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744 青血老祖

十萬顆神晶,可是一筆不小的數目。
  但陳汐卻想也沒想就斷然拒絕了,這對烈云聰他們而言,就感覺有些突兀了。
  在看到老白那一副諱莫如深的模樣,令得他們心中也不禁一凜,隱約有些心驚肉跳的感覺。
  這兩家伙……該不會心生歹念,欲要染指這“混沌雷火銅”吧?
  一想到這,他們目光中皆都帶上了一抹警惕,修行界爾虞我詐,見財起意,殺人奪寶的事情生太多了,在這等情況下,也由不得他們不警惕。
  陳汐何等人物,自是一眼就看穿了烈云聰等人的心思,禁不住搖頭笑道:“你們大可不必如此緊張,陳某雖身家有限,可也并不差這區區十萬塊神晶了。”
  說罷,他便長身而起,道:“陳某還有要事,諸位,告辭。”
  “呵呵,你們這些小家伙,的確太嫩了些,把心思都懷疑到我們頭上了,這可有些不妥了。”
  老白一陣怪笑,嘲諷不已。
  烈云聰一臉羞愧,這才明白自己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。
  他連忙叫住陳汐:“陳尋道友且慢。”
  陳汐道:“不必如此,防人之心不可無,你們做的并沒錯。”
  這一下,其他妖修也都訕訕不已,有些手足無措。
  其實,他們還是閱歷太淺,換做其他老謀深算之輩,斷不可能表現得像他們這般稚嫩,起碼不會像他們這般,把一切情緒都表現在臉上,令人很容易便能看穿他們的心思。
  “道友,我求求你了,且再稍等片刻。”
  烈云聰一臉慚愧,說話時,他吩咐其他妖修,“諸位,還請拿出什么寶物,看是否有兩位道友需要的,也算表達咱們一番心意,不能讓兩位道友白幫忙了。”
  他已判斷出,陳汐的確是那種不差神晶的主。
  烈云聰如此一說,陳汐倒是來了興趣,并未直接離開。
  當下,烈云聰他們各自拿出一些奇珍,都是他們搜羅的一些價值不菲的物品,樣式很多,各有妙用。
  當然,也談不上多貴重。
  “道友,你隨便看吧,若是看中,盡管拿去,千萬別客氣,我等之前的舉動,已是有些不妥,這也算補償我們的愧意。”
  烈云聰認真說道。
  陳汐目光一掃,就大致看出,其中并無自己需要的神材,心中不禁一陣失望,就打算隨意拿一件物品,讓烈云聰他們不至于因此而不安。
  可就在此時,老白忽然開口,指著那其中一塊葉子形狀,嬰兒巴掌大小,通體青翠欲滴的物品說道:“這玩意是什么東西?”
  “這是碧云神葉,打坐修煉時佩戴在身上,可以起到清寧心神,驅除魔障的妙用。”
  那來自婆娑花族的古玫琳連忙開口解釋了一句,“若道友喜歡,不妨拿去。”
  老白笑道:“這玩意不錯,老祖我要了。”
  說著,它一爪子就攝取過來。
  陳汐見此,不禁瞥了老白一眼,然后朝烈云聰等妖修抱拳道:“好了,我們也該告辭了。”
  烈云聰等妖修還要挽留,卻是被陳汐笑著拒絕。
  ……
  直至走出這座酒樓,來到那繁華街道上,陳汐這才問道:“老白,那真是碧云神葉?”
  老白已經忍耐很久,這一刻再忍不住得意笑道:“那傻丫頭,哪里知道這寶貝的來歷。”
  說到最后,它竟是興奮得大笑起來,那副癲狂的模樣,引來附近不少修者一陣指指點點。
  陳汐連忙加快腳步,皺眉道:“究竟是何物,把你高興成這樣子?”
  他可是清楚記得,就是在見到那“混沌雷火銅”時,老白都沒有如此高興,難道此物還能比“混沌雷火銅”的來頭還大?
  老白深吸一口氣,四處瞄了一眼,這才壓低聲音鬼鬼祟祟道:“你猜的不錯,此物可比那混沌雷火銅厲害多了!”
  說著,它便把此物來歷道出。
  原來,這一片葉子形狀的寶物,其實名叫“先天靈胎”,乃是孕育在混沌之中的先天之物。
  陳汐還是頭一次聽這個名字,不禁疑惑道:“這玩意究竟有何妙用?”
  老白正自得意,聞言頓時神色一滯,一副痛心疾的模樣:“陳汐啊陳汐,你難道連先天靈胎都沒聽說過?你可真夠孤陋寡聞的!”
  頓了頓,他飛快傳音道:“你應該清楚,先天靈寶乃是從混沌中孕育而出的無上神兵吧?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跳,點了點頭。
  老白興奮道:“這寶貝可是比先天靈寶還罕見,它可是能夠把一件后天神寶,孕育成真正的先天靈寶!”
  什么!?
