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7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7)     

神箓1747 交易

具體而言,如今陳汐只差十六種神材,便可以把玉簡上所羅列的神材搜集齊全。
  看似已距離成功不遠,可唯獨只有陳汐清楚,這剩下的十六種神材,無論是價值,還是稀罕程度,都遠非其他神材能夠相提比倫。
  就拿其中的一株“般若九難竹”而言,就需要三十六萬年火候以上的,且此物在傳聞中,早已絕跡,整個上古神域中很久都沒有有關此物的消息傳出。
  還有那“化道靈木”,陳汐之前更是都未曾聽說過這個名字,依照老白推斷,此物甚至是上個紀元才擁有的一種神材。
  至于剩余的其他十四種神材,比之這“般若九難竹”和“化道靈木”也差不到哪里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想要將它們全部搜羅到,可想而知有何等艱難。
  也正是基于這種考慮,陳汐才會拿出祖源道根這等瑰寶,發布懸賞令,來吸引其他修道者注意。
  為的就是盡快將這一切都給解決了。
  當然,如果連這么做都無法成功,那陳汐也只能去琳瑯寶市的暗市中碰碰運氣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沉思許久,陳汐搖了搖頭,摒棄腦海雜念,取出了一塊玉盒,小心打開。
  玉盒中,盛放著一枚葉子形狀,嬰兒巴掌大小,通體青翠欲滴的物品。
  正是老白口中的“先天道胎”。
  傳聞中,此寶可是能夠將一件后天神寶孕養成先天靈寶,絕對堪稱是逆天之寶。
  這一刻,陳汐禁不住也是深吸一口氣,開始仔細打量此寶。
  其形若葉,瑩潤青翠,表面烙印秘紋,似神秘的圖騰,又像大道之痕,充盈著一股神秘、純凈、古老的韻味。
  以意念查探,就會發現,這約莫嬰兒巴掌大小的葉子,竟似比深淵還幽邃,比宙宇還無垠,宛如自成一片大混沌,驚人之極。
  陳汐分出的那一縷意念,在其中探尋許久,竟是無法探索到這葉子內部的邊緣在哪里!
  這讓他心中一驚,隱約明白老白為何會欣喜若狂了,單憑這一點,就非其他神物可比。
  直至三個時辰后。
  陳汐那一縷意念終于驟然停頓,看見了一片混混沌沌、浩渺無垠的海洋!
  那海水如水晶般剔透干凈,呈現出柔和瑩潤的清色,蒸騰出一縷縷如夢幻似的混沌光澤。
  先天道氣!
  陳汐心中狠狠一震,旋即他那一縷意念似遭受雷擊,一剎那間崩碎,所看見的那一片海洋景象也是驟然爆碎,消失不見。
  一切,都恢復如初,陳汐看著手中的“先天道胎”,眸子里一片明亮,“若真能夠把劍箓蘊養為先天靈寶,那威力該有何等強大?”
  “老白,此寶該如何祭煉?”
  陳汐把老白召喚了出來,飛快問道。
  “哼!”
  老白冷著臉一語不發,一副很不滿的模樣。
  陳汐自是清楚,這只老鳥是在怪自己前往易寶大殿時,將它給關了起來。
  “看來你也不知道。”
  陳汐嘆了口氣,道,“罷了,還是我自己來吧,真不行將劍箓丟進去試探一番。”
  “激將?沒用!”
  老白斜睨了他一眼,盡是不屑。
  陳汐笑了笑,拿出劍箓,竟是要插入那“先天道胎”中。
  見此,老白再忍不住叫道:“住手!你個敗家玩意,難道想毀了這先天道胎不成?”
  陳汐聳肩:“毀了就毀了,反正你也不告訴該如何祭煉。”
  見陳汐一副吃定自己的模樣,老白不禁咆哮道:“臭小子,你你你……簡直氣死老祖我了!”
  陳汐連忙笑道:“好了,我不是見識太少么,哪像你那般博古通今,無所不知。”
  不著痕跡拍了一記馬屁。
  老白就吃這一套,怒氣稍緩,冷哼道:“你豈止是見識少,簡直就是孤陋寡聞!”
  說著,它一抬頭顱,傲然道:“若論世上最了解這先天道胎的,老祖我敢稱第二,都無人敢稱第一,想當年……”
  看著老白又自吹自擂起來,陳汐強忍著沒有打斷它,任由它唧唧歪歪自娛自樂。
  直至許久,似乎感覺心滿意足了,老白這才施施然瞥了陳汐一眼,道:“你且聽好了,老祖我接下來會傳授你一部震古爍今的秘法,以此輔助先天道胎祭煉寶物,足可以讓你在十年之內,便可以擁有一件真正屬于你自己的先天神兵!”
  “十年?”
