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1739 寶光沖霄

陳汐微微一笑,一劍刺出。
  唰!
  紫色的竹枝握在陳汐手中像擁有了生命,蒸騰起一抹肅殺凌厲的劍意,挾天風海雨之勢,破殺而去。
  嘩啦!
  時空猶如畫卷,被撕裂出一道筆直的線,直指那青年而去。
  嗯?
  那青年眼眸一凝,沒想到陳汐竟說動手便動手。
  下意識地,他拔劍劈殺而下。
  嘭!
  令人心驚的是,陳汐明明用的竹枝,卻在硬碰硬的情況下,將那青年手中的青銅古劍震得嗡鳴不斷。
  “哼!”
  那青年臉色一沉,這一擊中他竟渾然沒占到任何便宜,這讓他心中已蘊生一抹怒意。
  一個剛晉級祖神境的年輕人而已,還使用的是一截竹枝,若無法將他降服,那可就太丟人了。
  唰!
  然而不等他反應,陳汐再次刺出一劍,紫竹枝如電、如光、如虛無縹緲的風,倏然之間,直指青年眉心而去。
  速度太快!
  青年都來不及閃避,只能橫劍抵擋。
  嘭的一聲,他整個人被震得踉蹌倒退出數步,這讓他臉色又陰沉許多,眸子里已泛起一抹怒意。
  對方咄咄逼人,簡直沒把自己放在眼中,著實有些過分了!
  嗡!
  他掌中青銅古劍清吟,蒸騰熾盛神輝,主動殺去。
  可僅僅一剎那,他一切動作便戛然而止,整個人都僵硬在那里,面色呆滯。
  因為一截紫竹,不知何時已抵在他的咽喉處,僅僅只差一寸,便可以將其咽喉輕易洞穿!
  附近一眾修道者皆都心中一驚。
  這一場交鋒從發生到落幕,才不過短短幾個呼吸之間,而陳汐更是僅僅刺出三劍,便一舉擊敗了對手!
  這一切都太快,而陳汐所展現出的劍道力量之強大,更是超乎了他們的想象。
  也幸好這僅僅只是一場切磋,雙方皆都克制,沒用動用全部力量,而是單純選擇了在劍道力量上爭鋒,否則若是全力開戰,這片紫竹林只怕都會在瞬間被毀了。
  氣氛死寂,鴉雀無聲。
  一滴滴黃豆似的冷汗,從那青年額頭浸出,劃過臉頰。
  他的臉色顯得異常難看,一動不動,眸子里充斥的盡是難以置信之色,僅僅三劍而已,自己居然敗了!?
  這讓他無法接受,他自幼習劍,醉心于劍道,修行至今,劍道儼然成為了他生命的一部分,不可分割。
  也正因為這份執著,早在千年前,他便一舉將劍道修為臻至了劍皇之境,震驚天下,被譽為劍道之路上一個了不起的耀眼人物。
  可唯獨他自己清楚,在晉級劍皇之境后,他對劍道的參悟便陷入一種停滯不前的狀態中。
  無論他付出何等努力,請教多少高人前輩,都無法讓他徹底解決這個難題。
  于是,他最終在一位老古董的幫助下,最終抵達此地,欲要問道于太初觀主。
  然而,他根本就沒想到,自己竟會敗在一個手持紫竹而戰的年輕人手中!
  且,還是在自己最擅長最得意的劍道上,被人一舉擊敗了!
  這一切,都給他帶來了無以復加的沉重打擊,差點讓他開始質疑自己一生所執著的劍道。
  怎么會這樣?
  為什么?
  內心中,不斷回蕩著同樣的疑惑,而他的目光則變得越來越惘然。
  “哼!劍者,寧折不彎,百折不撓,就你這點承受力,還配妄談劍道?”驀地,老白冷哼出聲。
  就像一道驚雷在耳畔炸響,令得青年猛地從那種沮喪惘然的情緒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他忍不住大口喘氣,心有余悸,清楚自己正因為太執著于劍,反而不知不覺中蘊生了一絲心魔,如今在遭受這點沉重打擊之后,心神出現震動,差點就走火入魔。
  若非老白口吐真言,將其驚醒,只怕他這一身的道行都會散去。
  “承讓了。”
  陳汐看了對方一眼,隨手丟掉了手中的一截紫竹。
  “我敗了。”
  青年頹然。
  眾人也都心有戚戚然,不過望向陳汐的目光中,卻隱隱已帶著一抹驚色。
  他們都已判斷出,陳汐在劍道上的修為,起碼要遠超那青年一籌,究竟超過多少,卻是無人敢妄下定論。
  “等你什么時候從失敗中走出,什么時候對劍道的領悟便會再次突破,好走不送。”
  老白輕飄飄撂下一句話,便不再搭理那青年。
  “多謝指點。”
  青年沉默許久,神色忽然變得平靜,目光望向陳汐:“道友,敢問你能否收我為徒?”
  一句話,頓時令得眾人炸開鍋,這家伙難道瘋了?