  陳汐差點失聲驚呼出來,這若是真的,未免太不可思議,誰敢想象,這世上竟有這等奇物?
  眾所周知,每一件先天靈寶,皆都是從混沌本源中孕育而出,被人獲得一件,就少一件,憑借修道者的手段,根本無法煉制出來,故而顯得極為珍貴和罕見。
  而這先天靈胎,竟能夠將后天神寶孕育化為一件先天靈寶,可想而知有何等之神異了。
  “嘿嘿嘿,怎么樣,這次若非有老祖我,你小子哪會碰上這等無上機緣?”
  老白得意笑起來,很是驕傲,“你不是有一件符兵道寶么?恰可以借此機會,將其用先天靈胎孕養起來,以后……你可又多了一件先天靈寶!”
  陳汐心中也是無法平靜,這個收獲太大,乎他的想象,完全沒想到,僅僅只是和一群妖修進行了短暫的接觸,就獲得了這等神異的一件寶物。
  直至許久,他這才恢復冷靜,道:“不行,咱們這次占的便宜太大,我得補償他們一些東西,否則心中有所虧欠,終究會寢食不安,影響我的修行。”
  說著,他轉身沿著原路返回。
  “你真打算這么做?”
  老白一副看白癡的模樣。
  “修行至今,我求的便是一個恪守本心,若是讓我心中有愧,這先天靈胎不要也罷!”
  陳汐神色變得沉靜,目光堅定,當做出這個決定時,他心中一片豁達通透,心境修為竟是隱隱提升了一絲。
  這讓他愈堅定了這個念頭,這么做,不論對錯,對得起自己的心,便足夠了。
  “那你打算補償他們什么?你要知道,這先天靈胎的價值可是比先天靈寶都大的多。”
  老白問道,用的是傳音,不虞被其他人聽到。
  陳汐步伐頓了頓,沉默片刻,這才說道:“一株七品祖源道根夠不夠?”
  老白一怔,神色忽然變得復雜,凝視陳汐許久,罕見地收斂了以前的壞毛病,感慨道:“玄……果然沒有看錯人。”
  說到這,它似有些傷感,道:“這世間太多聰明絕頂之輩,也太多善于鉆營取巧之徒,可最終,卻因為種種誘惑和貪婪,蒙蔽了自己的道心,最終未能踏足終極之道途。”
  “你說的不錯,相較于這些外物,自我心境的執著才是最重要的,當有朝一日你踏足大道之巔,便會現,這世上所有事情,所有寶物,終究抵不過真正的大自由、大自在!”
  “這就是然物外之境,隨心隨欲而不逾矩!”
  陳汐怔然,倒是沒想到,老白竟會因為自己一個決定,而出如此感慨。
  他在心中默默咀嚼了一遍老白的話,深以為然。
  ……
  其實陳汐對烈云聰等妖修的感觀很不錯。
  他們雖閱歷不深,可心中兀自有羞恥觀,是非觀,知恩圖報,這簡直比那些心狠手辣腹黑冷血的修道者強太多了。
  “咦,陳尋道友你們怎么回來了?”
  那一座就樓外,當看見陳汐和老白去而復返,烈云聰等人不禁訝然。
  “你們要離開了么?”
  陳汐看了他們一眼。
  “不錯,我們思來想去,此行收獲已經很滿足了,故而打算提前返回族中。”
  烈云聰點頭。
  “將這玉盒收下,里邊有我的一份心意,等你們離開靈航神城之后,再打開也不遲,以免被其他人窺伺到了。”
  陳汐將一個玉盒不著痕跡遞了過去,然后認真囑咐道,“路上務必要小心,最好直接返回宗族,畢竟,你們身上的寶物太過貴重,還是謹慎一些為好。”
  烈云聰等人都有些怔,渾然搞不懂陳汐為何態度大變,對他們如此之好。
  不過,雖搞不懂,他們心中還是很感動的,他們也正是考慮到安全問題,故而才決定提前離開此地。
  “多謝了,陳尋道友。”
  烈云聰等妖修抱拳。
  “去吧。”
  陳汐笑了笑,轉身而去,很快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
  “這位陳尋道友人很不錯,他日若有相逢之時,一定要請他來我烈焰麒麟族中做客,相信老祖宗他們也肯定會很歡迎的。”
  看著陳汐離開的背影,烈云聰禁不住感慨。
  其他妖修也紛紛點頭。
  他們沒有再逗留,轉身從另一個方向離開。
  沒多久,便飛出了靈航神城,抵達到了星空中。
  “咦!”
  烈云聰終究還是沒忍住,尋覓了一處僻靜星域,打開了陳汐所贈的那一塊玉盒,當看清楚其內寶物時,登時如遭雷擊,驚呆在那里。
  其他妖修見此,都禁不住好奇湊上前,下一刻,他們也都渾身一僵,面露難以置信之色。
  居然是一株七品祖源道根!
  一時之間,他們全部怔在那里,心中久久無法平復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5章送上~如果感覺更新給力,就給金魚一些月票鼓勵吧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