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743 易寶大殿

翌日一早。
  一陣叩門聲響起,打坐中的陳汐和羽澈女帝皆都清醒過來。
  “請進。”
  陳汐開口。
  令他們意外的是,前來的并不是慧聰,而是那頭白靈鹿。
  “三位道友,我家主人如今正在閉關,尚須一段時間才能召見諸位,若諸位并無其他緊要之事,可以暫且在此等候一番。”
  白靈鹿溫聲開口。
  閉關?
  陳汐和羽澈女帝怔了怔,隱約感覺,這其中只怕有蹊蹺了。
  昨天慧聰去而不返,今日便告之太初觀觀主正在閉關,這未免也太巧合了一點。
  “敢問道友,需要在此等候多久?”
  陳汐皺眉問道。
  “少則三五月,多則無法估量。”
  白靈鹿答道。
  “那好,我們便在此等上三五月。”
  陳汐忽然笑了笑,道,“反正閑來無事,倒是可以趁此機會,皆貴地靜修一番。”
  白靈鹿點了點頭,便轉身而去。
  “你真要在此等候?”
  羽澈女帝挑眉道,“我感覺,那位觀主只怕是故意避而不見,若這樣的話,咱們等下去也是毫無意義。”
  “只要不攆我們走,此事便必有轉機,我們還是等一等為好。”
  陳汐眸子中一片堅定,只要能夠尋覓到令甄流晴復蘇的辦法,無論如何,他都要等上一等。
  “此地不錯,與世隔絕,現如今的上古神域,只怕你的各路仇人都在滿世界的通緝你,咱們在這里暫時避一避風頭,也還不錯。”
  老白長長打了個哈欠,懶洋洋開口。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。
  趁此機會,他也打算先把修為突破至祖神境再說。
  ……
  從這天開始,陳汐單獨一個人占據一個房間,開始閉關。
  羽澈女帝也沒閑著,用盡各種手段,欲要從老白口中套取一些有關修行上的法門。
  可憐老白活了無垠歲月,但戰斗力卻僅僅相當于靈神層次,被羽澈這位女帝君威逼久了,最終屈服,倒也不再隱藏,開始一一指點羽澈女帝修行。
  只是心中免不了一陣不爽,這老鳥也奇葩,把一腔怒火灑在了池塘中的瑞麟白玉龜身上。
  被它趁機渾水摸魚,抓了一只,最終成為了它腹中餐,這才心滿意足。
  不過,很快那頭白靈鹿就找上門來,言辭冷厲地警告了老白一番,這才讓那池塘中的一群瑞麟白玉龜免遭老白毒手。
  足足七天過去,慧聰杳無音訊。
  不過此時,陳汐已沒有心思理會這些。
  嗡~
  房間中,他盤膝而坐,峻拔的腰脊筆直如槍,渾身蒸騰著宛如浩瀚似的神輝,蒸騰若燦霞,釋放神圣之氣。
  體內宙宇中,浩浩蕩蕩的神力猶如長江大河,席卷宙宇,擴散每一寸空間,不斷周天循環,透著一股飽和、圓滿的征兆,沸騰到了極致。
  不止如此,這一刻他通體內外猶如大道之爐運轉,以精氣神為媒,以周身氣機為引,整個人都宛如洶洶燃燒起來。
  這是在“聚勢”,為沖擊祖神境做準備。
  祖神,便是返祖歸真之地步,抵達此境,體內宙宇便會被開辟出一片神力祖源,宛如混沌,吞吐天地,囊括神力,無所不容。
  轟隆隆~~
  一炷香后,陳汐整個人都被滔滔神輝纏繞,體內震蕩大道之音,若龍吟虎嘯,又像有一座座神山再其體內不斷碰撞,震耳欲聾。
  這一幕極為不凡,尋常靈神境層次,定然難以擁有這般宏大威勢了。
  而在其體內宙宇中,驟然浮現出一片混沌似的區域,若太古深淵似的,彌漫出一股古老、無垠的茫茫氣息。
  神力祖源!
  這是晉級祖神境的征兆!
  “咄!”
  驀地,陳汐舌綻春雷,吐出一道晦澀道音。
  伴隨聲音,一道紫金色光團蒸騰而起,它通體燦然,其內似懸浮一顆顆金色星辰,成千上萬,無窮無盡,循環不休,釋放出一股令人心悸的帝皇氣息。
  甫一出現,整個房間都被照亮,金燦燦一片。
  這便是那一株帝皇級道根!
  一株天地間唯一的無上道根,可遇不可求,比之那九品帝級道根更是高出了一個層次,冠蓋古今,無有能與之比肩者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張口一吞,便將它吞入體內。
  轟!
  一瞬間而已,陳汐體內宙宇中,似混沌開辟,響徹一道宏大無比的雷震之音。
  億萬星辰顫粟,嗡鳴不斷。
  一抹紫金色熾盛光澤,倏然涌入宙宇中,扎根在了那被開辟出的一片祖源之地。
  這一刻,一切都仿似陷入靜止,那不斷循環的神力、懸浮宙宇的億萬星辰、乃至于陳汐周身的精氣神、氣機,都陷入一種寂靜中。
  咚!
