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9)     

神箓1752 長樂帝君

不知不覺,已是半個月過去。
  在這些天,陳汐除了在洞府中打坐,還曾外出前往過易寶大殿兩次。
  分別用一株五品道根和一株六品道根,兌換得到了六十萬年火候的“寶華九靈砂”和五十萬年火候的“玉斗雪光珠”。
  這讓陳汐很滿意,若按照這種態勢持續下去,不出三個月,就足可以將所需的所有神材搜集齊全了。
  不過,這是理想狀態,陳汐也不敢抱過多希望。
  從莽古荒墟返回時,陳汐除了獲得的那一株帝皇級道根之外,尚有八品道根三株,七品道根九株,六品道根十六株,五品道根二十七株。
  除去之前交換出去的五品、六品、八品三株道根,尚還有許多道根在手。
  對如今的陳汐而言,自然用不上這些道根,可它們卻宛如一筆筆驚人的財富,對陳汐以后修行足可以產生深遠的影響。
  就好比之前和真武帝君的交易,不止收獲了一株渾象羽靈草和一柄謫塵劍那般簡單,起碼對方還欠下了一個人情,說不定哪一天就用得上。
  接下來的日子,陳汐依舊深居淺出,除非必要,他將一切時間都用在了錘煉道心修為上。
  不過在外界,琳瑯寶市的氣氛卻是愈火爆。
  ……
  現如今的靈航神城中,氛圍簡直可以用空前的熱鬧來形容,到處都是修道者,到處都是來自不同古老宗族的生靈,比之以往,又多出了許許多多的陌生面孔。
  而在街頭巷尾所熱議的話題,卻依舊是那一個有關陳汐出的懸賞令的事情。
  “也不知那家伙手中究竟有多少祖源道根,這可太不可思議了。”
  “按我估計,起碼還得有十三株五品到六品的道根了,可惜啊,那家伙懸賞的神材實在太過罕見,否則真想去兌換一株。”
  “異想天開!你沒看到,不少宗族大勢力中的大人物前來,也都因為沒有符合要求的神材,只能望洋興嘆?”
  “只是不知,接下來的日子里,又有那些幸運兒能夠兌換得到一株祖源道根了……”
  現如今,整個靈航神城中的修道者都清楚,真武帝君駕臨易寶大殿,成功為其孫兒趙九坤兌換得到了一株道根,滿意而去。
  這讓所有修道者都徹底確信,那一道懸賞令是真的!而非是故弄玄虛!
  這讓全場再次轟動,皆都在瘋狂打探消息,欲要尋覓出一種符合那懸賞令上的神材。
  直至前些天,再次有人兌換得到兩株祖源道根,這個消息甫一傳出,更是讓整個靈航神城陷入嘩然之中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對任何修道者而言,這一屆的琳瑯寶市絕對堪稱是盛況空前。
  關鍵就在于這一道懸賞令引的軒然大波了,不止擴散到了整個靈航神城,甚至波及到了整個南海域,乃至南海域意外的域境中。
  ……
  靈航神城,一座洞天福地中。
  一道道身影此刻正匯聚在一起,攏共四男一女,渾身氣息強大,懾人無比。
  如果有閱歷豐富之輩在此,一定可以認出,這四男一女赫然就是那夜梟星盜盟的五位領!
  此刻在他們中央虛空中,懸浮著一道光幕,光幕上竟是浮現著陳汐那峻拔的身影!
  “這么說,你已經可以確定,這小子就是出那一道懸賞令的主人了?”
  一名蓄著三縷柳須,面相儒雅,身披赤色道袍的中年開口,他看著那光幕,目光閃爍不定。
  他便是夜梟星盜盟二領,燃雪道人。
  “應該不會錯,我曾在易寶大殿外仔細查探過,此子嫌疑無疑是最大的。”
  一側,眼窩塌陷,氣質陰戾的青血老祖沉聲道,“你們信不過我,總該信得過我三尸血族的嗅覺吧?那小子就是變成一頭豬,身上那獨有的味道可是不會改變的。”
  “若真如此,這小子可是身家不菲啊,這些日子,整個琳瑯寶市都被他出的一道懸賞令搞得波瀾四起,若是能抓住他……絕對會給我們一個大大的驚喜。”
  另一側,一名彩衣女子開口,她面容妖嬈,眸似桃花,修長白嫩的手中把玩著一只三寸長,通體血紅,面目猙獰的蟲子,氣質妖艷中透著一絲令人心寒的味道。
  她便是“蟲姑”,夜梟星盜盟五領,一位出身裂甲蟲族的厲害角色。
  “何止是身價不菲,按照青血的說法,此子在布懸賞令之前,可是花費了四千六百多萬塊神晶購買了不少神材,這是一般人能辦到的么?就是放在那頂尖大勢力的子弟中,都稱得上罕見。”
  燃雪道人笑吟吟開口,眸子里卻似燃燒起一對火把,毫不掩飾自己的貪婪,“只要能抓住此子,咱們足可以享樂很長一段時間了,而不必再冒著風險四處流竄,我可厭倦了這種天天被追殺的日子。”
  “哈哈哈,我也是這么認為的。”
  青血老祖大笑。
  “大哥,你認為呢?”