  “不能。”
  陳汐回答的很直接,毫不猶豫,但接下來一句話,卻令那青年目光中陡然變得明亮。
  “你有你的路,我有我的路,你可以嘗試著超越我,我等著那一天來臨。”
  “好!我一定會的。”
  青年深吸一口氣,神色變得堅定,轉身飄然而去。
  “道友,我名任寰宇,終有一日,我會再去找你的,到那時……我再領教你的劍道!”
  “任寰宇?這名字倒是不錯。”
  陳汐笑了笑,不以為然,想要超越自己,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。
  ……
  任寰宇一走,場中氣氛卻并未沉寂,反而變得躁動起來,不少修道者都已迫不及待。
  “道友,我這里有三味神藥符合你的要求,還請賜教。”
  “讓我先來,我這里可足足有七種神材符合要求,更何況,我比你可提前抵達此地,就是排隊,也是我先來。”
  “不要吵,還是讓老夫先來吧。”
  不少修道者叫嚷著,朝老白涌去,爭先恐后。
  歷經獸皮男子和任寰宇的事情之后,已經讓他們對老白的手段深信不疑,眼下自不會再選擇作壁上觀了。
  有那心思剔透之輩,更是將所擁有的神材一股腦交給陳汐,道:“道友,其中五種神材是你們所需,其他一些小玩意,算是在下的一些心意,還請笑納。”
  理所當然的,此人成為了老白第三個指點對象。
  場面和熱鬧,越是這樣,老白越是得意,頭顱高昂,雙手負背,極其的驕傲和得瑟。
  “不要爭,擁有神材的都一一排隊,老祖我今日就破例,為你們一一指點迷津。”
  “至于那些身上沒有神材的道友,也不必懊惱,你們隨便拿一些寶貝當做報酬便好,不過你們只能排在最后邊了,到時候老祖我會視情況給予你們不同的指點。”
  老白吐沫橫飛,對一眾修道者指手畫腳,儼然一副指點江山,揮斥方遒的模樣,風光無量。
  不過出奇的,那些修道者并未有什么不滿,顯然是擔心惹怒了老白,無法得到指點了。
  這讓陳汐和羽澈女帝看得一陣唏噓不已,一群來歷莫測,背·景不簡單的修道者,甚至不乏帝君境存在,如今卻被一只渾身是毛病的老鳥治的服服帖帖,著實令人感慨不已。
  不過,老白也算是有真才實學,三言兩語之間,就將那些修道者的難題道破,并給予一針見血的指點,令得它在那些修道者心中的形象蹭蹭拔高。
  甚至有不少修道者獲得指點后,喜極而泣,大呼老白為“上師”,場面很是感人。
  總之,接下來的氣氛,顯得很莊肅,很神圣,一個個修道者如同聆聽無上法旨的道徒,崇慕似地看著老白,就差跪地膜拜了。
  而老白呢,也是一副談笑風生的高人模樣,不過陳汐卻看出,這只老鳥只怕心里已經得意的快冒泡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“娘娘,那只鳥兒很了不起啊。”
  紫竹林極遠處,不知何時,那位娘娘和慧聰已立在那里,此時看著老白指點那些修道者的情景,慧聰禁不住驚嘆道。
  “的確很不凡,慧聰,你可聽說過這世上有一種靈物,誕生于混沌中,天生一副九竅玲瓏心,略加修行,便可以博古通今,知曉天下事,明辨天下法,號稱萬靈之師。”
  娘娘聲音淡然,透著一絲意味深長。
  慧聰吃驚道:“娘娘您說的,該不會就是那只鳥兒吧?”
  “雖不中亦不遠矣。”
  娘娘并未否認。
  一時之間,慧聰不禁怔在那里,喃喃道:“它既然如此厲害,怎會卻只有靈神境修為?”
  “大道之數,損有余而補不足,太過逆天的天賦,終究是要遭天妒的。”
  娘娘淡然說了一句,便轉身而去,“跟我回來,那小家伙都已如此拼,我們也該準備一些東西了。”
  “可是要煉制‘命輪靈慧丹’?”
  慧聰連忙追了上去。
  “為時尚早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足足七天時間。
  憑借老白那三寸不爛之舌,終于把那些修道者全部給打發走。
  令陳汐無語的是,老白嘴巴不停一刻地唧唧歪歪了七天七夜,竟似是渾然不見疲憊,直至此時一切落幕,竟依舊是一副意猶未盡、悵然若失的模樣,
  話嘮,這只老鳥以前該有多寂寞啊!
  “可惜,勉強只湊足了二十多種神材,還差八十多種神材沒能湊齊。”羽澈女帝清點了一下老白這七天的“戰利品”,不禁有些失望。
  “已經很不錯了,起碼除了這些,還搜羅了不少其他神珍,又完成了第一個任務,已經很難得了。”
  陳汐笑了笑。
  羽澈女帝點了點頭,問道:“那接下來你打算如何做?”
  陳汐卻是若有所思道:“羽澈,你還記得那‘琳瑯寶市’么?”
  ——
  PS:明天會試著竭盡全力再拼一拼5更,為沉沉盟主慶賀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