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1737 揮斥方遒

感謝兄弟“yaunbaotu”的打賞捧場~
  ——
  一句話,令陳汐原本失落的心情重新變得振奮起來。
  他很清楚這句話意味著什么。
  當初佛宗圣子迦南以“五圣之寶”幫甄流晴鎮壓體內“黑巫神蠱”的力量,但卻僅僅只能維系十年歲月。
  這讓陳汐一度頗為焦灼,恨不得丟下手中所有事情,去全力以赴尋覓破解之法。
  但很顯然,“黑巫神蠱”這等存在于上個紀元的秘法,極為難纏,世間幾乎甚少有人能擁有解除之法。
  甚至連大師兄巫雪禪都束手無策,只能指點陳汐,前來太初觀尋求破解之法,可想而知這等秘術何等之歹毒。
  而如今,哪怕娘娘并未有破解之法,可若是能徹底鎮壓“黑巫神蠱”的力量,對陳汐而言,以后也不必擔憂世間不夠用了,這無疑足可以給他提供更多的機會去尋覓破解法門。
  “還請前輩指點。”
  陳汐肅然拱手。
  “先莫要高興太早,這個法門能否起效,還需要你自己去準備。”
  娘娘淡然說道。
  “如何準備?”
  “先答應幫我辦妥三件事,只要辦成,我便助你。”
  “還請前輩直言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當陳汐返回時,羽澈女帝和老白便發現,他眉頭緊皺,一副遇到難題的模樣。
  “怎么了?”
  羽澈女帝禁不住問道。
  陳汐嘆了口氣,將之前的談話內容和盤托出。
  這一下,老白和羽澈女帝才總算明白,為何陳汐會皺眉不已了。
  原來那位娘娘提出的三件事,分別是一,將那太初觀外,一直在等候欲要拜見娘娘的一眾修道者送走。
  二,交給了陳汐一塊玉簡,玉簡上記載著將近上百種曠世罕見的神材、神藥名字,以及所需要的數目,讓陳汐務必全部搜羅齊全了。
  三,充當守衛,看護太初觀五年時間。
  這三件事,最容易做的,當屬第三件事了,僅僅五年時間而已,只要能徹底幫甄流晴鎮壓“黑巫神蠱”,別說是五年,十年陳汐也愿意。
  真正令陳汐頭疼的是前兩件事。
  在抵達太初觀時,陳汐可是曾見過那些盤桓在紫竹林里等候的修道者,一個個氣息強大,來歷不凡,有的甚至已在此等候數千年之久!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想要把他們順順利利送走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  除此之外,第二件事也極為麻煩,因為那玉簡上所羅列的神材名字,一個個曠世罕見,甚至有一大半陳汐以前都從未聽聞過,這讓他上哪里去搜羅了。
  不過陳汐倒也清楚,那位娘娘絕非是故意刁難自己,若他推測不錯,這玉簡中所羅列的神材,只怕都是為徹底鎮壓“黑巫神蠱”的力量所準備。
  “的確有些棘手,那紫竹林中盤桓的修道者中,起碼有六人已踏足帝君之境,其他人中也不乏一些出身神秘,來頭極大的存在,想要讓他們乖乖離開這里,可是困難之極。”
  羽澈女帝也皺眉,明白了陳汐的難處。
  六位帝君!
  陳汐眼瞳一凝,倒吸一口涼氣,他這才知道,原來那紫竹林中竟還有這么多帝君境存在。
  “你們啊,還是太年輕,此事又有何難?”
  老白卻是嘿然一笑,一派俯瞰眾生的驕傲模樣,“老祖我且問你們,那些家伙前來此地,所為何事?”
  “問道。”
  陳汐想起了白靈鹿所說過的話,毫不猶豫答道。
  “不錯,既然是問道,必然是在修行中遇到了極為棘手的壁障,故而才不惜前來于此,欲要從太初觀觀主那里獲得指點,解惑釋疑。”
  老白侃侃而談,“所以,你只要幫他們解除了修行上的難題,一切都迎刃而解。”
  陳汐一怔,皺眉道:“帝君層次遇到的難題,我又如何能幫上他們?”
  老白憐憫似的看著陳汐,指著自己的鼻子:“廢話,靠你小子當然不行,難道你沒看見,還有老祖我在嗎?”
  陳汐哪會想不明白這一點,只是他清楚,自己若主動開口讓老白幫忙,它鐵定會推三阻四了,倒不如讓它自己主動說出口,這樣一來,事情就成功了一大半。
  他一拍額頭,故作恍然大悟道:“我怎么忘了還有你這位前輩高人在,我這也算是騎驢找驢了。”
  老白登時暴跳如雷:“你罵誰是驢?”
