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4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4)     

神箓173 驅逐龍冥峰


  第一更!拜求收藏!另外感謝小丑巨的捧場支持!
  ——
  流云劍宗的入宗測試四大項中,骨齡和體質只要達到要求,就可以通過,因為這兩項皆是天生的,沒誰能改變,淘汰率并不高。
  也正因此,此次從南疆各大城池來參加入宗測試的年輕子弟,雖然有數十萬之眾,但通過骨齡和體質測試的也足足占了七成。
  這兩項,僅僅只是入門的基本條件。
  剩下的意志測試和悟性測試才是最為重要,也是淘汰率最高的兩項。通過意志和悟性測試的弟子,只有最為優秀的一百人,才能成為流云劍宗的內門弟子,甚至是真傳弟子。至于其他的,也只能從外門弟子做起。
  但是,誰又甘愿從外門弟子做起?
  這些從南疆各個地方趕來的少年才俊,無不是奔著內門弟子的名額來的,寧可淘汰走人,恐怕也不愿從最底層的外門弟子做起。
  而如果把意志和悟性兩種測試對比,又以意志測試最難通過,畢竟那玄巖幻魔陣,對身軀和心境都有著極為殘酷的考驗,不是誰都能捱下來的。而悟性則不同,類似于天賦,輕輕松松一測試,高下一目了然。
  像剛才,足足一千人進入玄巖幻魔陣,一炷香之后,才只有十三個人通過,其考核之嚴酷就可想而知了。
  意志測試如此重要,而華容能夠成為主持意志測試的長老,也充分證明,這家伙在流云劍宗的長老中,也是個權柄滔天的角色,威嚴崇高。
  但是此刻,當聽到那天地間如同炸雷般響起的一聲暴喝,在場所有人都驚呆了,竟……竟然有人敢罵華容長老“蠢貨”?
  不過,令所有人更吃驚的一幕出現了。
  華容剛才悍然出擊,氣勢如龍,手掌只差一尺就拍在陳汐腦門上了,這一擊若拍下去,陳汐的腦袋非變成爛西瓜不可。但是當聽到這聲驀然傳來的大喝,華容頓時面色一變,掌力回收,身影在半空不可思議地一扭,似靈蛇拔草,鷂子翻身,重回原地,整套動作快逾閃電,兔起鶻落,極為漂亮,就像剛才根本就沒有動手一樣。顯然,他對自己的力量的掌控,也達到了收發自如的極高境界。
  不過,華容此時的臉色已是變得驚疑不定,似是被剛才那一道充滿威勢的聲音嚇到了,怔怔出神,身上的滔天威勢蕩然無存。
  同樣的,陳汐的鎮定自若也引起了許多人矚目,因為他們發現,從華容出手,到此刻重回原地,陳汐的神情竟是沒有一絲變化,輕淡如云,平靜如湖,就像早已預料到會出現此刻的變數一樣。
  兩人的神情一對比,頓時被周圍眾人發現了一絲端倪。這一切,恐怕都是剛才那一道充滿威勢的聲音造成的吧?
  那人是誰?
  答案呼之欲出,能夠死死壓住華容的,在流云劍宗也只寥寥幾個人,像凌渡老祖、掌教凌空子、聞玄真人……
  一想到這,周圍眾人看向陳汐的目光頓時就變了,原來這小子,也是大有來頭啊,怪不得敢頂撞華容長老呢。
  陳汐把這一切都看在眼中,也知道剛才出聲的是誰,不過他卻不點破,就這么靜靜地望著華容。
  “哼,想不到你這家伙背后也有人撐腰,不過你也別囂張了,那小丫頭的名額我不要不就行了嗎?”就在這一片寂靜中,謝七巧突然開口道。
  “哦,那你準備要誰的名額?”陳汐悠悠問道。
  “這個你就不用管了,我等下一批,下一批沒有就下下一批,反正還有好幾萬人沒參加意志測試呢,總能選出一個。”謝七巧自認為很聰明地答道。
  她卻是沒想到,這話甫一落入周圍眾人耳中,頓時就惹了眾怒,這其中有正要參加意志測試的少年少女,有陪同子女前來測試的長輩、護衛……換做其他地方,他們也都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豈能受到了這口氣?
