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1732 娘娘

紫霧蒸騰,伸手不見五指,詭異的寂靜中,透著無盡的殺機。
  這一刻,連老白和羽澈女帝的神色都嚴肅起來,不敢掉以輕心,這畢竟是一尊道主所布下的禁制,太過可怖。
  嘩啦~~
  紫霧翻滾,將他們一行人身影淹沒。
  陳汐卻似早已胸有成竹,踩著奇特的步伐,時而迂回,時而停頓,時而飛速前掠。
  在這個過程中,不時浮現出雷霆閃電、火山海嘯,更有斷裂的時空深淵橫亙,遠古神魔的吶喊響徹,滂沱神血傾盆而下,森然白骨神尸堆滿大地……
  每一種景象,都代表著一種致命殺機!
  不過在陳汐的帶領下,這些殺機總是與他們一行人擦肩而過,險之又險地被避開。
  一路上,倒是有驚無險,可即便如此,依舊令得老白和羽澈女帝神色凝重,警惕到了萬分。
  他們皆都很清楚,此次若不是陳汐帶隊,只怕早已觸動著一座神禁,降臨無盡殺劫了。
  直至后來。
  前方景象愈發可怖,時而浮現星空黑洞,吞噬八荒,時而有億萬星辰齊齊爆碎,光雨耀眼,整個宙宇都隨之湮滅……
  那并非幻象,乃是真實發生,只不過陳汐一行人早已在這些發生之前險險避開,否則卷入其中,后果著實不堪設想了。
  這一刻,連陳汐的神色都變得凝重,眸子開闔之間,神光轟震,流溢出駭人的光澤。
  這一座神禁的確太過滲人,若是硬拼,帝君境存在只怕都得隕落了!
  也怪不得那靈璣神宗直至如今,也未能將這一座神禁破除,若無通天般的符道修為,或者擁有道主層次的無上修為,根本就難以逾越此地一步。
  這讓陳汐的行動越來越慎重和小心,有時甚至一個時辰都不曾邁進一步,有時則一瞬間就行進上萬里之地。
  此時的他,就像具備未卜先知之能,穿梭在殺機四伏的絕境中,欲要走出一條生路來。
  轟!
  兩天后,前方驀地沖出一頭通體銀燦燦的神猿,高達百丈,手持一根雪白獸骨長矛,橫空暴殺而來。
  這片時空驟然爆碎,那可怖的殺氣令陳汐呼吸都是一窒,面露震驚之色。
  “羽澈,出手!務必在六十息之內殺死它!”
  陳汐飛快傳音,聲音中透著一抹焦急。
  鏘!鏘!
  不等陳汐聲音落下,羽澈女帝已是悍然出手,犁天神劍和阿鼻濁劍化作兩道驚虹,呼嘯而去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這里宛如天崩地裂,熾烈的神輝爆綻擴散,逼迫得陳汐的身影都踉蹌倒退不止。
  下一刻,羽澈女帝竟是夜被震得退回來。
  “不堪一擊,速速受死!”那銀色神猿不屑冷笑,聲如驚雷,震蕩神魂。
  轟!
  它大臂一揮,白骨長槍碾碎虛空之脊梁,再次暴殺而至。
  羽澈女帝臉色凝重,深呼吸一口氣,已動用全部修為,和對方廝殺在一起。
  一時之間,劍氣縱橫,槍影幢幢,直似要將這里打碎、齏粉,化為滅絕之地。
  要知道,羽澈女帝可是一位帝君存在,那銀色神猿竟能與之分庭抗禮,可想而知有多可怖。
  “不行,若再殺不死這頭孽障,那一道生路便會徹底消失……”陳汐面色陰沉如水,心中焦灼。
  這一場戰斗,他無法插手,甚至一旦被席卷其中,都會立刻被擊殺當場,毫無反抗余地。
  就在此時,老白忽然開口:“女娃娃,斜刺星斗納海川,氣游北海斬坤皇。”
  場中,羽澈女帝渾身一震,猛地身影一展,犁天神劍斜刺入空,劍刃道懸,若垂掛而下的一泓海川,同時,體內神力若咆哮驚龍,匯聚于掌指之間,猛地一震。
  唰!
  一剎那間,犁天神劍氣勢陡然暴漲,轟的一聲,硬生生將那銀色神猿震得倒飛出去,發出一聲驚怒吼叫。
  這讓羽澈女帝都有些難以置信,因為擱在以往,她絕對辦不到這一步了。
  不等她反應過來,老白的聲音便再次響起:“兵斗分割上清天,一氣造化鐘神秀。”
  鏘!
  羽澈女帝幾乎下意識,御用掌中神劍當空劃出一道弧線,似將陰陽分割,卻呈現出一股圓滿的森嚴氣象來。
  噗!
  這一擊之下,竟是斬落了那銀色神猿的一條臂膀!
  神血飛灑,銀色神猿驚怒交加,咆哮連連,似也不敢置信,顯得暴躁無比。
  這一下,陳汐總算是看出一些門道,老白所說的,并非具體的招式,而是一種御用體內神力的一種獨特法門,正是這種法門,令得羽澈女帝對自身神力的掌控,于剎那之間明顯提升了一個層次,威勢也是隨之暴漲,方才達到了這般驚人的效果。
  “玄冥二陰融五府,銳氣掃罡沉玉門。”
  “九霄碧落混元勁,吞吐神英氣自來。”
  “妙云關,三玄亭,蛇形八極扶搖根,磐龍驚鳳!”
