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23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23)     

神箓1754 帝君之爭

感謝道長的打賞捧場~謝謝各位小伙伴投出的寶貴月票~
  ——
  南海拍賣行前,有專門的侍者接待。
  錢安似對此頗為熟悉,跟陳汐說了聲稍等,他快步來到了那侍者前,低聲交談了一番。
  沒多久,便笑著來到陳汐身邊,道:“這次對虧了鵬殿主的令牌,在下特意幫公子準備了一間貴賓室,這樣就不必擔心被其他修道者覬覦了。”
  陳汐略帶訝然地看了看錢安,心中暗忖這家伙心思玲瓏,辦事老臉,還真是個人才。
  當下沒有多停留,兩人并肩進入南海拍賣行。
  這座古老建筑內雕梁畫柱,輝煌空闊,明顯被人已空間秘法煉制過,另有乾坤。
  進入大廳,先映入視野中的就是一座古老雕像,那是一名身姿偉岸,神采飛揚的男子形象,他雙手負背,眼眸遠眺,簡簡單單一個動作,竟有一股睥睨之氣迎面而來,震懾魂魄。
  這雕像明顯來歷極為古老,已暈染上一層道韻,有一種難以言述的神韻,令得陳汐心中都禁不住油然升起一抹敬畏。
  這就太不可思議了!
  要知道以陳汐如今的境界,就是面對一尊真正的帝君,都斷不會如此。
  而如今僅僅只是一座雕像,竟給他心靈帶來這等影響,可想而知有何等驚人。
  錢安恭敬上前,朝雕像躬了躬身,這才轉身來到陳汐身邊,低聲道:“公子,這便是暗市主人的神像,也就是開辟出這一片道域的主人——多寶道主,其名諱極少有人清楚,可毋庸置疑,若沒有他,就沒有這琳瑯寶市。”
  多寶道主?
  陳汐心中一凜,一位道主的神像,就擁有這般神威,這讓陳汐對道主之境有了更一步的認知。
  大廳中人潮洶涌,數目很多,都是來自天南地北的強者,有男有女,有老又少,不乏一些來自古老宗族中的生靈,來歷皆都不簡單。
  畢竟,能夠進入這里的幾乎要么都是名門望族,要么是擁有非凡戰斗力的強者,像陳汐這般祖神初境的存在反而很少,大多都是祖神境中的老怪物,不乏帝君境存在。
  這讓陳汐心中愈好奇了,這一場拍賣會上究竟會出現何等驚世寶物,竟吸引來如此多大人物。
  很快,錢安便帶著陳汐,穿過大廳,繞過一條曲折通道,來到了一扇白玉門前。
  “兩位,還請止步,此地乃是貴賓室。”
  一名使者立在白玉門前,態度不卑不吭,不冷不熱。
  “我們是鵬殿主介紹來的,此乃信物,這一個貴賓房已被我們訂下了。”
  錢安上前,將一塊令牌遞了過去。
  侍者狐疑地打量了陳汐二人一眼,并未伸手接過,而是漠然道:“抱歉,這間貴賓室已被訂下了,還請二位離開。”
  錢安頓時皺眉:“此話怎講?”
  侍者冷冷道:“難道你沒聽清楚?”
  他能夠在南海拍賣行任職,自身也是大有關系,見多了像錢安這等拿著雞毛當令箭的家伙,故而言辭很是不客氣。
  “就是這里,剛才我已托人早早已訂下。”就在此時,一名青年走來,衣飾華美,寶甲流光。
  在他身后,還伴隨著一群男女,儀態華貴,一個個都很是不凡。
  “文少爺!”
  那侍者原本冷漠的臉色,頓時浮現一抹熱情諂媚之色,趕緊點頭哈腰不已。
  這一群男女來歷甚大,尤其是眼前這青年,更是南海域域主長樂帝君的后代。
  看見這侍者態度轉變如此之快,陳汐不禁皺了皺眉,看來,無論在哪里,都有勢利眼存在啊。
  “公子,看來咱們這次白跑一趟了。”
  錢安苦笑傳音,認出了那青年身份,名叫文心宇,乃是長樂帝君第七子,在這南海域,也是一名家喻戶曉的貴胄子弟。
  錢安跟陳汐解釋了一遍。
  “這是怎么回事?怎會有閑雜人等匯聚于此?”
  文心宇瞥了一眼陳汐二人,不禁皺眉,有些不悅。
  那侍者臉色驟然一變,朝陳汐和錢安喝斥道:“你們還不趕緊離開,難道還等人來將你們驅逐出去?”
  陳汐臉色一沉,他脾氣再好,也感覺這侍者有些過分了,簡直就是狗眼看人低。
  見陳汐如此,錢安猛地一咬牙,厲聲道:“我們可是鵬殿主請來的,你這下人怎么說話的?”
  那侍者神色一滯,勃然怒道:“好啊,你們這是存心來找事了?”
  “夠了!”
  那文心宇皺眉打斷道,“在此等地方喧嘩不止,成何體統?”
  說著,他霍然轉頭,掃了一眼陳汐和錢安,唇角不禁泛起一抹不屑弧度,冷冷道:“這可不是你們能撒野的地方,也不看看自己身份,就想進入貴賓室?別說鵬殿主,就是易寶大殿其他四位殿主來了,就憑我一句話,也讓你們進不了貴賓室!”
