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1733 異象驚世

小師弟?
  在場眾人皆都愕然,他們什么時候得罪過神衍山親傳弟子?
  經歷了剛才的震駭之后,他們已通過彼此意念傳音,了解到了巫雪禪身份。
  可也正因如此,當聽到巫雪禪這句話時,他們才會反應如此之強烈。
  不過很快,他們就激靈靈打了個寒顫,巫雪禪身上擴散出的氣勢太可怖,如淵如獄,磅礴無量,令他們呼吸都為之一窒。
  就在眾人驚疑不定的時候,巫雪禪已是一步跨出,倏然來到了陳汐身前。
  “小師弟,抱歉,路上被一些不開眼的家伙耽擱了不少時間,所以來晚了。”
  面對陳汐時,巫雪禪卻是一臉歉然。
  嘶!
  在場眾人倒吸涼氣,頭皮一陣發麻,萬萬沒想到,這個陳汐居然會是巫雪禪的小師弟了!
  不止是他們,斗崇帝君也沒想到,臉色驟然一變,這怎么可能?神衍山什么時候多出了一個名叫陳汐的親傳弟子?
  “我沒事。”陳汐搖頭。
  巫雪禪上下打量了一眼陳汐,忽然眉頭一皺,嘆了口氣,拍了拍他肩膀道:“委屈你了,不必再擔憂,有師兄在。”
  寥寥一句話,令陳汐心中不禁一暖,感受到了一種久別的同門之誼。
  “這怎么可能!”
  驀地,有人大叫出聲,卻是那公冶南離所發出,他眼睜睜看著這一切發生,眼睜睜看著陳汐一而再再而三的逃過一次次殺劫,心中直憋屈得快要咳血。
  是啊!
  這怎么可能?
  其他帝域大人物們也都無法接受這種局面,之前眼見陳汐就要伏誅,卻殺出來一個羽澈女帝,然后羽澈女帝也被斗崇帝君壓制之后,又殺出來一個神衍山大先生!
  這連續的變故,讓得他們如何能接受了?
  “剛才,就是你讓我小師弟下跪的吧。”忽然,巫雪禪轉身,清奇拙樸的容顏上已是一片冷然。
  他眸光蒸騰神輝,若日月照山河,冷冷鎖定公冶南離。
  “是又如何?難道你神衍山還敢和……”公冶南離硬著頭皮,厲聲開口。
  不斷說完,他渾身猛地一震,咔嚓一聲,雙膝骨頭直接崩碎,噗通一聲,在眾目睽睽之下跪倒在地!
  自始至終,別說是他,連其他人都沒看到巫雪禪是如何出手的。
  這猝然發生的變故,令得不少人臉色又是一變,一直傳聞神衍山大先生手腕通天,修為莫測,如今一見,甚至比傳說中還要可怖。
  “啊——!”
  公冶南離慘叫,奮力掙扎欲要起身,卻被一股無形巨力鎮壓,徒然無力。
  一尊位列封神之榜上的祖神境存在,一位來自帝域公冶氏的大人物,于此刻被震碎雙膝,跪倒在眾目睽睽之下,令得在場許多大人物們也都是心中暗暗膽寒不已。
  “巫雪禪,我等敬你是神衍山大先生,但你不問青紅皂白便大打出手,未免太不把我等放在眼中了吧?”
  有人不忿,厲聲開口,為公冶南離打抱不平。
  “不錯,你難道不問問,此子究竟干了何等大逆不道的事情,就一味包庇,這可就欺人太甚了!”
  “此子不止殺害我族中擁有神靈至尊潛質的子弟昆吾青,其他諸如雒少農、公冶哲夫、翟俊、月如火、金青陽、裴文等子弟,也盡是被此子所害,如此喪盡天良的兇徒,簡直令你們神衍山蒙羞!”
  其他大人物們也憤然開口,對陳汐口誅筆伐。
  陳汐看得一陣冷笑,這些老東西,面目簡直丑陋到了極致,之前對付自己時蠻不講理,不擇手段,如今大師兄來了,他們卻突然開始講起道理來了,簡直是無恥之極。
  什么青紅皂白,統統是狗屁!
  若講道理,當初雒少農一行人憑什么圍殺自己?憑什么自己就不能殺死對方?
  尤為可恨的是,正因為雒少農一行人,令得甄流晴被害,這讓陳汐根本就無法原諒這些雜碎了!
  他深呼吸一口氣,欲要將這一切因果講給大師兄巫雪禪。
  巫雪禪卻是擺了擺手,示意他不必多言。
  下一刻,他目光已冷冷掃向那些七嘴八舌憤然出聲的大人物,面無表情,唇中輕輕吐出兩個字:“跪下。”
  寥寥二字,若驚雷貫空。
  下一刻,一陣骨骼斷裂聲此起彼伏響起,一個個往日里威勢滔天的大人物,發出一聲凄厲慘叫,紛紛不可控制地跪伏在地。
  那等場景,簡直駭人到了極致。
  讓人不由自主便想起,之前斗崇帝君在對付陳汐時,也曾如此開口,也曾造成了這等可怖景象。
  只不過最終陳汐并未下跪,而這些來自帝域的大人物們還沒來得及反應,甚至都無法反抗,就被鎮壓跪倒在地!
  足足十多人,跪在地上,看得附近其他修道者皆都心中顫粟,眼皮直跳,渾身都僵硬在那里。
  太可怖了!