  蟲姑將目光看向了坐在中央的一位老者。
  其他人聞言,也都是收斂笑容,目光齊刷刷望了過去。
  那老者面相蒼老,頭稀疏灰白,氣質死寂如水,左眼帶著一個黑色眼罩,氣息很是詭秘,令人看一眼就禁不住心生寒意。
  他便是這夜梟星盜團的大領“鬼眼雕”!一位來歷神秘無比的巔峰祖神。
  傳聞,正是因為有鬼眼雕的存在,才讓夜梟星盜盟在這些年逃過了一場又一場殺劫,堪稱是他們整個勢力的核心人物。
  在剛才的交談中,鬼眼雕一直沉默不言,直至此刻,當眾人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時,這才慢吞吞摸了摸下巴,道:“老夫只問你們一句,可打探到這個目標的具體身份?”
  聲音低沉、沙啞、似從深淵中傳出的夜梟叫聲,令人心寒。
  眾人皆都一怔,這個他們倒是的確還未打探到。
  “連目標的身份都未曾打探清楚,就要著急動手,你們……難道要找死嗎?”
  鬼眼雕抬頭,一只獨眼如冰冷的毒蛇,掃過眾人,令得他們皆都神色一滯。
  “那……大哥您的意思是?”
  二領燃雪道人忍不住問道。
  “先摸一摸這小子的底,看他究竟是何方神圣。”
  鬼眼雕面無表情道。
  “可如果這小子來頭不小呢,難道我們就放棄這次行動?”
  忽然,坐在最角落的一道身影開口的,他骨骼粗大,身軀雄峻,即便盤膝坐在那里,依舊給人一種山岳般巍峨迫人的氣勢,一對眸子比日月都明亮。
  他便是夜梟星盜盟四領萇恨,綽號“孽龍”,出身紫角龍族。
  “老四,那你認為我們該如何做?”
  鬼眼雕瞇了瞇獨眼,慢條斯理問道。
  “殺!”
  萇恨唇中輕輕吐出一個字,殺機四溢。
  “你們也這么認為?”
  鬼眼雕又望向其他人。
  “我感覺可以搞一搞,反正咱們這些年早已惹下了不知多少仇家,也不差這小子一個。”
  “不錯,我們干了這一票,大不了遠走高飛,先去其他域境藏起來,享一享清福,避一避風頭。”
  其他人略一猶豫,也是紛紛開口。
  見此,鬼眼雕沉默了。
  直至許久,就在眾人心中都有些驚疑不定的時候,他這才開口道:“好,動手也行,不過卻不能在這靈航神城。”
  其他人見此,這才都松了口氣,喜形于色。
  鬼眼雕卻是在心中一嘆,目光望著那光幕上的身影,暗自喃喃道:“為何會心生一絲警兆……難道這年輕人也是一位……”
  想到這,他神色不禁變得恍惚,似在追憶一件很久很久以前的往事,時間久得他幾乎都已忘卻,甚至記憶也變得模糊不堪。
  最終,他什么也沒想到,禁不住搖了搖頭,心中自嘲,看來自己的確老了,變得越來越小心了……
  ……
  一個月后。
  陳汐心力修為順利晉級【原始心經】第二鍛境界,心嬰模樣蛻變,眉眼稚嫩依舊,卻已隱隱有崢嶸之氣。
  心力修為的提升,令得他那劍皇一重境的劍道修為也產生松動,只差一場契機,便可踏足劍皇二重天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他的個人戰斗力,也是得到明顯進步,已不懼和祖神境任何修道者開戰。
  兩個月后。
  陳汐6續付出六株五品道根、四株六品道根的代價,從易寶大殿獲取到十種神材,只差三株,便可以將所需神材搜羅齊全。
  三個月后。
  陳汐卻是有些坐不住了,因為這個月才僅僅搜羅到一種神材,僅剩下的“離殞玄神漿”和“金紋荊棘”這兩種神材卻遲遲無法搜羅到。
  第四個月。
  陳汐終于確信,無法再靠懸賞令尋覓到這兩種神材,故而囑咐錢安撤掉了這一道懸賞令。
  至此,整個靈航神城所有修道者皆都莫名其妙松了一口氣,因為在這四個月中,因為這個懸賞令,他們已震動了太多,心神都快麻木。
  如今看見懸賞令消失,他們都是清楚,這一場軒然大波終究要落幕了。
  而對陳汐而言,這一次行動距離成功雖僅僅只有一步之遙,可這一步卻足以決定他這場行動的勝負。
  最終,他決定前往暗市一趟!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三更稍晚,1o點左右吧,金魚得先吃口飯填填肚子~
  .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