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0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0)     

神箓1751 紀元神寶

真武帝君給人的印象一直很沉穩,沉如海底碣石,任暗流涌動,我自巋然不動,穩如山岳,任八風襲來,無可撼動其一絲。
  這是一種只有歷經無數世事才能磨礪出的心境。
  然而此刻,他卻似怔在那里,神色間似喜似悲,變幻不定,猶如魔怔了一般。
  趙九坤見此,禁不住微微驚詫,忍不住上前看去,卻見那玉盒之中,安靜擱置著一株道根,蔚藍如海,泛著如夢似幻的祖靈之輝,飄灑光雨,神圣非凡。
  “八品道根!”
  一下子,趙九坤瞳孔擴張,失聲驚呼。
  “不錯,是八品王級道根!”
  真武帝君深吸一口氣,感慨不已,“這一下,不想欠人情也得欠了。”
  像他這等存在,自是很清楚一株八品道根意味著什么,就是用先天靈寶也換不來。
  因為這等品級的祖源道根,絕對比先天靈寶更稀罕,更寶貴!
  “他他他……”
  趙九坤一時無言,驚得說不出話來,他實在無法想象,這世上竟會有人會送出這等瑰寶。
  “這一下,你不埋怨祖父了?”
  真武帝君笑著調侃了一句。
  趙九坤頓時尷尬不已,訕訕道:“我也是沒想到而已,不過,這家伙究竟是誰,怎會擁有八品王級道根?”
  “九坤,看事情不應該如此簡單,你應該關心的是,那年輕人連八品王級道根都可以拱手相讓,可想而知,他自己所擁有的道根等級又有多然了。”
  真武帝君眸子里神芒氤氳,泛著智慧般的光澤,似已猜到了一些什么。
  “他手中該不會還有一株九品帝級道根吧?”
  趙九坤心中一顫。
  真武帝君笑了笑,諱莫如深,“那你猜猜,對方又是何人?”
  趙九坤一怔,皺眉凝思許久,猛地一拍腦門,叫道:“那家伙難道就是那個神衍山親傳弟子陳汐?”
  真武帝君不置可否,道:“別胡亂傳出去,無論如何,你這次能獲得一株八品王級道根,已欠下了對方一個人情,若我換不了,便由你來還,總之,這個人情必須記下了。”
  說到最后,他聲音已變得嚴肅。
  “祖父放心,孫兒一定牢記在心。”
  趙九坤深吸一口氣,堅定道。
  ……
  此時,陳汐已是從那一間靜室中走出,在錢安的陪同下,朝易寶大殿外行去。
  這次能順利獲得一株渾象羽靈草,以及一柄擁有驚人威勢的謫塵神劍,已經讓陳汐很滿意。
  只是令他微微有些遺憾的是,雖然因為自己出的懸賞令,引起了極大的轟動,可真正接下這一道懸賞令的,距今為止卻僅僅只有真武帝君一個。
  不過陳汐倒也并不著急,這才剛過去三天時間,以后還有很多機會,他已囑咐錢安,只要有人接下懸賞令,便會立刻通知他。
  “公子,您最后該不會真交出了一株七品君級道根吧?”
  一路上,錢安一直在沉默,似在猶豫什么,此刻最終還是沒能忍住,問出聲來。
  當然,用的是傳音。
  “這可不是你該關心的。”
  陳汐笑著點醒了對方一句。
  錢安頓時訕訕,連忙揮手道:“公子別誤會,在下絕無其他心思。”
  “嗯,那就這樣吧。”
  立在易寶大殿外,陳汐朝錢安告辭。
  “公子稍等。”
  似忽然想起什么,錢安叫住了陳汐,將一塊玉簡遞了過去,“公子,這是您讓我搜集的有關‘夜梟星盜盟’的資料,還請收下。”
  陳汐怔了怔,若非錢安提醒,他差點就忘了這茬。
  “多謝了。”
  陳汐拱了拱手,便轉身而去,很快便消失在茫茫人海中。
  “這位公子的來歷,一定非同小可了……”
  錢安目送陳汐離開,直至許久,才感慨似的嘆了口氣,越是和陳汐接觸,就越讓他有一種深不可測的神秘感覺,讓他甚至都有一種來自內心的敬畏感。
  “錢安。”
  片刻后,一道蒼老的聲音響起,驚醒了沉思中的錢安。
  鵬殿主?
  錢安連忙轉身,就看見一名灰衣耄耋老者正立在大殿中看著自己。
  “你這次表現很不錯,以后……你就負責管轄懸賞區的事務吧。”老者含笑,目光中盡是贊賞。
  錢安渾身一震,難以置信,好半響才強自按捺下心中激動,道:“多謝鵬殿主提攜之恩。”
  他很清楚,自己這是一躍晉級成為一名管事了!這可是一種難得無比職位,更意味著一種榮譽!