  “小丫頭,人在昨天在看,不作死就不會死,作死者必死無疑!”
  “欺人太甚,佛爭一炷香,人爭一口氣,今日不管你是誰家的子女,竟敢當著我等的面說出如此恬不知恥的話,今天這事就沒完!”
  “真是白癡啊,這話只能藏在肚子里,能說出口嗎?”
  各種大呼聲、怒罵聲轟然涌去,矛頭直指薛七巧,頓時這個十四五歲的少年懵了,她自幼嬌生慣養,萬般寵愛于一身,就像溫室里盛開的鮮花,哪里經歷過這種場面?
  “你……你們活得不耐煩了!你們可知道我是誰?”薛七巧漂亮的臉蛋氣得刷白,怒火攻心,愈發口不擇言。
  砰!
  一旁,華容面皮狠狠一抽搐,當下再不猶豫,面無表情走上前,抬手一掌打暈薛七巧,扭頭朝一名內門弟子說道:“把她送回謝家,好好管教管教,告訴她父親,我這次算是救了她一名,當年的恩情已經還清,以后兩不相欠!”
  當即,便兩名內門女弟子上前接過薛七巧,領命而去。
  做完這一切,華容面色慘然朝陳汐一拱手,傳音道:“我不知是師叔祖大駕光臨,華某罪該萬死,還望師叔祖原諒。”
  陳汐依舊神色不動。
  見此,華容知道,這次徹底踢到鐵板了,想要挽回一切也完全不可能了,一張老臉頓時變得暗淡無光,失魂落魄,轉身離開。
  “你要去哪里?”陳汐皺眉道。
  華容身形一僵,轉身驚喜道:“師叔祖可是原諒了華某?”
  陳汐搖頭道:“不是,我是想問,你走之后,誰來主持這意志測試。”
  華容心頭剛升起的一絲希望,頓時再次破滅,跌入萬丈深淵,苦澀道:“太上師祖已經安排人前來,至于華某……已經被剝取所有職務,被驅逐至龍冥峰懺悔思過。”
  陳汐再不多說,他對這家伙已經是厭憎到了極點,眾目睽睽之下就敢作奸犯科,藐視規矩,一言不合,就要朝自己下手,看來也是在流云劍宗內作威作福慣了,養成了跋扈專橫的氣焰,這樣的人,不吃點苦頭,永遠都不會有敬畏之心。
  兩人的對話皆是以傳音交談,周圍眾人只看到華容低聲下氣地說了些什么,然后神色變幻不定,時而沮喪,時而喜悅,最終卻是失魂落魄地扭頭離開。眾人看在眼中,頓時再次被震驚了一把,紛紛開始揣測起陳汐的身份來。
  “陳汐老弟,你果然在這里。”就在這時,遠處響起一聲爽朗笑聲,伴隨笑聲,一個長發披肩、眼眸若桃花的俊美中年,從遠處天空踱步而來,一步跨出就是百丈之遠,聲音剛落下,他已是來到了陳汐面前,正是青丘狐王。
  陳汐老弟?
  陳汐?
  聽到青丘的爽朗笑聲,周圍眾人幾乎是瞬間就猜出了陳汐的身份,無不是倒吸一口涼氣,暗暗震驚不已。
  原來是他!
  也對,也只有流云劍宗太上長老北衡的兄弟,才擁有如此如此滔天威勢,否則掌教凌空子來了,都不見得能驅趕走華容。
  想到這,眾人也隨之明白過來,剛才罵華容為蠢貨的,也必然是北衡無疑。
  不過,這俊美中年又是何人?流云劍宗有這么一號長老嗎?竟敢稱呼陳汐為老弟,這可是以下犯上啊!
