  往日里,像這等大人物絕對是難得一見,可此事,放眼望去,在場之中像公冶南離、翟云秋這等層次的存在,卻是隨處可見。
  他們分布不同區域,或乘坐華美的寶輦,或駕馭神禽,或端立云巔之上……身邊皆都有氣息強大的神奴扈從相隨。
  遠遠一望,這片天地風云變幻,時空凝滯,被一道道滔天氣息所籠罩,駭人之極。
  換做尋常人來此,單單是空氣中充斥著的一股股可怖威壓,都足以讓他們心驚膽寒,雙膝發軟。
  眼下場景的確很可怖,來自帝域的大人物們,宛如一尊尊霸主,于此刻匯聚在一起,那等陣容,絕非驚世二字能夠形容。
  不過,在云擎看來其中最顯眼的,當屬那中央海崖上靜靜盤踞著的一頭蒼龍!
  那蒼龍軀體若山巒,龍爪似垂天之刃,眼眸若日月,呼吸之間,風雷大作,隆隆而鳴,渾身彌漫出一股令人窒息的恐怖威壓。
  這頭蒼龍,起碼已擁有祖神境的道行,甚至還要更強大!
  遠遠一望,都令人心中發顫。
  而此刻,在那蒼龍頭頂,盤膝坐著一位老者,他渾身籠罩在一層熾烈的紫色雷芒之中,電弧流竄,令人難以看清其面容。
  然則其氣息之強大,卻貫通青冥之外,雖靜靜坐著,卻宛如帝君臨世,有一種俯瞰山河,掌控乾坤的威嚴感!
  他名叫雒崇。
  來自帝域古老宗族雒氏的一尊老古董,尊號“崇斗大帝”!
  換而言之,這位便是一位帝君級存在!擱在上古神域中,就是掌控一域之地的域主!
  帝君境!
  這般人物,擱在帝域之中,已算得上巔峰砥柱,足可以傲視天下祖神,擁有著滔天般的尊威。
  這一刻,不止是云擎感到心驚,在場其他大人物們的目光,也都有意無意地打量著那海崖之上的雒崇,眉宇之間隱隱有驚訝忌憚之色。
  似誰也沒想到,因為雒少農的隕落,帝域雒氏竟會派出一位帝君境老古董出動!
  畢竟,修為抵達帝君境,早已走到了修神之路中登峰造極的高度,尋常歲月里,千百年都可能不會現身一次。
  有此便可以看出,雒少農在雒氏中的地位何其之重要,因為其隕落,又讓雒氏震怒到了何等程度。
  “麻煩了!”
  云擎心中莫名其妙涌出一抹悸動和擔憂,眼前這等陣容太過駭人,如今陳汐身上又有重大嫌疑,哪怕最終證明不是陳汐干的,可誰又敢保證,這些大人物們的怒火不會傾瀉到他頭上?
  場中一片死寂。
  無人說話,所有的目光,都齊齊望向葬神海深處。
  他們在等待。
  等待一個宣泄怒火的真相!
  “嗯?”
  “那好像是帝域樂氏的斬靈葫蘆!”
  驀地,一聲輕咦響起,這一刻,在場所有的目光都齊刷刷望向了遠處。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心中忽然升起一絲心悸,從打坐中驚醒過來。
  幾乎是同時,樂無痕的聲音在遠處傳來:“諸位,遠處便是鳳岐神城了,做好準備,我們立刻離開斬靈葫蘆。”
  陳汐眉毛一挑,終于明白自己的心悸來自哪里了。
  他深吸一口氣,便長身而起,走出了房間。
  這時候,樂無痕、申屠嫣然、虞丘荊、顓臾水等人早已匯聚在一起,當看見陳汐時,皆都點頭示意。
  陳汐明白,他們也明白,遠處的鳳岐神城前,必然埋伏著一場空前危機,能否安然度過,就看他們接下來的行動了。
  嗡~
  神輝氤氳,光雨飛濺,斬靈葫蘆滴溜溜一轉,陳汐他們一行人倏然從中走出。
  “果然,人好多!”
  “翟氏翟云秋的火鳩寶輦,公冶氏公冶南離的坐騎九眼碧蟾……嘶!怎么可能,斗崇帝君也來了!”
  “情況有些不妙啊。”
  “看來,他們都已清楚了雒少農一行人隕落的消息。”
  遠遠望著那海畔上佇足的一道道身影,樂無痕等人皆都心中一凜,意識到情況比自己預想中還要嚴重不少。
  這時候,他們立足在葬神海中,距離岸邊已不足三千里之地。
  從這個位置,能夠讓陳汐清楚感知到,在那海岸旁邊所駐足的那些身影中,修為竟大都在祖神境之上!
