神箓》 最新章節: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完)(02-19)      番外新春特別篇女學霸和書呆子(續2)(02-19)     

神箓1755 競價廝殺

上一章老白稱呼陳汐時,出現個小bug,已經修改。
  ……
  氣氛怪異,眾人因震驚而恍惚。
  其實他們并不清楚,這長樂帝君和身邊的粗獷中年,之前都曾前往初觀,欲要拜訪觀主,求得指點。
  但后來,他們沒等到觀主,卻是等到了老白,經過一番指點,徹底令他們解決了修行難題,心中自然對老白感激無比,儼然將它視作了前輩高人。
  在這等情況下,眼見自己孩兒沖撞老白,言辭之間盡是大不敬,長樂帝君心中如何不震怒了。
  連他這個帝君都得畢恭畢敬對待的前輩,如今卻被自己膝下的孩兒詆毀羞辱,這簡直就是打他這個當父親的臉。
  但遺憾的是,心宇他們直至此時方才意識到了這一點,心中皆都是震駭惶恐不已。
  見老白兀自怒意不平,欲要說些什么,陳汐連忙攔住:“好了,我們可不是來鬧事的。”
  老白哼唧道:“若擱在老祖我以前的脾氣,非剁了這小兔崽不可,還有那家伙,竟要殺了老祖我下酒,簡直是罪不可恕!”
  說著,一指其中一名男。
  唰!
  長樂帝君眸光如電,冷冷掃了過去。
  那男嚇得渾身一哆嗦,根本不必提醒,自己噗通一聲主動跪倒在地,磕頭不已。
  “慫包!”
  見此,老白也登時無語,大感無趣。
  “好了,你們退下吧。”
  見此,長樂帝君已清楚,老白怒氣已消,當即揮了揮手,讓心宇等人離開,眼不見心不煩。
  “那誰,你給老祖我站住!”
  見那名侍者也要偷偷溜掉,老白登時眼睛一瞪,呵斥道。
  “前輩,小的錯了,真的錯了,還望您大人大量,寬恕小的這一遭……”那侍者頓時如遭雷擊,跪在地上,不斷啪啪啪抽打自己臉頰,一副如喪考妣的模樣,哀求不已。
  他哪曾想到,這只扁毛畜生的來頭居然如此之大,居然讓南海域域主都只能恭敬對待。
  若早知如此,他哪還敢像剛才那般放肆?
  老白本來要羞辱嘲諷對方一番,可見他竟被嚇成這種模樣,頓時又是一陣無語,不耐煩道:“你剛才不是讓我們滾蛋嗎?現在,輪到你滾蛋了。”
  “多謝前輩,多謝前輩。”
  那侍者忙不迭爬起來,逃也似地離開。
  “道友。”
  見此,長樂帝君渾不在意,笑著朝陳汐拱了拱手,道,“之前的事情多有冒犯,還望見諒。”
  陳汐拱手道:“不知者不罪,道友不必在意。”
  長樂帝君點了點頭,笑道:“眼下拍賣會即將開始,老夫二人就先行告辭了。”
  說罷,又跟老白寒暄了一番,這才和那粗獷中年轉身而去。
  “哼,欺負一些白癡似的小娃娃,簡直無趣了,老祖我本來還想著,趁機宰那長樂帝君一筆補償呢……”
  老白嘴里嘀嘀咕咕的。
  “知足吧。”
  陳汐瞥了它一眼,啞然不已。
  這時候,那錢安才如夢初醒似的,回過神來,只不過望向陳汐和老白的神色中,已是變得不同,有震驚,有惘然,更多的則是一種發自內心的敬畏。
  他之前就已經清楚,這一人一鳥是何等不凡,可還是沒想到,他們竟讓南海域域主長樂帝君都如此恭敬對待,這一切都超乎了他的想象。
  ……
  這里發生的動靜,驚動了南海拍賣行,一位大管事親自趕來,頻頻向陳汐和老白致歉,見二者不再計較,這才放心而去。
  臨走時,還吩咐兩名美麗使者親自服侍在陳汐和老白身邊,這可不是尋常人可享受的待遇。
  顯然,這位大管事必然是從長樂帝君那里得到了吩咐,清楚不能怠慢了陳汐和老白。
  貴賓室里氣象不凡,陳設無不精挑細選,彌漫神性光澤。
  一面琉璃鏡鑲在墻壁上,正對著拍賣大廳,從內可以清楚的看見那里的一切,以便貴客競拍寶物。
  但從外邊,卻是根本看不到貴賓房的一切,也算是一種好的保護。
  就在陳汐剛剛坐定,那拍賣會已是拉開了帷幕,一位氣質婉約尊貴的美婦人走上拍賣臺,簡單陳述了一遍拍賣會規矩,便徑直拿出第一件寶物來。
  一下,就吸引了陳汐的注意。
  那是一桿赤色短戟,通體流動如火神輝,短戟鋒刃弧似一只火凰飛舞,精美而耀眼,釋放出一股驚人的鋒芒。
  仔細看去,那赫然是一件先天靈寶!
