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2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2)     

神箓175 啟程


  第三更!
  ——
  陳汐頓時感覺自己像進入了一個劍的世界,天地之間,無數把奇形怪狀的劍器當空而立,或通體如火似燃,或如水似流,或電光矯射、或如墨潑灑……
  咻!
  一柄雷霆繚繞的劍器似察覺到陳汐的到來,破空而起,一斬而下,頓時之間,億萬刺眼電弧爆射而出,天地一片銀白炫亮!
  在這道暴烈如剛,帶著毀滅天地的氣息的劍勢之下,陳汐頓時被冷汗浸透身體,躲無可躲,逃無可逃,就像面對一尊雷霆中的劍皇,生不起一絲抵抗的心思。
  咻!
  景色頓時一變,天地之間再次出現一道彎曲如蛇的劍器,輕輕一刺,一股冷寂、湮滅、死亡的氣息,充斥天地,陳汐身處其中,仿似渾身的生機都在快速枯萎,變得干癟,化作一具干尸。
  咻咻咻……
  一聲聲劍器破空聲響徹宙宇,仿似匯聚了全天下至堅至利的鋒銳氣息,時而如銀河倒卷,斗轉星移,時而似重山疊嶂,綿延巍峨,時而浩瀚如海,長風破浪,時而暴虐如風,撕裂蒼穹……
  身處其中,陳汐感覺每一道劍器都能斬殺自己無數次,任憑他如何掙扎,如何抵抗,都無法逃脫被劍勢籠罩、鎖定、斬盡殺絕的命運。
  這些就是觀劍巖上的劍道神韻嗎?
  僅僅只是前人留下的一絲精神烙印,就擁有如此恐怖的威勢?
  陳汐心中升起萬千驚濤駭浪,不過卻是不驚反喜,他收斂心神,當即挑揀一條星辰飄灑的劍道神韻參悟而去。
  他已經明白,剛才看到的一切,都是這些劍道神韻在自己腦海中所造成的意象,換做神魂之力稍弱點的,恐怕早已遭到重創,但是對他卻是無用,日夜參悟伏羲神像,早已令他的神魂之力強大之極,只差一步就能凝結出神識了,這些劍道神韻的意象侵襲根本傷不到他一絲一毫。
  而他卻可以趁此機會,細細參悟其中奧義,把這些劍道神韻轉化為己有!
  “星辰劍意,原來竟包含著北斗、十二星宮、二十八星宿……種種劍意,稱得上是大道之一了!”許久之后,陳汐只感覺自己對星辰道意的領會,有了突飛猛進的提升,心神一動,仿似就置身在宙宇星空之中,化身億萬玄妙莫測的星辰軌跡。
  沒有絲毫停留,陳汐再次選擇了一條雷霆所化的劍道神韻,靜心參悟。
  他知道,這種能夠供他參悟的機會極為寶貴,若不抓緊時間揣摩體悟,必定會后悔一輩子,要知道,這觀劍巖上,可都是在劍道上極高領悟的劍仙級強者所留,任何一條劍道神韻,都是彌足珍貴的罕見傳承,此等千載難逢的機會,絕對不能輕易浪費了!
  劍道,本來就是無上大道之一。
  劍修,也是世間公認的攻擊力第一的職業。
  這些流云劍宗無數前賢強者留下的劍道神韻,更是包羅萬象,涵蓋千古,絕對是劍修心中夢寐以求的瑰寶!
  星辰。
  雷霆。
  風。
  五行。
  陰陽。
  乾、坤、巽、艮、震、離、坎、兌。
  陳汐在心中對比參照著《萬藏劍典》八大劍勢,參悟著一條條劍道神韻,忘了時間,忘了周圍一切,整個心神沉浸在劍的世界,劍的汪洋,而自身所領悟的種種道意,也在一點點變得深刻,一節節攀升。
  在枯坐參悟《萬藏劍典》的五年中,陳汐從“乾劍道”中,再次領悟出了一絲的天空道意,此刻也在參悟劍道神韻中,得到了飛速的提升,令他對天空道意的把握更為精準、深刻、并一點點擴轉、壯大。
  一天過去。
  兩天過去。
  七天過去。
  陳汐駐足在觀劍巖前,如同泥塑雕像,一動不動。
  流云劍宗的入宗測試,總計進行了七天,這七天中,每天都有數千弟子前來觀劍巖,進行五行測試,幾乎每個人都看到了佇立在觀劍巖前,一動不動的陳汐,眼眸中都是流露出敬仰欽佩之色。
  很簡單,因為他們自己,只能在觀劍巖前堅持半刻鐘,再多時間,他們的神魂就會遭受重創。正因如此,當他們得知陳汐已駐足在此數天之久,心中想不佩服都難。
  有些心高氣傲的少年俊才不服氣,欲要與陳汐一較長短,可都是紛紛敗下陣來,堅持最久的也只有半天時間,最后還吐血重傷了,若非流云劍宗的長老及時出手相救,恐怕早已走火入魔。
