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5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5)     

神箓1753 飛凰神戟

決定前往暗市之后,陳汐便立刻動身,來到了易寶大殿,找錢安商議此事。
  眾所周知,想要進入暗市,必須有人引薦,且付出一百萬塊神晶的代價。
  陳汐倒是不差神晶,他只缺一個引薦罷了。
  “對公子您而言,進入暗市只是小事一樁,待會我便能幫您辦妥了。”
  得知陳汐來意,錢安不假思索便爽快答應。
  這陣子因為陳汐的關系,不止讓他獲得了一筆驚人的財富,更是晉升成為了易寶大殿中的一名主管,可謂是名利雙收,春風得意。
  再加上那“鵬殿主”的囑咐,這時候無論陳汐提出什么要求,只怕錢安都會毫不猶豫答應了。
  陳汐笑道:“那可多謝了。”
  “公子,您只怕還未曾前往過暗市,需要有人在一旁帶路嗎?”
  猶豫了一下,錢安還是沒忍住問道,目光殷切地看著陳汐。
  “那正好不過了。”
  錢安欣喜道,“公子稍等,在下去去就來。”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。
  ……
  盞茶功夫后。
  錢安將陳汐引入一座靜室,然后拿出一塊道紋密布的玉箓,猛地一把捏碎。
  嗡~
  光雨飛灑,虛空中逐漸勾勒出一道門戶來,神輝彌漫,很是神異。
  “公子,這便是通往暗市的路徑,修建于一方‘道域’之中,沒有人引薦,可是斷無法進入其中。”
  錢安笑著解釋了一句。
  “道域?”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。
  這可是只有道主層次才能開辟的宏大空間,堪比一界,能夠隔絕天道秩序之力的查探。
  像莽古荒墟中的玄主神廟,像太初觀所在的“太初神苑”,皆都是一方道域。
  “不錯,這暗市所在的道域,乃是從無垠歲月以前遺傳下來,在其中交易,最是安全不過。”
  錢安一邊解釋,一邊拱手道,“公子,請。”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,沒有遲疑,和錢安一起踏步走入了那一道門戶中。
  嗡~
  亮光一閃,兩人已消失不見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是一座古老的城池,規模宏大。
  青磚鋪砌的街道斑駁不堪,墻面不少地方已坍圮,那是歲月侵蝕的很久,古老而滄桑。
  走入其中,宛如走入了遠古歲月,有一種厚重的歷史沉淀氣息。
  如今,這城池中已匯聚了不少身影。
  和外界不同,能夠抵達此地的,顯然皆都來歷非凡,且身家不菲,幾乎都是底蘊渾厚,權柄滔天之輩。
  當陳汐和錢安抵達時,一瞬間就看見了許許多多祖神境強者,只有一小撮靈神境存在,至于真神境,幾乎都難以尋覓到。
  這讓陳汐不禁感慨,果然,這暗市并不是誰想來就能來的。
  轟!
  陡然之間,這片天地產生轟鳴,一輛青銅寶輦劃破蒼穹,奔馳而來。
  那拉著寶輦的,赫然是八頭黃金狻猊,兇威懾人,透著一股滔天殺氣撲面而來。
  “狻猊寶輦!”
  “九曲域戰霄帝君竟也來了!”
  街道上有人驚呼,嘩然不已,認出那寶輦主人的身份,皆都流露出忌憚敬畏之色。
  戰霄帝君,那可是九曲域域主,性情剛烈,殺伐果斷,擁有蓋世之神威。
  沒多久,還不等人們從震驚中回過神,一片燦然云霞騰空,若一輪烈日劃過,耀眼奪目,其上載著一名渾身被神輝籠罩的偉岸身影,令人看不清面容,可其氣勢卻凌駕萬古,睥睨山河,令天地都色變。
  “這是?”
  “若我猜測不錯,應當是咱們南海域云空島妙風帝君!”
  “妙風帝君?老天,聽聞他已閉關萬載,怎會于今日橫空現身?”
  街上驚呼四起,又是一陣躁動。
  這一刻,連陳汐也不禁驚訝,一個又一個帝君境駕臨這暗市,又是為了什么?
  忽然,陳汐只覺眼前一暗,蒼穹上覆蓋一片黑影,遮天蔽日。
  仔細看去,那并非黑云,而是一頭玄武神獸的龐大身軀,足足有萬畝方圓,橫移蒼穹中,似一座漂浮的大6在移動,渾身釋放出迫人無比的恐怖氣勢。
  直至那玄武神獸飛遠了,才終于看清楚,那玄武背部,立著一群身影,為的是一名身穿墨綠長衫,寬袖博帶,頭戴峨冠的老者。
  “真武帝君!”
  “他竟沒有離開!”
  古老的城池中,寧靜徹底被打破,嘩然聲不絕,人們都被這一幕幕驚到,心中無法平靜。
  短短片刻,便來了三位神威滔天的帝君大人物,這可非同尋常。
  接下來,一批又一批修道者趕來,有帝君大人物,也有來自各方域境的權柄滔天之輩,場面堪稱驚世。
  陳汐佇足街道上,大感不虛此行,通過別人的議論,讓他也是了解到了一些帝君人物,開闊了眼界。
  “公子,我們前來時,在下已了解到,今日將有一場拍賣會在暗市中舉辦,屆時,可有不少驚世之寶出現,乎想象,想來,這些大人物們皆都是為此而來。”
  錢安在一旁低聲解釋。
  拍賣會?
