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174 觀劍巖


  第二更!
  ——
  陳汐想了想,朝青丘抱拳道:“青丘老哥,這少年剛才已通過意志測試,卻被一個名叫柳晨的人頂替了名額,很是不公平,你看?”
  “放心,交給我了。”青丘爽快答應道:“我這新官剛上任,正愁著如何打開局面呢,以此為契機,倒是一個不錯的選擇,反正如今的流云劍宗內,其他長老我都不熟,誰想通過意志測試,得拿出真本事來,想偷奸耍滑,疏通關系,在我這里根本就行不通!”
  陳汐笑道:“或許,凌空子掌教安排你前來,也正是借機整頓流云劍宗內的不正之風呢,老哥,我支持你這么做,想必北衡大哥也會支持的。”
  “那我可就先多謝了。”青丘含笑點頭,跟陳汐這樣的人說話,就是痛快,聰明,一點就透,深諳人情來往之道。
  “多謝陳汐前輩,前輩的大恩大德,祝尋這輩子沒齒難忘。”獵戶少年見陳汐三言兩語就幫自己擺脫困境,黝黑的臉膛上盡是興奮激動之色,當即跪倒在地,堅聲說道。
  “起來吧,這是你應該得到的,我可沒幫你是什么忙,你以后的路還得要自己走,聽到了嗎?”陳汐點頭道,一抬手,一股無形力量就托起了祝尋的身體。
  “只要讓我修煉,我比誰都吃得了苦,一定不會令前輩失望的。”祝尋抿著嘴唇,狠狠點頭。
  陳汐笑了笑,再不多說,朝青丘告辭之后,就帶著沐瑤姐弟去觀劍巖前測試悟性。
  觀劍巖是一塊十丈范圍的光滑石壁,其上有著無數道縱橫交錯的劍痕,乃是數萬年來,流云劍宗無數驚采絕艷的劍仙級強者所留下,每一道劍痕都蘊含著一絲劍道神韻,玄妙莫測,威力超凡。
  數萬年來,不知有多少弟子,就是在觀劍巖前頓悟出無上劍道的。
  不過,觀劍巖乃是流云劍宗的重地,并且也只有真傳弟子才能隨意在此觀摩參悟,至于內門弟子和外門弟子,除非領悟出劍意,否則也是無緣見到觀劍巖的。
  畢竟,實力低淺,對劍道的領悟不夠,再強自去參悟觀劍巖上的劍道神韻,只會引起心魔,遭受反噬,走火入魔而亡,下場凄慘無比。
  而流云劍宗的悟性測試,便設立在觀劍巖前,只要能把巖壁上任何一種劍道神韻的劍招施展出來,就算合格了。
  其實就跟臨摹書畫差不多,能夠施展出的劍招越多,就證明悟性越高。
  當然,其中也有極大的兇險,從一種劍道神韻中領悟出劍招走勢,對于尋常人來說,并不吃力,但想要從多種劍道神韻中領悟不同的劍招走勢,那可就太難了,畢竟這些劍道神韻皆是不同的劍仙強者留下,其內蘊含的劍道神韻也各自不同,想要在短時間內就領悟出數種劍招走勢,極容易造成氣機紊亂,精神崩潰,走火入魔。
  由于觀劍巖是流云劍宗重地,所以只允許參加悟性測試的少年少女進入,至于其家長和護衛,是決不允許靠近一步。
  想想也是,這些年輕子弟的長輩和護衛,大多都有著極為深厚的修為,肯定也不乏悟性奇高之輩,若讓他們進入其中,參悟到觀劍巖上的種種無上劍道神韻怎么辦?
  陳汐對觀劍巖也是好奇之極,但為了避嫌,最終也沒有進入其中,只是令沐瑤姐弟倆安心前去。
  觀劍巖位于一處山峰腹地內,外部有諸多長老把守,其內更布置著不知多少重的劍陣,防御森嚴之極。只有拿著令牌的少年弟子,在經過那些長老一一核實之后,方才會被送入其中。
  此刻,正有著數千的長輩、護衛,呆在山腹外的空地上,翹首以盼。
  陳汐目光一掃,訝然發現,董方和王婉也在這里,心中暗道:“看來這兩人的弟弟、妹妹倒也不算不學無術之輩,竟然都通過了意志測試……”
  董方和王婉也發現了陳汐,連忙一路小跑了過來,正待見禮,卻被陳汐搖頭示意拒絕了,笑話,在這么多人面前叫自己太上師叔祖,那也有點太顯擺了。
  “怎么樣,你們的弟弟妹妹測試如何?”陳汐笑問道。
  “還不錯,那小子根骨不錯,就是太頑劣囂張了些,經過昨日一事,說不定就能收攏心性,一心修道。”董方恭敬答道。
  “我妹妹也是一樣,孤傲自負,目空一切,昨日的教訓,對她而言倒是一件好事。否則一旦外出歷練,被人殺了都不知道原因。”王婉也是恭敬答道。
  陳汐笑了笑,突然說道:“我或許明日就要離開恪心峰,外出歷練,這一去最少得五年,你們在恪心峰修煉,有北衡太上長老照應,應該不會有什么事情,但事事也不能全麻煩他,所以閑暇無事的時候,多去拜訪一下玄睛、青丘兩位長老,他二人與我交情深厚,不會對你們置之不管的。”
  董方和王婉都是一愣,欲言又止。
  “無須多問,恪心峰畢竟是我這些年的潛修之地,待辦完所有的事情,不出意外,肯定還是會回來的,否則你們豈不成了沒人要的孤家寡人?”陳汐笑說道。
  董方和王婉都是心中一暖,心中愈發不舍得陳汐離開了。
  自從進入恪心峰,他們的生活可謂是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,地位之高,享受待遇之多,甚至比一些真傳弟子都有過之而無不及,并且陳汐人也極好,從不對他們頤指氣使,呼來喚去,也從不把他們當做奴仆看待。可以說,在恪心峰修煉的這些年,對他們二人以及其他七十名內門弟子而言,簡直就跟在天堂一樣,無憂無慮,自由自在,只需潛心修行就足夠了。
  也正因如此,他們才愈發念起陳汐的好,自然也就不舍得陳汐就此離開。這或許就叫做依賴吧。
  一炷香之后,董玄洪和王韻詩雙雙從觀劍巖中出來了,神采飛揚,眉飛色舞,顯然,在悟性測試這一項中,他們也是表現不俗。
  不過當看到自家兄長和姐姐身邊的陳汐,兩人臉上的飛揚之色頓時消失,低頭閉嘴,戰戰兢兢,就像見到貓的老鼠一樣。
  “你們先走吧,我還要等沐瑤他們。”陳汐也不愿與這兩個小紈绔相見,昨日才狠狠教訓了人家一頓,此時相見,難道能再教訓人家一頓?