  一個個氣勢直沖云霄,祖靈之氣擴散,顯得駭人無比。
  尤其是在那海崖中央位置,更有著一道令陳汐都心悸的氣息盤踞,毋庸置疑,那必然是來自雒氏的“崇斗帝君”雒崇無疑!
  面對這等浩大陣勢,令得陳汐眼眸也不禁瞇了瞇。
  “見機行事,千萬莫要露出馬腳!”樂無痕飛快傳音了一句,便帶著眾人朝前飛遁而去。
  在他們堪堪要抵達海岸時,一群氣勢滔天的大人物都是滿含笑意迎了上來。
  “哈哈哈,無痕你這小子可算平安回來了。”
  “九叔,原來是您來了。”
  “嫣然,此次你父親讓我來接你回去。”
  “阿荊,此次可有什么收獲?”
  一時之間,場面變得熱鬧起來,原來那些大人物們皆都是樂無痕一行人的長輩,早已在此翹首以盼。
  唯獨陳汐,倒是無人來迎,倒并非是真的無人,而是當他看見遠處的云擎欲要上前時,登時飛快傳音給對方,讓對方暫且裝作不認得自己,等化解了眼前危機,再相認不遲。
  云擎雖然心中疑惑,但也清楚陳汐如此安排,必然是有所考慮,不過他并未就此離開,而是立在一旁,默默關注著事態進展。
  “陳汐,我跟你介紹,這是我九叔樂北游。”這時候,樂無痕笑著扭頭,朝陳汐介紹道。
  樂北游是個儀態儒雅的中年,高冠博帶,氣度雍容,他原本含笑看著這一切,可當聞聽到陳汐名字時,登時眼眸一瞇,唇角的笑容也是變淡不少。
  “見過前輩。”陳汐神色不動地見禮。
  樂北游點了點頭,并未多說什么。
  樂無痕怔了怔,剛要說什么,申屠嫣然已是笑盈盈朝陳汐介紹道:“陳汐,這是我三伯父申屠豹,三伯,這次在莽古荒墟中,陳汐可是幫了我大忙。”
  申屠豹身姿健碩,面容粗獷,目光如電,聞言卻是哈哈大笑一聲,道:“嫣然認定的朋友,那就不是外人了。”
  陳汐笑了笑,同樣拱手見禮。
  虞丘荊、顓臾水等人也想介紹自己的長輩給陳汐認識,卻被樂無痕打斷道:“我們先離開這里,等進了城再好好聊。”
  說話時,他有意無意地掃了一眼四周。
  其他人頓時心知肚明。
  不過,就在他們一行人正欲踏上海岸,返回鳳岐神城時,驀地,忽然一道聲音在這熱鬧的氛圍中響起,顯得極為突兀。
  “諸位長輩,你們看,那就是陳汐!”
  樂無痕等人皆都身影一滯。
  下一刻,陳汐就察覺到,一道道目光猶如利刃似的,冷颼颼從四面八方鎖定在了自己身上。
  四周那原本熱鬧的氣氛,莫名其妙地變得沉寂下來,空氣中隱隱多出一抹肅殺壓抑的味道。
  “我們走,不用理會那么多。”
  樂無痕低聲傳音了一句,就要帶著眾人繼續前行,可接下來發生的事情,卻讓他心中一沉,不得不止步。
  因為就在此時,一輛由四頭神禽七尾火鳩拉著的青銅寶輦,猛地壓破云層,穿梭時空而至,擋在了他們之前。
  幾乎是同時,從寶輦中走出一位身披黑衣,面容冷厲,頭發梳理得一絲不茍的中年來。
  翟云秋!
  帝域翟氏中一位巔峰祖神境存在!
  他甫一出現,徑直無視了其他人,目光如刀子似的一瞬鎖定在陳汐身上,冷冷道:“你便是陳汐?”
  此話一出,在場所有目光齊齊匯聚于此,一股無形的壓力也是隨之蔓延而開。
  換做其他人,碰上這等帝域大人物,只怕早已被震懾得六神無主。
  但陳汐沒有,他神色波瀾不驚,從容點頭道:“不錯。”
  “三伯。”申屠嫣然在一旁蹙眉,低聲叫了一聲。
  申屠豹如夢初醒似的,點了點頭,看著翟云秋道:“云秋兄,還請讓一讓,有什么事情,等返回城中再說也不遲。”
  翟云秋冷哼道:“回城?到那時只怕就晚了!申屠豹你讓開,這件事不止我要問個明白,在場其他道友也想問一個清楚!”
  言辭強硬,咄咄逼人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四更11點半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