  也太強勢了!
  神衍山大先生多少年未曾現世,可甫一現世,就施展出如此霸道強勢的冷酷手段,簡直令人難以置信。
  “若講道理,你們也不會如此禍害我家小師弟,所以,對待你們,我只能更不講道理。”
  巫雪禪漠然瞥了一眼那些跪地不起的大人物們,然后目光掃向在場其他人,“還有誰想和我巫雪禪講道理的?”
  眾人噤若寒蟬,死寂一片。
  這一刻的巫雪禪,簡直成為了主宰這片天地的帝皇,睥睨乾坤,有一種無上風采。
  “大先生,你這么做,可有些過分了!”斗崇帝君臉色奇差,沉聲開口。
  “過分?”
  巫雪禪抬眼,冷然看向斗崇帝君。
  斗崇帝君眼眸一瞇,深呼吸一口氣道:“怎么,難道你神衍山還要和我們所有人為敵?”
  巫雪禪卻忽然笑了,淡然看著斗崇帝君,道:“給你一個機會,若你能接住我三擊,我立馬帶著小師弟離開,若是不能,你的命便留下,如何?”
  簡簡單單一句話,卻是強勢無匹。
  斗崇帝君臉色驟然又是一變,沉聲道:“我若不答應呢?”
  巫雪禪笑容一斂,變得漠然:“不答應,便跪地道歉。”
  讓一尊帝君跪地道歉!
  聞言,在場眾人心中又是狠狠一震,都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,神衍山大先生怎會變得如此咄咄逼人?
  傳聞中,神衍山可是一直以神秘低調著稱,而傳聞中的大先生巫雪禪更是一位性情溫和無比的智者,可如今,卻變得這般強勢霸道,莫非這一切都是因為那個陳汐?
  “欺人太甚!”
  斗崇帝君徹底震怒,須發飛揚,指著巫雪禪:“既然如此,老夫倒是要領教領教大先生的高招了!”
  轟!
  他周身氣勢洶涌,釋放無量威嚴。
  幾乎同時,二十四顆定界神珠被祭出,衍化為一方結界,似宙宇橫亙,其內日月沉浮,星河流轉,映現出可怖宏大的異象,狠狠鎮殺向巫雪禪。
  甫一出手,他已動用全力,那等屬于帝皇境的威勢,一瞬息就將方圓百萬里籠罩,萬物崩滅,大道沉淪!
  可這一切僅僅一眨眼間,就消失不見。
  當在場眾人回過神時,卻駭然發現,那二十四顆定界神珠,竟是不知何時已被巫雪禪抓在掌中!
  這一幕,差點讓他們眼珠都驚掉下來,簡直是匪夷所思!
  就連陳汐都心中駭然,大師兄的戰斗力未免太逆天了吧,輕描淡寫之間,竟已扭轉乾坤!
  “你……你……居然已經……”斗崇帝君眼瞳都讓擴張,似意識到什么,驚怒到了極致。
  “跪下。”
  巫雪禪探出修長寬厚的手掌,輕輕在虛空中一按。
  轟的一聲,斗崇帝君立足的區域爆碎,而他整個人如被巨錘砸中,嘭的一聲,渾身毛孔中溢血,面容都扭曲起來,最終還是威能承受住這等恐怖力量壓身,噗通一聲,在虛空中跪倒。
  一尊帝君,就這樣跪倒在眾人面前!
  這一剎那,全場死寂到了極致,所有人都幾乎忘了呼吸,眼瞳擴張,不敢置信。
  這等場面,千百年都不可能發生一次!
  畢竟,這可是一位帝君!擱在帝域中,也是巔峰砥柱般的存在,呼風喚雨,叱咤神界,足可以主宰一域之境。
  可如今,竟被逼迫下跪了……
  羽澈女帝也禁不住清眸一縮,似意識到什么,有些震驚地看著巫雪禪的背影,心頭無法平靜。
  “巫雪禪!今日之恥,老夫定不會忘了!!”斗崇帝君怒吼,驚動九霄,充斥無盡怒意和怨毒。
  “隨時隨刻歡迎你來找我。”巫雪禪瞥了他一眼,就再懶得理會。
  他扭頭望向陳汐,笑道:“小師弟,心中可痛快?”
  陳汐搖頭道:“這次終究還是師兄幫我,有朝一日,等我修煉有成,再殺他們一次,那才叫痛快。”
  巫雪禪啞然,旋即他似察覺到什么,目光望了望遠方,眉頭不易察覺地皺了皺,沉吟道:“罷了,我們先離開吧。”
  陳汐一怔:“那他們……”
  巫雪禪笑道:“留給你以后去痛快。”
  說著,他眉頭又皺了皺,也不管陳汐是否同意,便袖袍一揮,帶著他和羽澈女帝一瞬間就消失在原地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關于神衍山一眾弟子的戰斗力問題,以后會一一闡述,先說巫雪禪,當初在寫陳汐在神衍山第一次和巫雪禪見面時,對方所留下的,僅僅只是一縷意志烙印,仔細看書的童鞋應該會清楚。
  至于神衍山其他師兄弟,包括三界女媧道宮、太上教那些弟子的修為,牽扯到三界和上古神域之間的一些線索,以后會寫到。
  最后,五更完畢,求一下月票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