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7-0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7-0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7-05)     

神箓1750 四個月后

真武帝君提出的條件的確很誘人,換做尋常修道者,只怕早已歡天喜地地答應了。
  真武帝君自己也相信,自己已表達出了誠意,對方只要懂得權衡利弊,定然不會拒絕。
  可對陳汐而言,真武帝君所謂的人情,或許會讓其他修道者欣喜若狂,可對他卻沒多大吸引力。
  原因很簡單,他的大師兄巫雪禪是一位道主,他如今更在和另一位道主,也就是太初觀觀主接觸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一位帝君許諾的人情,顯然很難讓陳汐產生多大的驚喜了。
  不過,陳汐并未拒絕,他很需要那一株“渾象羽靈草”,他也不能就此放過這個機會。
  但若是讓他就此付出一株過六品的道根,顯然也是不可能的。
  “前輩的好意,在下心領了。”
  陳汐沉吟開口,“且不談人情,如今在下恰好欠缺一柄趁手的神劍,若前輩可以滿足在下這個需求,自會奉出一株讓前輩滿意的祖源道根。”
  這個回答,令旁邊的錢安一呆,差點不敢相信自己耳朵,這家伙……竟拒絕了?
  不對!
  不是拒絕,他還趁機要跟真武帝君索要一柄神劍!
  錢安的心一下子都抽搐起來,這算獅子大開口嗎?萬一惹怒了真武帝君該咋辦?
  這一剎,對面房間中的真武帝君也不禁怔了怔,有些意外,對方竟跟自己討價還價起來了!
  “過分!”
  一旁的趙九坤有些按捺不住,沉聲道,“那家伙明顯打算趁此機會,狠狠敲詐一筆,祖父您可千萬不能縱容他!”
  真武帝君沉默片刻,道:“不必多言,我心中清楚。”
  旋即,他就嘆了口氣,起身拍了拍趙九坤肩膀,道:“想要獲得一株品相上佳的道根,付出一些代價也是必須的。”
  “可是……”
  趙九坤心有不甘。
  “沒有可是!”
  真武帝君揮手打斷,神色淡然中透著一抹威嚴。
  “九坤,還記得這些年前來找老夫的那些老家伙嗎?雖主動把道根送上門,但卻提出了一個個過分要求,有的甚至打算染指咱們北光域的地盤,可謂是狼子野心!”
  說到這,真武帝君唇角已是泛起一抹冷意,“而如今,只是通過一場交易,便能購得一株不錯的道根,已經很不錯了,起碼……可比答應那些老家伙的條件要強上百倍。”
  趙九坤聽完,登時沉默了。
  他也清楚,這些年很多手腕通天的大人物找到祖父,主動送上一株株品相不凡的道根,可無一不被祖父拒絕了,原因就在于,他們的目的不單純,滲透著諸多利益交換,這是祖父絕對無法容忍的。
  而造成這一切的,都是因為他趙九坤!
  若非為了他晉級祖神,真武帝君大可不必如此大費周折了。
  “祖父……”
  趙九坤深吸一口氣,似要說什么。
  “好了,你以后努力修行,便足夠了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笑了笑,示意孫兒不必多言。
  說到這,真武帝君似做出了什么決定,抬手拿出一個青銅劍匣,表面斑駁不堪,彌漫著一股歷經滄桑才有的古老莊肅味道。
  手指摩挲著這一個冰冷青銅劍匣,真武帝君眸子里不禁泛起一抹感慨,似在追憶往事。
  “祖父,您該不會要把此寶送給那家伙吧?”
  這一刻,趙九坤卻是失聲驚叫,似認出了青銅劍匣中的寶物。
  “留在我手中也是無用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搖了搖頭,不再猶豫,轉身大開房門,“將此物和那一株渾象羽靈草交給侍者,轉交給那位懸賞令主人。”
  “喏!”
  門外立著一名隨從,連忙躬身接過,匆匆而去。
  “祖父,這代價未免太大了,您……怎么能這樣!說送人就送人,若是讓它落入心性乖戾之輩手中,豈不是辱沒了它的威名?”
  趙九坤不禁捶胸頓足,憤然不已。
  “若真如此,我會親自去取回來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唇中輕輕吐出一句話,淡然從容,卻透著一股迫人的睥睨之氣。
  ……
  真武帝君和孫兒趙九坤的談話,并未傳入陳汐這邊的房間,這讓氣氛有些沉寂。
  見久久不曾回應,錢安的心也不禁懸了起來,臉色微變,喃喃道:“該不會……真武帝君他老人家動怒了吧?”
  陳汐怔了怔,不以為然道:“放心,他堂堂一位帝君,定不會不顧尊嚴來為難你的。”
  錢安捉急道:“那為難公子你呢?”
  陳汐好笑道:“他又不知道我是誰,又如何為難我?”
  話雖如此說,可錢安心中依舊有些不安,原因就在于真武帝君和其他帝君不同,名氣實在太大了,威名震懾四方,讓人都不敢生出拂逆之心。
  也就在此時,忽然一陣敲門聲響起。
  這讓錢安頓時警惕起來,看了一眼陳汐,這才沉聲道:“門外何人,不知道貴賓靜室中正在交易嗎?”