  老白語速飛快,道出一句句玄妙晦澀的法訣,在這等指點下,羽澈女帝越戰越勇,勢不可擋,將那銀色神猿殺得潰敗連連,神血飆射,竟是毫無招架之力。
  而陳汐在一旁也看的也是咂舌不已,萬沒想到,老白這只驕傲、得瑟、自戀、嘴巴又損的老鳥,竟可以指點一尊帝君作戰,且儼然一副指點江山,風生水起的架勢。
  “看來,這老家伙肚子里也藏著不少東西啊。”陳汐若有所思。
  噗!
  一聲驚天嘶吼,那銀色神猿頭顱被一劍斬落,拋灑空中,整個龐大如山的身軀轟然墜地。
  擱在外界,這頭銀色神猿足可以和帝君境存在并駕齊驅,叱咤八方,可如今,卻是干脆利落地被羽澈女帝所斬殺。
  這一刻,羽澈女帝也怔住,有些不敢置信這一切是自己所為。
  “哼,老祖我只是略一施展雕蟲小技,便把你們驚成這般模樣,你們啊,還是太年輕。”老白得意洋洋開口。
  僅僅一剎那,那銀色神猿的尸骸便化作一縷青煙,倏然消失場中,若非親眼所見,都讓人懷疑剛才的一切是否是虛幻的。
  目睹這一幕,陳汐神色都讓變得凝重,道:“快離開這里!”
  唰!
  說話時,他身影一閃,已是朝前沖去。
  羽澈女帝自不敢怠慢,連忙跟了上去。
  轟隆~
  就在他們剛一離開,這片天地陡然塌陷,化為了一片虛無深淵,萬物不存!
  可想而知,若他們再晚上一步,必將遭劫了。
  接下來的路途上,倒是再無像銀色神猿這等兇獸沖出,只不過卻是愈發兇險來。
  堪稱步步殺機。
  一路上,連陳汐都有些心驚肉跳,根本不敢有任何的分心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原本還打算向老白請教一番的羽澈女帝,也是強忍著沒有開口,以免打擾到陳汐了。
  只不過在心中,她已是暗自決定,找個機會一定得跟這只老鳥好好談一談。
  剛才對決那一頭銀色神猿時,她的確有些震撼,因為老白所指點的法門,不止令她對神力的御用提升了一個層次,連同她原本滯留許久的修為境界,都隱隱有一種松動突破的跡象。
  這對她這等層次的修道者而言,簡直比獲取一場大機緣還要寶貴許多。
  “到了。”
  陡然,陳汐長吐了一口濁氣,輕松出聲。
  說話時,他朝前一邁步,眼前景象頓時一變,出現一片清幽山林,神曦氤氳,非常的寧靜、祥和。
  初看之下,這片清幽山林雜亂無章,還有許多草木,不仔細看還以為是雜草野花。
  實則,那都是一株株罕見神藥,生長在林中,蒸騰著一縷縷芬香光雨,異常的圣潔。
  不過陳汐敏銳注意到,那些神藥四周皆都有禁制波動,明顯是被人栽種于此。
  除此之外,林間有著一條青石小路,蜿蜒幽邃,通往深處,渾然看不見盡頭。
  這里的氣氛很靜謐,空氣中透著一股令人心靜的祥和氣息。
  不過令陳汐心驚的是,抵達此地之后,意念感知之力竟收到了一種無形力量限制,竟只勉強能感知千丈范圍!
  不知是陳汐,連羽澈女帝也是如此,這讓原本略微放松的她,也是再次警惕起來。
  這神禁都如此強大,可想而知盤踞在此的那位“高人”何等之強大,萬不能掉以輕心了。
  “這里……很不尋常!”
  這一刻,甚至老白都一反常態,罕見地變得凝重無比,“若老祖我猜測不錯,咱們只怕已不在上古神域中!”
  什么!
  陳汐和羽澈女帝齊齊一驚,不在上古神域?那又會是在哪里?
  “總之,還是小心為妥,能擁有這般扭轉乾坤手段的,可絕不會是尋常人物了。”
  老白提醒了一句,但下一刻它就原形畢露,嘿然道,“當然,有老祖我在,足可以讓你們逢兇化吉。”
  陳汐和羽澈女帝互望一眼,皆都對這只老鳥徹底無語了。
  “沒想到,時隔多年,又有道友能夠前來于此,還請隨我前來。”
  忽然,一道溫煦的聲音響起,伴隨聲音,一頭渾身彌漫著圣潔之光的白鹿騰空浮現,它通體雪白,纖塵不染,頭生獨角,神駿非凡。
  甫一出現,便朝陳汐一行人微微頷首,便轉身,抬步朝那一條林間青石路上行去。
  陳汐等人登時心中一凜,之前,他們可是一點都沒察覺這頭白鹿究竟是如何抵達的!
  太過神秘。
  這處區域處處透著一股令人心生敬畏的氣息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1:今天4更,2章是正常更新,1章是補前天的,1章是額外補償大家的。
  Ps2:明天符皇開書2周年,爭取5更,一方面為沉沉盟主慶賀,一方面也為符皇2周年慶賀。
  Ps3:另外,月底之前,會把剩余的2個盟主更補全了。
  最后,拜求一下月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