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6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6)     

神箓1746 軒然大波

陳汐的回答很直接,也很不客氣,令得那老者眼眸不禁微微一瞇,似沒想到,這小家伙竟敢拒絕自己。
  “大膽,你怎么和我家老祖說話的!”
  一名年輕人沖出,呵斥陳汐。
  陳汐抬眼一瞥,就看出這年輕人才靈神境修為,不禁有些驚訝,這小子可真夠囂張的,連自己這等祖神境也敢呵斥。
  他若有所思地瞥了那老者一眼,心中暗忖這一老一少只怕來歷不凡,故而才敢如此囂張。
  不過對陳汐而言,都懶得去揣度對方什么來歷,連雒少農那些帝域大勢力的子弟他都敢殺,連公冶南離、翟云秋這等老怪物他都不放在眼中,又哪會在意這倆家伙所帶來的威脅了。
  搖了搖頭,陳汐轉身而去,都沒心思和他們計較。
  “你……站住!”
  那年輕人一呆,旋即怒聲叫道,感覺被怠慢無視了。
  陳汐止步,回瞥了那年輕人一眼,唇角泛起一抹冷冽的弧度,并未言語,然后便轉身而去。
  僅僅一個眼神,那年輕人卻是心中悚然一驚,臉色僵硬在那里,剛才那一剎那,他靈魂都在悸動,感受到一股致命般的殺機,如劍抵咽喉,似只要對方原因,一個念頭便能殺死自己一般。
  這讓他整個人呆住,渾身冷汗如漿浸出,打濕了衣衫。
  “咄!”
  驀地,一道如驚雷似的聲音響徹耳畔,徹底將那年輕人驚醒過來,如夢初醒似的,神色一陣惘然:“老祖,剛才……”
  那眼窩塌陷的老者見此,不禁瞇了瞇眼睛,冷哼道:“狐兒,你性情可有些太過急躁了,若非老祖在,這次你非遭劫不可。”
  年輕人渾身一哆嗦,驚道:“那小子這么厲害?”
  老者面無表情道:“一位祖神境存在,怎可能是你這能夠撼動的?”
  年輕人神色陰沉,抿嘴不言,放眼望去,已是再看不到了陳汐的蹤跡。
  “走,一起去見你其他那些師叔師伯,這次咱們終于能干一票大買賣了!”
  老者塌陷的眼窩中,泛起一抹森然,下一刻,他便帶著那年輕人飄然而去。
  ……
  懸賞區。
  和售寶區的布局大致相同,同樣有一座大殿,同樣陳列著一道道光幕。
  唯一的不同便是,那光幕上浮現的,皆都是一道道懸賞令,懸賞內容,無不是修道者所需的神材、神寶、奇珍、丹藥……等等寶物。
  此刻,陳汐便立足其中,雙手負背,不時瀏覽著那光幕上的內容。
  令他啞然的是,他竟看到一道欲要以三千萬神晶購買一件先天靈寶的懸賞令。
  顯然,懸賞之人也沒打算能達成所愿了,故而在懸賞令最后,并未標注懸賞期限。
  “公子,原來您在這里。”
  沒多久,錢安走了過來,一副如釋重負的模樣。
  “事情辦成了?”
  陳汐扭頭問道。
  “已經辦妥,三天之后,您便可以來取神材,另外,這是您剩余的神晶,總計三十萬塊。”
  說著,錢安將一個儲物袋遞了過去。
  陳汐隨手接過,似想起了什么,掌心中悄然浮現一道光,幻化出了一老一少兩道身影。
  赫然就是之前那眼窩塌陷的老者,和被叫做“狐兒”的年輕人。
  “你可認得這兩人?”陳汐問道。
  錢安怔了怔,抬眼看去,旋即便眼瞳一縮,臉色都是微微一變。
  他看了看四周,現無人關注這里,這才壓低嗓子傳音道:“公子,您可是和對方有仇?”
  陳汐挑了挑眉:“此話怎講?”
  錢安飛快道:“若換做其他人,在下或許不認得,可這青血老祖在下卻是一眼就能認出,他來自古老的‘三尸血族’,乃是‘夜梟星盜盟’的三當家,身邊那年輕人,名叫花狐兒,乃是青血老祖的徒兒。”
  三尸血族,乃是一種極為陰邪的族群,也算古老的族群之一,這種族群以斬三尸證道,以吞噬神血來修行,性情極為陰戾歹毒。
  早在太古歲月時,曾有一位自封為“三尸血皇”的大能者,曾在一夜之間吞噬掉一方宙宇中所有生靈的精血,居然成功逆天改命,一舉踏足道主之位,震驚天下,引起了整個上古神域轟動。
  但后來,這位三尸血皇由于殺戮太多,得罪諸多大能者,最終被圍攻而亡。
  而三尸血族,也是在那時候差點被滅族,雖茍延殘喘下來,但卻已走向沒落。
  直至如今,上古神域中早已沒了三尸血族的地位,甚至一旦聽說有三尸血族的后裔出現,便會成為所有修道者的公敵,處境可謂凄慘之極,宛如過街老鼠一般。
  這一切傳說,陳汐倒也聽聞過,故而不禁有些意外,沒想到自己竟碰到了青血老祖這樣一個貨真價實的三尸血族。
  “那夜梟星盜盟又是什么勢力?”