  陳汐心中一動,不知從何時起,他已很久沒接觸過拍賣會,卻沒曾想,今日恰逢其時,趕上了一場吸引了諸多帝君紛至沓來的盛會。
  “公子,您如今只差‘離殞玄神漿’和‘金紋荊棘’這兩種罕見神材,或許,可以去拍賣會上碰一碰運氣。”
  錢安輕聲建議道。
  “去!老祖我倒要看看,這一場拍賣會上會出現何等寶貝了。”老白兩眼光,對此顯得很感興趣。
  “也好。”
  陳汐點了點頭。
  “不過,公子您可得有所心理準備,這等拍賣會上,單憑神晶很難拍下好寶貝,而如果用祖源道根來拍寶物,只怕會暴露了您的身份。”
  錢安略一猶豫,還是低聲解釋道。
  “這點你倒不必擔心。”
  陳汐笑了笑,他身上可不止有祖源道根,還有許許多多曠世神材,由于太過珍稀,一直不愿出售。
  “那就好,在此城八千里之外,便是此次拍賣會的舉辦地——南海拍賣行。”
  錢安笑道。
  時間尚早,陳汐也并不著急,和錢安一起沿著街道朝遠處行去。
  一路上,不時可以看見一道道身影,朝著同一方向掠去,顯然,也都是為參加那一場拍賣會而來。
  “聽說了么,許多帝君大人物此次皆都對那‘神相衍道尺’而來,聽聞那可是一件了不得的先天靈寶。”
  “不止是此寶那般簡單,聽聞此次拍賣會上,還有許多令帝君境也動容的秘寶出現,否則,可吸引不了這么多大人物前來。”
  “我也聽說,拍賣會的壓軸之物乃是有一件紀元神寶,也不知是真是假,這等寶物,可是最遭天妒,一旦被天道秩序察覺,那后果可著實不堪設想。”
  “紀元神寶?荒謬!這世上誰會傻得把紀元神寶拍賣了?”
  一路上,陳汐耳邊傳來了許許多多議論聲,皆都是有關那拍賣會的,讓他聽得也是詫異不已。
  紀元神寶?
  這是何等寶貝?
  “嘿,還紀元神寶,真是一群無知之輩。”老白立在陳汐肩膀,不屑冷笑,很是不以為然。
  “此話怎講?”
  陳汐好奇道。
  “小家伙,你大概還不清楚什么是紀元神寶,簡而言之,就是出天道秩序范疇,擁有逆天禁忌之威的寶物,一般而言,這等寶物皆都是從上個紀元延存下來,由于太過逆天,故而為這個紀元的天道所忌,一旦被察覺,必將引來上蒼降下的無盡劫難。”
  老白侃侃而言,“像這等寶物,就是帝君境都駕馭不了,甚至一旦沾染此物,也會被牽連,被天道所不容。”
  陳汐心中震動,沒想到這世上竟還有這等逆天禁忌之物,這讓他莫名其妙地就想起了自己的幽冥錄和誅邪筆,同樣也是禁忌之寶,無法曝露于世。
  “明白了這些,你就明白對尋常修道者而言,擁有紀元神寶,絕對是弊大于利,容易給自己帶來滅頂之災。”
  老白吐沫橫飛道,“所以老祖我才會說,這些修道者太簡單,不懂紀元神寶的可怖之處……咦,不對,紀元神寶若是真的出現,豈非……”
  說到這,它忽然怔住,似想起了什么,一下子愣在那里,陷入沉默。
  “怎么了?”
  陳汐敏銳察覺到老白情緒似有些不穩定,不禁挑眉問道。
  “沒什么,咱們還是先去拍賣會看看。”
  老白搖頭,神色卻有些奇怪。
  在接下來的路上,它更是一反常態,變得沉默寡言,甚至有些魂不守舍的恍惚模樣。
  對于此,陳汐也沒多問,這只老鳥來歷神秘,似無所不知,連他都不清楚,老白肚子里究竟裝了多少秘密。
  很快,一座古老的建筑出現眼前,恢弘、壯闊、宛如屹立地平線上的一座沖霄寶樓,又像遠古時期,先民所鑄就的觀星臺。
  此時,一批又一批修道者紛至沓來,魚貫而入,顯得很是熱鬧,但氣氛卻是很莊肅。
  陳汐看見了那一輛狻猊寶輦,看見了一個個大人物的座駕,顯然,那些大人物們都早已抵達。
  這就是南海拍賣行,一座位于琳瑯寶市暗市中,以神秘聞名天下的所在。
  ——
  ps:距離月末就剩下2天時間,兄弟姐妹們,符皇如今排在月票榜第五名,這是符皇至今所達到的最高名次,一切都離不開幾位盟主和其他小伙伴的付出,如今金魚和沉沉盟主已做好準備,捍衛這個名次,希望大家也多多投票,和金魚一起沖刺,爭取這個月摘下第五名的榮耀!拜謝了~
  第四更凌晨12點左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