  “錢安,真武帝君有兩樣寶物送來,你自己來取走吧。”
  一道蒼老的聲音在外邊響起。
  “鵬殿主!”
  錢安頓時吃了一驚,見陳汐面露疑惑之色,他連忙解釋道,“鵬管事乃是南海域一尊帝君存在,同時兼任著我易寶大殿中的六殿主之一,出身青翅大鵬一族,這些年多虧有他老人家坐鎮,才避免了諸多爭端產生。”
  陳汐不禁驚訝,一位帝君坐鎮此地,怪不得無人敢在此鬧事。
  “不過,真武帝君怎會送來兩件寶物?難道他沒生氣?”
  錢安不禁有些疑惑。
  “你去取來看看。”
  陳汐卻是若有所思,吩咐道。
  錢安點了點頭,走出靜室之后,沒多久就捧著一個玉盒和一個古老青銅劍匣走了進來。
  陳汐瞇了瞇眼睛,頓時猜到了些什么,不禁有些訝然。
  他先打開那玉盒,果然就看見,一株纖細若人參,卻通體呈現淡紫色,彌漫縷縷芬香光雨的神藥,靜靜擱置其中,赫然就是那“渾象羽靈草”!
  “難道……”
  錢安渾身一僵,有些難以置信。
  鏘!
  這時候,陳汐已打開了那青銅劍匣,頓時之間,一縷晦澀劍吟響徹而起。
  仔細看去,一柄古劍藏于劍匣,寬二指有半,長三尺一寸,劍身呈現暗青色,光滑如鏡,表面烙印著一縷縷神秘的道紋,流溢出湛然若月光似的瑩瑩神輝。
  它雖靜靜蟄伏劍匣中,可當陳汐目光望去時,卻清楚感受到一股撲面而至的肅殺凌然之氣,令得他眼眸也不禁瞇了瞇,有一種被刺痛的微麻感覺。
  先天靈寶?
  不對!
  這氣息并不純粹,反倒更像后天神寶多一些。
  可是,其中為何擁有如此純凈的先天靈氣?
  一剎那間,陳汐心生一抹震撼,伴隨而來的還有一個個疑惑,因為他竟是無法分辨出,這一病古劍究竟是何等神寶。
  這顯然有些不正常。
  而這一刻,錢安早已激靈靈打了個寒顫,臉色驟變,退避一側,竟似是不敢靠近那一柄古劍。
  不過,他倒是終于敢確定,真武帝君并未怒,如今更是爽快交出了那一株渾象羽靈草,以及一柄氣息驚人的古劍!
  這乎錢安想象,根本難以揣度真武帝君心中究竟是如何作想的。
  “道友,此劍如何?”
  便在此時,房間中響起了真武帝君那淡然沉穩的聲音。
  “很厲害。”
  陳汐頓了頓,又補充一句,“非尋常可比,價值應該不在先天靈寶之下。”
  “你的眼力不錯,此劍名謫塵,出自很多年前一位踏足終極劍途上的通天強者之手,雖非真正的先天靈寶,劍胚卻是以一件先天靈寶鑄就,還望你以后妥善保管,莫墜了它的名望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的聲音中,帶著一抹不易察覺的感傷。
  謫塵!
  陳汐心中一動,這名字倒是有些怪異,尤為令他驚詫的是,為了鑄造此劍,竟有人不惜將一件先天靈寶都給熔煉為劍胚!
  這若傳出去,只怕非被罵成瘋子不可,畢竟先天靈寶一旦被熔煉,可就再無原本擁有的威勢了。
  也正因這一點,才會讓陳汐剛開始見到此劍時,以至于無法辨認出它是何等神寶了。
  但毋庸置疑,此劍很強大,乎陳汐意料,價值也絕對不亞于一件先天靈寶了!
  而真武帝君竟是因為一句話,就將此劍送出,更是出乎了陳汐預料,有些怔然。
  “多謝前輩賜劍。”
  陳汐深吸一口氣,認真致謝。
  說話時,他將一個玉盒交給陷入呆滯狀態的錢安,道,“麻煩幫我送過去。”
  錢安下意識接過來,神色兀自有些恍惚地走出了靜室,之前生的一切,讓他也是瞠目結舌,心中久久無法平靜。
  另一座靜室中。
  “一株七品道根,就把謫塵送出去了,這簡直太便宜那小子了。”
  趙九坤兀自憤憤不平,很是替其祖父真武帝君不值。
  “劍藏于匣,無異于明珠蒙塵,暴殄天物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淡然笑了笑。
  就在此時,一陣敲門聲響起,然后一名隨從恭敬把一個玉盒送了進來:“大人,這是對方送來的寶物。”
  “你下去吧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接過來,直至那隨從離開,他這才打開了那玉盒。
  嗯?
  下一刻,當看清楚玉盒中的物品,他眼眸中驟然涌出一抹駭人神芒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明天5更~月末最后幾天了,求一下月票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