  “好好干,最重要的是在接下來的日子,服侍好那位……公子。”
  鵬殿主拍了拍他肩膀,便轉身而去。
  也就在此時,真武帝君和趙九坤一行人走了出現,鵬殿主當即迎了上去,很快,便帶著真武帝君一行人前往了專門開設的貴賓殿中。
  錢安目睹這一切,心中又是激動,又是狂喜,禁不住喃喃道:“那位公子可真是我的貴人啊,短短幾天,就讓我的命運生了一場變化,以后可一定得更勤快一襲,若能和那位公子結交,那絕對能給我帶來莫大的造化了!”
  ……
  返回租住的洞天福地之后,陳汐先將收獲的一批神材小心藏起來,這才開始打量手中的玉簡。
  夜梟星盜盟,縱橫于南海域、云潭域、九曲域……十三大域境星空之間的一群強盜,以劫掠星空中路過的修道者為生,手段殘忍,無惡不作,堪稱是罪孽滔天,流毒四海。
  夜梟星盜盟的老大綽號“鬼眼雕”,來歷神秘,擁有祖神巔峰境戰斗力,性情沉穩老辣,老謀深算。
  老二“燃雪道人”,靈熔族后裔,在七千三百年前,因劫掠族人財物而被驅逐,性情乖戾殘忍,擁有祖神境巔峰修為。
  老三“青血老祖”,三尸血族后裔……
  老四“萇恨”,紫角龍族后裔……
  老五“蟲姑”,裂甲蟲族后裔……
  一條條看下去,陳汐終于明白,為何這夜梟星盜盟如此囂張了,單單是這五位領,都是清一色的祖神境存在,在這等情況下,也只有帝君境出手,才有可能剿滅他們。
  但很遺憾,這些性情譎詐的星盜,一直穿梭星空中,行動來去無蹤,行事也是極為神秘,幾乎無人知曉他們的老巢在哪里,就是帝君境出動,都難以鎖定他們的蹤跡了。
  值得一提的是,夜梟星盜盟中,以前原本有七個領,但在前些年,老六、老七在行動時候,被一位帝君所滅,故而就僅剩下了這五位領。
  玉簡中,還有一些有關這夜梟星盜盟這些年所做的惡事,密密麻麻,足足有上千之數,堪稱是罪孽深重,罄竹難書。
  “那天遇到的青血老祖只怕不會善罷甘休了,不過這樣也好,他們若敢找上門來,就順手除掉這些毒瘤,也算一樁功德無量之事了。”
  陳汐將玉簡收起,眉宇間有著一絲殺機縈繞,他也極為痛恨這種無惡不作的東西,若是碰上,他自不會心慈手軟。
  “別怔了,快把你剛才獲得的那一柄劍拿出來。”
  忽然,老白來口催促陳汐。
  老白今天在易寶大殿中的表現,很讓陳汐滿意,自始至終都未曾多說一個字,甚至都有些反常。
  此刻它忽然開口,讓陳汐微微一怔之余,心中莫名其妙的松了口氣,感覺這才是老白的真面目,它若一言不,反而讓陳汐有些不適應了……
  “此劍怎么了?”
  陳汐拿出那一個古老青銅劍匣打開,問老白。
  老白不言,而是凝視著那靜靜擱置在劍匣中的古劍,仔細打量起來。
  直至許久,它這才嘿然道:“謫塵?好一個謫塵,的確是熔煉了一件先天靈寶,若我猜測不錯,此劍主人的道心修為,起碼和你修煉的第八鍛之境不相上下。”
  說到這,老白不禁慨然,“只是可惜,此劍主人最終還是差了一步,未能繼續探尋終極劍途,化為了這世間一粒塵埃,比之玄尚差了一截。”
  “你是如何看出的?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有些驚訝老白竟從一柄劍中,就看出如此多東西來。
  “這是老祖我天生掌握的一種天賦,別人學不來的,你想學都學不來,最好死心吧。”
  老白又嘚瑟起來,很是傲然地斜睨了陳汐一眼。
  頓時之間,陳汐又懶得和這只老鳥廢話了,他揮了揮手,將老白攆走,又打量了謫塵神劍一番,這才深吸一口氣,將此劍收起,開始盤膝打坐。
  如今,他已晉級祖神之境,修為短時間內已很難提升,故而把心思放在了提升道心修為上。
  道心修為只要提升,就足以促使劍道修為產生蛻變,甚至還可以反哺悟道修為的進步。
  現如今陳汐的道心修為已臻至第一鍛圓滿地步,所凝聚出的心嬰宛如稚童,在心臟方寸之地盤膝打坐,周身彌漫晶瑩剔透的心之秘力,顯得很是神異、圣潔。
  他的打算就是,接下來的時間全力錘煉道心修為,爭取早早突破晉級至第二鍛地步。
  到了那時,自身的戰斗力必然將再次生蛻變!
  ——
  ps:今天五更,為x壕慶賀,第二更會在7點半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