  咚咚!
  咚咚咚!
  僅僅片刻,體內宙宇中響起一陣富有韻律的震動,似擁有了屬于自己的心臟,在不斷跳動。
  而伴隨著這種震動,體內宙宇中,被一層紫金色的神輝所覆蓋,一股股無形的神道秩序之力,開始在體內宙宇中蔓延……
  僅僅幾個呼吸之間,陳汐體內那宏大無比的宙宇,皆都宛如被紫金湯汁澆筑,星辰、虛空、天經、地緯……無不呈現出紫金之色,釋放出迫人無比的威勢。
  似皇袍加身,魚躍龍門,一下子就變得和以往不同了!
  那是一股帝皇般的威勢,連神力中都蘊生出一股睥睨山河般的威嚴味道。
  而在那神力祖源中,一片燦然紫金海洋澎湃呼嘯,猶如混沌中誕生的原始源泉,不斷噴吐盛輝,有一種“大道返祖”的韻味。
  這一切變化并未中止,反而隨著時間推移,變得也是越來越驚人,越來越浩大。
  所為返祖之根,立天地之命!
  何解?
  便是說,神境存在,擁有了祖源道根,便猶如天地生根,不再像以往那般宛如浮萍一般,只能隨波逐流。
  相反,抵達此境,大道返祖,與天抗衡時,道根不滅,八風來襲,也是巋然不動,傷不到修道者的性命。
  ……
  足足半個月時間,陳汐通體內外,一直在發生著驚人蛻變,仿似沒有盡頭一般。
  尤其是到了后來,在其神魂中,“靈魂之火”和“唯一靈臺”竟都變成紫金之色,氣息愈發的盛大,耀眼奪目。
  一切的征兆,都無不宣示著,陳汐正在以一種驚人的速度突破著,隱隱已將從靈神境跨出,成為一尊真正的祖神!
  轟隆!
  在陳汐閉關沖擊祖神境的第三十六天,庭院外,蒼穹之上,忽然產生一陣可怖的雷震之音。
  一剎那間,蒼穹之上釋放出無量金光,照耀九天,一朵朵金燦燦的花朵如雨降臨,一縷縷梵音禪唱在天地間共振。
  “嗯?”
  “這小子可總算走到這一步了。”
  羽澈女帝和老白霍然抬頭,當看見這等宏大天地異象時,眸子里皆都浮現出一抹異彩來。
  “天降帝皇之氣,演繹金花亂墜之象,晉級祖神之境么?這可有些駭人了……”
  太初觀中,白靈鹿抬頭,眸子中神光氤氳,似在推演著什么。
  轟隆~
  就在此時,蒼穹上又是一陣震蕩,浮現出天龍翱翔、鳳凰清吟、諸神詠嘆等等異象。
  直至后來,一朵朵紫色祥云浮現,映襯金光之外,釋放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無上威嚴來。
  “這是?”
  羽澈女帝心中一震,恍惚不已,她并不知道,陳汐獲得的乃是一株帝皇級道根。
  白靈鹿也是渾身一僵,面露難以置信之色。
  太初觀外,紫竹林中,一道道身影也是停下手中動作,齊齊望向遠處蒼穹,皆都面露一抹驚悸。
  “這般天地異象,究竟是何人所為?”
  “這是在晉級祖神之境?可引動的天地異象卻是亙古罕見,莫非煉化的是九品帝級道根?”
  “不對,九品帝級道根雖罕見,可晉級之時,卻并無法造成這等威勢,我曾聽聞,世間靈神境中,只有那擁有‘唯一神臺’者,在晉級之時,才會引來天地異象,錘煉己身,得享天之眷顧!”
  ……
  太初觀中,一道圣潔威嚴的身影浮現,雙手負背,眺望蒼穹,正是那位神秘的娘娘,這一刻,她竟是也被驚動。
  “紫氣東來,化云垂拱,這是……帝皇之兆!果然如此,莽荒之主臨走時,早已埋下后手。”
  “看來,我也只能賭一賭了……”
  娘娘心中喃喃,旋即,她便轉身而去。
  “鹿兒,等他晉級之后,便讓他來見我。”
  一道傳音傳入白靈鹿耳中,令得它猛地從震驚中清醒過來,旋即便深吸一口氣,恭敬回復道:“喏。”
  蒼穹上的異象足足持續了一盞茶時間,方才化為一道紫金色神輝,倏然降臨,沖入陳汐所在房間。
  一下子,盤膝而坐的他,被神輝灌體,整個人宛如化為一道光,威嚴、浩瀚、圣潔。
  直至許久,這一切力量才被他盡數汲取于體內,而他體內的變化,也是隨之徹底落幕。
  一切,都似恢復平靜。
  沒有了之前那熾盛無比的景象,回歸真實,有一種繁華落盡,大道歸真的味道。
  不過,陳汐卻并未就此醒來,他此刻陷入一種奇異的境地中,渾渾噩噩,渾然忘我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四更凌晨12點左右。求一下月票鼓勵鼓勵,今天投月票的好少,大家周末都出去玩了嗎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