  陳汐哈哈一陣大笑,拽住老白的翅膀就朝庭院外走去:“你可是前輩高人,哪能跟我這個晚輩計較了,這可有**份,走走走,趕緊先幫我解決了這一場麻煩。”
  “哼,算你小子識相,老祖我若非寬厚大量,焉能受得了這種氣了?擱在莽古時期,誰敢對著老祖我指桑罵槐,絕對得遭受誅滅九族的下場!你小子別笑,老祖我若有一字虛假……”
  老白一邊吐沫橫飛地吹噓著自己,一邊跟陳汐一起離開,漸走漸遠。
  羽澈女帝遠遠跟在后邊,看見這樣一幕,不禁莞爾輕笑不已。
  其實和老白呆久了,雖然會感覺這只老鳥很啰嗦很自戀很傲嬌,其實也間接能給人帶來不少愉悅的。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對老白很有信心。
  之前在闖那一座通往此地的神禁時,可正是因為老白的指點,才令得羽澈女帝戰斗力一下子提升許多,三下五除二,便殺死了神禁中那頭銀色神猿。
  當時,陳汐親眼目睹了這一切。
  老白雖然喜歡吹牛,可肚子里也是藏著不少東西,既然能夠指點羽澈女帝,自然也可以指點其他帝君了。
  在那一頭白靈鹿的帶領下,陳汐一行人很快走出太初觀,重新來到了那一片紫竹林前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“前些天晉級的,看來就是那年輕人了,資質倒是了不起,只是不知和觀主是什么關系了。”
  “的確是個天賦超然,驚艷無雙的年輕人,以后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  看見陳汐一行人前來,這次那些身影并未像第一次那般不理不睬,而是皆都略帶欣賞似的打量了陳汐一番。
  “年輕人,你們來此是為何事?”
  一名耄耋老者開口,詢問陳汐來意。
  “幫諸位道友解惑。”
  陳汐微微一笑,坦然說出來意。
  解惑?
  此話一出,一下子吸引了紫竹林中所有修道者。
  “可是觀主派你前來?”
  有人忍不住問道。
  陳汐搖頭,旋即深吸一口氣:“諸位,實不相瞞,此次我前來幫諸位解惑的目的,便是想讓諸位早早了結問道之心,從此返回。”
  “呵呵,年輕人,誰給你這么大自信,竟狂妄到要幫我等解惑?”
  “唉,我之前還以為聽錯了,原來這小家伙真打算這么做,簡直就是荒謬可笑,帝君境修行中遇到的困惑,是你一個祖神能指點的?”
  “真是放肆,未免太狂,小家伙,你速速離開,免得惹怒我等,給你招來災難。”
  “諸位道友,你們沒聽清楚么,這小家伙是打算轟我們離開呢!”
  眾人初開始有些愕然,但旋即就禁不住冷笑,有人詫異,有人不屑,有人曬笑不已。
  皆都認為陳汐太過胡鬧,不成體統,若非礙于身份,他們早出手教訓他一番了。
  對于這般反應,陳汐早有準備,倒也并不著惱,而是認真說道:“諸位道友,你們沒聽錯,我是認真的。”
  “小家伙,再敢胡言亂語,小心我懲治于你!”
  一名身穿獸皮,身軀偉岸的神魔走出,他背負獸骨大弓,掌控一對燦然生輝的日月,眸子開闔之間,涌出縷縷神芒閃電,威勢極為駭人。
  這是一位帝君境存在,他眸子冷冷盯著陳汐,話語如大道之音轟震,令人神魂顫粟。
  羽澈女帝眸子中寒芒一閃,擋在了陳汐身前。
  陳汐卻是笑著示意羽澈女帝不必緊張,道:“我是否胡言亂語,待會諸位必然明白。”
  “看來,你是存心來找不自在了?”
  那獸皮男子不悅,威勢陡然暴漲,令這片紫竹林籠罩上一股可怖心悸的氣息。
  陳汐看了一眼老白,老白這才滿足一笑,撲閃著翅膀騰空,高高俯瞰著眾人。
  “你們這些有眼無珠的家伙,難道不知道什么叫聞道有先后,術業有專攻?不知道什么叫達者為師?”
  老白甫一開口,就帶著一股尖損的味道,刺激得場中不少修道者臉色都是一沉,眸子里寒氣蒸騰。
  老白卻像渾然不覺,目光斜睨著那獸皮男子,一副不屑口吻道:“就好比你這家伙,臻至三星帝君境起碼不下萬年歲月了吧?修煉的明明是當世一流的煉體法門,可卻一直滯留這般地步,原因無非只有一個,神魄必然遭受過無法修復的傷害,故而無法凝聚本我虛相!”
  初開始,那獸皮男子被嘲諷的滿臉怒容,幾欲暴走動手,殺可當聽聞老白所說的其他內容時,整個人頓時如遭雷擊似的,失聲道:“你怎么知道我的神魂曾受過傷?”
  眾人原本以為這只嘴巴惡毒的扁毛畜生在信口開河,可當看見獸皮男子這般吃驚模樣時,皆都心中一跳,難道真被它說中了?
  就連陳汐,哪怕早已見識過老白的手段,可當再次目睹這樣的情景時,心中也不禁一陣驚嘆,這只老鳥果然肚子里果然藏著不少好東西!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5更送上!昨天四更,今天5更,金魚看了看,這個月更新數量全國排名第27,夠勤奮了吧?所以……砸點月票犒勞犒勞俺吧,拜謝,先睡了,困成狗了~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