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1740 黑衣男子

感謝“沉沉”盟主的2ooooo縱橫幣打賞捧場,榮登白金盟主之列,撒花~~
  ——
  琳瑯寶市?
  羽澈女帝眼睛驟然一亮。
  陳汐笑道:“如今欠缺八十多種神材,想來只要付出足夠的代價,應該可以從那琳瑯寶市中搜集齊全了。”
  頓了頓,他繼續道:“當然,就看琳瑯寶市是否如傳聞中那般名副其實了。”
  羽澈女帝道:“這點倒不必擔心,琳瑯寶市匯聚南海域萬族之寶,吸引五湖四海的同道前來,只要我們多費一些時間和精力,應該不愁搜羅不到足夠的神材。”
  當下,陳汐便做出決定,立刻前往琳瑯寶市。
  ……
  太初觀位于珞珈神山中,珞珈神山位于墜星海彼岸,墜星海另一側,則是一片懸浮在“普陀星”之外的6地。
  琳瑯寶市,便舉辦在普陀星上。
  這一場修行界的易寶盛會,吸引了四面八方的修道者,匯聚著天南地北的各種寶物,有著“天下寶物,盡入琳瑯中”的美譽,名聞上古神域。
  修道者所需的丹藥、功法、神寶、神材……乃至于各種罕見奇珍皆都可以在此尋覓到。
  曾有人言,只要你付出足夠的價錢,就是先天靈寶,都能幫你搜羅得到!
  打定主意之后,陳汐先去拜訪了那位娘娘。
  “琳瑯寶市?這地方的確不錯。”
  得知陳汐來意,娘娘略一沉吟,便道,“你去試一試也無妨,待會便讓鹿兒帶你離開吧。”
  說到這,娘娘似想起什么,朝陳汐旁邊的羽澈女帝道:“如果可以,你可否留下替我守護一爐藥湯?”
  羽澈女帝怔了怔,目光看向身邊的陳汐。
  她還是第一次見這位神秘莫測的太初觀觀主,一眼就看出對方修為深不可測,必然遠遠在自己之上,故而對方雖然開口說讓自己充當“看藥童子”似的角色,可卻并不認為這是一種羞辱。
  正經是,這句話讓她敏銳察覺到,這一爐的藥湯必然非同小可了,竟需要自己這等帝君境來看守,豈是尋常可比?
  “你做決定。”
  陳汐微笑開口。
  羽澈女帝并不是他的扈從,甚至身份之尊崇,遠遠在他陳汐之上,若非大師兄巫雪禪的關系,羽澈女帝根本就不必和他平輩相交了。
  故而,他自不會去替羽澈女帝做決定,那就是越俎代庖了。
  “婆婆媽媽,真是不痛快,你們聽老祖我的,女娃娃你留下來,有老祖我陪著這小子一起行動,何愁大事不成?”
  老白有些不耐煩了,唧唧歪歪嚷嚷起來。
  陳汐皺眉掃了這只老鳥一眼,卻現那位娘娘并未生氣,反而若有所思地看著老白,也不知在思忖什么。
  “那我便留下吧。”
  羽澈女帝略一沉吟,便即答應。
  “鹿兒,帶他們離開。”
  娘娘隨口吩咐了一聲。
  那頭一頭白靈鹿出現在茅廬外,溫聲道:“道友,且隨我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太初觀外。
  白靈鹿沿著林間青石道路曲折前行,不過所走路徑,卻是和陳汐他們抵達時所走的并不相同。
  “小白鹿,這片天地是否已不在上古神域?”
  老白忍不住問出聲。
  “不錯,這是我家主人開辟的道域,名‘太初神苑’,世上只有寥寥一小撮故人方知此地存在……”
  不像以往那般沉默,白靈鹿似已確認了陳汐身份,故而開始主動說出一些這“太初神苑”的玄妙之處。
  原來這“太初神苑”便是那位娘娘以通天手段開辟的一方“道域”,自成天地,脫離了上古神域范疇。
  且其內山河萬物,皆都受制于那位娘娘掌控,那上古神域中的天道秩序,也是根本無法覆蓋此地。
  而想要抵達此地,只有通過獨特的秘道。
  像陳汐從珞珈神山紫竹溪闖過的那一條道路,便是通往“太初神苑”的秘道之一。
  除此之外,尚有其他幾處秘道能夠抵達這里,像之前那些盤桓在紫竹林中的身影,便是從那幾處秘道前來于此。
  值得一提的是,若是那位娘娘不愿意,哪怕知曉秘道的位置,其他人根本無法進入此地。
  這讓陳汐不禁震撼,隔絕在上古神域之外,其內自成乾坤,這“道域”究竟是如何開辟出來?
  “傻小子,當你實力臻至道主之境,自然也可以開辟屬于自己的‘道域’,逍遙于物外,足可以和天道秩序所抗衡。”
  老白一語道破迷津,“還記得大道之門中的玄主祖廟么?那可也是一處延存至今不知多少歲月的道域!”
  陳汐恍然道:“這么說,修為抵達道主之境,便足可以脫天道之力的束縛了?”
  老白搖頭:“只是擁有了能夠與之抗衡的力量罷了,想要脫?何其難也。當初你獲取那一株帝……道根的時候,應該便有所感知了吧?”