  陳汐問道。
  “一個縱橫肆虐在南海域星系中的盜寇勢力,他們以打劫強殺修道者的財物為生,這些年不知干了多少天怒人怨的事情,可謂是罪愆滔天,流毒四海。”
  錢安飛快解釋,聲音中透著一抹痛恨,也有著一絲無奈,“可惜,這些無惡不作的家伙一個個來去無蹤,且實力都極為強大,性情也是一個比一個殘忍狡猾,至今也沒有將全部剿滅。”
  陳汐聞言,不禁瞇了瞇眼睛,道:“原來是一群燒殺搶掠的盜賊,對了,你手中可有關于他們的具體資料?”
  錢安搖頭,自嘲道:“在下只是一個鑒寶師而已,不過公子若是有需要,在下倒是可以幫忙打探搜集一番。”
  陳汐點頭道:“那可就拜托了。”
  錢安笑道:“公子太客氣了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陳汐笑了笑,轉移話題,指著那光幕,說道:“我也打算懸賞一些寶貝,不知有什么講究?”
  錢安頓時精神一振,知道賺取神晶的機會又來了。
  “公子,按照規矩,您只需繳納一筆神晶,便可以借此光幕布懸賞令,具體是……”
  錢安吧啦吧啦介紹了一遍。
  陳汐想了想,便把那些尚沒搜集到的十多種神材一一告之錢安,由他幫忙布懸賞令。
  “公子,這些神材的價值可有些高啊。”錢安震驚道。
  他可是鑒寶師,自是能辨認出,陳汐所報出的十多種神材,無一不是可遇不可求的天地瑰寶,其中一些神材最低也價值五百萬神晶以上!
  甚至,其中還有一些神材根本不是神晶能夠衡量的,因為市面上幾乎都購買不到!
  陳汐自然清楚這點,這剩余的十多種神材,要顯得更罕見和珍貴,若非如此,也不至于如此難以尋覓了。
  “放心,只要有人愿意兌換,就是付出更高一些的價錢,也不是什么問題。”
  陳汐笑了笑。
  錢安點頭:“我會幫公子將這懸賞消息布出去的。”
  陳汐略一沉吟,道:“另外,在懸賞榜單上注明,如果不需要神晶,也可以兌換五品、六品的祖源道根。”
  “什么!?”
  錢安心中狠狠一震,竟是禁不住失聲驚呼出來,引得附近不少目光都紛紛看過來。
  錢安連忙深呼吸一口氣,努力讓自己保持鎮定,看向陳汐的目光中卻帶上一抹驚異。
  五品以上的祖源道根啊!
  這可是在整個上古神域都堪稱絕世珍寶的存在,也只有那些頂尖大勢力中,才能擁有能夠蘊生出這等品級的祖源之地,但是,沒人會把這等寶貝拿出來賣掉了!
  歷史上,每當出現一株五品以上的祖源道根,哪一次不是引起莫大轟動,無數修道者爭搶?
  可如今,陳汐竟拿這等珍寶來懸賞,欲要兌換一些神材,這讓錢安甚至都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  “就這樣吧,過幾天我會再來一趟。”
  陳汐看了一眼錢安,便轉身而去,他尚有許多事要做,自不會把精力全部放在這里。
  錢安愣愣點頭,還未從震驚中徹底清醒過來。
  直至許久,他這才長長吐一濁氣,喃喃道:“這個懸賞令若是放出去,只怕整個琳瑯寶市都會陷入轟動中吧?到那時只怕……”
  錢安不敢想下去了,他匆匆轉身離開,要去將此事稟告給易寶大殿的主人,畢竟這件事干系太過重大,他一個鑒寶師可沒辦法做出決斷。
  ……
  靈航神城,一座洞天福地中,陳汐付出了一千顆神晶一天的代價,將此洞府租了下來。
  “若是這樣還不行的話,就只能前往暗市一趟了……”
  陳汐盤膝坐地,陷入沉思,之前,他已經從烈云聰那些妖修口中打探到了許多有關琳瑯寶市的消息。
  所謂琳瑯寶市,分作了“明市”和“暗市”。
  明市,便是指靈航神城街道上、商鋪中、易寶大殿內……等等提供互換交易的區域。
  而暗市,則位于靈航神城中的一處隱秘區域,想要進入其中,除非有人引薦,否則連入口都尋覓不到。
  并且,即便有人引薦,進入暗市的時候,還需繳納一百萬神晶為擔保,且離開時并不退還!
  單單是這個條件,都能令大多數修道者望而卻步,也正因如此,令得那暗市顯得愈神秘莫測。
  但毋庸置疑,那里才是整個“琳瑯寶市”的核心所在,只要出得起價錢,皆都能從中獲得令自己滿意的寶貝來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算了算,還差x壕的一個盟主更,以及沉沉盟主的2個盟主更,這幾天會再搞一搞~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