  董方和王婉也迫切想知道弟弟妹妹表現怎么樣,當即也不再推辭,帶著董玄洪和王韻詩轉身離開。
  又過了兩個時辰,陳汐仍舊沒看到沐瑤姐弟倆出來,而此時已是暮色十分,今日的入宗測試就將結束了。
  難道兩人在里邊出現了意外?
  陳汐目光一掃,見四周的空地上已只剩下寥寥數個家長在等待,不過很快,他們的子女便相繼出來,隨之離開,頓時之間,就只剩下他一個人了。
  這下陳汐再也等不下去,抬步上前,朝山腹入口處行去。
  “慢著,此地乃我流云劍宗重地……”一名內門弟子沉聲暴喝。
  陳汐哪有心思聽他胡謅,從懷中摸出一個令牌,丟了過去。
  這枚令牌似鐵非鐵,似玉非玉,上刻一小劍,活靈活現,夭矯如電,似要透體而出,正是他在初次見到北衡時,從其手中得到的信物。
  這內門弟子一怔,明顯不認識這枚令牌代表的含義,扭頭看向身邊的黑袍長老。卻見這黑袍長老目光在令牌上一掃,原本漠然矜持的神情頓時消失不見,噌地站起身子,肅然躬身道:“弟子劉昂,拜見太上師叔祖!”
  這劉昂身為長老,也曾聽聞,過太上長老北衡把自己的令牌信物交給了結拜兄弟陳汐,如今一看令牌,在對照著陳汐的模樣,他哪會猜不出,這位就是鼎鼎大名的恪心峰主人?
  “拜見太上師叔祖。”見劉昂長老躬身,其他數個長老也一個激靈站起身子,齊齊見禮。而其他內門弟子早已看傻眼了,也是忙不迭地朝陳汐見禮。
  “叨擾各位了,我只想知道,此刻的悟性測試結束沒有?”陳汐點點頭,直接問道,沐瑤姐弟倆之前就遭受到長老華容的阻撓,若是在那觀劍巖前再遭遇什么不測,那還了得?
  “回稟太上師叔祖,測試已經結束。”劉昂恭敬答道。
  陳汐皺眉道:“我的兩個朋友還在里邊,怎可能結束了?讓開,我要進去看一看。”說罷,抬步朝內走去。
  劉昂等人一呆,也不敢阻撓,連忙掐動法訣,在重重大陣中開辟出一條通道,供陳汐安然前行。
  通道內光彩繚繞,散發著神秘的氣息,陳汐腳步如飛,身影飄掠,足足一刻鐘后,才踏入了一個修建在山腹深處的空闊大殿。
  這處大殿足有千丈范圍,四根雕龍畫鳳的巨大石柱擎天而立,地上鋪著光滑整齊的天青石,四壁懸掛著拳頭大小的月光石,柔和的清輝,照得整個大殿一片通明璀璨。
  而在大殿最深處,則有一面巨大的石壁,石壁光滑如鏡,上邊有著無窮無盡的劍光在飛舞、呼嘯、流轉,如虹似電,飚灑飛射,神異之極。
  很顯然,這就是觀劍巖了,上邊如有靈性一樣游走的劍光,也必然是流云劍宗數萬年以來的諸位絕世劍仙留下的劍道神韻。
  此刻,在那觀劍巖之前,正有六名流云劍宗長老席地而坐,而在他們中央,則盤坐著沐瑤姐弟二人。
  他們這是在做什么?
  就在陳汐疑惑之際,耳畔猛地響起一道熟悉的聲音:“陳汐,我正在幫兩個徒兒伐毛洗髓,孕養劍心,再過一炷香就好。這段時間,你先觀摩一下我流云劍宗的觀劍巖,或許對你大有裨益。”
  聞玄真人!
  陳汐抬眼望去,果然就看到,那背對著自己的長老,可不就是聞玄真人?
  至此,陳汐總算松了口氣,旋即略帶驚*瞟了沐瑤姐弟一眼,暗道:“聞玄真人竟然破格收兩人為徒,還要伐毛洗髓,為他們孕養劍心,這也算一種莫大的造化了。”
  搖了搖頭,陳汐抬步朝那觀劍巖行去,抬頭甫一觀看,他的目光頓時便被觀劍巖上的種種劍道神韻牢牢吸引住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