  陳汐愕然。
  “哼,小子你知足吧,若非有老祖我的秘法,你就是耗費上萬年,也根本無法取得任何進展。”
  老白不屑瞥了陳汐一眼,“當然,這并不是重點,重點是用此秘法祭煉出的先天靈寶,完全如同為你親身打造,保管讓你如臂使指般運用自如,發揮出最強大的威力。”
  陳汐神色變得認真起來。
  老白所言,讓他深以為然,眾所周知,先天靈寶乃是從混沌中孕育而出,神妙莫測,每一件先天靈寶所具備的威能皆不相同。
  例如大羅天網,最厲害的便是能夠捕捉到大道氣運,而落寶銅錢則號稱可以落盡一切后天神寶。
  雖然,這兩件先天靈寶皆都赫赫有名,可在真正的戰斗中,卻無法像劍箓那般,讓他充分發揮出劍道修為。
  其實不止是陳汐,其他擁有先天靈寶的修道者,同樣也或多或少面臨著這樣的尷尬問題。
  那就是明明先天靈寶極為強大,可卻因為和自己所求索的道途不相匹配,故而很難將它們的威力徹底發揮出來。
  而如果能擁有一件完全適合自己的先天靈寶,這一切都不在是問題。
  可惜,想要辦到這一步,可是無比艱難,一切都因為先天靈寶的數目實在太少,故而讓供修道者選擇的機會也是少的可憐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如果能通過“先天道胎”祭煉出一件完全適合自己的先天靈寶,絕對足可以使任何修道者都為之眼紅瘋狂不已。
  ……
  很快,老白便將秘法傳授給了陳汐。
  “以自身血魄為引,以先天道胎為爐來祭煉劍箓?”
  陳汐有些驚詫,老白所傳授的秘法,竟是一種搬運氣血,引導血魄的秘法,極為罕見,連陳汐都聞所未聞,見所未見。
  “不錯。”
  老白都懶得解釋了,直接道,“這法門傳承自莽古神魔一脈,跟你講三天三夜也解釋不完,你還是趕緊采取行動吧。”
  陳汐沉吟片刻,便即點了點頭。
  老白雖然渾身是毛病,可它肯定不會拿這種事坑害自己,這是毋庸置疑的。
  陳汐深呼吸一口氣,開始按照老白的指點,嘗試著搬運周身氣血之力。
  僅僅片刻,全身便猶如燃燒起來,滾滾血漿沸騰咆哮,發出雷鳴似的轟震,響徹這一座洞天福地之內。
  直至后來,那血氣越來越熾盛,化作一道精血狼煙,從陳汐身上直沖而起,隱隱能夠看見,那血氣之中竟隱隱浮現出一尊尊遠古神魔的偉岸身影,神圣超然,震撼心魄。
  “咦!沒想到,這小子竟擁有如此扎實的煉體根基,難道以前也曾修煉過神魔煉體法門?”
  目睹這樣一幕,一旁的老白也不禁有些驚詫,似沒想到陳汐竟這么快便已入門。
  它可不知道,在三界時,陳汐可是曾以“周天星戮鍛體之術”錘煉道體,臻至冥虛之境,后來更是借助軒轅氏祖傳的“補天訣”法門,一舉修煉出了真正擁有智慧、意志的第二分身!
  若非因為要照看三界中的親朋故舊,他那第二分身如今只怕也已突破神境,飛升至這上古神域了。
  “這樣也好,按照這種速度,起碼三天之后,便可以開始以先天道胎祭煉神兵了……”
  仔細感知著陳汐周身血氣的變化,老白不禁暗暗點頭,若有所思。
  ……
  與此同時,易寶大殿。
  “九坤,看來我們也只能等待暗市開啟了。”
  一名身穿墨綠色長衫,頭戴峨冠,仙風道骨的老者輕嘆一聲,有些無奈地開口說道。
  “祖父,沒關系的,這等無上機緣,又哪可能是隨隨便便就能覓到。”
  老者旁邊立著一名身姿健碩的青年,濃眉大眼,面龐輪廓棱角分明,整個人猶如一座渾然天成的山岳,給人一種厚重、沉穩、樸實的感覺。
  “你著小子,竟還安慰起我來了。”
  老者啞然失笑,“罷了,我們去懸賞區看一看,真沒有,就準備準備去暗市吧。”
  “嗯,孫兒一切聽您的。”
  青年嘿嘿一笑,很是憨厚的樣子。
  當下,這一老一少便朝懸賞區行去。
  “快跟上!”
  在兩人身后,還跟著一大批侍者,起碼有三十余人,每一個居然都擁有著祖神境修為!
  可他們此時,卻是躬身彎腰,神色恭敬無比,亦步亦趨跟在后邊,就像一群臣子,在跟隨著帝皇身后。
  這等豪華陣容,沿途所過,頓時驚動了易寶大殿中那些客人,一個個目瞪口呆,不敢再嘩然。
  那原本熱鬧的氣氛,也是變得寂靜,鴉雀無聲。
  所有人都在暗中揣測,那一老一少究竟是何方神圣,竟擁有這么大陣勢,讓三十多位祖神恭敬伺候在身后,恐怕也只有南海域域主才擁有這般待遇吧?
  “老天!那是真武帝君!”
  突兀地,一道驚呼打破了大殿中沉寂的氣氛,顯得尤其刺耳。
  一剎那,所有人心中震動,倒吸涼氣不已,終于明白了那老者的身份。
  真武帝君!
  北光域域主,一尊威名震爍天下,在整個上古神域中都頗富傳奇色彩的驚世大人物。
  有關他的傳聞,簡直是多不勝數,在場眾人早已時耳熟能詳,可哪曾會想到,竟會在這易寶大殿中,目睹真武帝君的真容?
  畢竟,這等大人物距離他們可實在太遙遠了……
  唰!
  在那跟隨在真武帝君后方的一群祖神強者中,忽然有一道冷厲的目光掃視向剛才開口的那名修道者,驚得那人渾身一哆嗦,心驚膽戰,噤若寒蟬。
  當他再反應過來時,真武帝君一行人早已遠去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午休起床,眼前一片模糊,差點以為眼睛出毛病了,去眼科檢查了一下,原來是眼睫肌神經衰弱,也就是看電腦時間太久導致的,多休息就沒什么大礙,媽蛋,卻嚇死我了……第二更稍晚,我得壓壓驚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