  不止是陳汐,參與此次拍賣會的所有修道者,也都呼吸一頓,心神被吸引過去。
  往往拍賣會開始,會拿出一件重寶出來,叫做“開門紅”,同時也會拿出重寶放在最后一個環節來壓軸。
  顯然,這一件先天靈寶就是“開門紅”的重寶。
  “這柄短戟名‘飛凰’,先天靈寶,其內天然一股本源神火,威能莫測。”臺上的美婦人簡略介紹了一下。
  和尋常拍賣會不同,能夠參與進來的修道者,莫不是來自各方的大人物,根本不必過多介紹,他們便可以看出那飛凰神戟的神妙之處了。
  “一件戰斗型先天靈寶,神威比之一般先天靈寶更為強盛,居然沒有放在最后,充當壓軸之寶,著實令人吃驚。”
  不少驚嘆聲響起。
  陳汐仔細凝視許久,卻是不再關注,此寶的確堪稱罕見,可惜,卻并不適合他。
  “此寶拍賣很簡單,底價千萬塊神晶,同樣,諸位道友也可以拿出寶物來兌換,價高者得。”
  美婦人開口。
  聲音還未落下,大廳中已傳出一連串報價聲,幾乎沒多久,價格就飆升到了五千九萬顆神晶。
  至此,那原本火熱的氣氛才稍稍平復。
  因為這個價格,已足夠驚人,再多的話,連那些大人物們都不得不慎重思量了。
  然而最終,這件“飛凰神戟”卻是被一位大人物用一瓶罕見無比,價值也驚人無比的“天妙道髓液”兌換得到。
  這“天妙道髓液”一滴都足以兌換數萬塊神晶,可遇不可求,如今用整整一瓶來兌換一件先天靈寶,已經算是天價了,頓時讓得在座無人再敢與之競價。
  這讓陳汐也是終于明白,為何之前錢安會告訴自己,這一場拍賣會上,單憑神晶很難拍下好寶貝了,看來也的確是如此。
  神晶這東西,對尋常修道者而言,便意味著財富,自然是越多越好,可對在座那些大人物們而言,卻只不過是一堆數字罷了,談不上珍貴,自然也難以用數量來兌換得到曠世瑰寶。
  很快,第二件寶物便被展現在臺上。
  那是一株神材,放置在一塊玉盒中,形似盤曲蚯蚓,邊緣生著一根根似劍似刀的尖刺,通體燦然如黃金汁液澆筑而成,彌漫出一縷縷晦澀無比的道韻。
  當看清楚這一株神材,陳汐身體猛地一僵,這赫然就是他所欠缺的兩株神材之一“金紋荊棘”!
  這讓陳汐也不禁意外,更多的卻是驚喜,根本沒想到,拍賣會進行之初,就讓自己目睹了此物。
  “此寶,名金紋荊棘……”
  還不等那美婦人介紹完,大廳中就發出一陣哄堂大笑。
  “這不正是那懸賞令主人所需的神材之一?”
  “呵呵,沒想到,南海拍賣行果然是好手段,不去兌換祖源道根,卻把此物拿來拍賣,莫非是想借此哄抬一些價錢?”
  “老夫倒是清楚,不少老家伙可是眼巴巴等著尋覓一株金紋荊棘,去幫兒孫們謀求一株祖源道根呢,你們拍賣會倒是善于算計,拿此物來拍賣,目的可有些不單純啊。”
  議論聲四起,顯然,這些日發生在靈航神城中的一切,連在座那些大人物們皆都有所耳聞。
  這一下,陳汐也怔住,有些無奈地撇嘴,這也怪不得這南海拍賣行,誰讓自己發出了這樣一個懸賞令呢?
  “諸位道友既然清楚,那再好不過了,妾身也不再多贅述,此物競拍底價為一千五萬神晶,同樣也可以用其他神珍來兌換,價高者得。”
  美婦人莞爾一笑,渾然不見尷尬,徐徐出聲。
  “兩千萬。”
  “兩千五萬。”
  “千萬!”
  ……
  接下來的場面竟是比拍賣第一件先天靈寶時還要火爆,著實出乎了在座不少人意料。
  可陳汐卻是大皺眉頭,這樣下去,自己該花費何等代價,才能拍下此物?
  這一刻,他也不禁有些不滿這拍賣行的作法,明顯是間接拿自己來牟利,但反過來又讓自己這個正主也不得不付出高代價,著實讓人惱恨。
  但陳汐也沒辦法,他清楚,這次自己只怕要大出血,才能拿下此物了。
  不過接下來發生的一幕,卻令他一愣。
  只聽大廳中忽然傳出一道沉渾如鐘磬似的聲音:“諸位,此物老夫志在必得,愿為此付出一塊天海蘊道石的代價!”
  這赫然是那長樂帝君的聲音。
  不過,真正令陳汐奇怪的,卻是下一刻,便有另一道聲音響起:“哈哈哈,兄,此物老夫同樣志在必得,不知一塊坎離冥魂鐵能否拿下此物?”
  這聲音,竟是玄武帝君所發出。
  這兩位帝君,可謂都和陳汐有著接觸,或明或暗,可如今竟皆都為一株金紋荊棘不惜一切代價出手。
  這讓陳汐頓時有些不解,他們……這是要鬧哪樣?
  ——
  ps:五更送上!拜求月票~~