  錢安神色陰晴不定,他敢喝斥那侍者,卻不敢得罪了這位長樂帝君的后代。
  畢竟,他僅僅只是易寶大殿中的一名管事,對方想要弄死他,簡直比捏死螞蟻還輕松。
  “哈哈,好了,別和他們計較,讓他們趕緊滾,別耽擱了咱們時間。”
  “對,文兄莫要生氣,和他們這等人物又有什么好計較的,平白拉低了自己身份。”
  “你們兩個,還不趕緊消失?”
  那文心宇身后的一眾男女也都開口,很是傲慢,言辭更是不客氣,渾然不把陳汐和錢安看在眼中。
  “你們這些小娃娃,還真是又跋扈又白癡,仗著自己老子很厲害就敢橫行無忌了?一群敗家貨色,呸!”
  老白忽然冷笑起來,言辭尖酸刻薄,“陳汐,揍這些混賬東西,讓他們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。”
  老白一開口,陳汐就知道沒好事,果然,當它聲音落下,那文心宇等一行男女的臉色皆都陰沉下來。
  “這次,你們想走也不行了!”
  有人大喝。
  “把他們留下,尤其是這只扁毛畜生,非宰了下酒不可!”
  也有人殺氣騰騰望向老白。
  錢安驟然色變,心中叫苦不迭,完了完了,沒想到剛抵達此地,竟惹出這等風波來,這可如何是好?這一刻恐怕就是鵬殿主親臨,都不知該如何處置吧?
  這一刻,陳汐反倒平靜下來,心中泛起一抹殺機。
  這些混賬東西,的確如老白所言,夠白癡的,別人忌憚他們的背·景,他可不會忌憚了!
  “心宇,生了何事?”
  就在陳汐已忍不住要出手時,一道沉渾若鐘磬似的聲音響起,頓時將一切聲音壓制住。
  伴隨聲音,遠處甬道走來一名紫袍老者和一名粗獷中年,皆都氣勢睥睨,擁有逆轉乾坤之威。
  那赫然是兩位帝君存在!
  錢安渾身一哆嗦,面如土色,認出那紫袍老者,正是南海域域主長樂帝君!
  不用猜,他身邊那粗獷中年的身份肯定也差不到哪里了。
  “父親,一件小時而已,這倆不開眼的家伙跟我們爭貴賓室,我們正打算將他們驅逐滾蛋。”
  文心宇笑著開口,看向陳汐他們的眼神愈傲岸,儼然一副吃定他們的模樣。
  其他男女也紛紛點頭,朝陳汐他們得意冷笑不已。
  可令他們奇怪的是,這一刻,對面那小子非但沒有任何畏懼驚恐,反而愈沉靜從容了。
  按照正常而言,在這等情況下,換做任何修道者,只怕都早已嚇得跪地求饒了吧?
  怎么會這樣?
  “喲,老祖我當是誰這么大威風,原來是你們兩個蠢物。”
  老白忽然開口,冷笑望向了那紫袍老者和粗獷中年,言辭極盡諷刺味道。
  蠢物!
  這只鳥居然罵兩位帝君是蠢物!
  眾人都呆住,鴉雀無聲,差點不敢相信耳朵。
  “你……找死!”
  那文心宇徹底震怒,竟有人當面羞辱他父親,他再按捺不住,一巴掌朝老白扇去!
  啪!
  一聲清脆的巴掌,響亮無比。
  但飛出去的卻不是老白,而是那文心宇,直接被打得跌坐在地,臉頰紅腫,口鼻噴血。
  “誰!誰敢打老子!”
  他慘叫大吼。
  啪!
  又是一巴掌打過去,打得文心宇嗷嗚一聲,差點暈厥過去。
  這一下,他這才終于看清楚,打他的竟是自己的父親!
  一下子,他也顧不得慘嚎了,滿臉不可思議地看著長樂帝君,叫道:“父親,這這這……”
  “跪下!”
  長樂帝君面如寒霜,眸子里盡是怒意,一副恨鐵不成鋼的模樣。
  “父親,我……”
  文心宇徹底懵逼了,搞不清楚狀況。
  “我讓你跪下!”
  長樂帝君的聲音像從牙縫中擠出,嚇得那文心宇渾身一哆嗦,連忙爬起身子,跪倒在地。
  這一刻,跟隨文心宇前來的那些男女早已呆滯,面露駭然、惘然、驚慌之色,猶自不知道究竟為什么。
  不止是他們,連錢安、和那名侍者都僵硬在那里。
  啪啪啪!
  這一刻,老白忽然鼓掌,冷笑道:“教子有方,教子有方啊。”
  “前輩,犬子有眼無珠,還望您體諒一二,我代他向您賠罪了。”
  長樂帝君苦笑,躬身抱拳道。
  這一幕,差點讓除了陳汐意外的所有人眼珠都掉下來,心中巨震,終于隱約明白了一些什么。
  這一切,竟都是因為那只鳥!
  ——
  ps:第5章凌晨2點左右了,等不及的小伙伴明天睡醒再看哈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