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8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8)     

神箓1749 神劍之主

靈航神城,繁華如水的街道上。
  從易寶大殿中傳出那一道有關五品、六品道根的懸賞令那天開始,短短三天時間,再次有許許多多修道者從四面八方紛至沓來。
  其中,更有著不少權柄滔天的大人物,或是一派掌教,或是一族之主,或是一方霸主,可謂是風云匯聚,令得靈航神城中氣氛也是越發火爆。
  現如今,無論是在那街頭上,還是茶肆酒樓中,幾乎所有修道者都在討論這個話題。
  “十六種神材,只需要其中任何一種神材,便可以兌換一株五品以上祖源道根,這豈不是說,那位發出懸殊令的主人手中,起碼有十六住祖源道根?這簡直……沒發形容了!”
  “放心,現如今可有不少大人物們都關注到了這件事,其中肯定不會有假了,否則易寶大殿也不敢冒然放出這一道懸賞令。”
  “那你們說,那家伙究竟是誰?”
  “不管是誰,可以肯定的是,那家伙肯定在前陣子進入了莽古荒墟祖源之地中,否則怎可能擁有這么多道根?”
  “該不會是那個陳汐吧?”
  “不可能,那家伙可是神衍山親傳弟子,他現如今哪可能有心思來這里?當初在莽古荒墟,他可是斬殺了雒少農、公冶哲夫等數位神靈至尊,最終惹怒了帝域不少頂尖大勢力,連斗崇帝君也出動,要將他緝拿鎮殺。”
  “不錯,我也聽聞,當初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也被驚動,破關而出,為了替那陳汐出口惡氣,竟是當場逼迫一眾帝域大人物下跪,連斗崇帝君也沒能幸免!”
  “了不起,實在了不起,大先生巫雪禪這么多年不出關,一出關就干出這等大事,著實令人無法想象。”
  ……
  走在靈航神城那繁華的街道上,陳汐幾乎根本不必仔細查探,就有各種的議論聲不斷涌入耳中。
  有討論那一道懸賞令的。
  也有討論當初發生在鳳岐神城外的那一戰的。
  有討論那十六種神材的。
  也有贊嘆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的驚世神威的。
  總之,很熱鬧,很喧囂,令陳汐都大感意外。
  因為陳汐發現,沿途所聽聞到的議論,無論是討論什么內容的,似乎……都和自己有著分不開的關系。
  這著實有些超乎他的預料。
  不過,這也讓陳汐立即意識到,那發生在鳳岐神城外的戰斗,如今已擴散到了整個上古神域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自己的名字也無形之中,傳遍了天下,忽然變得有名了,不再如之前那般聲名不顯。
  是好是壞,連陳汐自己都無法判斷。
  “在這等情況下,父母他們若在上古神域中的話,必然也會知道這個消息吧?”
  莫名其妙地,陳汐想起了自己的父母陳靈鈞和左丘雪,心中不禁有一些悵然若失。
  當初在三界鳶尾仙獄,陳靈鈞帶走了左丘雪,留下一道玉簡給陳汐,玉簡中談到,只要憑借河圖碎片,有朝一日便足可以讓他們父子在上古神域重逢。
  可直至如今……
  卻是半點消息也無!
  這讓陳汐有時候也不禁惘然,父親陳靈鈞……究竟是誰?又有著怎樣的前世經歷?
  前世,陳靈鈞曾為太上教主之師弟,也曾為神衍山二先生寂道人,直至如今,連陳汐都不禁有些分不出,父親的身份究竟是誰,他又和上古神域有著怎樣的關系?
  “公子,現如今放眼整個上古神域,您可知道有哪三件事最為轟動?”
  在前邊帶路的錢安忽然開口,令陳汐從沉思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“說來聽聽。”
  陳汐訝然道。
  “第一,當屬神衍山大先生巫雪禪橫空出世,力壓群雄,逼迫斗崇帝君下跪贖罪。”
  “第二,當屬帝域夜氏少主夜辰、雨氏少主雨九岳齊齊踏足祖神境,引動諸天異象,被譽為祖神境中的雙子星,光芒蓋世。”
  “第三,便是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,錢安忽然壓低聲音,傳音道,“便是您所發出的這一道懸賞令了,我聽聞,連帝域中不少勢力都被驚動,派出不少強者前來,欲要一探究竟。”
  陳汐聞言,頓時挑了挑眉,心中凜然。
  第一個消息倒也很好理解,畢竟,當初大師兄鎮壓斗崇帝君那一幕,被在場不少修道者都看在眼中,相瞞都瞞不住。
  第二個消息就有趣了,若陳汐沒有記錯,這夜辰和雨九岳當初分別位列封神之榜靈神境第一第二名,遠在那雒少農之上。
  只是讓陳汐沒想到的是,兩人竟會同一時間晉級,且皆都引起了諸天異象,轟動天下。
  難道說,兩人也獲得到了極為了不起的祖源道根?