  正因為有這么多活生生的例子,陳汐在觀劍巖前的壯舉,也是以極快的速度傳了出去,傳入了每個參加入宗測試的少年子弟耳中,引起一陣陣驚嘆和議論。
  也不知過了多久。
  陳汐只感覺神魂深處涌出一抹無窮盡的疲憊,令他頓時從那種“悟道”般的境地中清醒過來。
  他這一清醒,頓時引起了一直在旁邊為他護法的聞玄等六位長老的注意,當然,還有沐瑤姐弟兩人。
  如今沐瑤姐弟已拜入聞玄真人門下,自然是師傅在哪里,徒弟就在哪里,并且在這七天中,他們也是有幸能天天參悟觀劍巖上的種種劍道神韻,每次參悟一炷香,就休息一陣時間,斷斷續續的,倒也沒有出現意外。
  此刻,在他們眼中,陳汐的氣質變得愈發飄渺起來,就像與周圍虛空融為一體一樣,成為了萬古云霄中的一截,令人仿似面對著廣袤蒼穹,空靈無邊。
  這是參悟天空道意之后,令陳汐整個人的氣質發生了變化,不過,只要他氣機內斂,這些飄渺的氣質就會消失不見,倒也不會引起過多矚目。
  “已經過去七天了?好快!”當陳汐從聞玄真人口中得知,自己竟然在觀劍巖前站立了七天,頓時吃了一驚。
  “對了,聞玄真人,這次宗門測試的觀禮大會什么時候舉行啊?”陳汐驀地想起,自己還答應過掌教凌空子,要去參加觀禮大會呢。
  “昨日就結束了。”聞玄真人溫和一笑,說道:“我已經幫你向凌空子師侄解釋過了,無須擔心。”
  陳汐這才松了口氣,倒是并不覺得遺憾,觀禮不觀禮的,對他而言,也只是一場應酬罷了。
  “沐瑤、沐文飛,你們二人日后就在聞玄真人身邊好好修煉,待我從外邊歷練回來,再來探望你們。”
  陳汐原本就決定在觀禮之后,便即啟程趕往瀚海沙漠,尋找那九陽玄炁淬煉真元,此刻見沐瑤姐弟倆又有了著落,無須自己再擔心,便即決定現在就出發。
  “嗯。”
  沐瑤姐弟倆也是早知道陳汐會在近端時間離開,心中雖不舍,但還是點了點頭,他們知道,陳汐大哥是要參加五年之后的群星大會的,外出歷練,就是為了更快地提升實力,所以挽留也是挽留不下來的。
  “金麟豈是池中物,一遇風云便化龍。”聞玄真人微笑拱手道:“陳汐,祝你早日進階兩儀金丹境,在群星大會上取得前十的名額!”
  “有聞玄真人吉言,我還何愁大事不成?”陳汐灑然大笑,抱了抱拳,轉身朝山腹外飄然而去。
  ——
  這一天,陳汐離開流云劍宗,踏上了外出歷練的征途。
  杜清溪、端木澤、宋霖三人亦步亦趨,把他送出了城門,三人立在城墻上,望著他消失在天半的背影,沉默不語。
  許久之后,杜清溪悵然道,“也不知下次相見,會是什么時候啊!”
  宋霖嘆息道:“或許,等他再次出現在咱們面前時,他已是叱咤天下的風云人物了。”
  端木澤掃了兩人一眼,哈哈大笑道:“那是當然,陳汐可是我兄弟,來日成就必定不可限量!”
  流云宗,玄睛峰。
  “老黿,依舊占卜不出來?”青丘忍不住問道。
  玄睛盤膝坐地,面前放著一枚殘破的銅錢,逸散出一絲絲晦澀、神秘、幽冷的氣息。
  “不行,他的命格在獲得河圖碎片之后,就被天機掩蓋,兇吉之數,絕非我能推算得出來的。”靜心推演許久,玄睛搖頭嘆息了一聲,旋即神秘一笑:“不過,你還記得我在南蠻深山時,算的一卦嗎?”
  青丘怔然道:“是什么?”
  “那一卦是拖于九淵方為龍,潛龍于淵之象。而那時他已度過了深淵困龍之劫難,若我預料不錯,他日后之運道,必然是如龍飛天,縱橫天下!”玄睛眸光湛然深邃,一字一頓道。
  “師尊,陳汐離開了。”流云劍宗后山禁地,幽谷碧湖之畔,聞玄真人拱手而立。
  “嗯,我早已知道了。”北衡負手而立,眼望碧湖,腦海中又想起那個女扮男裝的美少年,以及那個一怒之下,連滅星羅宮、蘇家的白姓女子。
  在他手中,還握著一枚瑩白如玉的令牌,令牌上只有一個“白”字,這枚令牌是白婉晴交給他的,關系到他是否能進入玄寰域。而這一切,都建立在陳汐是否能通過群星大會和太古戰場。
  否則,擁有這枚令牌也是無用。
  “陳汐啊,陳汐,老夫還等著與你一道前往那神秘浩瀚的玄寰域,你可一定要成功……”北衡在心中喃喃不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