  眾人的目光落在青丘狐王身上,疑惑不已。
  陳汐哪里會理會周圍的目光和議論,看到青丘前來,不由驚訝道:“青丘老哥,你該不會是來接管意志測試的吧?”
  青丘哈哈大笑道:“正是,我不僅接管了意志測試,還接管了華容長老的一切職務,成了內門后勤大總管,哈哈。”
  陳汐笑道:“那可真得恭喜老哥了。”
  “老弟說的哪里話,這次若不是因為你,我也不可能剛加入流云劍宗,就掌握一方權柄,掌教凌空子師兄如此做,也是為了撫平你心中的怒火啊,畢竟那華容做的實在太卑劣了,惹得北衡太上長老都是發怒不已。”青丘贊嘆道。
  陳汐摸了摸鼻子,道:“凌空子師兄太客氣了。”
  青丘狐王笑了笑,扭頭望向沐瑤,招手道:“沐瑤小姑娘,你今天表現不錯哦。來,這枚通過令牌我發給你。”
  “還有我,我也通過測試了。”沐文飛也站了出來,笑嘻嘻道。
  這小子從一開始就在旁觀,哪怕見到姐姐沐瑤受欺負,也是無動于衷,并不是因為冷血,而是他知道,自己的陳汐大哥肯定會出手相助的,他只需站在一旁看這個華容長老如何倒霉就行了。
  果然,這一場熱鬧看下來,的確是令他大呼過癮,心中也是渴望著,有朝一日能成長為陳汐大哥那樣的人物,自己不用出手,就有人幫自己搞定一切!
  “你這小子,熱鬧看得過癮吧?”陳汐笑罵了沐文飛一句,然后朝燕青霓拱手道:“這次還得多謝燕姑娘出手相助,多謝了。”
  燕青霓眨了眨清眸,嬌笑道:“太上師叔祖,這是弟子的分內之事,您這一聲謝謝,弟子可是擔當不起啊。”語聲嚦嚦,軟糯嬌柔,蕩人心魄。
  陳汐暗呼一聲厲害,這女人一句玩笑話,看在別人眼中,倒像是跟自己挺熟一樣,這叫什么?這叫借勢。不過,他卻不好多說什么,畢竟人家剛才也幫了自己的忙。
  “利用就被利用吧,起碼自己還有利用的價值……”陳汐自嘲不已,想起了北衡,他如此照顧自己,何嘗不是另一種“利用”?
  “哦,原來還有這回事。”青丘笑吟吟掃了一眼燕青霓,點頭道:“以后若遇到麻煩,就來青丘峰找我就行了。”
  燕青霓心中頓時大喜,臉上卻是恭敬道:“多謝青丘長老栽培。”如今青丘替代華容,掌管內門后勤,權柄也是極為顯赫,能跟他建立一層關系,她也是夢寐以求的。
  這就是‘借勢’成功了,借陳汐的勢,博得了青丘的一絲認同,對她日后在宗門內的地位提升,自然會有著極大的補益作用。
  “老弟,受人之托,忠人之事,如今我掌管意志測試,可不敢再跟你閑聊了。”青丘笑道:“待有空暇,我再去恪心峰找你喝酒。”
  陳汐點頭道:“老哥盡管忙,我正要待他們姐弟去測試一下悟性。”
  他正待轉身就走,猛地看到,那獵戶少年祝尋還立在那里,雙手攥著自己破舊的獸皮衣裳,不知所措,似是不知該如何是好了,見自己望過來,他連忙抬起黝黑質樸的臉膛,一雙干凈單純的眼眸里透著一絲請求,一絲渴望。
  這是怎樣一種眼神?
  不甘于清貧?
  不甘于平凡?
  亦或是,渴望著擺脫命運枷鎖,再不讓自己,以及自己的家人遭受他人的鄙夷唾棄?
  ——
  PS:這章本來上午已經碼出2000字,但是看了“見證復興”兄弟的帖子,頓時決定,刪了重寫,嗯,很感謝有這樣看書仔細,能夠批評指正我的兄弟,拜謝拜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