  至于第三個消息,陳汐就更沒想到了,不過造成如此大的轟動,卻令他心中陡然升起一縷警惕。
  陳汐很清楚,若是一旦自己身份泄露,只怕那些帝域大勢力又坐不住,紛紛找自己來算賬了。
  幸好,這次他前來靈航神城時,早已隱匿了真名,模樣也改變不少,只要不是碰到熟人,極難會辨認出他的身份來。
  交談之際,已是來到了那易寶大殿前。
  令陳汐咂舌的是,現如今的易寶大殿,簡直可以用人滿為患,水泄不通來形容,放眼望去,到處都是黑壓壓的人頭。
  這讓陳汐終于意識到,自己發出的這一道懸賞,的確造成了超乎想象的轟動。
  ……
  在錢安的帶領下,很快陳汐便被帶進了一處靜室中。
  “公子,這是您之前買下的五十七種神材。”
  錢安將一個儲物袋交給陳汐,其內裝著的就是陳汐花費四千六百七十萬神晶買下的那一批神材。
  陳汐拿在手中略一查探,便即點了點頭。
  “公子,我已經將您前來的消息派人告之真武帝君,待會您只需靜坐在此,便可以和真武帝君進行交易。”
  頓了頓,錢安指著這靜室裝飾,自豪道,“公子請放心,此房間乃是我易寶大殿以秘法煉制,除非道主親臨,否則誰也無法窺伺到房中的一切了。”
  “多謝了。”
  陳汐拱手道。
  “公子您可千萬別客氣。”
  說到這,錢安掌心一翻,一塊神秘的輪盤浮現,正自盈盈發光,他神色一振,道,“來了。”
  自然是真武帝君來了!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他可也聽說過這位名滿天下的帝君,傳聞其早在很久之前,便已踏足九星帝君之境,一生充滿了傳奇色彩。
  面對這樣一位大人物,他可也不敢掉以輕心了。
  ……
  幾乎是同時,在這一座靜室對面一個房間中,一襲墨綠青衫,寬袖博帶,頭戴峨冠的真武帝君淡然而坐。
  在他身邊,還立著他的孫兒趙九坤。
  “那家伙可真夠小心的,難道還擔心咱們害他不成?”
  趙九坤皺眉道。
  “小心駛得萬年船,越是這樣,反倒是讓我愈發肯定,對方手中只怕真擁有不少品相絕佳的道根了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微微一笑,雍容自若,氣勢沉穩中有一種巍峨無量的氣息,極為懾人。
  嗡~
  說著,真武帝君手掌一翻,也是浮現出一個神秘輪盤,正自瑩瑩發光。
  “道友,老夫北光域趙乾靈,手中擁有一株‘渾象羽靈草’,不知是否是道友需要?”
  真武帝君開口,直來直往,卻并無咄咄逼人的氣勢。
  另一座靜室中,陡然聽到這一道聲音,陳汐不禁瞇了瞇眼睛,知道趙乾靈這個名字,乃是真武帝君的名諱。
  “不錯,此神材可以兌換一株六品道根,若是前輩愿意,立刻便可以交易。”
  陳汐略一斟酌,便即開口道。
  “有趣,竟是個小家伙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唇角泛起一抹笑意,陳汐口中的“前輩”二字,讓他敏銳注意到,這是個后生晚輩。
  “此事并不急,老夫之所以迫切想和道友謀面,的確是想要替孫兒尋覓一株道根而來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開口,“不過,若老夫猜測不錯,道友手中只怕不止擁有五品、六品這兩種品相的道根吧?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含糊道:“前輩何出此言?”
  他身上的確尚有不少七品道根,但可不打算兌換出去了。
  真武大帝聞言,唇角的笑容卻是愈發濃郁,道,“道友先別著急拒絕,你如今或許也已清楚,老夫為了尋覓一株上佳的道根,這些年可謂是費了不少周折,都快成為老夫的一塊心病。”
  頓了頓,他聲音忽然變得鏗鏘有力,透著一股大氣魄,“若道友愿意助老夫一把,只要是老夫擁有的神珍,隨便道友你挑選,且經此一事,也算老夫欠你一個人情。”
  話語很直接,直來直往,卻透著一股令人信服的魅力。
  陳汐怔了怔,陷入沉默。
  而身旁的錢安更是面露艷羨之色,眼睛都嫉妒得有些紅了,他也萬沒想到,真武帝君甫一開口,竟許諾下如此驚人的條件!
  讓真武帝君欠下一個人情啊,這世上除了道主這等存在,還有誰能讓真武帝君許下如此重諾?
  可以說,單單是這個條件,都足以讓一個默默無聞的修道者命運發生逆轉,青云直上,前途無量!
  更遑論,真武帝君還會拿出所收藏的諸般神珍,作為酬謝,這條件簡直不能更好了,足可以令任何修道者都難以抗拒!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