  完整的話應該是,獲取那一株帝皇級道根,但很顯然,老白并不愿意那一頭白靈鹿得知這些,故而隱瞞了。
  這并非重點,重點是老白所言,顯然是當初陳汐在獲得那一株帝皇級道根時,忽然遭遇到的那一場“劫數”!
  這讓陳汐一下子就明白,“道域”的存在,只能避開天道之力的查探,而并非真正的然物外。
  若非如此,當初那一道源自“天罰之眼”斷然不可能降臨,欲要抹殺那一株帝皇級道根了。
  可即便如此,依舊令陳汐為道主之境的手段震撼不已,開辟“道域”,避開天道之力,且擁有與天道對抗之能耐,這世間能夠辦到這一步的,又有幾人?
  起碼陳汐如今所知道的道主存在,也不過區區數位,像那莽古之主“玄”、大師兄巫雪禪、這位太初觀中棲居的娘娘,以及那尸骸化為“末法之域”的鯤鵬道主。
  交談之際,白靈鹿已是來到了一座山崖上,云海蒸騰,蒼穹紫星懸浮,灑下瀲滟的紫色神輝。
  “跨入這片云海,便可以直接抵達普陀星,當你們返回時,只需折斷這一截紫竹,我便會前來接引你們。”
  白靈鹿口中銜著一截瑩瑩紫竹,交給了陳汐。
  “有勞了。”
  陳汐拱手。
  “去吧,主人如今已開始準備煉制命輪靈慧丹,你們可要去回,莫要耽擱了時間。”
  白靈鹿溫聲說道。
  “命輪靈慧丹!?”
  老白驟然驚叫出聲。
  陳汐瞥了老白一眼,然后朝白靈鹿點了點頭,便轉身跨入云海之中。
  嘩啦~~
  云海蒸騰,瞬間將陳汐和老白的身影淹沒。
  ……
  普陀星,位于南海域、云夢宙宇中,體積碩大無比,猶如煌煌烈日,將附近一眾星辰遮蓋得黯淡無光。
  普陀星存在的歷史極為悠久,直可以追溯到太古萬族爭霸的歲月,甚至諸多古老種族便是從普陀星上誕生。
  近些日子以來,普陀星上空前熱鬧,到處可見飛天遁地的修道者,上古神域諸多宙宇中的修道者、強大生靈皆都紛至沓來。
  這一切都因為,每隔三千年舉辦一次的琳瑯寶市,已經在這段時間拉開帷幕。
  靈航神城。
  普陀星屈一指的繁華之稱,宛如一顆耀眼的明珠,坐落在普陀星茫茫大地上,吸引著八方英豪。
  傳聞中的琳瑯寶市,便是在這一座神城中舉辦。
  如今的靈航神城,早已是人滿為患,寬敞古老的街道上,車水馬龍,人影幢幢,揮汗如雨,摩肩接踵。
  這一天日暮,距離靈航神城外三千里的一處區域中,虛空一陣波動,映現出一道峻拔的身影來,正是陳汐。
  “老白,命輪靈慧丹很厲害么?”
  陳汐只感覺,一剎那間,便是斗轉星移,從那茫茫云海來到了這里,略一大量四周,頓時就判斷出,遠處那一座巍峨古老的神城,竟赫然就是此行目的地靈航神城。
  “豈止是厲害,此丹一旦煉成,足可對命運產生逆改,孕養靈性和智慧,堪稱逆天,丹成之日,甚至一個守護不好,便將遭劫而毀,為上蒼所不容!”
  老白侃侃而談,“在莽古時期,玄也曾祭煉過類似丹藥,但可惜當時他實力尚淺,最終招來‘小宿命雷劫’,落得個丹毀鼎銷,若僅僅如此倒也罷了,可從那一次劫數降臨之后,天地動蕩,災厄不斷,短短一年時間,便有八萬四千名修道者受此牽連,身隕道消!”
  頓了頓,老白慨然道,“原因何在?無非是牽連上了一縷命運之力,觸犯了上蒼之逆鱗。”
  “觸犯命運……遭劫……”陳汐倒吸一口涼氣,終于明白了這“命輪靈魂丹”的逆天之處。
  而那位娘娘欲要煉制此丹,明顯是為了幫自己徹底鎮壓甄流晴身上的“黑巫神蠱”之力!
  一時之間,陳汐心中也是有些沉重,感覺有些承受不起這種天大恩情。
  “怎么,是擔心欠下一個無法償還的人情?哼,依老祖我看來,那位觀主之所以這么做,可并非一時心血來潮,必然大有深意,你就安心把所有神材準備好便足夠了。”
  老白斜睨了陳汐一眼,得意道,“至于其他的事情,有老祖我在,你有什么可擔心的?”
  被老白這么一插科打諢,陳汐心境輕松不少,抬眼了了看遠處那一座沐浴在暮色中的古老神城,點頭道:“你說的對,只要能幫助流晴蘇醒,欠下一個天大人情又如何?”
  說著,他不再遲疑,雙手負背,踱步時空,朝那靈航神城掠去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2更晚上8點半,第三更1o點左右。沉沉盟主太給力,今天無論如何,也得5更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